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后。

    村公所内的审讯地点,警察们依旧在对相关人员进行着审讯,毛利大叔无聊地坐在座位上,看样子又要睡着的样子。小兰和成实医生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得非???,柯南小鬼坐在小兰身旁,盯着笔记本上的内容琢磨着。至于舒允文,则坐在角落的沙发上,拿着一张白纸,写写画画的。

    那张白纸上,写着一些名字。已经死掉的川岛英夫、黑岩辰次,之前早就死了龟山勇,还有现在被警方扣押的村长秘书平田和明,以及现在还留在这里的西本健和清水正人——这是舒允文刚刚从黑岩村长那里问出来的,月影岛上这个贩~毒集团的重要骨干!

    没错,舒允文真没想到,黑岩辰次死了以后,新生鬼居然还保留着意识。有这发现后,舒允文和黑岩辰次“愉快”地交流了一通,然后死**长就把知道的一切,都给承认了。

    这家伙虽然没办法开口说话,但舒允文小声嘀咕着盘问,也能问出个大概来。

    这座美丽的小岛上,在他们这些人的组织下,有一个大概二十人左右的贩~毒集团。

    这个集团的雏形,就是十二年前麻生圭二还有川岛英夫、黑岩辰次、龟山勇、西本健五个人。

    他们五个人中,麻生圭二负责在国外演出时买回海~洛~因,他们四个则负责往东京运输、还有拆货。后来,麻生圭二罢工不干,他们就放火烧死了麻生圭二一家,想要掩盖真相。

    不过,在尝过这种暴利的勾当以后,他们并没有就此放弃。

    在那之后,龟山勇靠着麻生圭二留下来的一些线索,成功找到了国外渠道,成了这个集团的新任首领。后来,在非法积攒了大笔金钱以后,龟山勇甚至于还参加了选举,成了村长,在集团内拥有至高的地位。

    再后来,就是龟山勇认出了成实医生,自己吓唬自己,结果死翘翘了。而集团因为首领死去,发生了一段时间内讧,不过最后还是黑岩辰次在角逐中胜出,成了新任的首领。只可惜,负责从国外购买货物的川岛英夫,以及负责往东京市内运输货物的清水正人以及很大一批“马仔”,对黑岩辰次都不服。

    这一次,月影岛上所谓的“选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实际上就是这个贩~毒集团内部决定首领的一个过程。谁在选举中胜出,谁就是新的首领……

    “妈蛋!本来还以为,这买卖海~洛~因的事,就是川岛英夫和平田和明两个人的勾当呢,没想到居然会牵连到这么多人。这个平田秘书,搞了半天,就是黑岩村长的一个代理人,专门负责和川岛英夫交易的……”舒允文心里面嘀咕着,抬头看了看犹自还留在这里的清水正人和西本健,西本健也就罢了,这货的打扮,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不过,清水正人这道貌岸然的家伙,居然也是集团内的骨干。而且,貌似集团内的大部分马仔,都被他控制着。

    早上的时候,在黑岩村长他们知道平田和明被抓住的时候,就是清水正人用集团内的暗语偷偷告诉平田和明,让他把所有责任一个人扛下来。要不然的话,就杀你全家……

    脑子里乱哄哄的,舒允文扭头看了一眼正在盘问村泽周一的目暮警官,拿出警方整理的一张昨天参加追思法~会的关系人名单,快速地在上面圈出了二十几个人名——龟山勇的追思法~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实际上就是这个犯罪集团的一个内部集会。所有骨干、重要的马仔,几乎全都来了……

    圈出了人名后,舒允文才微笑着开口道:“目暮警官,请问,您可以过来一下吗?”

