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

    电话另外一侧。

    “死亡时间的话,应该就是在三分钟前吧……”冢本数美回答。

    舒允文愣了一下:“三分钟前?这么肯定?”

    冢本数美回答道:“没错的。事实上,我、小兰、洋子小姐还有柯南,都是亲眼看到的。亲眼看到安西先生从神社的阶梯上摔了下来……至于凶手,我们也已经抓住了,应该就是那智真吾先生……”

    “哈?”舒允文有点懵懵哒。

    安西守男死了,你们现场看到了,而且还直接抓到了凶手?这是什么节奏?

    舒允文仔细一琢磨:“不对??!你刚才说,安西先生是三分钟前从神社台阶上摔下来的?如果只是摔下来的话,应该不会马上送命吧?打电话叫救护车的话,应该还有救……”

    神社前的那一段台阶,确实挺陡、挺高的。不过,就算这样,也不至于直接摔死??!

    “……还有,你们抓住了那智真吾。那智真吾就是凶手吗?”

    “……事实上,安西先生在摔下台阶的时候,脖子正巧被护栏上挂着的铁质广告牌卷起的一角划中,脑袋都断掉了一半?!壁1臼澜馐妥?。

    “至于为什么认定那智真吾就是凶手,那是因为,我们还听到了安西先生的大叫声,他似乎在大声地喊着‘不要过来’、‘离我远点’之类的话,应该是在躲避什么。然后,在他摔下来之后,我们看到站在神社空地上的那智真吾先生?!?br />
    “这样啊……”舒允文点了点头。

    掉下去的时候,正巧被铁质广告牌划断了半边脖子……安西守男这运气还真是。

    如果要是死亡时间确定是在几分钟前的话,现在在这里的豆垣妙子和岛崎裕二,应该都没有嫌疑了。

    至于那智真吾,既然在那时候出现在死亡现场,被认为是凶手,也没错了。

    “所以,允文君,还请你通知一下旅店里剧组的人,让他们尽快赶过来。另外,还有毛利先生,也麻烦你喊他一声……”冢本数美说着。

    “好的,我明白了?!笔嬖饰牡懔说阃?,挂掉了电话。

    “允文大人,请问,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豆垣妙子耳朵不错,舒允文刚才虽然压低了声音,她还是听到了“神社”、“安西”等词儿。

    舒允文扫了眼豆垣妙子和岛崎裕二,也没有隐瞒:“是我朋友打来的电话。她说,安西先生刚刚被那智真吾先生推下了神社前的台阶,脖子又被卷起的铁质广告牌划断一半,没救了……”

    “???!”

    豆垣妙子和岛崎裕二都是满脸的惊讶。

    他们刚刚才见过安西守男,怎么这么快就……

    这还真是奇妙的命运呐。

    ……

    神社前的马路上,周围已经围了不少的人,指着地上安西守男的尸体指指点点。

    脖子被划断一半,那可是很恐怖的一幕。

    在安西守男的尸体旁,一地鲜血,哪怕周围灯光非常微弱,也能看个一清二楚。

    舒允文、毛利大叔还有剧组的人急吼吼地从远处跑来,正巧看到柯南从神社空地往下走着。

    毛利大叔走到了安西守男的尸体跟前,犹自有些酒意,盯着地上的尸体,一手捏着下巴:“这死状……还真是惨呢……脖子果然被切断了一半嘛……”

    “……小兰,你们已经报过警了吧?”毛利大叔扭头问小兰。

    小兰立刻点了点头,回答道:“我和数美学姐、洋子小姐她们刚才分头打电话找了救护车还有报警……”

    毛利大叔摇了摇头:“这种伤势……找救护车过来也是多余的吧?”

    说话的时候,毛利大叔一手按在了安西守男沾满血的胳膊上:“已经感觉不到脉搏了……有人动过尸体吗?”

    “没有?!毙±伎纯吹厣夏且黄?br />
    有谁会去动尸体??!那么恐怖。

    旁边,豆垣妙子、岛崎裕二、权藤武敏等剧组的人也在外围围观,一个个围着嘴巴,很惊恐的样子。

    “那就好,接下来,就等警察过来吧?!泵笫迩崽疽簧?,然后才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开口道,“对了,刚才允文桑通知我们的时候,似乎有说,你们还凑巧看到了杀害安西守男的凶手,那智真吾,并且抓住了他,对吗?他现在……呃……”

    毛利大叔正准备问那智真吾在哪儿,结果眼睛一瞄,就看到倒在一旁墙角、浑身上下脏兮兮,脸上还印着两个鞋底印子、昏迷中的那智真吾……

    “……我们看到那智先生的时候,他似乎还想逃走。所以,我就和数美学姐把他拦了下来……呵呵呵……”小兰一脸干笑。

    舒允文、毛利大叔都是一脸的无语——

    拜托,你们这是把人拦下来了嘛?~

    这特么就是把人打晕了吧?

    “八嘎!你们不会把人打出个好歹来吧?”毛利大叔问了一句。

    小兰撇了撇嘴回答:“放心啦,老爸!我和数美学姐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那智先生只是昏迷过去而已,如果你要是想问什么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就能让他醒过来……”

    “该死!以后打人的时候,一定要注意?!?br />
    “知道啦!知道啦!”

    毛利大叔和小兰拌着嘴,柯南小鬼也走到了舒允文跟前:“允文哥哥,你也过来了么?”

    “嗯。毕竟出了命案了……”

    舒允文一脸的理所应当——

    既然出了命案了,那也就意味着有灵魂了。他还不得赶紧过来???

    顿了顿,舒允文又一脸玩味地说道:“怎么?江户川小盆友又在玩侦探推理游戏嘛?你刚才去楼梯台阶上看过了,有什么发现没有?”

    “暂时还没有?!笨履弦皇滞凶畔掳?,摇了摇头,皱着眉头思索着,“不过,我总觉得,这次的案子,看起来不像是凶杀案,反倒像是一起意外似的……”

    “意外吗?”舒允文撇了撇嘴,“那你的意思是说,之前你和小兰他们看到的,都是假的喽?”

    “当然不是?!?br />
    柯南小鬼摇头皱眉:“安西先生一脸惊恐地喊着‘离我远点’、‘别过来’之类的话,从台阶上摔了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之后,那智先生也确实出现在了神社前的台阶上,而且还想逃走……不过,要说是那智先生把安西先生从上面推了下来,却又不像……”

    舒允文撇了撇嘴——

    这还真是个多疑的小鬼。

    明明都亲眼所见了,还是不相信。

    眯了眯眼,舒允文给自己加上了【阴阳眼】,在安西守男的尸体上扫了一眼,然后看到了安西守男的灵魂。

    同时,舒允文脸色肃穆,一下子认真了起来,看看地上安西守男的尸体,还有倒在一旁昏迷中的那智真吾……

    妈蛋!

    没想到,柯南小鬼还真说中了。

    那智真吾,应该真的不是凶手!

    PS:话说,凶手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