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高知县,高知市,一幢海景别墅前。

    路边,舒允文抬头看了看四层楼高、看上去挺阔气的豪宅,扭头问园子道:“铃木同学,这就是你们要拜访的人家吗?”

    “没错?!痹白拥懔说阃?,“这里是前田家,他们家里面,是高知县一带赫赫有名的大资产家,主要经营着渔业方面的产业。前田家的家主前田麻夫叔叔和我们铃木财团有一些方面的合作,而且还是次郎吉叔叔的朋友,所以我们经常来往……”

    “这里啊……”舒允文脸色有些古怪。他记得,成实父母当仆人的那个薰衣草别墅,地址好像也是这儿附近,距离还挺近来着。

    得,这样也好,拜访起来也容易一些。

    旁边,铃木绫子微笑着开口道:“允文大人,接下来的两天时间,我们就要在这里暂住了?!?br />
    “嗯……”舒允文点了点头,扭头看了眼铃木绫子——

    说起来,铃木绫子和铃木园子真的完全不一样啊,真的是一个知性大美人,是个男人看了就会动心的那种……

    舒允文正YY着,忽然间,只见冢本数美忽然从旁边冒了出来:“真是抱歉,这两天要打扰了?!?br />
    “没、没事的?!痹白有睦锩婧懿凰?,脸上还得是一副欢迎的笑容。

    冢本数美本来是来拜访亲戚的,结果等到了高知县以后才知道,她亲戚家里面有急事,忽然都跑去冲绳了。虽然他们那家亲戚打电话通知了冢本家,不过冢本数美那时候已经在飞机上了……

    所以,接下来的这两天时间里,冢本数美也会和舒允文他们一样,借住在前田家。

    几个人进了前田家的别墅,在房门前,看到了出门前来迎接的一个老人。

    老人看上去得有六十岁出头,看到舒允文他们后,立刻走了过来,笑着说道:“绫子、园子,你们又漂亮了许多……”

    “您好,麻夫叔叔,冒昧来访,真是打扰您了?!痹白?、绫子一起鞠躬行礼。

    “不用这么客气的?!甭榉蛭⑽⒌阃?,又转而看向舒允文,微微躬身行礼道,“您一定就是允文大人了吧?我有听史郎说起过您的事迹。鄙人前田麻夫,代表前田家,欢迎您的到来!”

    舒允文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前田先生客气了,接下来的两天,要打扰您了?!?br />
    “您客气了,这是我们前田家的荣幸?!?br />
    舒允文伸手指了指身旁的冢本数美:“这位是我的朋友,冢本数美,接下来也要在贵府打扰?!?br />
    冢本数美立刻躬身:“真是给您添麻烦了?!?br />
    “不必客气,请安心入住就是?!?br />
    前田麻夫的身后,两个中年人、三个国中生模样的小孩儿,都一脸好奇地看着舒允文。

    他们有些不太明白,平时手腕都是十分强硬的前田麻夫,为什么会对一个高中生模样的人如此恭敬。

    前田麻夫一一介绍了自己的家庭成员,然后把舒允文他们带进别墅里面,安排好了客房,等所有东西收拾妥当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

    从客房走了出来,舒允文走到客厅,便看到园子、绫子还由前田麻夫他们坐在一起聊着天。

    舒允文走了过去,打了个招呼坐下,前田麻夫开口问好,这时候,却听旁边一个国中生“阿嚏”一声,打了个喷嚏。

    “武康,打喷嚏的时候,要伸手捂住鼻子,还有扭过头去,不能对着别人,你明白吗?”前田麻夫严肃地教训着。

    前田武康立刻回答道:“哈伊!我知道了,爷爷?!?br />
    舒允文微笑着问道:“武康最近有感冒吗?”

    “嗯……是的?!鼻疤锫榉虻阃酚ι?,“应该是因为风寒的缘故??赡苁且蛭炱行┕殴?,最近别墅里面感冒的人有点多,尤其一到了晚上,气温转凉,经常有人咳嗽或者打喷嚏……”

    舒允文愣了一下,问道:“一到了晚上就这样吗?”

