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

    仓库里面,荻野智也的灵魂从游戏机上挪开,扭头看向了仓库这边。

    在看到仓库门前的三个人后,荻野智也很明显地愣了一下,然后放下了手中的游戏机,向着舒允文和冢本数美跑了过来,然后保住舒泓的一条大腿,嘴里面喊着“偶都?!薄?br />
    别看舒允文的模样变了,荻野智也却还是一眼认出了舒允文。

    在荻野智也的记忆里面,还残留着对父亲的记忆。

    现在看到舒允文这个“熟悉的大哥哥”后,就想让舒允文帮忙,去找他爸爸过来。

    “唔……”舒允文微微笑了笑——

    这个小家伙,死后的记忆也都保留下来了??囱?,这是真的要往“神灵”发展了。

    冢本数美身上没有加持着【鬼眼】,看到不周围的情况,好奇地问舒允文道:“允文君,智也是在这里吗?”

    “嗯,没错?!笔嬖饰你读艘幌?,口中念动着巫咒,随手丢给了冢本数美一个【鬼眼】。

    冢本数美眼前景象变幻,看到了仓库里面的情况,不由得捂住了嘴巴:“这、这里怎么还有一个鬼?”

    没错,冢本数美的眼里,除了看到荻野智也外,居然还看到一个飘在空中的鬼魂。

    只不过,那个鬼魂的魂体已经变得非常淡。

    她听舒允文说过,这种鬼魂,要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消散掉了。

    舒允文看着跟前飘在空中的那个鬼,微微笑着,扭头看向了旁边的豆垣妙子:“……我也不知道,这里为什么还会有一个鬼。不过,我想妙子小姐一定知道些什么……妙子小姐,请问,这个仓库里面,是不是曾经死过人?那个人,应该是自杀,时间的话,应该是在五六年以前吧……”

    冢本数美惊讶地看向舒允文:“允文君,这个鬼魂,已经存在那么久了吗?可是,你不是说,普通的鬼,根本不可能在神社这种地方存活的吗?”

    “那是因为执念?!?br />
    舒允文说话的时候,也是感慨万千。

    仓库里面,那个快要消散掉的鬼,属于执念非常强大的那种鬼魂。

    像是这种鬼魂,死后因为执念很强,所以往往不会消散。如果要是心中还怀有怨恨的话,就会慢慢地变成恶鬼、恶灵、凶灵这一类的东西……

    舒允文判断,这个在仓库里面自杀的人,死亡时间至少有五六年!

    在神社这种地方,他居然能坚持五六年时间而不消散,那要是在别的地方的话,他现在应该已经成了一只很强大的凶灵了!

    幸亏了,他死在神社里面,一直被神社的香火愿力消磨着鬼气、阴气……

    舒允文和冢本数美说话的时候,豆垣妙子则是一脸的惊讶和错愕。

    “妙子小姐?”

    舒允文又喊了一声,豆垣妙子方才回过神来,脸上表情有些不太自然:“允文大人,您、您怎么会知道?在八年前,我还在上高中的时候,神社这里的仓库管理员在仓库里面自杀了……”

    “哦?那就应该是他没错了?!?br />
    舒允文点了点头,口中念动了一下巫咒,丢给豆垣妙子一个【鬼眼】,让她看到了仓库里面的景象。

    荻野智也这个“神灵大人”,豆垣妙子是知道的,不过,在她看到仓库里面,那个悬浮在空中的鬼魂后,整个人如遭雷击,呆滞着不动了:“这、这是杉、杉山先生……他、他一直都留在仓库里吗?”

    豆垣妙子在惊讶之下,甚至连悬浮着跟在舒允文身旁的成实都没注意到。

    舒允文的腿边,荻野智也缠了舒允文一会,发现舒允文不搭理它后,又有些失望地飘到了冢本数美的身前,嘴里面依旧在喊着“偶都?!?。

    冢本数美认出了荻野智也的口型,扭头看向舒允文:“允文君,智也好像很想念他的父亲。我们能联系荻野先生,让他再来看一下智也吗?”

    “这个没问题?!?br />
    舒允文笑了笑。

    他之前阻止荻野先生和荻野智也长时间接触,是担心智也会危害到荻野先生。

    现在,荻野智也已经开始往“神灵”发展,对普通人的危害大大减弱,这也就无所谓了。

    说完后,舒允文又看了看仓库里杉山的灵魂,口中巫咒念动着,把杉山的灵魂收了起来,变成灵魂球,抓在了手中。

    “你、你想要干什么?”豆垣妙子大声问道。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解释道:“妙子小姐,你有所不知,这个杉山先生的灵魂,其实是一个执念非??膳碌脑够?,还是尽早清理掉的话。如果要是让他的冤魂逃出神社这里的话,可能会变成凶灵、怨灵,危害到普通人的……”

    “是、是吗?”豆垣妙子闻言,不再阻止,反倒是轻声地嘀咕着,“您是说……杉山先生的灵魂,是怨魂吗?”

    舒允文点头:“你之前说过,杉山先生是自杀的,对吧?那让他自杀的事情,一定让他产生了很大的怨气,还有着很强的执念,所以才会成了这样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一股怨气的话,他应该早就可以‘成佛’了吧……”

    豆垣妙子神情有些不安:“怨气……执念……”

    舒允文身旁,冢本数美陪着荻野智也玩了一会儿,然后问舒允文道:“允文君,你的手提电话能借我用一下吗?对了,你有记得荻野先生的电话号码吗?”

    听冢本数美的意思,是想要尽快把荻野先生找来,和荻野智也见面。

    舒允文伸手入怀,把手提电话拿了出来,递给冢本数美:“荻野先生的电话……我这里并没有。不过,我记得田中医生的号码,让田中医生联系一下小川医生的话,应该能问到?!?br />
    “那就先打给田中医生吧?!壁1臼澜峁痔岬缁?,按下了舒允文说的号码。

    电话响了几声接通,冢本数美和田中医生说了几句,然后留下了舒允文的拷机,让田中医生直接把荻野先生的联系方式,发到拷机上。

    这时候,豆垣妙子也终于回过神来,从她的神情上看,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定似的。

    让智也继续待在仓库里面,舒允文三人离开了仓库,又遇到了豆垣妙子的爷爷,神社的主持。

    正聊天的时候,舒允文腰间的拷机响了起来。

    拿出拷机,舒允文扫了一眼上面的号码,然后拿出了手提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接通,对面的人开口:“莫西莫西,这里是荻野家?!?br />
    “您好,荻野先生是吗?我是舒允文,是一个除灵师,我们曾经在小川医生家见到过?!笔嬖饰淖隽讼伦晕医樯?。

    “您……您是允文大人?”荻野先生很惊讶,“请问,允文大人,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舒允文道:“是有一些事情……你想见智也吗?”

    PS:好后悔留下这个小鬼,现在为了描写它,水了这么多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