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哈???”

    柯南小鬼斜着眼睛,一副“你又打算装傻”的表情:“别打算骗我了。当初在神社下的马路那里,你一直都在皱着眉头思索,应该就是在发现权藤导演话里面的漏洞了吧?权藤导演当时,骗了我们所有人?!?br />
    旁边,本来捂着腿“哎哟”叫着的权藤武敏,听到柯南的话后,脸色一下子变了。

    “什么漏洞?”舒允文奇怪——

    他没觉得权藤导演当时有什么奇怪的啊~

    柯南白眼一翻:“就是权藤导演那句‘安西很怕鬼怪’的话啦!这里神社里面住着‘神灵大人’的事情,整个剧组的人都知道,安西要是真的害怕的话,是绝对不会来神社这里和妙子小姐、那智先生会面。他难道就不怕这里有鬼跳出来吗?所以说,那边现在抱着腿惨叫个不停的权藤导演,是在说谎啦!”

    “呵呵……”舒允文一琢磨——

    好吧,柯南小鬼说的很有道理。然而,他真的没想到。

    “我、我才没有说谎!安西先生他、他是真的很怕鬼怪一类的存在……还有,我的受伤很厉害,你们就不能先帮我治疗一下吗?”权藤武敏指着鲜血淋淋的腿。

    小兰“呀”了一声:“好像真的伤得很厉害呢!妙子小姐,请问神社这里有急救箱吗?我们最好能先帮权藤武敏先生止一下血?!?br />
    “有的,我这就去拿!”豆垣妙子连忙点头。

    小兰道:“我跟你一起去!”

    小兰和豆垣妙子急匆匆地跑开,柯南小鬼才又看向权藤武敏:“权藤导演,其实,哪怕你否认,也是没有用的。因为,你的身上,就带着足以证明你在说谎的证据。我说的没错吧?先是试图杀死安西先生未过,又试图杀死权藤导演失败的豆垣主持老爷爷?!?br />
    权藤武敏愣了一下,扭头看向了豆垣久作:“什么?是你想要……”

    说到了这里,权藤武敏察觉到自己失言,立刻闭上了嘴巴。

    豆垣久作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开口,实话实说道:“没错,这位小盆友,你说的一切,都没有错。我之前确实想要杀掉他们两个,不过,就现在来看,似乎都失败了。杀安西守男的时候,神社里的‘神灵大人’忽然出现,打乱了我的计划,而安西守男,最后因为倒霉的意外死掉了。至于杀权藤武敏的时候,则是允文大人阻止了我……”

    “可是,你为什么想要杀我?”权藤武敏大声地质问。

    柯南小鬼开口道:“那是因为,豆垣主持知道,你就是替当初偷走神社祭祀用品的安西他们销赃的人,想要为当时自杀而死的仓库管理员杉山先生报仇,对吧?”

    “不,这只是原因之一?!倍乖米饕×艘⊥?。

    “啊咧?”柯南小鬼愣了一下,然后反应了过来——还有豆垣妙子??!

    舒允文也想起智也比划着说出来的内容,问道:“另外就是为了妙子小姐喽?”

    智也说,他曾听到豆垣久作说过,“这一切都是为了妙子”之类的话。

    豆垣久作点头道:“没错的。大概在十天前,妙子回家来住,在仓库里面和‘神灵大人’说话的时候,我凑巧听到了。妙子和神灵大人说,她一直都在被一个叫安西的人勒索,原因就是几年前神社内失窃的事?!?br />
    “之后,我从妙子的记事本里,找到了安西守男的照片还有住址,就前去拜访,希望安西能够不要继续这样下去。不过,当时安西守男不在家,我凑巧肚子饿了,就去了附近的一家小酒馆吃饭,结果居然看到了安西守男还有那边倒在地上的权藤导演?!?br />
    “他们两个当时喝了不少酒,聊得也很开心,把当初神社这边的盗窃案、销赃的事情都给说了出来?!?br />
    “安西还说了,他一直都在勒索妙子的事情,还说他现在已经把妙子当做提钱机器,除非他们双方有一方死了,要不然,这种勒索是不会结束的。然后,那边的权藤武敏导演居然还笑着说,既然勒索妙子那么容易,他不如也来一份儿吧……”

    豆垣久作说话的时候,表情狰狞了起来。

    “呃……我、我当时只是喝多了,随口乱说的!”权藤武敏说出了这句话,紧接着又反应过来,捂住了嘴——

    他这话一出,简直就是不打自招了。

    柯南小鬼问道:“就因为这两个原因,引起了你的杀机吗?”

