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

    “允文大人,请问桐人他……”武田信赖立刻起身,鞠躬的同时,恭恭敬敬地问道。

    舒允文微笑着起身:“把桐人送进来吧?!?br />
    “好的?!?br />
    武田信赖应声,扭头看向了身后的白大褂。那两个白大褂立刻转身,又走到了门外,大概半分钟后,一个医院里的活动床位推进了别墅内。

    舒允文起身,走到了桐人跟前,只见桐人安安静静地躺在床铺上,仿佛是在熟睡中似的。

    武田信赖、武田奈绪、铃木史郎、铃木朋子、园子等人也都起身,站在舒允文的身后,紧张地看着,期待着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武田信赖在舒允文身旁微微躬身,有些担心地问道:“允文大人,请问,接下来的还魂,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舒允文挥了挥手,随口道:“武田先生,请你放心,只是还魂而已,很简单的,而且也没有任何危险的?!?br />
    只是把一个离开身体的灵魂重新送回身体里面去而已,舒允文现在哪怕只是入门级别,也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有什么危险——事实上,这种暂时离开身体的灵魂,只要不是有别的灵魂占据了他的身体,时间足够的话,自己都能回到身体里面,只是重新和身体融合,耽搁的时间会更长一些罢了……

    嗯,也就是所谓的虚弱状态。

    “那……那就拜托允文大人了?!蔽涮镄爬涤锲?。

    舒允文笑了笑,扭头看向武田奈绪:“武田夫人,请你抱住你怀里面的桐人……也就是这只猫,不要让它乱动,可以吗?我要先把桐人的魂魄,从猫的身体里面摄出来?!?br />
    “哈伊!允文大人!”武田奈绪手臂颤了一下,连忙点头,紧紧地抱了一下桐人,然后也不管猫咪的身上到底有多脏,轻轻地亲吻了一下,“桐人,不要害怕,很快就会好的。妈妈我会一直陪着你的?!?br />
    桐人“喵喵”地轻声叫着,爪子在武田奈绪的衣服上挠了两下。

    舒允文微微一笑,继而口中念动起了巫咒,约莫十几秒钟后,舒允文口中一个“摄”字,便看到小猫的身上,桐人的灵魂似乎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撕扯似的,扭曲、变形着,从安吉拉的身上脱离而出,飞入了舒允文的手中,变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灵魂球。

    至于小猫安吉拉,在桐人的灵魂挣脱离体后,一动也不动,软趴在了武田奈绪的怀中,就像是彻底死掉了似的。

    “好了,武田夫人。桐人在小猫体内的灵魂,已经被我摄了出来,你可以把小猫放下了?!?br />
    舒允文把手中的灵魂球向众人展示了一下。

    武田信赖、武田奈绪、铃木一家看着舒允文手里面的灵魂球,只见灵魂球表面,桐人扭曲的脸孔来回翻腾着,仿佛想要从灵魂球内挣脱而出。

    园子看着这让人惊悚的一幕,两手握拳抱在胸前,心里面又开始诅咒柯南了——

    她真想让柯南小鬼亲眼看一下,然后再问一下柯南,这个大叔脸到底是不是巫师。这特么直接从猫咪的身体上,摄出了桐人的灵魂??!这是她亲眼所见,怎么可能是假的?

    催眠术?催眠术会有这么真实吗?!

    舒允文拿着灵魂球,快速地走到了桐人的身体旁边,然后抓着灵魂球,忽然一个用力,直接拍到了桐人的脑袋上。瞬息之间,桐人的灵魂球忽然炸开,在空中形成了一个桐人模样的虚影,又快速地窜进了桐人的身体里面。也就在同时,桐人一下子睁开双眼,嘴巴里面喊出“啊”的一声,然后又昏了过去。

    “桐人!”武田奈绪见状,赶紧向着桐人冲了过去。

    旁边的武田信赖大惊失色,大声吩咐道:“给我拦住她!不要让她打扰到允文大人!”

