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武康你说的是……大冢家吗?”前田麻夫愣了一下。

    薰衣草别墅内的相关事情,他也听说了一些:“……那家的女仆,好像因为谋杀掉了大冢家的大小姐大冢笑子,之后被警察查出了真相,然后畏惧自杀了……”

    “???女仆杀掉了大小姐嘛?!好恐怖!”园子身为一个大小姐,立刻摆出了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

    舒允文微笑着眯了眯眼,一脸的沉思相。

    前田麻夫急忙开口问道:“允文大人,请问那个死掉的女仆,和这个有关系吗?”

    “可能有,也可能没有?!笔嬖饰囊×艘⊥贰?br />
    如果仅仅只是一个人死掉的话,应该不至于会出现这种阴气弥漫的情况才是。

    这种程度的阴气,给舒允文的感觉,更像是一种特殊的地理位置才是。

    嗯,就像是一块阴地!

    “先不说这些了。嗯……我还是先去按个薰衣草别墅看看吧,或许会有什么发现也说不定?!笔嬖饰目诘?,“另外,说起来的话,我也要去薰衣草别墅里面拜访两个人的……”

    “您要去大冢家吗?”前田麻夫立刻点头,“那好,如果允文大人不介意的话,我愿意陪您一起去……”

    “那真是麻烦您了?!?br />
    前田麻夫连忙道:“应该是我们给您添麻烦了才是?!倍倭硕?,前田麻夫又说道:“对了,允文大人,您能把您的法术解除掉吗?我的眼睛不太好……”

    眼前忽然蒙了一层雾,眼神本来就不好的前田麻夫,走路都不太得劲儿了。

    “当然可以?!蔽⑽⒁恍?,顺手解掉。

    客套的时候,武康跑去外面,喊来了别墅的管家,让管家负责领路过去。

    旁边,园子一脸期待地用手指指着自己:“允文大人,请问,我可以跟着一起去吗?我保证,我只是看看,绝对不会捣乱的!”

    “嗯……这个倒是没问题?!笔嬖饰奈匏降氐懔说阃?。

    他的推测,这里之所以会阴气弥漫,是因为薰衣草别墅方向有一块阴地的缘故。

    最近,那块阴地里面应该是出现了什么变故,所以里面的阴气才会向着四周散逸。

    这种情况下,出现危险的可能性,真的不大。

    “太好了!姐姐,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园子兴奋地拉住绫子,“或许我们有机会看到允文大人除灵哦!”

    绫子歪头微微一笑:“那……好吧?!?br />
    前田武康看看舒允文,一脸期待地问道:“允文大人,我能跟去看看吗?”

    舒允文还没开口,前田麻夫立刻严肃道:“不可以!还有,武康,你马上告诉你的父亲,让他去这里附近的酒店,订一些客房。我们今晚先住酒店里面?!鼻疤锫榉蛩低?,又扭头看向舒允文:“……我这样安排没问题吧?允文大人?!?br />
    “当然……”舒允文点了点头。

    一行人正准备出门,这时候,只见冢本数美从过道里走了出来,奇怪地问道:“允文君,园子,前田先生……请问,你们这是要一起出去吗?”

    “没错?!笔嬖饰奈⑽⒁恍?,“嗯……我打算现在去薰衣草别墅拜访一下?!?br />
    “您现在就要去拜访成实先生的父母吗?”冢本数美惊讶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说道,“我可不可以也跟着一起去?”

    “当然没问题?!?br />
    说话的时候,舒允文走出了别墅,向着守在门外的成实开口道:“走吧,成实?!?br />
    ……

    前往薰衣草别墅的路上。

    前田家的管家走在最前面领路,舒允文他们紧随其后。

    “大冢家就在这条路的顶头。说起来,他们家的别墅,几乎是这里最靠里面的一幢了。对了,大冢家的大小姐,就是死掉的大冢笑子很喜欢薰衣草,所以整幢别墅里面种满了薰衣草,我们这里也有人把那里叫做薰衣草别墅……”管家一边走着,一边介绍道。

    舒允文微微点了点头:“大冢家的大小姐,真的是被女仆杀掉的吗?”

