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会客室里面。

    看到了地上那个注射器,波多野几也、丸稻子脸上表情都变了,波多野几也更是疯狂地挣扎了起来,大声地骂道:“八嘎呀路!你、你想要做什么?你为什么要扒掉我的衣服?!还有!不准碰我的东西!不准碰我的东西!”

    诹访雄二扭头看了一眼舒允文,当然不会把舒允文给招供出来,于是又扭头看向波多野几也,冷声说道:“没什么,我就是觉得,姓波多野的不应该穿着衣服,不可以吗?”

    说话的时候,诹访雄二又一用力,把波多野几也的背心也给撕扯了下来。

    “???!~”波多野几也愣了一下——

    你踏马在逗我?这是什么狗屁理由?!

    “警官先生,有人在这里对我实施犯罪,难道你们都看不到吗?”波多野几也大声地抗诉。

    目暮警官连忙笑着摆手:“两位,两位,请克制一点!”

    旁边,两个警察走了过来,拉开了诹访雄二和波多野几也。

    然后,目暮警官很严肃地看向诹访雄二:“诹访先生,您这么做,确实很过分哦?”

    诹访雄二点了点头:“真是抱歉,波多野几也先生?!?br />
    “八嘎呀路!”波多野几也被拉开后,立刻挣脱开了两个警察,就向着地上摆着的那些东西冲了过去,想要收拾起来。

    与此同时,柯南也已经走到了舒允文身旁,拿着手绢,把那个注射器捡了起来,认真地看了看,然后眼中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

    波多野几也光着上半身,趴在地上,眼巴巴地看着柯南手里面的注射器,勉强挤出一副笑容,然后结结巴巴地说道:“小盆友,你手里面的注射器,可是很危险的。一个不小心,就会扎伤你……可以把它还给叔叔吗?”

    柯南微微一笑,手帕包住注射器,一副很童真的样子开口道:“波多野医生,虽然我很想说可以,不过,事实上……真的不可以哦!”

    说这话,柯南的表情慢慢地变得严肃了起来:“……因为,这个注射器上,就留有叔叔你杀害丸传次郎先生的重要证据,对不对?”

    “什、什么?”周围的人听到柯南的话,都是一脸地诧异。

    丸传次郎,难道不是死于过量服用药物,从而导致的心脏病吗?

    怎么现在从这个小孩嘴里面说出来,就成了被人杀害了?

    波多野几也脸上表情僵了一下,然后才呵呵笑着:“小盆友,你、你还真会开玩笑呢!叔叔我怎么可能会杀掉丸传次郎先生嘛!刚才那位警官可是说过了,丸传次郎先生,死因应该是死于过量服用氨茶碱一类的药物,从而引发了心脏病,导致死亡。这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的……”

    毛利大叔这时候也走了过来,伸手抓起了柯南:“小鬼头,你又在捣乱!可恶……丸传次郎的死因,应该就是死于过量使用药物引发的心脏疾病,跟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啦!”

    “你想一想,波多野医生、丸稻子夫人都证实,丸传次郎先生同时患有心脏病和过敏性哮喘这两种疾病。不过,丸传次郎先生平时却很喜欢吃诱发他哮喘的海鲜料理。今天中午,丸传次郎吃了海鲜料理,然后又服用了过量药物,在会客室这里接待完客人后,忽然哮喘发作,然后就死掉了……”

    “真相应该就是这样的话,警官先生,丸稻子夫人?”

    目暮警官干笑着点了点头:“啊~你问我吗?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是这样子的,没错?!?br />
    丸稻子则是一脸地慌张,抹了抹眼中的泪水:“都怪我,我没有阻止他吃海产品一类的料理……”

    毛利大叔一看丸稻子居然又开始哭了,挥着拳头就打算给柯南一点教训:“你这个可恶的小鬼,不要这么捣乱,随意惹起人家的伤心事啦!”

    “哎~~”柯南连忙求饶,然后伸手一指旁边的舒允文,“……毛利叔叔不要。其实,这些都不是我说的,是、是、是允文哥哥告诉我的啦!他说,波多野医生,还有丸稻子夫人,就是杀害丸传次郎先生的凶手!”

    “啊咧?”毛利大叔和目暮警官同时扭头看向了舒允文,表情顿时变了变,有些凝重起来。

    在他们两个的认知里面,舒允文,可是一个观察力敏锐、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洞察真相的侦探??!

    刚才柯南说的话,如果要真的是舒允文所说,那他们也不得不正视。

    目暮警官伸手按了一下头上的帽子,语气严肃地开口道:“允文桑,柯南所说的,是真的吗?那能不能麻烦您,将您的推理,给我们说一下呢?”

    今天的丸传次郎,如果只是死于过量服用药物的意外,目暮警官不会多管;不过,如果这真的是一起命案的话……揭露案件真相,抓住凶嫌,本来就是他们警察的责任和义务。

    他们责无旁贷!

    “呃……”至于舒允文,这时候无语地看向柯南——

    拜托!

    你小子怎么又把黑锅扣到我头上了?

    我特么虽然知道,那个注射器就是决定性的证据,但这两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杀掉丸传次郎的,还是搞不明白好不好?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才说道:“……这个嘛……目暮警官,我只是觉得,波多野医生和丸稻子夫人很有嫌疑而已。至于证据的话,就是柯南现在抓在手里面的那个注射器?!?br />
    目暮警官皱了皱眉头,然后伸手从柯南手里面接过包在手帕里的注射器:“您说的,就是这个注射器吗?嗯,针头居然是安上的,看起来很危险的样子……”

    “可恶!把那个注射器还给我!”波多野几也又咆哮起来。

    两个警察立刻拦住了波多野几也。

    柯南扭头扫了舒允文一眼,翻了翻白眼——

    这个家伙,是嫌麻烦,懒得把推理过程说出来吗?

    柯南想着,撇了撇嘴,挣脱掉了毛利大叔,然后走到了丸传次郎的尸体旁边,伸手卷起了丸传次郎的手臂那一段的衣服,一副很惊讶的表情:“啊咧咧~~鉴识官叔叔,丸传次郎先生手臂上的这个针孔,就是他昨天体检留下来的吗?抽血检查,是不是真的很疼??!”

    房间里面,毛利大叔、目暮警官他们听到柯南说的话后,都是愣了一下——

    手臂上的针孔?波多野几也身上的注射器?

    这两者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