    武田信赖以前虽然并不相信鬼怪一类的东西,但也看过类似的影视剧。那些影视剧里面,这种时候,要是打扰到了施展法术的“大人”,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不可逆的悲剧……

    两个白大褂连忙拦住了武田奈绪,舒允文则微笑着摆了摆手:“武田先生,不必在意的。现在已经结束了,桐人的灵魂,已经回到他的身体上了?!?br />
    “已、已经结束了吗?”武田信赖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些难以置信。

    给人还魂,难道真的就这么简单吗?

    舒允文点头道:“对,已经结束了?!笔嬖饰乃底?,又扭头看向两个拦着武田奈绪的白大褂:“你们两个不用拦着武田夫人了。武田夫人想看的话,请随意?!?br />
    “哈伊!”两个白大褂连忙让开。

    武田奈绪快步走到了移动病床前,看着病床上的桐人,伸手轻轻抚摸着桐人的脸颊。

    武田信赖也看着桐人的身体,忽然问道:“允文大人,桐人他、他要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舒允文伸手指了指桐人体表、那一层薄薄的灵魂气息:“看到桐人身体表面的那些灵魂力量了吗?我虽然已经把桐人的灵魂送回了他的身体里面。不过,因为他的灵魂离开身体时间有点长,还需要一段时间融合。等他的身体与灵魂完全融合的时候,他就可以醒过来了?!?br />
    “那……允文大人,请问这个过程,需要多久?”武田信赖连忙追问。

    舒允文扫了一眼桐人的身体,随口道:“看现在的速度,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左右吧……”

    话落,舒允文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走到了客厅的电话前:“让你们现在走,你们也不见得放心,那就在这里等一个小时再走吧……我肚子饿了,要叫点东西吃,你们要吃吗?”

    “呃……”武田信赖愣了一下,连忙鞠躬道,“真是抱歉,这是我的失误,连准备晚餐的事情都忘记了。请您稍等片刻,我立刻让下面的人去准备……”

    “不用那么麻烦啦!”

    舒允文摆了摆手:“准备来、准备去的,还不知道得多长时间。这里附近有一家披萨还是很不错的,而且打了电话后,最多二十分钟就能送到。你们如果也要的话,我就多叫几个?!?br />
    “那……那就多谢允文大人了?!蔽涮镄爬档佬?,他们也确实有点饿了。

    舒允文打电话喊了外卖,又重新坐回了沙发跟前,拿起一包薯片打开,自顾自地吃着。

    吃到了半截,舒允文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从衣服兜里掏出了安吉拉的灵魂球,随手拍在了安吉拉的身上。顿时,只听安吉拉“喵”地叫了一声,又萎靡地趴在旁边,继续昏昏沉沉的。

    这只小猫咪,毕竟也是一个生灵嘛!

    说起来,安吉拉和桐人一样,都是倒霉催的,才有这种遭遇。

    桐人到了猫身上觉得不舒服,安吉拉到了人身上,也不见得多爽。

    园子这时候凑了过来,好奇地问舒允文道:“允文大人,请问,这样真的就可以了嘛?”

    园子这货已经很自觉地开始称呼“允文大人”了。

    舒允文往嘴巴里面扔了一块薯片:“放心啦!这样就可以的?!?br />
    “可是,我看电视、电影、漫画、小说里面,这种还魂仪式,似乎需要准备很多吧?”园子继续好奇地问着。

    说好的魔法阵呢?说好的法术辅助道具呢?说好拿出一小截就价值不菲的消耗性宝贝呢?

    怎么一样都没有啊魂淡~

    舒允文无语地翻了翻白眼:“你都说了,那些是在电视、电影里面看的,那当然就是假的喽~而且,我之前不是说过嘛,只是很简单的还魂而已,根本不需要做任何准备,直接来就可以了!”

    武田信赖也凑过来:“允文大人,真是抱歉,之前您在给桐人施法的时候,奈绪的反应有些过激了。如果有打扰到您的地方,还请见谅……”

    武田奈绪也向着舒允文鞠躬赔罪:“允文大人,非常抱歉?!?br />
    “我说了,没事的?!?br />
    几个人闲聊的时候,舒允文定的外卖披萨也终于送来了。

    一群人坐到了餐桌附近,成实把餐具拿来,等吃完饭后没多久,舒允文的目光又落到了桐人的身上,微微点了点头:“差不多了?!?br />
    桐人的体表,已经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灵魂气息,显然是完全恢复了才对。

    “那……桐人怎么还没醒过来?”武田奈绪紧张地问道。

    舒允文笑了笑:“应该只是在睡觉吧?”

