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月影岛开往东京的渡轮上。

    这正是清晨时候,天气很不错,扑面而来的海风带着一股咸味儿。

    毛利大叔、小兰、柯南、舒允文都站在甲板上,靠着栏杆。小兰、柯南都是一脸的冷漠,遥望着远处仿佛无边无际的海洋,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至于毛利大叔,看上去有些垂头丧气;舒允文也看向远处,脸上带着笑意。

    “啊啊啊阿嚏~~”毛利大叔再度打了个喷嚏。

    小兰扭头看向毛利大叔:“爸爸,你该不会又感冒了吧?”

    毛利大叔立刻挥舞着拳头:“笨蛋!我可是赫赫有名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哎,怎么可能会感冒?!”

    小兰翻了翻白眼——

    名侦探和不感冒有一毛钱关系吗?

    “你最好注意一下身体!都是一把老骨头了,万一要是病倒了的话,小心我撂挑子哦!”小兰威胁。

    毛利大叔道:“喂!这是你一个身为女儿的应该说的话吗?”

    “哼!”小兰轻哼了一声,听到渡轮的另外一侧传来声音,看了过去,顿时“啊”了一声。

    “嗯?怎么了吗?小兰?”毛利大叔问。

    小兰收回了眼,摇了摇头,勉强笑着说道:“没什么啦!只是那边那个女人,她的背影,和成实医生很像呢……”

    小兰话音一落,舒允文、柯南、毛利大叔都扭头看了过去。

    果然,在轮渡的另外一侧,一个女人穿着黑色的紧身衣服,正和朋友在说着话。如果只是从背后看的话,那纤细的身影还有差不多的身高、发型,确实就像是看到了另外一个成实医生一样。

    “笨蛋……可以肯定,成实医生已经死掉了,就在昨晚那一场他自己点燃的大火中。鉴识人员从死者的牙齿治疗痕迹、DNA各方面比对过了,死掉的就是成实医生,没错的?!泵笫逅祷暗氖焙?,从衣服兜里面掏出了香烟,给自己点了一根。

    别看毛利大叔表面上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实际上,成实医生的死,对他还是有着很深的触动的。

    虽然,成实医生犯下的是连杀三个人这种恶行,但要是真的说起来,他也不过就是一个悲哀的可怜人罢了。而且,成实医生犯下三起杀人案的罪行,已经被警方定案。

    成实医生自己留在月影岛诊疗所里面三件证据,都是唯有凶手才能从死者身上拿到的。第一个是川岛英夫死前衬衣上弄下来的纽扣大小布头;第二个是沾有黑岩村长血迹的手帕;第三个则是那个里面有剧毒乌~头碱的注射器——西本健的死因,可以确定,是中毒而死。

    成实医生为了让西本健死的慢一些,乌~头碱是喷入西本健的口腔内,而不是直接注射入体内。

    而且,在之后的搜索中,警方还从成实医生的办公室里面,发现了十几份缺字的报纸。警方从舒允文、毛利大叔这里要走了那两份委托信,经过一一比对后,警方认定,寄给他们委托信的,也是成实医生。至于具体的用意,警方暂时还没有分析出来……

    “爸爸!你个笨蛋!笨蛋!笨蛋!”小兰连续骂了毛利大叔几声。

    毛利大叔用力抽了口烟,懒得理会,毛利大叔又看向舒允文道:“对了,允文桑,听说目暮警官手里面那份贩~毒集团的所有参与人名单,是您靠着蛛丝马迹,推理出来的吗?啧啧,那可真是了不得。没想到,这次目暮警官他们居然会在月影岛上破获这样一个大案……”

    “爸爸!目暮警官不是说过,这件事情得保密的嘛!”小兰扯了一下毛利大叔。

    毛利大叔愣了一下,然后挠了挠头:“哈哈哈~也是啊……对了,我有点口渴了,要去喝点东西,回头见??!”

    “喝东西?”小兰顿时想到了一种饮料,“爸爸!你不是要去喝酒吧?真是的!现在是早上哎!大早上的,还是在船上喝酒,万一要是和多了,我可不管你哦!”

    “哈哈哈……我当然不会大早上喝酒了……”毛利大叔连忙解释。

    小兰大声道:“你早上就喝的烂醉的例子,难道还少吗?不行,我得看着你!”

    “哎,你这个女儿,真是的……”

    毛利大叔和小兰走开了,柯南站在舒允文身旁,忽然开口:“喂,你应该早就知道成实医生是凶手的吧?”

    “嗯?”舒允文愣了一下,随口道,“怎么可能?”

    这种事情,他怎么能承认嘛!

