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

    米花町。

    周六下午三点钟。

    一个略显破落的剑道馆前,大门上方,“诹访剑道馆”的牌子看上去有些陈旧,显然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更换过了。

    舒允文、冢本数美、武田信赖三人站在门口,舒允文来回打量了两眼:“唔……这家剑道馆的经营情况,似乎真的很不理想呢?!?br />
    武田信赖点了点头:“听下面的人说,诹访雄二先生,似乎就是为了能够继续经营剑道馆的缘故,所以才把菊千代做抵押,从丸传次郎那里借钱。嗯……根据我们的调查,诹访雄二昨天去了大阪,似乎是去找自己的好朋友借钱。目的,就是为了从丸传次郎手中赎回菊千代……”

    “这样啊?!?br />
    舒允文应声,然后和冢本数美、武田信赖一起走进了剑道馆里面。

    剑道馆门口安排有接待处,接待处是一个穿着剑道服饰的少女,微笑着问道:“诸位,你们好,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舒允文微微一笑:“你好。我们之前打过电话,要拜访贵馆的馆长,诹访雄二先生……”

    少女惊讶了一下,看向被冢本数美捧在手里面的盒子,然后又说道:“三位应该就是武田先生、舒先生、冢本女士吧?诹访馆长已经回来了,现在正在静室里面冥想,等待您三位的到来?!?br />
    说话的时候,少女从接待处走了出来,做了个“请”的手势:“三位,请走这边?!?br />
    接待处往里面,就是练习剑道的大教室。

    今天是星期六,所以有一些学员拿着木剑,彼此做着简单的练习。

    穿过剑道大教室,就是剑道馆的后院。走过走廊,少女领着三人走到了一间房间前,伸手轻轻敲了敲门:“馆长您好,今天约好要来拜访的三位客人已经到了?!?br />
    “请进?!狈考淅锎匆桓龅统恋纳?。

    少女拉开房门,静室里面,一个穿着剑道服、跪坐在地上的男人站起身来,向着门口走来,同时吩咐道:“美伢,请帮忙准备一些茶水,谢谢?!?br />
    “哈伊!”少女美伢弯腰应声,离开准备去了。

    “三位客人,请进来坐?!壁练眯鄱?。

    舒允文三人点了点头:“真是给您添麻烦了?!?br />
    同时,舒允文打量了几眼诹访雄二,确定这人应该是一个很厉害的???。

    难怪,他敢留着菊千代这种半成品的巫器。

    进入房间里面坐下,诹访雄二也没有问舒允文他们的身份,一双带着戾气的眯缝眼盯着冢本数美怀里的剑盒,忽然问道:“这个盒子里面,装着的,就是我们诹访家祖传的名刀,菊千代吗?”

    舒允文微笑着从冢本数美手里面接过了剑盒,把盒子打开,露出里面的菊千代:“没错,这应该就是您家中祖传的宝刀?!?br />
    诹访雄二低沉地“嗯”了一声,咬牙切齿道:“传次郎那个家伙,果然不值得相信……我明明已经跟他说好了今天还款,而且还凑到了钱,他居然、居然还……”

    说话的时候,诹访雄二身体在颤抖着,似乎在克制着什么。

    顿了顿,诹访雄二一下子向着舒允文跪伏行礼:“这位先生,请问,您能把菊千代再转给我吗?您如果有什么要求的话,我一定会做到的。不管是钱、是物,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舒允文单手抓起了菊千代,稳稳当当地放到了诹访雄二的跟前:“菊千代对你来说,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但对我来说,也不过就是一把供人欣赏的古董刀而已。如你所愿,我可以把菊千代再送还给您,只不过,我有一些问题,还请你认真回答?!?br />
    诹访雄二坐起身来,两眼中满是欣喜:“多谢您了,之前失礼,还未请教先生大名?!?br />
    “我叫舒允文,是一个除灵师;这两位是我的朋友,冢本数美、武田信赖?!笔嬖饰慕樯芰艘幌律砼缘娜?,然后直接问道:“诹访先生,我听闻,贵祖上是一位热衷于沙场杀戮的将士。请问,您的祖上除了这把菊千代外,还有给你们留下别的什么东西吗?嗯,只要是同一时期的东西,都算在内?!?br />
    “您是说,我家祖上吗?”诹访雄二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东西还有一些。不过,那些都应该是一些很普通的东西而已。唯一被我家祖上郑重传承下来的,就只有菊千代而已?!?br />
    还真有传下来的东西??!

    舒允文两眼一亮,立刻说道:“请问,诹访先生,那些东西,能让我看一下吗?”

