二diǎn以后,等着大家投三江票哦,么么哒!

    ***********

    “咳·····大家静一静?!?br />
    周阳轻咳一声,热闹非凡,嚣音不断的万界楼,瞬间安静下来,静悄悄的。

    “参加位面代理人的请继续投简历,我一定会尽快选出合适的代理人,通知大家,另外,参加叶孤城和西门吹雪比赛的人,我们可以走了?!敝苎羲档?。

    现在已经是黄昏时分,距离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比赛,已经将近。

    至于在皇宫禁地,难以进入的问题,周阳早已解决,在布玛离开的时候,周阳已经让布码留下了两个飞行器。

    一个小型飞行器,大约可以乘坐四五人,一个中型飞行器,大约可以乘坐二十人左右。

    不过,恐怕连飞行器都用不到,这里除了完颜烈,每一个都是各个世界的绝世高手,城墙虽高,但难以抵抗这些人的步法。

    李寻欢拿着一个酒葫芦在狂饮着,脸上露出舒爽的感觉,神情沉醉,对于爱酒之人,万界楼的美酒,的确天下少有,让人留恋忘返。

    风清扬也带着一脸兴奋的岳不群,从万界楼二楼快步走了下来,岳不群的心中激动不已,能够观看绝世??偷谋任?,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不错的机缘,他也是用剑的。

    完颜烈在一副得意洋洋的摸样下,瞥视了一下宋徽宗赵佶,也走了过去,金人好武,对于dǐng级??偷谋任?,他也是心生向往。

    在四人后,又陆陆续续来的有面色冷酷归海一刀,一脸愁眉杨过带着雀跃的神雕,随后无崖子等很多高手,也走来,加起来已经十几人。

    看着凑齐的人数,周阳没有再等下去。

    “我们出发!”

    周阳心中默念一声,便出现在一个繁华的城市之内,此时宽阔的城市,可谓人流汹涌,摩肩擦踵,仿佛已经无法容纳这般庞大的人数。

    江湖之上无论是武林人士,还是文人墨客,都蜂拥在京城内≡dǐng≡diǎn≡小≡说,.★.o♂< s="arn:2p 0 2p 0">s_();,一脸热切。

    此战,乃白云城主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比武,可谓是一场究极??椭涞谋任?,谁胜谁恐怕就是天下第一???,甚至天下第一高手。

    夜色虽然已近,但是京城却灯火通明,无尽的喧闹声,越来越响,将整座城市彻底diǎn爆。

    周阳带着一行人也顺着人群,向皇宫走去,在皇宫周围大军云集,士卒强弓劲弩在手,闪着森森寒光,面对着周围的人群,只是,这些士卒的心,也有些躁动,偶尔,忍不住回头,向皇宫之中最高处望去。

    “此次决战也不知谁胜谁负?”一个江湖人士摇头叹息道,只因两人从出生,到走入江湖,从来未有一败,如同天生为剑而生,天生的绝世???。

    “我认为此次白云城主叶孤城必胜,听谁叶孤城的天外飞仙,乃天下至强之剑,西门吹雪虽然厉害,恐怕也难是敌手?!?br />
    “一派胡言,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西门吹雪的剑,乃天下最快之剑,剑法可破,为快不破?!?br />
    一路上,无论武林人士,还是文人墨客,甚至贩夫走卒,都在争论,都在支持自己喜欢的???,争的面红耳赤,恼怒不堪,好多人直接扭打了起来。

    明月逐渐西沉,但看起来却更圆了,皎洁的月光,倾洒而下,如霜似雪。

    —轮圆月,仿佛就挂在太和殿的飞檐下,飞檐下已经站了很多人,却没有人声,周阳一行人自然轻轻松松也进来,甚至连飞行器都没有用来,就飞跃进来。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静静的,都已闭上了嘴,因为他们也同样能感受到两股逼人的压力,缓缓升起。

    两道人影突然如同鬼魅般,似梦似幻,突然出现在了紫禁之巅。一道白衣似云,一道白衣胜雪。

    轰!

    凡是能够看到两人身影的观众瞬间沸腾,等到现在,终于等到了两大dǐng尖??偷亩跃?。

    说句毫不夸张的话,两人的对决,就是天下第一??偷亩跃?,谁赢,谁就是天下第一???,是叶孤城?是西门吹雪?

    白云城主叶孤城,自幼痴心向剑,且天资极高,自己悟得上乘剑道,自创辉煌至极的剑招天外飞仙,傲视天下,名震海内。

    西门吹雪以剑法超绝立足江湖,生性冷僻,其人不苟言笑,嗜剑如命,取人性命在电光火石之间,视杀人为艺术。

    两大dǐng尖??偷亩跃?,不用想也知道惊心动魄,毕竟??筒煌谖湔?,他们的攻击以快准狠出名,一招错败,就可能丧命剑下,对于dǐng尖??透侨绱?。

    紫禁之巅。

    两道人影相距百步站立。

    叶孤城眼神冰冷,腰杆笔直,轻轻将宝剑从剑鞘中抽出,抚摸着手中的飞鸿宝剑,冷冷道,“此剑乃海外寒鐡精英,吹毛断发,剑锋三尺七寸,净重六斤四两?!?br />
    忽然间,一声龙吟,剑气冲霄。

    叶孤城剑已出鞘。

    剑在月光下看来,仿佛也是苍白的。

    苍白的月,苍白的剑,苍白的脸。

    “此剑乃天下利器,剑锋三尺七寸,净重七斤三两?!蔽髅糯笛┏ど碇绷?,白衣如雪,手中的剑却是黑的,漆黑,狭长,古老。

    下一刻,西门吹雪的剑已出鞘,快过流光,胜似闪电,静静的。

    剑在月光下看来,好像是冷的。

    冰冷的月,冰冷的剑,冰冷的脸。

    他们对人的性命,看得都不重,无论是别人的性命,还是他们自己的,都完全一样。

    他们的出手都是绝不留情的,因为他们的剑法,都是致命之招。

    他们都喜欢穿雪白的衣服。

    让人忍不住,产生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觉,两人都太优秀了,优秀的如同天空的大日,这方世界,只能容纳一人。

    锵!

    剑就那么撞在了一起,人影交错,火星四溅,璀璨夺目,似两轮小太阳,灼灼光辉。

    “我怎么感觉在颤抖!”屋檐下,一个半步先天的武者,浑身汗毛颤立,声音颤抖道。

    “我也是,只感觉一阵?;铀拿嫦?,有种被人暗杀的感觉?!?br />
    “这二人恐怕早已经掌握了剑气,剑气森寒,锐利无匹,今日一见,果然非凡?!?br />
    “他们的剑,真是恐怖?!蔽蓍芟?,李寻欢喝了一口酒,微笑道,他竟然感觉自己的血,都在燃烧,忍不住想去一战。

    “看来,上次和我一战,叶孤城还没有出全力?!币慌缘姆缜逖锩嫔?,尼玛,你们才多大,这剑法已经恐怖如斯。

    屋檐下,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被定格,目光随着屋檐上,两人的移动而移动,两人的比武已经进入白热化状态。

    叮叮叮?!ぁぁぁぁぁ?br />
    剑气纵横,交错纵横,寒气森森,寒光烈烈。

    *********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