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咳咳……”

    大小姐的房间内,相田彦一轻咳两声,然后开口道:“……总而言之,在大冢健先生的死因没查明前,诸位还请先留在这里……”

    相田彦一话音刚落,过道那边走过来一个警察,向着相田彦一一敬礼道:“相田警官,别墅内所有工作人员,都已经在客厅里面等候了?!?br />
    “嗯,真是麻烦你了?!毕嗵镅逡坏佬灰簧?,然后紧接着吩咐道,“接下来,请你们先分别给他们做一下笔录,询问一下他们上午都在干什么。尤其是……”

    相田彦一看了一下手表,仔细回忆了一下,扭头问身旁的一个警察:“咱们赶到别墅这里的时间是什么时候,你还记得吗?”

    “我这就看看?!蹦歉鼍炝⒖棠贸鲆桓霰咀?,翻看了一下,“……我们出警后,到达薰衣草别墅的时间,是在上午九点四十五分!”

    “很好,那就仔细询问一下,他们从九点四十五分之后到发现尸体的时间,也就是十一点二十分之前,都在什么地方,做了些什么……”

    九点四十五分,他们刚刚赶到别墅的时候,大冢健还活着,这是他们亲眼所见。

    相田彦一话音刚落,舒允文翻了翻白眼:“相田警官,大冢健绝对是自杀的,错不了的。至于他的死亡时间……”

    舒允文又看了一眼大冢健的灵魂,断言道:“……是在九点五十分左右……”

    “嗯?你有什么证据吗?”相田彦一认真地问道。

    如果舒允文要是有证据能证实大冢健死在九点五十分,案子无疑会简化许多。

    舒允文摇了摇头:“我不是说了嘛!我看到的就是事实,绝对错不了的?!?br />
    相田彦一满脑袋黑线——尼玛你没证据说个毛线??!我们警方断案是需要证据的好不好?

    舒允文身旁,越水七槻好奇地看了眼舒允文,神情若有所思。

    无视掉了舒允文,相田彦一扭头看向身旁的警察,吩咐道:“麻烦你了,请你马上却给他们做一下相关笔录,并且……”

    这一次,相田彦一的话还没说完,就又被越水七槻打断:“不好意思,警官先生。其实,如果大冢健先生是他杀的话,犯人的犯案时间,可以进一步压缩的。我在上午十点四十分赶到了薰衣草别墅,然后就被门口的警官先生拦住了,不允许入内?!?br />
    “从十点四十分到十一点二十分之间,那边的甲谷管家还有几位警官一直都在院子里面。也就是说,在这段时间内,不会有人从那扇可以卸开的窗户进出,杀害老爷,因为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发现?!?br />
    “当然,如果要是有人从室内,打开房门进入房间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br />
    越水七槻的话音一落,相田彦一愣了一下——好吧,这个侦探说的好有道理??!

    这时候,之前那个在客厅里的警察立刻开口道:“相田警官,我可以证实,从十点二十分到那位管家打开案发房间的房门前,都没人到过案发房间前……”

    “嗯?你怎么知道?”相田彦一奇怪。

    那个警察不好意思:“因为我的身体不太舒服,所以,从十点二十分来到别墅后,就一直在客厅里面休息,真是失礼了……”

    相田彦一嘴角抽抽了两下,旁边又有另外一个警察开口道:“相田警官,我从我们的警车赶到别墅后,就一直在别墅前的院子里巡视,以防有不相关的人进入别墅。时间的话,也是在十点二十分左右……”

    越水七槻伸手捏着下巴,微笑道:“这样的话,假如老爷是被杀害的,那凶手的犯案时间,就是在九点四十五分到十点二十分之间喽……”

    “嗯,这话是没错?!毕嗵镅逡辉尥氐懔说阃?。

    旁边,舒允文听着越水七槻和警察他们一唱一和,推断着所谓的“犯案时间”,无奈地撇了撇嘴。

    他都说了,大冢健是自杀的,怎么就没人相信呢?

    不过,想了想,舒允文也就随他们乐意了。警察和侦探,本来就是这种探究到底的生物……

    相田彦一在附和了越水七槻的推理后,立刻发现不对——

    这案发现场什么时候由这个侦探说了算了?

    相田彦一心里面顿时不太爽,冷眼看向越水七槻:“……好吧,那这位忽然出现在别墅内的侦探小姐,你似乎也知道,案发房间的窗户,是可以卸下来的那种。那我可以请教一下吗?请问,今天上午九点四十五分到十点二十分之间,你在什么地方?”