    “你也不知道吗?”柯南忽然坐下,靠着护栏有点失望。

    柯南心中现在认定,舒允文是一个比他还要厉害的侦探,要不然肯定没办法总是早他一步,推理出凶手是谁。

    不过,舒允文不承认他早就发现了凶手是成实医生,柯南倒也没有多怀疑。

    毕竟,川岛英夫和黑岩村长的两起命案,除了那两张乐谱,现场根本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证据,反倒是各自把凶手指向了别的方向。如果不是柯南解读出了乐谱上的含义,哪怕警察最后怀疑到了成实医生的身上,也没什么卵用。

    他洗衣机既然一无所获,要说舒允文就真的有所发现,洗衣机也不信啊~

    “你的推理能力明明比我厉害那么多。如果、如果我们能够早一步发现成实医生是凶手的话,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人死了,成实医生最后也不会自杀……”柯南嘀咕着。

    舒允文笑了笑:“成实医生的自杀,确实不应该。不过,川岛英夫、黑岩村长、西本健这些人,哪怕是被杀了,我也没觉得怎么样……这些人,本来就该死!”

    “一个人犯下了罪行,到底该不该死,这是只有法律才能认定的,不是某个人说了算的?!笨履隙嬖饰囊桓霭籽?,“一个侦探,如果轻易就让自己的理智被情绪所左右的话,那推理的内容,很有可能会失真的哦~”

    “我早就说过了,我又不是侦探,我是个除灵师!”舒允文强调了一下自己的职业。

    柯南道:“少来,你就是一个靠着厉害的推理能力,伪装的好像有什么通灵能力一样的家伙。其实,你也就是一个手段高明一些骗子而已。不过,念在你能帮别人解决他们的困扰,我就不揭穿你了……”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老子懒得跟你继续说了!

    顿了顿,柯南又继续说道:“说起来,在看到那两封委托信的时候,我就察觉有问题。那两封委托信,当时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杀人预告一样。如果,我们要是能早一步推理出成实医生就是给我们寄委托信的人的话,或许也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br />
    舒允文愣了一下,叹息一声,然后点了点头:“是啊……”

    一瞬间,那两封委托信的内容,又出现在了舒允文的脑海中。

    “尊敬的允文大人:鄙人麻生圭二,众人口目之恶灵,将取邪恶之人灵魂,若有强大的除灵师,请您净化所有邪恶之灵。恶灵麻生圭二?!?br />
    “名侦探毛利先生:下一个月圆之夜,在月影岛上,将会再次有影子开始消失,请您前往调查原因。麻生圭二?!?br />
    柯南在最初看到两封委托信的时候,只是感觉像是杀人预告似的。

    而舒允文可不一样。

    他打从一开始,就知道成实医生是寄信的人,而且心怀杀机。所以,他能从两封委托信中,感觉到成实医生心中的挣扎。

    就如同他之前所分析的一样。

    寄给他的那封委托信,是饱含杀意的邪恶一面;寄给毛利大叔的那一封委托信,是他善良的一面,希望有人来阻止他杀人。

    舒允文当初只以为,成实医生想要杀人,但又怕暴露行踪,所以找了舒允文来帮忙,消灭“邪恶之人的灵魂”,所以大包大揽地答应下来,还帮成实医生抹灭了证据。

    不过,舒允文万万没想到,成实医生其实从决定杀人的时候开始,就已经下定决心,报仇之后,也要自我毁灭掉。

    就如同是他寄给舒允文的委托信中的内容一样。

    “……若有强大的除灵师,请您净化所有邪恶之灵……”

    这其中的邪恶之灵,不仅仅是被他杀掉的川岛英夫、黑岩辰次、西本健,也包括他自己。

    在他动手杀掉这些仇人的时候,在成实医生心中,他自己也已经变成了邪恶之灵,也是需要被净化掉的那种。所以,他选择了自我了断……

    两个人彼此沉默着,好一会儿后,舒允文才又忽然开口道:“对了,沙滩上没有脚印,还有广播室内闹鬼的两个谜题,你解开了没有?”

    “还没有?!笨履峡嘧帕骋×艘⊥?。

    现在月影岛上连续杀人事件的凶手已经死了,再加上成实医生自己留下来的关键性证据,警方估计也不会继续调查这两种诡异的手法,而是直接结案了。

    这两个谜题,真的成了柯南心里面的未解之谜了。

    舒允文嘿嘿笑了笑,然后洋洋得意地说道:“小鬼,我可是解开沙滩上没有脚印这个谜题了哦~”

    柯南两眼一亮,连忙问道:“快告诉我,那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是绳子啦~”舒允文笑着说道,“凶手事先设好了机关,先在海里面固定好了两根绳子,然后拖进了钢琴房里面,固定在了通往大海那边的门框上。然后,凶手只要在室内把川岛英夫敲晕,然后顺着绳子爬进了海里面,把川岛英夫溺死以后,再重新顺着绳子爬进钢琴房里面,然后把固定好的绳子解开,丢进海里面就好了。这样一来,沙滩上当然不会留下脚印啦~”

    这是舒允文自己绞尽脑汁想出来的。要是用这种手法的话,不靠舒允文的灵异手段,也可以不在沙滩上留下脚印吧?

