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

    下午放学后,学校的鞋柜前。

    舒允文换好了鞋子,快步地向着学校外走去。

    等舒允文走远了,会泽荣介那家伙凑到了站在一起的小兰和园子跟前:“喂,铃木啊,你中午的时候,是不是得罪舒同学了?看你好像很倒霉的样子,是不是舒同学也给你下诅咒了?”

    一听“诅咒”这两个字,园子大小姐顿时变身园子大魔王,怒吼道:“魂淡~什么诅咒不诅咒的?我园子大小姐,怎么可能会被那个家伙下诅咒?!”

    “可是……”会泽荣介瞬间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我看你明明很倒霉的样子。毕竟,说起来的话,咱们班里面被诅咒过的,也只有你和我两个嘛……”

    “哼!反正我绝对没有被诅咒过!”园子哼哼了一声,先跑了出去。

    小兰见状,连忙向会泽荣介道歉:“真是抱歉了,会泽同学,园子她的心情好像并不太好?!?br />
    “没、没事的?!?br />
    小兰追了出去,很快到了校门口,只见园子在学校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等她站到园子身旁的时候,正巧看到舒允文坐上了车,离开的样子。

    “小兰,你说……这个家伙,真的会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吗?”园子忽然开口问道。

    小兰笑着歪了歪头:“这个……我觉得,我们最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是嘛?毕竟,允文??墒钦娴木幸患页槭挛袼?,而且还是社长哦……”

    “哼!一个奇怪的大叔脸!”园子又吐槽了一句。

    ……

    晚上,从除灵事务所回来后,舒允文走到了家门前的时候,门自动打开。

    “麻烦你了,成实?!?br />
    自从有了成实以后,每次进出门,连钥匙都不用拿了。

    舒允文走进了家里面,舒服地往沙发上一靠,没过多久,旁边的水壶凭空飘了起来,倒了一杯水,递到了舒允文的跟前。

    “谢谢你了,成实?!?br />
    舒允文端起水,喝了两口,和成实说了一会话,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钟,不由得打了个哈欠,和成实道别一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卧室里面,床铺已经被成实铺好——这位伪娘医生,现在好像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女仆……啊呸!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仆人一样。

    懒得开灯,舒允文拉开被褥,刚刚脱掉上衣外套,忽然间,却觉得房间里好像有一股冷风吹过。

    皱了皱眉头,舒允文扭头看向窗户的位置,却发现窗帘被风吹拂、来回飘动着。玻璃窗似乎开了一道微小的缝隙,透过外面的光线照射,可以看到地面上有一个人的影子。

    有人站在外面!

    舒允文眯了眯眼,口中忽然念动起了巫咒,又伸手拿起了旁边的外套。

    另外一侧的房间里面,成实才刚刚进入《天?!防锩?,紧接着便感应到了舒允文的召唤,整个人燃烧着绿色的火焰,巨大的恶魔从《天?!分姓跬讯?,瞬间穿过了旁边的墙壁,留下一片焦痕。

    口中,巫咒念完,舒允文念头一动,一个【鬼巫术·霉运随身】就向着窗外飞去。然后,舒允文感觉到巫术命中目标后,顿时轻松了不少:

    “外面的朋友,大半夜的,偷偷摸摸地出现在我家窗外的阳台上,你就不怕我报警吗?”

    “蹬”的一声。

    窗外传来声响,然后响起轻微地脚步,伴随着“嘎吱”一声,窗户门被人推开,紧接着,只见一个浑身上下一身白的家伙走了进来。

    白色的西服、白色帽子、白色的披风、白色的鞋子、白色的手套……

    看到这一身孝的打扮,舒允文愣了愣——

    我勒个去!怎么是这个家伙?

    “夜色之下,冒昧前来打扰,如果要是惊扰到了您,还请您多多见谅……”来人微微弯腰,做了一个绅士礼,“至于我的名字,您可以称呼我为月光下优雅的绅士魔术师……”

    “绅士个毛线啊绅士!谁家绅士没事干大半夜地随随便便闯进别人的房间里面?”舒允文都没听着家伙把话说完,直接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好啦!我知道你是谁,怪盗基德对不对?没什么事的话,赶紧给我走人啦!现在大半夜的,我忙活了一整天了,赶着要睡觉啦……”

    没错,舒允文跟前的家伙,不是别人,正是怪盗基德!

    舒允文本来还有点担心,从外面走进来的是黑衣组织之类的,说不得会有点儿麻烦,没想到居然是这个家伙……怪盗基德在舒允文的眼里面,根本就是一个没有一丢丢威胁的小绵羊。

    “哎?”怪盗基德看到舒允文的反应,一脸地懵逼。

    要知道,他可是全世界都赫赫有名的大盗哎!

    按照正常人的反应,见到了他这位月光下魔术师,要么是惊恐得想要报警,要么冲到他跟前跪舔要签名……这个一见面就哄他走的反应,是不是太奇怪了一点?

    舒允文又把外套扔下,同时扭头看了看旁边,开口道:“好啦,成实,这个家伙没什么威胁的,不用担心?!?br />
    怪盗基德再次懵逼,扭头在房间里面来回扫了两眼——

    他在和谁说话?房间里面,除了他们两个,好像没有别的人??!

