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允文家外面的垃圾回收点。

    往外三米的范围内,都被警方竖起了“立入禁止”的牌子,周围停了六辆警车,车顶警灯闪烁着,旁边还有一些围观群众。

    一辆警车前,目暮警官伸手按了一下头上的帽子,表情肃穆,向着舒允文道谢道:“允文桑,非常感谢您对我们警方工作的支持?!?br />
    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低头看了看手里面的那个灵魂球:“目暮警官,请问,关于这次的案件,我能帮到什么忙吗?”

    在舒允文的手中,是一个没有神智的新生鬼的灵魂球。

    这个灵魂,是一个大概六七岁大的小女孩,而他的这种情况,可以肯定,绝对是被杀掉的,而且还是最残忍的那种手段!

    那两个装着尸体的垃圾袋里面,经过鉴识官的拼凑,拼起了一具完整的尸体。小女孩的头、手臂、双腿都被切割开来,然后被焚烧后,装进了垃圾袋里面,丢弃到了这里——可以肯定,这个小女孩死前,绝对是被狠狠折磨,而且不是被烧死以后才分尸。

    如果这个小女孩是烧死的话,灵魂根本不可能留下来。

    有成实这样一个能在火焰中存活下来的火行鬼已经很不容易了,这要是再遇到一个,几率真的比中彩票还小。而且,如果这个小女孩在成了火行鬼的话,体表肯定也会有鬼火燃烧,事实上,舒允文开了【鬼眼】,看到这个小女孩鬼魂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她体表的鬼火。

    目暮警官“嗯”了一声,然后沉声道:“允文桑,您能说一下,您发现尸体时的情况吗?”

    舒允文点头道:“那是在晚上十点出头的时候,我想起家里面还堆着一些垃圾没有丢掉,所以就整理了一下,拿垃圾出来丢,顺便重新摆放了一下垃圾回收点的垃圾,没想到在我摆弄的时候,就发现两个垃圾袋子里的东西有古怪……之后,我就给目暮警官您打电话报警了?!?br />
    “嗯……”目暮警官点了点头,并没有觉得舒允文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旁边一位鉴识官忽然开口道:“目暮警官,装尸体的垃圾袋上有发现指纹!”

    目暮警官立刻扭头看向舒允文:“允文桑,能请您配合,采集一下你的指纹吗?当然,我们并不是在怀疑你,只是为了方便和嫌疑人的指纹进行区分……”

    “呃……”舒允文愣了一下,他根本就没有碰过那两个垃圾袋好不好,“目暮警官,不用这么麻烦的。事实上,我在碰那两个垃圾袋的时候,是戴着手套的?!?br />
    “这样??!”目暮警官微微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戴着手套丢垃圾,这事很常见的。

    这时候,高木涉快步走到了目暮警官身旁,小声道:“目暮警官,死者的脸部被彻底烧毁,双手无法采集到指纹,因为被烧焦的缘故,可能连DNA也无法提取,所以暂时无法与报绑架的几位受害者进行比对。不过,佐藤警官刚才发现死者上颚有两个龋齿,或许可以藉此确认身份。另外,这一次的案件,还有作案手法,如果没错的话,应该和上周五发生的那件案子是同一人做的……”

    目暮警官冷着脸听着,然后嘴里面忽然骂道:“……八嘎!该死的凶手!八嘎呀路!”

    身为警察,虽然见多了这一类的事情,但这次的案子,还是让目暮警官忍不住骂出声来。犯下这种案子的人,简直该死,应该直接千刀万剐!

    这被杀害的,是儿童!是年纪不超过十岁的儿童!

    舒允文皱了皱眉头,看向不远处记录着什么的登米,问道:“登米刑事,死亡时间确定了吗?”

    登米刑事愣了一下,然后直接摇头道:“没有。因为尸体被焚烧过的缘故,所以常规手段无法推断出死亡时……”

    “死亡时间是在四个小时以前?!笔嬖饰闹苯痈隽硕涎?。

    别的他不敢说,看新生鬼的样子,判断死亡时间,他真的挺擅长的。

    “嗯?允文桑,你有什么依据吗?”目暮警官连忙问道,“你是不是有发现什么重要的线索?”

    “没有?!笔嬖饰囊×艘⊥?,“不过,我的感觉,死亡时间应该就在四个小时之前。另外,凶手应该是在故意挑衅警方吧?”

    “???”目暮警官无奈,然后说道,“允文桑,推断死亡时间这种事,还是需要证据的?!倍倭硕?,目暮警官又说道:“至于我们警方的调查进度,很抱歉,我无法告诉您?!?br />
    舒允文低头看了看手里面的灵魂球:“目暮警官,真的不能告诉我吗?您知道的,我是这次被害者的第一发现人。虽然不知道凶手的动机是什么,但是残害一个儿童的行为,绝对是人神共愤。我的能力,目暮警官您是知道的。如果可以的话,请您把案情告诉我,我会用尽全力,抓住可恶的凶手!”

    目暮警官盯着舒允文,表情肃穆,并不开口。

    舒允文又继续说道:“目暮警官,刚才高木警官说的话,我也听到了。上周五的时候,发生过类似的案子,很有可能是同样的凶手,对吗?这也就是说,凶手还有可能继续犯案,对不对?要是我能知道相关案情的话,或许就能早一步找到凶手,就有可能挽救其他即将被侵犯的无辜孩子。所以,请您务必告诉我相关案情!”

    舒允文手中的这个灵魂球,绝对属于无辜被杀害的那种。既然舒允文要吸收掉她的灵魂,帮她找出凶手报仇,也是舒允文应该做的!