    说话的时候,舒允文已经快步走到了移动病床前,抓着桐人的脑袋来回晃了两下,然后便看到桐人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看着周围。

    “桐人?”武田奈绪期待地开口,喊出了桐人的名字。

    她现在只怕桐人一张嘴,依旧还是“喵喵”的叫着——那样的话,她会崩溃的。

    桐人依旧一副迷迷瞪瞪的样子,但终于认出跟前人,轻声开口道:“妈妈……”

    “桐人!呜呜呜呜……桐人,太好了,你终于恢复了……”武田奈绪激动搂着桐人,眼角泪水滑落。

    武田信赖也在一旁揉了揉眼睛,铃木史郎、铃木朋子、园子也都送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桐人这个小家伙没事……那可真是太好了。

    舒允文又抬手看了看手表:“抱歉,虽然打扰你们了,但真的很不好意思。我还有很重要的修行任务要做,所以……有什么事情,咱们明天再聊?”

    舒允文开始赶人了——他还得赶紧修炼呢!

    武田信赖、铃木史郎他们都是一愣,不过旋即反应过来,立刻鞠躬赔罪:“抱歉,允文大人,真是打扰您了,我们这就离开?!?br />
    允文大人要修炼,他们哪里还敢打扰?

    “嗯?!笔嬖饰牡懔说阃?,把武田信赖他们送到了门口。

    武田信赖他们再度鞠躬,忽然开口问道:“允文大人,请问您的委托费……”

    “噢……这个啊?!笔嬖饰乃婵诘?,“具体费用,我现在已经不太管了。你们可以和松下君沟通一下,商量出一个双方都满意的价格……”

    “好的,允文大人?!?br />
    等武田信赖他们走人后,舒允文吩咐成实锁门,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面,口中念动着巫咒,【审判】法术下,一股股灵魂力量被舒允文吸入了口中……

    ……

    白马家。

    白马探回到了家中,管家老婆婆立刻走了过去:“少爷,你回来了?!?br />
    “麻烦你了,婆婆?!卑茁硖轿⑿ψ诺懔说阃?,换了鞋,走进了屋子里面。

    “少爷吃过东西了吗?真是抱歉,今天因为一点私事,所以,没有去接你……”管家婆婆接过了白马探脱掉的外套。

    白马探道:“没事的,我在外面已经吃过东西了。另外,今晚的功课有点多,我得先做功课了?!?br />
    “好的,少爷?!?br />
    白马探向着自己房间走着,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想起了自己今天在米花町那里看到的情况:“对了,管家婆婆,你知道武田财团的武田先生吧?他们家最近有发生什么事情吗?”

    “少爷问的是……武田信赖先生吗?嗯,说起来,听说武田先生的孙子,好像得了什么怪病,觉得自己是一只猫,咬人、挠人什么的……”管家婆婆回答。

    “猫吗?”白马探愣了一下,立刻就想到了在街道上,那只被武田奈绪、武田信赖先后抱着的杂色猫,“管家婆婆,您知道不知道,武田先生家的孙子,叫什么名字?”

    “那位小少爷吗?他的名字,好像是叫桐人吧……”

    桐人?

    白马探一瞬间,只觉得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记得,当初武田信赖、武田奈绪喊那只猫的名字,似乎……也叫桐人!

    而且,武田奈绪似乎还说什么,“那不是猫,是她的儿子”……

    难道说,那只猫就是……

    八嘎!怎么可能?!