    “是的,没错?!鼻疤锫榉虻懔说阃?。

    旁边,园子摸了一下自己的半袖装:“听麻夫叔叔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有点冷哎……是不是啊,姐姐?”

    绫子微微一笑,一副很温柔的模样:“是啊,确实有点冷……”

    “这样啊……”舒允文皱了皱眉头,念头一动,【阴阳眼】开启,目光在麻夫、武康他们的身上一一扫过,然后又扫了一眼别墅上空,脸上浮现出了惊讶之色。

    “怎么了吗?允文大人?”园子见舒允文脸色奇怪,不由得开口问道。

    舒允文微微眯了眯眼,然后两眼又看向了前田麻夫:“前田先生,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住在别墅里面的人,应该不仅仅只有感冒症状吧?应该有不少人半夜还会做噩梦吧?”

    “另外……”舒允文站起身来,慢悠悠地走到门口,“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会出现这种症状的,应该不仅仅只有你们前田家而已。这里附近有不少人家,都是一样的……”

    “您……您怎么会知道?”前田麻夫惊讶。

    倒是园子,一想到舒允文的身份,惊悚地看向四周,结结巴巴地开口问道:“允、允文大人,您、您是说,这里有鬼或者恶灵之类的东西在作祟吗?”

    舒允文两眼望向门外,看了两眼后,锁定了一个方向:“这倒是没有。不过,虽然不是那种东西,但也差不了太多?!?br />
    “这里的阴气,实在是太旺盛了一点?!笔嬖饰拿凶叛劬?,“在这种浓度的阴气环境里面生活,时间久了,身体会变得很虚弱。如果要是一场大病的话,直接丧命也不是不可能……”

    “是、是真的吗?”前田麻夫不太相信。

    舒允文笑了笑,口中念动着巫咒,一道【鬼眼】落在了前田麻夫的身上。

    瞬间,前田麻夫只觉得眼前景色变幻,房间内的空气,似乎笼上了一层奇特的烟雾似的。

    “麻夫先生,你应该看到了吧?”舒允文问道。

    前田麻夫连忙点头。

    舒允文道:“你现在所看到的那层淡淡‘烟雾’,就是阴气。阴气一物,属于天地之间的正常存在,里世界物质的一种。正常情况下,少量的阴气,是不会对普通人产生什么危害的,反而还有一定促进睡眠的作用。不过,一旦阴气的量要是超标,浓度变得像是你现在所看到的一样时,那就会严重危害普通人的生活了?!?br />
    舒允文说话的时候,园子两眼好奇地来回瞅着:“允文大人,我怎么看不到呢?”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

    你身上又没有【鬼眼】,能看到才有鬼了!

    “那、那我们该怎么办?允文大人?”前田麻夫结结巴巴地请教着,“我们需要搬离这里吗?可是,这里是……”

    “搬离这里,也是一种办法。当然,如果要是不想搬离的话,还有另外一种办法,就是将你们这里阴气忽然增多的源头去掉。你们别墅内出现很多人感冒、做恶梦的情况,有多久了?”

    “大概半个月吧?!?br />
    舒允文微笑着开口,伸手指了指某个方向:“前田先生,那个方向,似乎就是阴气的源头哦!在半个月以前,那里有发生过什么大事吗?”

    “那个方向?抱歉,我、我不太清楚……”前田麻夫道着歉,“我这就找人去问问……”

    “我知道哦!”旁边,国中生武康刷了一下存在感。

    “如果要说半个月前的大事的话,我记得,住在那个种满薰衣草别墅里的佣人大姐姐的,跳海自尽了!”武康说着,伸手捏着下巴,“不过,大姐姐自杀的时间,应该更往前一些,是在二十天以前吧……”

    舒允文愣了一下:“你刚才说的哪儿?薰衣草别墅?”

    我勒个去~~

    难道前田武康所说的薰衣草别墅,和他要找的,是同一家?

    PS:引出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