    “允文桑?”目暮警官想了想,还是站起身来,走到了舒允文这里。

    毕竟,舒允文对他们的帮助很多,在他看来,舒允文可能又发现了什么重要线索,要告诉他呢。

    舒允文指了指门外,两个人向着村公所的外面走去,至于柯南小鬼,看到以后,也好奇地跟了出来。

    “允文桑,你喊我出来,是有什么事情吗?”目暮警官开门见山。

    舒允文看了看周围,把手里面的两张纸交给了目暮警官,然后微笑着说道:“目暮警官,关于川岛英夫和平田和明他们两个之间罪恶的勾当,应该还牵连到了更多的人吧?这两张纸上的内容,希望能给目暮警官您一些帮助……”

    “这是……”目暮警官看了看纸上的内容,表情变了变,

    一张纸上,列出了月影岛上这个集团的骨干成员,还把他们的地位、内部关系都给写的一清二楚;另外一张纸上,则圈出了二十多个人名,标明都为集团成员。

    “允文桑,您这上面的内容……”目暮警官表情凝重地问。

    舒允文微笑着说道:“这上面的内容,都是我的一些推测……当然,仅供目暮警官您参考。如果您要是觉得有问题的话,当然也可以无视掉……”

    “嗯……”目暮警官又在两张纸上看了两眼,点头道,“多谢允文桑了!看样子,您的推理能力,似乎要比毛利老弟更强……啊~哎?柯南!你干什么?快把东西还给我!”

    原来,目暮警官说话的时候,柯南已经跳了起来,从目暮警官手中把两张纸抢了过去,快速地看着。在看的同时,柯南心里面也分析着纸上的内容,表情也越来越严肃。

    这上面的分析……非常的详细、有条理,很有可能是真的!

    可是,明明他工藤新一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好不好?这家伙怎么连隐藏在月影岛内的贩~毒集团都给挖出来了?

    妈蛋~我才是名侦探的好不好?

    柯南小鬼崩溃中……

    目暮警官吧两张纸抢了回去,看了看没有问题后,才又怒视柯南:“柯南小盆友!请你不要把这里当游乐场好不好?真是一个调皮的小鬼,一定得让毛利老弟好好看紧你才行……”

    柯南一听这话,想到了毛利大叔的“无敌铁拳”,立刻挠头道歉道:“目暮警官,真的很抱歉,我再也不敢了!”

    “哼!”目暮警官瞪了柯南一眼,又和舒允文告罪一声,吩咐了旁边的警员,把周围的出口全都封锁住,然后回到了村公所里面,也不管侦讯的事情,先跑去关押平田和明的单独房间里面,估计去确认纸上的内容了。

    村公所外面,柯南扭头看了一眼舒允文:“喂,能不能告诉我,杀害川岛英夫先生的真凶,到底是谁?”

    舒允文笑了笑,随口说道:“我怎么知道~嗯,毛利大叔不是说了嘛,凶手就是平田秘书……”

    “少来啦!平田秘书是凶手的可能性,十分低!”柯南有些丧气,他这次貌似又败给了舒允文,“你一定已经知道真凶了,对不对?可恶!你肯定知道的。既然你能靠一点点线索,就找出月影岛上隐藏着的这样一个犯罪集团,那分析出真凶,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吧?”

    舒允文道:“我说了,我又不是侦探,不知道这些的?!?br />
    “那你怎么整理出那两张纸上的内容的?”柯南问。

    舒允文低头,看着柯南小鬼头:“那还用说嘛~我不是说过了嘛,我是一个除灵师,除灵师哎!所以,这一切,当然都是鬼魂告诉我的!”

    “呵呵呵……”柯南小鬼笑了笑,“不想说就不说嘛!用得着骗我?”

    “我怎么骗你了?我可没……嗯?”

    舒允文话说到了一半,忽然间,却听村公所内响起了一阵音乐声。

    柯南小鬼愣了一下后,然后脸上表情大变,推开门冲进了村公所里面,扭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喇叭,立刻大喊道:“毛利叔叔,警察叔叔们,在广播室内有情况!这首曲子是《月光》!”