    “当然可以?!壁练眯鄱阃?,“那些东西,就放在剑道馆的一间陈列室里面。您如果想看的话,随时可以?!?br />
    “那就麻烦你了,我现在就想看看?!笔嬖饰牧Φ?。

    诹访雄二闻言,愣了一下,立刻站起身来,手里还拿着菊千代:“如果您现在就想看的话,请跟我来?!?br />
    诹访雄二拉开静室的房门,领着舒允文他们到了一间独立的屋子前,伸手拉开了房门,打开了灯。

    房间内,摆放着一些玻璃柜子、架子,摆着着不少一看就知道有些年代的物品。

    诹访雄二先走进了房间里面,把手中的菊千代放到了正对着门的破旧武士铠甲的支架前,简单地介绍道:“这一副武士铠甲,也是我家祖上的的祖传物品。不过,有古董大家来仔细看过,似乎只是一副很普通的铠甲而已?!?br />
    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使出了阴阳眼,在陈列室内来回扫了两眼:“没错。这副铠甲,确实只是一副很普通的铠甲而已……”

    说话的时候,舒允文也在屋子里面仔细观察着每一件东西,最后目光落在了一块木头上,挪不开了。

    这块木头,木质上判断,应该只是普通的桃木,上面雕刻着一只古怪的眼睛,仿佛有着一种奇特摄人的力量。

    在舒允文的眼中,这块小桃木上,蕴含着一股股的阴气、鬼气。小桃木上有一个圆洞,原先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系着。现在,那个东西不见了,小桃木上的阴气、鬼气,就像是缺失了一块似的——

    这是一件巫器!一件残破的入门级巫器!

    而且,从那只古怪的眼睛判断,这应该是一个带有轻微通灵能力的巫器。至于效果,大概也就相当于一个加了恒定版的【鬼眼】巫器。

    不过,再怎么弱,那也是巫器啊。

    “诹访先生,请问,这块桃木是……”舒允文伸手拿起了小片桃木。

    诹访雄二走了过来,惊讶道:“您是说这个吗?这个,似乎是我祖上随身佩戴的护身符。据说,这是带有某个强大邪神力量的护身符……”

    邪神?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有问道:“这个护身符,应该还有一个捆绑的链子吧?请问那个链子现在在什么地方?”

    “链子?”诹访雄二愣了一下,“我记起来了,几个月前,我装菊千代的袋子链子断掉了,所以,我就把这个护身符上的珠链解了下来,系在了装菊千代的袋子上,之前,我拿着菊千代向丸传次郎借钱的时候,就是连袋子一起送过去的?!?br />
    “武田先生,菊千代在收购回来的时候,有带袋子吗?”舒允文扭头问。

    武田信赖立刻摇头:“并没有?!?br />
    “这么说来,那个袋子,还在丸传次郎那里了……”舒允文眯了眯眼,“谢谢你了,诹访先生,这个护身符,可以送给我吗?”

    “当然可以?!壁练眯鄱阃?。

    “真是多谢了。那就当我是拿菊千代换的吧?!?br />
    舒允文弯腰,告辞离开剑道馆,上了车以后,立刻让司机开往丸传次郎那里。

    路上有点堵车,车子过了一个多小时,便开到了丸传次郎家。

    一行人进了院子里面,才走过两侧布满矮灌丛的走廊,舒允文随意地一扭头,顺着灌木丛间的缝隙,在看到院子水塘边的两个人后,顿时呆了一下——

    小兰?柯南?

    这俩家伙怎么在这儿?

    “毛利同学,江户川小盆友?”舒允文惊讶地喊出声来。

    无聊地调~戏水塘中的鱼的小兰、柯南同时扭头,在看到舒允文的时候,也都呆了一下。

    “舒同学?你怎么会来这里?”小兰微笑地问道。

    至于柯南,上下打量了舒允文两眼:“允文哥哥你好?!?br />
    这家伙果然不再是大叔脸了吗?可恶!这张脸,居然要比他还帅!

    舒允文点了点头:“我来找丸传次郎先生有点事情……”

    不过,话没说完,舒允文忽然就停住了——

    等等!柯南这家伙,可是自带死神光环的??!他既然出现在了这里,那岂不是说……

    舒允文立刻开了【阴阳眼】,来回打量了两眼,果然在一个房间里面,看到有一些阴气、鬼气往外冒着。

    我勒个去!

    果然又特么死人了!

    “允文哥哥,你在看什么???”柯南小鬼好奇地问。

    舒允文呵呵笑了笑:“没什么……嗯,我只是想问问你,柯南小鬼头,你有感觉到吗?”

    “感觉到?什么?”柯南不明所以。

    舒允文嘴角抽抽着,继续说道:

    “就是案件的味道啦~!我一进来就感觉到了,那个房间里面,有人死掉了!”

    PS:正式引入案件,猜猜死者是谁~~

    另外,推荐一本老乡的书,《海贼王之我有英雄联盟》。喜欢海贼的可以去看看。

    话说,等我这本书写个五六年完本以后,我也要写海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