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越水七槻?侦探?”

    薰衣草别墅门前,舒允文表情有些发愣,听到这个名字后,记忆中已经模糊的东西,又重新穿成了一条线——

    我勒个去!

    他终于想起来了!

    这薰衣草别墅杀人事件,不就是之后在什么侦探甲子园里面提到过的案子嘛?

    里面那个叫越水七槻的侦探,似乎就是为了给她的女仆朋友报仇,所以杀掉了另外一个侦探来着。

    那个侦探,似乎就是误导警方,让警方认定别墅大小姐是他杀,并且因此间接逼得那个女仆自杀……

    “允文君,你在想什么吗?”

    冢本数美在旁边开口,打断了舒允文的回忆。

    “没、没什么?!笔嬖饰你读艘幌?,扭头想找越水七槻的身影,却见越水七槻已经走的没影儿了。

    这时候,甲谷廉三又开口道:“不好意思,请问诸位过来是想要……”

    “没什么,只是简单地拜访一下而已?!笔嬖饰奈⑽⒁恍?,“不会给你们添麻烦吧?”

    舒允文话落,旁边的前田麻夫也开口道:“甲谷管家,请问大冢先生在吗?”

    “老爷今天倒是在家……”甲谷廉三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诸位,请进?!?br />
    “那真是打扰了?!?br />
    众人一起走进院子,甲谷廉三在前面领路,才走了没几步,忽然间,只见舒允文身旁突兀地燃烧起了一片鬼火,然后又瞬间消失。

    冢本数美、园子、绫子、前田麻夫他们都看到了这一幕,满脸地惊愕:“这……这是……”

    “没什么,就是这个别墅的环境有些特别而已。我的仆从,稍微有点不太习惯,现在已经好了?!笔嬖饰乃婵诘?。

    成实刚才因为一下子进入这个阳气充足的院子,有些不太习惯。

    “您……您的仆从吗?”前田麻夫一副惊讶的表情。

    园子立刻在旁边道:“前田伯伯,允文大人的身旁,一直都跟着一个女鬼仆从哦!”

    舒允文无语地一翻白眼:“园子,成实他是男的!”

    “???是这样吗?”园子一脸奇怪。

    她见过几次,明明都是女装打扮好不好?

    甲谷廉三在旁边一脸地惊惶:“不好意思,几位客人。我们老爷,对‘鬼’之类的词很反感。所以,一会儿见到老爷的时候,还请你们千万不要提起‘鬼’之类的东西?!?br />
    “啊……真是不好意思!”园子连忙道歉。

    “我知道了?!笔嬖饰牡懔说阃?,目光又在别墅里面扫了一圈,看到到处都种着薰衣草,心里面的推测,总算得到了证实。

    薰衣草的属性为阳,而且很容易储存阳气。

    这个别墅里面,正是因为种着这么多薰衣草的缘故,所以才没有受到阴气的影响。

    在舒允文的观察中,那一股股从后方而来的阴气,到了别墅这里,就自动规避开来,从两侧继续涌向别的地方了。

    不过……

    这幢别墅一楼的一个房间里面,怎么会有那么旺盛的阴气、鬼气?而且,里面似乎还有鬼??!

    在这种阳气旺盛的地方,居然还能有鬼存在?

    舒允文又往前面走了几步,忽然伸手指了指闹鬼的那间房间,开口问道:“甲谷管家,那边的那间房间……是有谁在住吗?”

    甲谷廉三看到那间房间,微微愣了一下,然后说道:“那个房间,是我们死去的大小姐的休息室。自从大小姐在那个房间里死掉后,就没有人在用了……”

    “这样啊……”舒允文点了点头,微微眯眼,又扫了眼周围的环境。

    得!如果没搞错的话,那个房间里面的鬼,应该就是那位死去的大小姐了。

    一行人走进了别墅里面,甲谷廉三躬身告退,去喊大冢家的主人。

    众人坐了没一分钟,只见一个容貌有些苍老的女仆端着茶具之类的,刚一进门,舒允文身旁的成实身上忽然燃烧起了鬼火,悬浮着飘到了女仆的跟前。

    那个女仆吓了一跳,手中东西一扔,摔倒在了地上,“啊”地喊叫了起来:“……鬼、恶魔……”

    至于舒允文身旁,见过成实的冢本数美、园子表现还算正常,园子这货居然还一脸的兴奋;剩下的铃木绫子、前田麻夫、秒夫管家三人,都是一脸的惊惧——

    之前在别墅大门口的时候,他们虽然也见到了一道鬼火燃烧,但毕竟没有看到全貌。

    现在,他们可是见识到了浑身燃烧着鬼火、恶魔模样的成实??!

    这种状态下的成实,对普通人来说,还是很有震慑力的。

    舒允文站起身来,口中念动巫咒,顺手往那个女人的身上丢了一个【鬼眼】,开口道:“好了,成实,请你克制一下,快点把你身上的火焰收起来,不要吓到你的母亲了?!?br />
    能让成实一下子变得这么激动的,也只有他的养母了。

    语气微微一顿,舒允文走到了女人跟前,伸出手去,微笑着开口道:“您好,浅井琉璃女士。也不知道您的丈夫是否跟您提起过我,我叫舒允文,是一位除灵师,来自东京。您的养子成实,现在是我仆从……”

    舒允文说话的时候,成实身上的火焰也慢慢收拢起来,恢复了那副女仆打扮模样,向依旧倒在地上的浅井琉璃做着手势:

    “……妈妈,对不起……”

    ……

    别墅区外。

    越水七槻从自行车上下来,推着自行车,慢慢地往前面走着,脸色阴暗。

    “现场……窗户口那里,与之前已经不一样了。窗框位置,粘有粘着剂,这些都是在我上次来过以后才发生改变的……我上次来这里,是在两个月前。那时候,那位大小姐自杀,已经有快要五个月了……”

    身旁,一阵微风吹过,卷起路边的一些纸屑,越水七槻木然地走着。

    “……之前那个发现了‘真相’的侦探,应该就是发现了粘着剂,才会注意到掉落在地上的螺丝钉头?!?br />
    “可是,他既然能发现螺丝钉头,难道会看不出螺丝钉上的锈痕,很明显是近期才出现的吗?!”

    越水七槻紧紧地捏着手中的那个没有帽的螺丝钉,上面只有点点新的锈迹。

    “……还有警方,他们都是白痴吗?!”

    “明明是这么简单的漏洞,为什么会看不出来,还要继续传讯、逼问香奈?!”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香奈也不会自杀,以死证明清白??!”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

    PS:这个案子,感觉会比较恐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