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海面上,一股海风吹来,带来一些海洋的咸涩,也拂动了每个人的发丝。

    这时候,悬崖下的海水中,第四具尸体也被打捞了上来,摊开在岸边。

    相田彦一立刻下令,让鉴识人员先拼凑起死者的手掌部位骨头。

    很快,死者的两只手掌部骨头拼凑了起来,右手的小拇指依旧残缺。

    “这应该就是一起同一凶手犯下的连环杀人案没错了?!毕嗵镅逡灰涣衬氐胤治鲎?,“犯人应该是先寻找、锁定适合的下手目标,目标应该是流浪汉一类的人,伺机杀害,然后因为某种因素,切掉了死者的小拇指,再到这里抛尸……”

    “咳咳……”舒允文轻咳了两声,打断道,“……凶手应该是先切掉了受害者的小拇指,然后再杀人的。这一点,基本上可以确定……”

    “呃……”相田彦一愣了一下,然后心里面又一琢磨,貌似先切手指再杀人和先杀人再切手指也没多大区别,于是无视掉了舒允文的话,继续推理道,“……我们可以假设一下。凶手在杀人之后,先把尸体包裹起来,用绳子捆好,拴上重物,然后带到这个悬崖底下,抛弃尸体。当然,为了自己抛尸的时候不引起别人注意,他一定会选择晚上人少的时候行动……”

    “咳咳……”舒允文又轻咳两声,嘴角抽抽着,“……我觉得,他应该没胆子半夜来这里抛尸的。这里的环境,到了晚上,正常人说不定都会死在这里,他如果是凶手的话,绝对会被这里聚集着的恶灵杀掉?!?br />
    “……”相田彦一一脸无语,心里面咆哮着——

    尼玛!你个除灵师故意的吧?!老子说什么你都唱反调?!

    “那……允文大人,那您认为,凶手是大白天来这里抛尸的吗?如果要是大白天来这里抛尸的话,说不定会被很多人看到的。凶手应该不会那么傻,白天的时候……呃……”相田彦一说到这里,忽然愣住了,然后扭头看了看周围的地势环境……

    不对!如果说……

    “……如果凶手就是这个薰衣草别墅里的人,那就很有可能了吧?”舒允文微笑着说道,“这里的地势很怪,悬崖那边向着岸边凹陷,四周的别墅无法看到悬崖这里附近的情况。薰衣草别墅这边,从他们屋后出发,要经过一片树林,才能抵达悬崖这里,因为那片树林遮拦,别墅里的人也根本看不到这里……”

    “到了悬崖附近,能通往海边的,只有我们身后的这条小路。凶手只需要用肩膀扛着、或者是小推车之类的工具,把尸体运送到沙滩上,然后搬上船,划出一段距离,就能把尸体丢到悬崖那边去了……”

    “……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凶手把尸体带到了悬崖上,直接从悬崖上扔了下去?!?br />
    “从尸体的沉尸位置,都排列在悬崖下的海水附近来看,这个可能性也是存在的?!?br />
    “相田警官,你说,我说的对吗?”

    舒允文有除灵师的优势,在排除掉了夜间抛尸这个限定条件后,自然而然就想到,凶手一定是在白天抛尸。

    白天抛尸,沉尸的位置还都在悬崖这里,把凶手锁定到薰衣草别墅的人身上,是理所当然的。

    相田彦一伸手拖着下巴,点头道:“这……确实有这个可能……”

    “???允文大人,您是说,凶手就是薰衣草别墅里的人吗?”园子惊讶,“……到底是谁,会做出这种令人发指的事情来?”

    舒允文摇了摇头:“这我怎么知道……”

    冢本数美这时候忽然指着地上的那些裹尸体的布,开口道:“那些……应该都是床单吧?允文君说过,有一个死者是三天前才死掉的。假设凶手是别墅里的人,那这段时间内,有谁用过一样的床单、并且床单不见的话,应该就是凶手了吧?”

    “没、没错?!笔嬖饰牡懔说阃?,然后又微笑着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请别墅里的人来这里辨认一下吧!只要确定了谁有一样的床单,并且床单不见了,应该就算是破案了?!?br />
    “你说对吗?相田警官?”

    舒允文扭头看向相田彦一。

    相田彦一“呃”了一声,然后开口道:“……这样的话,我们至少可以锁定重大犯罪嫌疑人了!”

    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破案”两个字是不能随便说的。

    相田彦一吩咐一句,旁边那个警官立刻和别墅那边联系,五六分钟后,甲谷廉三匆忙赶来,在看到海滩上裹尸体的床单后,满脸惊讶地说道:“这、这不是之前老爷房间里的床单吗?!”

    “老爷?”周围人异口同声。

    “你是说大冢健先生吗?”相田彦一一脸凝重,“请问大冢先生现在在什么地方?我们有一些事情,想要询问他一下?!?br />
    “哈伊!老爷他、他现在就在别墅里大小姐的房间里面?!奔坠攘⑽⒐?,认真地回答道,“老爷之前说了,想要在大小姐的房间里一个人静一下,相田警官您也是看到了的……”

    “那我们就一起去拜访一下吧?!笔嬖饰奈⑿ψ趴诘?,“我们都很好奇,大冢先生之前用过的床单,为什么会裹着尸体,丢进大海里面?!?br />
    “你、你们难道是在怀疑老爷?!不!老爷怎么可能杀人?”甲谷廉三大声地辩解。

    相田彦一冷声道:“我们只是有几个问题,需要让他回答一下而已??梢月榉衬闩阄颐侨フ乙幌鹿蟾弦??”

    “是、是的?!奔坠攘行┪肪?,结结巴巴地应声。

    一行人离开海边,快速地向着薰衣草别墅走去。

    路上,相田彦一拿着本子,一边走路一边问道:“甲谷管家,冒昧地请问一下,贵府内,有和之前那条床单一模一样的床单吗?”

    “应该没有吧?!奔坠攘桓焙苋险嫠妓鞯难?,“别墅内所有的房间,我每天都会看一遍,没有看到过一样或者类似的床单?!?br />
    “那……平时给你们老爷打扫房间的佣人是……”相田彦一继续问。

    “老爷的房间都是他自己打扫的。因为几年前,有佣人打翻、弄乱过老爷房里的东西,惹得老爷大发雷霆。从那以后,老爷就禁止佣人打扫他的房间了?!奔坠攘倭硕?,又继续回答道,“不过,老爷偶尔也会让我进他的房间,帮忙清理一下卫生……”

    “哦?你很受大冢先生信任吗?”相田彦一好奇。

    “应该可以算是吧?!奔坠攘成洗判θ?,“毕竟我已经在大冢家当了十七年管家了……”

    “那你还真是别墅里的老臣子??!”相田彦一瞄了一眼甲谷廉三,又继续问道,“请问,你最后一次看到刚才那件床单,是在什么时候?”

    甲谷廉三回答道:“是在五天前。五天前,老爷让我拿一条新的床单过去。当时那条床单就被老爷卷起来,放在一旁。我本来想拿走,让佣人清洗的。不过,老爷说床单破掉了,要自己丢掉,所以我就没有多问了?!?br />
    “你们老爷还会自己扔床单吗?”相田彦一两眼一亮。

    “是有这种事情?!奔坠攘懔说阃?,“我的记忆里,至少应该有十次吧……”

    相田彦一又问了几个问题,不再多问,和身旁随行的警官目光交流着。

    至于舒允文,微微眯了眯眼——

    如果说,甲谷廉三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

    这次连环杀人案的凶手,那个疯狂杀人魔,应该就是大冢健,错不了了!

    PS:嗯哪,这个案子还是快一点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