    哪怕,只为了心安。

    “嗯……”目暮警官忽然拉开了警车的车门,坐了进去。

    舒允文脸上表情一喜,立刻跟着一起坐了进去。目暮警官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才说道:“允文桑,我今天和你说的案情,不论如何,请您务必对媒体记者保密。如果要是泄漏出去的话,恐怕会有大~麻烦?!?br />
    顿了顿,目暮警官又继续说道:“事实上,今天的这名被害人,是第三名受害者?!?br />
    舒允文皱了皱眉头:“那高木警官之前说的,上周五的案子……”

    “那一次的死者,是第二名受害者。至于第一名受害者,是在两年前出现的。两年前,三月二十号,我们警方接到了报案,说家中六岁大的女儿被绑架了,绑匪勒索一千万日元。我们警方立刻展开了行动,经过部署后,终于在绑匪取赎金的时候把他们堵在了车里?!?br />
    “当时车子里面一共有两个人,都戴着面具,司机开车撞开警方的人,想要逃走。无奈之下,我们开了枪,虽然击毙了其中一名绑匪,但另外一个人却也趁机逃走。之后不久,我们警方就收到了绑匪的电话,告诉我们,他一定会报复的,然后,几天后,在报警那家人的门口,发现了两个包裹,里面有被分尸的女孩尸体?!?br />
    “嗯……”舒允文表情冷漠。

    目暮警官又继续说道:“那件案子当初引起了广泛关注,我们警方认真调查了许久,虽然查明了那个死者的身份,但却无法找到他的同伴,甚至于连长相都不知道。时间过去了两年,我们本来以为,那个绑匪偃旗息鼓了,没想到,他居然又跳出来犯案。而且,这一次,他也不是为了赎金,只是为了报复!”

    “只是为了报复吗?”舒允文问道。

    目暮警官点头:“没错,只是为了报复。上周五的案子,被绑架的女孩武村孝子,六岁,她的父母为了孩子的安全,并没有报警,筹够了赎金后,到了指定交付赎金的地方,却没有任何人去取。反倒是没过多久,家里面接到了来自绑匪的电话,称武村孝子已经被杀掉了,丢弃在某个垃圾回收点。一样,被杀后分尸?!?br />
    “我们警方进行了现场取证,现在得到的证据,可以确定绑匪至少有两人,而且就是两年前的那一伙绑匪!”

    “你们怎么确定的?”舒允文眯着眼睛问道。

    目暮警官道:“指纹。他们故意在装着武村孝子尸体的纸袋外面,留下了沾着血的指纹。经鉴定,那和两年前我们从绑匪车内采集到的指纹相吻合,就是同样的人没错。而且,从他们的行为判断,他们故意勒索赎金,只是为了吸引我们警方注意。他们,是在向我们挑衅!”

    “……”

    舒允文沉默。

    这是一伙为了杀人而杀人的疯子??!

    “目暮警官,请问今天有人报绑架吗?”舒允文问道。

    目暮警官摇头:“有六起,但年龄上并不相符。不过,按照他们的犯案行为推测,他们既然杀掉了受害者,现在或许已经打电话通知了受害者的父母……毕竟,他们真正的目标,在与挑衅、报复我们警方!如果尸体一直没人发现的话,自然也达不到他们的目的?!?br />
    目暮警官正说着,忽然间,只见高木警官在外面敲了敲窗户:“目暮警官,外面有一对夫妻,他们两个说,他们的女儿被绑架了,刚才接到绑匪电话说,他们的女儿被杀害,然后丢弃在这里的垃圾回收点里面……”

    目暮警官闻言,伸手按了一下帽子,走下了车。

    舒允文也跟着下车,然后便看到一对中年夫妻满脸焦急、害怕,拉着周围的警察问着什么。

    目暮警官走上前去:“你们好,我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目暮,这里的负责人。我们确实在垃圾回收点里发现了一具儿童尸体,但是面容已经无法辨认。请问,你们女儿上颚牙齿,有龋齿吗?”

    “有、有两颗……”中年女人说话的时候,已经知道目暮警官这么问的含义,哭出声来,“奈奈子!奈奈子、不要离开妈妈……八嘎!八嘎!八嘎!你们警方都是笨蛋吗?怎么会容忍这么凶残的犯人存在?你们都是一群废物!废物!”

    中年女人说话的时候,像是泼妇似的在目暮警官的身上踢打着。目暮警官沉默无语,任由中年女人发泄,周围的警察也无人上前阻拦。中年女人打了十几下后,就像是丧失了所有的力气似的,颓然倒在地上,表情无助,“呜呜”哭泣着,像是鬼号。

    “对不起?!蹦磕壕倩褂兄芪У木煲煌淼狼?。

    中年男人克制着,但眼泪也止不住地留着。

    舒允文走上前去,问道:“请问,你身上有您女儿的照片吗?”

    “有的?!敝心昴腥四艘话蚜成系睦崴?,从衣服兜里掏出一张照片,“……这是我女儿的照片?!?br />
    舒允文接过去,扫了一眼,就确定和自己手里面的灵魂球是同一个人:“很漂亮的一个女孩?!?br />
    “是吗?我也这样认为。奈奈子,她是最可爱的天使,对吗?”中年男人眼泪划过脸颊。

    “对的,她是最可爱的天使?!?br />
    舒允文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灵魂球。

    我一定会帮你抓住凶手。

    一定!

    PS:本来只想写两千字,没想到写起来就停不下来。

    PS2:没错,就是步美被绑架了那个案子。

    PS3:我把这个案子稍微延伸一下,貌似也是不错的……

    PS4:泪点低的别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