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巫术免疫了啊~那以后想戏弄柯南小鬼都不行喽?

    舒允文撇了撇嘴,又忽然想到祖上传说中,这种绝灵体,貌似还是能用一些简单巫术,造成一些影响来着,只是损耗的巫力会很大……

    舒允文正琢磨着,远处,小兰、豆垣妙子拿着急救箱“吭哧吭哧”地跑了过来。

    “我们回来了!”

    小兰、妙子喘着气,在看到趴在地上爬啊爬的权藤武敏:“啊咧?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只是允文哥哥对权藤导演使用了催眠术,所以权藤导演误以为自己见到了鬼,所以吓得哇哇乱叫罢了?!笨履闲」砹绞直吃谀院?,眼睛乜着舒允文,随口解释着。

    瞬间,小兰只觉得一股冷风从身后吹来,整个人打了个寒颤,然后“呵呵呵”地笑着:“是、是吗?这里、这里不会真的有鬼吧?”

    “这怎么可能?”柯南小鬼翻了翻白眼,“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鬼?”

    “说、说的也是哎!”小兰眯眯眼笑着,表情不安地来回看了看,仿佛真的害怕会有鬼突然间跳出来似的。

    这时候,权藤武敏惊恐地扭头看向舒允文身旁,发现什么都没有后,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依旧还是畏惧不已,暗想自己之前,难道真的是被催眠了吗?

    小兰快步地走到了权藤武敏跟前,安慰道:“权藤导演,你的伤看上去很厉害,我现在先帮你处理一下你的伤口,你忍着点……”

    “谢、谢谢了?!比ㄌ傥涿舻佬灰簧?。

    小兰微笑着轻轻拉起的权藤导演的裤腿,在豆垣妙子的手电筒照射下,清理着伤口,又拿出洁白的纱布,轻轻地往上包裹着:“至于鬼怪什么的,您也不用害怕。就像是柯南说的一样,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鬼……鬼鬼鬼鬼啊啊啊啊~~”

    惊恐中,小兰“啊啊啊”地叫了起来,两手一用力,纱布用力一拉,顿时也扯动了权藤武敏腿上的伤,连带着权藤武敏也叫唤了起来。

    旁边,舒允文看到智也小鬼忽然在小兰面前显露出身形,还拽了一下小兰的头发,顿时无语地翻了翻白眼——

    话说,智也这小家伙,还真是个捣蛋鬼啊……

    柯南看看小兰的模样,快步走到舒允文跟前,伸手捅了捅舒允文:“喂喂喂,允文哥哥,拜托你不要随随便便在别人身上使用催眠术好不好?小兰姐姐会被你吓到的……”

    “柯南小盆友,我很郑重地告诉你——”

    “我!没!有!”

    舒泓明的咆哮声中,下面似乎也传来了警车的声音。

    警察来了。

    ……

    周一早上。

    帝丹高中,二年级B班。

    园子趴在小兰的桌子上,听着小兰低声地说着什么。

    然后,忽然间,只见园子猛地一下子坐了起来:“小兰,你是说,你也看到了吗?就是那种东西?!”

    “嗯……”小兰轻轻地点了点头,脸色并不好看,“我可以肯定,我确实看到过鬼魂……不过,那个鬼魂好像只是突然间出现,伸手抓了一下我的头发,然后就又消失不见了……”

    “果然,小兰!”园子激动地伸手抓住了小兰的双手,一副“我终于找到组织”的表情,“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鬼的!我就知道,我之前所看到的那些,还有允文大人的一切,其实都是真的,不是假的!”

    “呵呵呵……”小兰尴尬地笑着,“……可是,柯南说,我那只是被舒同学恶作剧。他说舒桑偷偷地催眠了我,然后才看到有鬼的……”

    “哈?又是你家那个人小鬼大、喜欢骗人的小鬼头吗?”小兰一脸的不满,伸手“啪啪”地拍打着桌子:

    “小兰,我记得我已经告诫过你了!柯南那个小鬼头,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啥竦幕敌∽?!所以,他说的话,你千千万万不要相信,知道了吗?!”