    管家愣了一下,然后解释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毕竟,这是警方该管的事情?!?br />
    顿了顿,管家又继续说道:“其实,一开始的时候,警方认定大冢笑子是死于自杀。因为,大冢笑子是上吊死的,而且死掉的房间还是个密室?!?br />
    “不过,后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了个侦探。大概就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情,他来到了薰衣草别墅,似乎发现了那间屋子不是密室的证据,所以当时还在别墅里面工作的香奈小姐就被怀疑了?!?br />
    “对了,香奈小姐就是那个女仆小姐。她的姓,似乎是坂口,老家住在福冈。警察调查了一段时间,香奈小姐一直都被当做重要嫌疑人传唤,之后就从薰衣草别墅后面的悬崖跳了下去……”

    “哦?这样啊……”舒允文皱眉思索着,总觉得这故事很熟悉,但却又想不起来,“那个香奈小姐,真的是凶手吗?”

    “谁知道呢?”管家摇头,“她被警方传讯的时候,一直都坚称自己不是凶手,没有杀人。自从她自杀以后,这件案子就更加无从查起了。至于是畏罪自杀,还是以死证明清白,谁也说不清楚……”

    园子、绫子、数美都是静静聆听着。

    管家沉默地走了有半分钟后,才轻声开口道:“不过,就我和香奈小姐平时的接触,觉得香奈小姐不是会做出杀人这种恶劣事情的人……”

    前田麻夫轻咳一声:“好了,秒夫,不要再说这些了。嗯,大冢家已经到了,就在前面?!?br />
    舒允文抬头望去,只见前方周围明明阴气弥漫,结果在那幢别墅里面,阴气似乎自主地规避开来。

    “唔……”

    薰衣草?薰衣草!难道说……

    舒允文脸上惊讶:“那幢别墅,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呐?!?br />
    “有趣?”周围的几个人,都不太明白舒允文的意思。

    舒允文笑了笑,继续向着薰衣草别墅走去。

    也就在这时候,只见薰衣草别墅的大门打开,一个管家模样的人送出来一位客人。

    那位客人一身的休闲装,齐肩的短发,推着一辆自行车,向着那个管家模样的人微微躬身。

    “甲谷管家您好!”管家秒夫连忙挥手打着招呼。

    门口的那个管家愣了一下,看了过来,也主动问候道:“您是秒夫先生????还有前田先生?你们好……”

    “甲谷管家你好?!鼻疤锫榉蛞参屎蛄艘簧?。

    舒允文听到了甲谷这个姓,愣了一下,然后主动打招呼道:“甲谷先生您好,我叫舒允文,来自东京。我之前,给贵府打过电话的?!?br />
    “嗯?您是……”甲谷廉三惊讶,“……您是之前找浅井夫妇的那位先生?您……您居然找来了?”

    舒允文笑了笑:“没错,毕竟是有很重要的事情?!?br />
    旁边,那个短头发的人微微鞠躬:“甲谷管家,真是打扰您了,再见?!?br />
    “再见?!奔坠攘阃?,“另外,关于香奈的事情,真的很抱歉……”

    短头发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翻身上车,骑着车走开。

    舒允文好奇地看了一眼,问道:“刚才那个人是……”

    “她是我们别墅原来的女仆,坂口香奈小姐的朋友,似乎对香奈小姐的死有一些怀疑,所以赶来调查……”甲谷廉三回答。

    “你知道她的名字吗?”舒允文追问。

    这个别墅内的某些事情,他总觉得很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

    甲谷廉三开口道:“她的名字?好像叫越水七槻吧。听她的自我介绍,好像还是一个侦探……”

    PS:越水七槻,么么哒,很喜欢这个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