    “这两个原因,难道还不够吗?”豆垣久作反问一句,“杉山先生虽然是自杀,但归根究底,他会死,和这些为非作歹的家伙脱不了关系。另外,我也不能容忍妙子被他们继续威胁勒索下去?!?br />
    豆垣久作顿了顿:“我的第一个目标是安西守男。我想杀了他,不过,我又想做的不留痕迹,在跟踪他的时候,我发现他有在吸毒?!?br />
    “然后,六天前,妙子回神社来找我,说他们剧组打算借用米花神社拍摄电影。她当时拿着剧组成员名单,我在看到剧组名单里有那两个家伙后,心里面有了主意,就答应了剧组拍摄的事情……”

    “你所谓的主意,就是那个机关吗?”舒允文扭头看看塌掉不少的神社。

    “没错?!倍乖米魑⑽⑻?,“在发现安西吸毒后,我觉得,可以利用毒品来引诱安西,让他自己踏入死亡陷阱,所以就破坏了神社的梁柱,设下了机关?!?br />
    “不过,我在跟踪安西的时候发现,安西好像很警惕的样子,贸然和他接触的话,可能会暴露我。我需要一个人来帮我……”

    旁边,权藤武敏脸上的表情变幻着,伸手按住了裤子兜里的那个拷机。

    “所以,你选中了你的另外一个谋杀目标权藤导演,故意送给了他一个拷机,远程指挥他,想要利用权藤导演,帮忙把安西守男引到你的机关那里,对吧?”柯南小鬼说道,“你应该是伪装过后,故意把拷机留给了权藤导演,并且还在拷机上留下诸如‘如果不想当初神社被盗祭祀用品是你销赃的事情公之于众’等等之类的话,威胁权藤导演按你说的做,是不是?”

    “对?!倍乖米饔ι?,“一切就如同你所说的一样,昨天晚上的时候,我给权藤武敏下达指令,让他告诉安西守男,神社的香火钱箱子里面,放着毒~品。安西既然吸毒,知道香火钱箱子里有毒~品的话,肯定会过去查看……”

    “然后,你就可以利用设计好的机关,把安西砸死,对吗?”柯南开口问道,“如果要是砸不死的话,你就打算自己亲自动手,再砸一遍,对不对?”

    “是这样的?!倍乖米鞯阃?,扭头看向了权藤武敏,“不过,这一切似乎出了些问题,权藤武敏他好像并没有把那句香火钱箱子里有毒~品的话告诉安西……安西那个家伙,在神社前面靠着柱子站着,但就是不靠近香火钱箱子……”

    舒允文、柯南也一起扭头看向了权藤武敏。

    权藤武敏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丧气地说道:“好吧,我承认了,豆垣主持说的都是真的。至于那句话为什么没有告诉安西,那是因为,在我发现拷机上有留言的时候,已经是十点过后,安西他已经出去了?!?br />
    “我不敢把那句香火钱箱子里有毒~品的话发到安西的拷机上,那个家伙的性格很恶劣,两年前又开始吸毒,以后没钱的时候,肯定会利用那条留言,像勒索妙子一样勒索我。我已经有销赃的把柄落在他手里了,实在是不想留下更多的把柄……”

    “至于打电话的话,我又怕被人听到,所以给安西留了条回电的消息,等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和他约好在神社这里碰面,当面告诉他……”

    “哈?你也约了安西,要在神社这里见面?”舒允文惊愕。

    这米花神社,是成了约会圣地的节奏吗?

    PS:这最后的真相揭露,好烧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