    “呃……好的?!毙±伎丛白拥难凵?,像是在看一个某种病症晚期的病人。

    不过,顿了顿,小兰又继续说道:“……可是,柯南他给我的解释,好像又很有道理的样子?!?br />
    “他说,舒桑只是靠着催眠术,让我脑中意识产生了幻觉,最简单的证据,就是我所看到的‘鬼’,是我之前所知道的死者的相貌。因为,催眠术是需要意识媒介的。如果没有意识媒介,所谓的催眠,也就无从说起了?!?br />
    “哦?”园子惊讶,“那真的是这样吗?”

    “没错?!毙±既险娴氐懔说阃?,“我看到的那个鬼,跟我之前见过的一个小孩的照片一模一样!那个小孩子叫做荻野智也,死于阑尾炎……”

    “???阑尾炎也会死人吗?”

    “是??!他死的时候好像才五岁?!?br />
    “好可怜啊……”

    两个人正说着话,这时候,教室外面,舒允文提着书包,打着哈欠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园子两眼一亮,立刻冲到了舒允文的桌子旁边献殷勤外加挖墙脚:“允文大人,听说您又破解掉了一件非常复杂的案件,是吗?”

    “呵……”舒允文扭头看了眼小兰,微微笑了笑,“是毛利同学告诉你的吗?没错,我确实又遇到了一个案件……”

    “不过,园子同学,貌似已经快上课了。你要是再不回到你的座位上,被加藤老师看到的话,你可能又会被罚放学后值日哦~”

    舒允文说话的时候,指了指已经站在门外,等着进教室的老师。

    园子扭头一看,赶紧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嗯,今天撬墙角又失败了——这特么连锄头都没挥起来,锄头就断掉了……

    ……

    放学后。

    东京市,杯户町三丁目的一处民宅外。

    舒允文微微躬身行礼,向着站在门口的一位中年妇女道:“不好意思,真是给您添麻烦啦!”

    “哪里的话,没能帮到你的忙?!敝心旮九参⑽⒐?。

    舒允文微笑着说道:“不管怎样,还要多谢您,我告辞了?!?br />
    话落,舒允文又向中年妇女微微躬身,上了停在路边的车子里。

    驾驶座上,松下平三郎见舒允文上车后,开口问道:“允文大人,我们去哪里?”

    “嗯……往前面开吧?!?br />
    舒允文随口说了一句,然后扭头看向身旁:“成实,我们貌似来晚了。你的养父母,他们已经把房子卖掉,离开东京了……”

    舒允文身旁,成实一脸的愧疚,用手语给舒允文比划着:“麻烦您了,允文大人。我想,他们一定是因为我的缘故,才不得不离开东京的。他们养育了我多年,结果最后还是被我拖累,不得不远离东京……我真的太对不起他们了……”

    在日本这个国家,家里面一个人犯罪,其他的家庭成员,也有可能会被拖累的。

    成实的养父母浅井夫妇,可能就是因为成实杀人的缘故,才不得不搬离。

    哪怕成实已经死了。

    舒允文笑了笑往后座上一靠,翘起了二郎腿:“你既然觉得对不起他们,那就亲自向他们道歉吧?!?br />
    “我会的!”

    成实点了点头——他是神社里面,见过荻野智也和他父亲之间的感人一幕后,才下定决心,要来拜见自己的养父母。

    在这之前,他因为心中愧疚,根本不敢提起要见养父母这件事情。

    “那你说说吧,你养父母有可能搬到什么地方去,又有谁知道?”舒允文又问道。

    成实比划着手语:“我的养父,和南洋大学的广田正巳教授关系很不错。如果要是去问广田教授的话,他一定知道!”

    “你知道广田教授家在哪儿吗?”

    “知道?!?br />
    “嗯……”舒允文点了点头,“那我们就去拜访一下吧?!?br />
    PS:呃呃呃呃……

    有人说想见一下明美?那咱们下一章来个偶遇吧~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