    “哈?~”柯南小鬼听着舒允文说完后,一脸呆萌,“允文哥哥,这就是你说的破解手法?”

    “嗯?!?br />
    “可是,你这个手法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好不好?”柯南小鬼表情中无奈外加鄙夷,“你倒是说说,那固定的两根绳子到底要怎么固定,才能做到不被川岛英夫先生发现,并且还能支撑住成实医生和川岛英夫先生两个人的体重,让他们能在海水里爬个来回?而且,既然固定绳子,肯定会在现场留下痕迹吧?像是擦痕还有绳子固定的痕迹之类的。事实上,在案发之后,我有仔细检查过现场,门上面的门框、窗框,包括窗户那边我都有仔细观察过,根本没有任何异常痕?!?br />
    “???”

    舒允文愣了一下,一想……也对哦。

    妈蛋!我这么努力想出来的手法,怎么在这小鬼眼里面,这么轻松就看出了这么多的破绽?

    这小鬼头,还真是越来越不可耐了~

    ……

    毛利侦探事务所前。

    毛利大叔、小兰、柯南一一下车,向着舒允文和开车的松下平三郎道谢道:“多谢你们专门送我们回来,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br />
    “哪里的话,你们太客气了……”

    几个人客套了几句后,车子才又重新向前,松下平三郎问道:“允文大人,现在要开车去哪里?要去事务所吗?”

    “不,今天我还有别的事情,不去事务所那边了,直接回家吧?!笔嬖饰乃婵诜愿雷?,脸上含笑。

    松下平三郎微笑着问道:“允文大人,您的心情似乎很不错?”

    “嗯,还算可以吧?!?br />
    两个人闲聊的工夫,车子开到了舒允文家的别墅前。

    和松下平三郎告别后,舒允文进了家门,先按了电话答录机,听了一下答录机里的留言。

    留言一共有四条,两条是冢本数美的,另外两条是小岛美惠的,大致内容都是在问舒允文的情况——月影岛上略坑,舒允文的大哥大根本没有讯号。虽然他去月影岛之前和冢本数美他们打过招呼,但这也算是失联了两天。再加上,今天是星期一,他又没去学?!?br />
    舒允文先给冢本数美、小岛美惠各自回了电话,然后关紧了别墅房门,走上了二楼,推开父母的那件卧室。卧室里面,因为拉着窗帘的缘故,阳光照不进来,显得有些阴气森森。

    舒允文走到窗前,看着墙壁上挂着的《天?!?,嘴角带着笑容,伸手从衣服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表面泛着绿色磷光的灵魂球,口中念动了一下巫咒,然后便看到这个灵魂球忽然膨胀,卧室之内仿佛凭空出现了一片绿色的火光似的。

    空中,绿色的火光缓缓消散,一道透明的人影虚空悬浮,嘴巴张合了两下,但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你虽然熬过那场大火,成了百万中无一的火行鬼,但毕竟还只是一只诞生没多久的新生鬼而已。想要发出声音,至少也得实力达到鬼将级别才可以。不过嘛……”

    舒允文摇了摇头。

    就现如今这个年代,一只新生鬼想要成长鬼将……卧槽?这种洪荒级别的任务,不要随随便便说出来好不好啊~

    空中那道人影笑了笑。

    舒允文又继续说道:“……你虽然是火行鬼,但在现如今的这种环境里面,要是没个好的藏身之处,也不吞噬人魂魄的话,顶多撑个十几年,照样得消散……说起来,你的运气也真好,我这个巫器,正好能让你藏身。巫器一共可以容纳两只魂体,画像上的骑士还是恶魔……”

    “……成实,任由你选择!”

    PS:好吧……我就在这儿等着你们的……火焰中脱身的伪娘君,请助我一臂之力吧~啦啦啦~

    PS2:貌似有读者已经先猜出来了……好吧,算你厉害。

    PS3:至于成实会是骑士还是恶魔,你们倒是猜啊猜啊猜~反正我就是不说~

    PS4:明天开始,应该会换成两千字的小章节。嗯嗯,当然,相应的,情节也会更紧凑(水)。哎?括弧里面的字谁打进去的?

    PS5:今天周三,开不了新书了,还是周六再开吧。准备时间长一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