    “啊咧?你在怀疑我吗?”越水七槻愣了一下,“今天上午九点四十五分的话,我应该刚刚从投宿的酒店出来……”

    然后,越水七槻又继续说道:“而且,相田警官,关于大冢健先生是自杀还是他杀,其实还有一个更简单的方法,应该马上就可以确定。在尸体的下面,不是摆着大冢健先生的遗书吗?”

    “我刚才有瞄过两眼,遗书的笔迹并不算太乱。如果要是能找到老爷写过的其他东西,简单地做一下比较的话,应该就能得出结论了。毕竟,老爷写的这封遗书篇幅不算短,就算是熟悉的人,要想在短时间内模仿的一点纰漏都没有,也是不可能的……”

    “说、说的也是……”相田彦一点头,然后扭头问管家他们,“请问,你们知道哪里有大冢健先生写过的东西吗?”

    “是的?!奔坠攘谰梢涣潮说难?,“老爷的卧室里面,有一些老爷公司的文件,上面有老爷的签名、批注之类的内容……”

    “那就麻烦管家,陪我们警方去拿一趟吧?!毕嗵镅逡环愿?,“对了,另外再去两个鉴识人员,对大冢健的卧室进行一下调查?!?br />
    如果大冢健真的是凶手的话,检查大冢健的卧室,是必须的。

    两个警察、两个鉴识人员陪着甲谷廉三离开,大概四五分钟后,警察还有甲谷廉三便走了回来,警察的手里面还拿着一些文件以及一本日历:“相田警官,这是我们在大冢先生卧室发现的,带有大冢先生字迹的东西?!?br />
    “真是麻烦你们了?!?br />
    相田彦一道谢一声,接过了文件、日历,看着上面的文字,又看看遗书上的文字,仔细对比了一下,然后开口道:“看起来基本上完全一样??!”

    越水七槻也凑在相田彦一的身旁看着,最后微笑着点了点头:“遗书看样子应该是老爷亲手所写没错。那个大冢健的‘?!值淖詈笠晦?,故意往上翘并且往右边拖了一下,这种书写习惯,不注意的话,很难模仿的??囱?,大冢健老爷,确实是自杀没错了?!?br />
    “看起来确实是这样的……”相田彦一也是一样的表情,把手里面的文件递给了旁边的警察,“……请你把遗书还有文件带回警局,以最快的速度做出笔迹鉴定?!?br />
    “是的,相田警官?!?br />
    那警察应声走开,相田彦一才又扭头看向越水七槻,托着下巴寻思道:“不过,就算是这样,也不可能排除是他杀的可能吧?也有可能是凶手进入房间以后,逼迫老爷写下了遗书……嗯,不对,不对……”

    相田彦一还没说完,自己也觉得不靠谱,摇头否决了。

    越水七槻开口道:“相田警官,如果要是被逼迫写下的遗书,是不可能写的这么整齐的。另外,像是提前准备好了伪造的遗书,也不可能。因为这是命案,警方肯定会做笔迹鉴定的。只要鉴定结果一出来,就肯定会露出马脚。如果我要是凶手的话,要伪造遗书,也会是电脑打印出来的那种……”

    “当然,现场其实还有一个证据可以证明,遗书并不是其他人写的,那就是遗书的字数……”

    相田彦一愣了一下:“也对!如果遗书是其他人伪造的话,为了避免出错,绝对不会写那么多字……所以说,大冢先生应该就是自杀没错了。而且,只要证实遗书是他自己写的,那大冢先生确实就是那个连环杀人案的凶手!”

    舒允文在旁边笑了笑——好吧,这两个家伙经过一连串的推理后,终于得出了和他一样的结论。

    这特么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嘛!

    “没错?!痹剿邩驳懔说阃?,然后又扭头看向舒允文,钦佩地说道,“当然,我的推理,还是比不过舒桑的。舒桑应该在看到遗书的那一刻,就确定这是自杀了吧?我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遗书的字数?!?br />
    “……您还真是一个观察力很敏锐的侦探??!”

    “啊咧?我?是侦探?”舒允文愣了一下——

    尼玛!难道这些侦探都有把别人推理成侦探的习惯?

    柯南小鬼是这样,现在遇到了个越水七槻,居然也是这样……

    越水七槻微微笑了笑:“难道不是吗?”

    顿了顿,越水七槻又继续说道:“现在,我们虽然认定大冢健先生就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但是,接下来,我们的调查,似乎还得继续哦!”

    “还得调查什么?”舒允文愣了一下——

    凶手已经找到,并且自杀了,结案不就完了嘛?

    相田彦一在旁边发愣,越水七槻有继续说道:“如果被害者真的有十八个的话,那老爷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掉十八个人,并且还沉尸在海里面,只靠自己一个人的话,恐怕并不现实吧?”

    “或许,别墅里面,还有老爷的帮凶!”

    PS:嗯嗯……这推理溜不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