    “你还不走吗?”舒允文又看向怪盗基德。

    怪盗基德轻咳一声,然后又恢复了一副优雅的模样:“舒先生,既然您已经知晓我的身份,那我便有话直说了。今日我冒昧前来,其实是想就您之前曾诬陷于我的事情,做一个了结……”

    “诬陷?”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反应了过来。

    对哦~他当初缺钱的时候,盯上了那货意大利强盗集团抢走的一万五千枚枫叶金币。在偷走枫叶金币后,舒允文玩笑心起,就顺手留了一张怪盗基德的卡片。

    舒允文和警方关系不错,也打听了一下案情,貌似警方那边已经排除了怪盗基德作案的嫌疑,而且还另外假想出了一个神秘的盗窃集团“X”——因为,他们根本破解不了如何在不留下脚印的情况下,取走金币,并且还把金币替换成了一堆鹅卵石。

    事实上,警方内部已经把这件案子,认定成悬案……

    舒允文撇了撇嘴:“拜托!你到底有多闲??!当初只是一个玩笑,懂不懂???一个玩笑!现在警方内部,根本没有把这件案子栽到你身上的意思。所以,赶紧走人啦!大家明天都得上学的,大半夜的不睡觉来我家装~逼,有个什么意思?”

    说话的时候,舒允文直接动手,伸手推着怪盗基德往窗户外走。

    “哎哎哎???!”怪盗基德再度懵逼了。

    妈蛋!这家伙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按道理来说,被揭穿的犯案事实后,不是应该惊慌失措的吗?

    还有,他当然知道,警方根本没有把这个案子栽到他的身上??墒?,青子那家伙却因为这个案子,在他耳边整整念叨了一个礼拜,大骂基德是坏蛋啊啊啊啊啊~

    眼看着就要被推出窗外了,怪盗基德脸色一正,忽然一个跳跃,站立在了窗台外的护栏上:“即便是如此,您对我的名誉还是造成了极大的损害。所以……”

    怪盗基德忽然拿出魔术纸牌手枪,瞄准了舒允文的位置:“接下来,我会将那些金币藏在你家里面,然后通知警方来取,但愿你能向警方解释得清楚……”

    “嗖”的一声,怪盗基德开枪的同时,又快速一只手伸向背后,从白色的风衣下拿出了一大包金币。

    不过……

    舒允文看看地上的卡片,又看看手里面捧着一大包金币的怪盗基德,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

    “……”

    “不对??!我发出去的明明是闪光弹好不好?怎么会没反应呐?~”怪盗基德看看手里面捧着的金币……

    他今天下午,偷偷地潜入了舒允文家的别墅里面,辛辛苦苦忙活了老半天,才在这个房间里面制造了一个隐藏暗格,打算把金币藏在那个暗格里面的??墒?,现在闪光弹根本就没起作用,难道要让他就这么光明正大地把金币放进那个暗格里面嘛~~

    怪盗基德当然不会想到,舒允文在他的身上下了【霉运随身】,接下来的一天内,他的运气会很差。

    “……你还真把这些社团卖出去的金币都偷回来了?你到底有多闲??!”舒允文无语地看着怪盗基德。

    “算啦!我没空搭理你,别再烦我了,就这样?!笔嬖饰淖叩酱扒?,关窗户的同时,向着手里面提着金币的怪盗基德低声道,“金币的事,反正警方也没怀疑到你的身上,就当我跟你开玩笑了!你要是继续抓着不放的话,可别怪我将你的真实身份说出去哦,江古田高中二年级B班的黑羽快斗同学!”

    听到舒允文这话,基德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个家伙,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的?

    正在愣神的时候,舒允文已经关住了窗户门,基德还想再说什么,不过却忽然一个脚滑,整个人向着后面栽了下去。

    “哎哎哎哎~”

    怪盗基德连忙打开了滑翔翼,不过今晚滑翔翼似乎也不太好使的样子,来回歪歪扭扭的,最后一头撞到了舒允文家隔壁邻居的围墙上。至于他手里面提着的金币,在他打开滑翔翼的时候,就顺手丢在了舒允文的窗台外面。

    舒允文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又拉开了窗户门,大声地问道:“死了没?”

    “呵呵呵……”舒允文邻居墙角下,怪盗基德一脸郁闷。

    今晚的行动,好不顺利??!

    “妈妈!妈妈!基德!基德刚才飞到我们家里面了!”这时候,只听隔壁那家,还传来了一个小孩的声音。

    顿时,基德也顾不得浑身酸疼,连忙爬了起来,伸手扔了一个东西,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基德风中凌乱——

    说好的烟雾弹呢?

    不过,这时候他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急匆匆地翻过围墙,快速地向着助手、寺井黄之助停车的位置跑去。

    “哎呀~”基德一步没跑对,有特么摔了一跤。

    窗台这边,舒允文看着基德跑得没影儿了,翻了翻白眼,又低头看看快斗留下来的那个包裹。

    让成实把包裹打开,舒允文看看里面装得满满的金币,嘴角抽抽了两下,拿起床头的电话,给松下平三郎打了电话过去。

    “是松下君吗?”

    “允文大人,是我?!?br />
    “那什么,之前你卖枫叶金币的人,还能找到吧?”

    “当然。允文大人,是出了什么麻烦吗?”

    “麻烦倒是没什么?!笔嬖饰目戳丝吹厣系慕鸨?,“是这样的,刚才怪盗基德来了一趟,又把金币给咱们送回来了。这不,我留着金币也没什么用,要不……咱再卖一遍?”

    “……”松下平三郎那边无语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

    PS:我就是这么喜欢坑快斗……喜欢快斗的人,你们有本事来咬我啊~~来啊来啊~~

    PS2:咳咳……上面那个PS不是我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