    ……

    几辆豪华的汽车,先继开入了武田家的大宅院。

    车上,园子、武田信赖、铃木史郎、铃木朋子,还有抱着睡着的桐人的武田奈绪快步地走进了别墅楼里面。

    “史郎,以你看,我们支付给允文大人的报酬,十亿日元如何?”沙发上,武田信赖问道。

    铃木史郎点了点头:“可以的。另外,允文大人家里面的摆设,也有些陈旧了,就由我们铃木财团负责更换一下吧?!?br />
    两个人看似在商量着报酬,实际上,却是在想方设法地交好舒允文,与舒允文建立良好的关系。

    武田信赖又说道:“对了,听说克勤除灵事务所,似乎还承接咨询业务。我们武田财团,打算聘请克勤除灵事务所为我们武田财团的特殊顾问合作伙伴……”

    “我们铃木家也一样?!绷迥臼防傻懔说阃?,“价格的话,年费五亿日元?!?br />
    两个人商量着,决定了一些事情后,武田信赖又叹息一声:“可惜了,我们与允文大人这种靠着钱财来维持的关系,终究还是显得薄弱了一些。如果要是有别的办法的话……”

    铃木史郎、铃木朋子彼此对视一眼,然后不由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园子。

    园子被铃木夫妇的眼神吓了一跳:“爸爸、妈妈,你们想干什么?”

    铃木史郎和铃木朋子微笑着,铃木史郎问道:“园子,你和允文大人,是同班同学吧?”

    “允文大人,似乎有个关系很不错的女性朋友?”铃木朋子在旁边问着。

    “园子,我相信,以你的魅力,一定可以把允文大人从他的那个女性朋友那里抢过来的吧?”

    “园子,我们身为父母,都觉得你和允文大人还是很般配的?!?br />
    “……啊咧咧?!”园子听着铃木夫妇把话说完,顿时明白了什么……

    联姻!

    铃木史郎和铃木朋子,想利用她和舒允文联姻!

    如果舒允文要是和园子结婚的话,那就相当于和铃木家建立了最牢固的“合作”关系。

    只不过,那个大叔脸虽然很神秘、很厉害,但根本就不是她园子大小姐的菜好不好?

    她园子大小姐,只喜欢帅!哥!

    超!级!大!帅!哥!

    另外,舒允文正在交往中的对象,是冢本数美好不好?

    别看冢本数美在舒允文面前柔柔弱弱的,好像只要一阵风就能吹倒,但整个帝丹高中谁不知道,冢本数美,那根本就是十二星加强版的小兰??!

    老爸、老妈,你们这是要给我发布一个史诗级的撬墙角任务吗?!

    ……

    夜,三点钟。

    舒允文的卧室里面。

    房间之内,温度似乎有些偏冷,舒允文穿着睡衣,身周不到十公分的地方,悬浮着一层鬼气、阴气。

    舒允文口鼻呼吸着,身周的鬼气、阴气随着口鼻呼吸进入体内,然后再喷涌而出,继续在身周盘旋着。气流中,舒允文的睡衣、发丝,似乎也随之而动。

    约莫十几分钟过去,忽然间,只见舒允文口鼻不断吸气,身周所有的鬼气、阴气都被他吸入了身体里面,额头随着鬼气、阴气地涌入,居然微微鼓了起来。

    几秒钟后,舒允文额头上淡蓝色光芒一闪而逝,紧接着,只见舒允文的脸,就像是被吹风机鼓动似的,胀起来、又落下。

    时间过去半个小时,一切平息,舒允文睁开双眼,脸上挂着笑容:“初级巫师啊……这辈子,可要比上辈子容易太多了?!?br />
    上一辈子,为了能够达到初级巫师,舒允文付出的努力,着实不小呢~

    伸手摸了摸脸,舒允文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连拖鞋也没有穿就跳下了床,打开了卧室里面的大灯,然后凑到了卧室的镜子跟前,照了照。瞬间,舒允文有种内牛满面的感脚。

    镜子里面,终于不再是一个年过四十、露出苍老之相的中年大叔,而是一个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青年帅哥——

    他的这张脸,终于变回来啦!

    拉过凳子,舒允文自恋地坐在镜子前,照了足足有五分钟,然后伸手摸了摸下巴——

    这张脸,简直太帅了,比洗衣机,还有昨天晚上遇到过的快斗、白马探还要帅气,绝对能迷倒万千少女的那种。

    妈蛋~~好想改名??!

    要不以后对外自我介绍,直接用英文名字算了,就叫沃德天·维森陌·拉磨帅·帅德·布耀布耀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