    “什、什么?”毛利大叔立刻一个激灵,然后跟在柯南的身后,快速地向着二楼的广播室跑去。

    等一行人跑到了楼梯口的时候,只见西本健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惧地指着广播室内。

    柯南立刻冲进了广播室内,紧接着便看到趴在广播器械台上,两眼圆整的黑岩村长。

    柯南表情凝重,扫了一眼地面,走到了黑岩村长身旁,摸了一下他满是血迹的手腕:“……是黑岩村长,他已经死了……”

    “可恶!是谁干的?”毛利大叔也走了进来,两个警员立刻把门封住,一个警员急忙去找目暮警官了。

    “老爸!爸爸!该死!让开!让我进去!”黑岩令子想要冲进房间里面。

    两个警员拦着门口:“黑岩女士,请您保持冷静,不要破坏现场?!?br />
    毛利大叔“啪”的一声,按下广播室内的开关,登时灯光明亮:“是被人从背后刺入心脏,然后毙命的吗?真是很惨……可恶!该死的凶手……”

    柯南小鬼头点了点头:“没错。凶手应该是在黑岩村长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直接一刀刺入……”

    “嗯,应该是这样的……”毛利大叔伸手托着下巴,然后忽然扭头看向柯南,然后……

    咚!

    柯南头上顶着大包,被毛利大叔丢到了门口。

    “爱胡闹的小鬼给我滚出去!”

    “爸爸!”小兰这时候也出现在了门口,还有成实医生也是一样的。

    至于舒允文,则微微眯了眯眼,口中念动起了巫咒,手中黑岩村长的灵魂球忽然幻化成了一团烟雾,向着广播室内冲了进去,先是“啪”的一声关掉了广播室内灯的开关,然后一连串的“啪啪哒哒”声中,广播室内的各种仪器忽明忽暗,《月光》的声音忽然出现,又忽然停止,声音忽高忽低,时不时地还会出现各式各样的杂音,室内的另外几把椅子也在来回移动着。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还在广播室内的毛利大叔已经有点懵逼了,“谁?是谁在捣乱?”

    小兰则一脸惊恐地喊叫道:“爸爸!你还在里面干什么?快点出来??!”

    “???噢!”毛利大叔心里面也在发毛,乱滚带爬地跑出了广播室。

    黑岩令子、村泽周一都畏惧地向后退缩着,至于西本健,则已经有往神经病发展的趋势,大吼大叫着,向着楼梯下面跑去,:“这、这是麻生圭二!一定是麻生圭二的鬼魂在作祟……圭二,我错了,别杀我!别杀我……”

    “嗯……”成实医生扭头扫了舒允文一眼。

    这种情况,持续了半分钟以后,终于停了下来,而在广播室的门前的人,都躲的远远的。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毛利大叔结结巴巴地问着。

    小兰双手抱胸:“这一定是闹鬼,一定是闹鬼……”

    柯南两眼盯着广播室内,表情凝重,向着广播室内走去了。

    “小盆友……”两个警察连忙喝止。

    小兰也大声道:“柯南!你干什么?快点回来!快点回来??!”

    柯南已经走进了广播室内,跳起来“啪”的一声,重新打开了开关。

    小兰这时候也顾不得有鬼没鬼,跟着跑进了广播室内,一把抱起了柯南,快速向着门外退去,结果却一个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但还是死死的抱着柯南,好像这样就可以?;に频?。

    柯南道:“小兰姐姐,里面好像已经没事了?!?br />
    小兰睁开眼睛看了看里面,依旧死死的抱着柯南:“柯南,你没事,真是太好了?!?br />
    “小兰!”

    毛利大叔和两个警察这时候也赶到了门口,把小兰扶了起来。紧接着,毛利大叔又往柯南的头上砸了一下:“小鬼!你不要胡闹了好不好?再这样小心我不管你了!”

    “哈伊!”柯南应了一声,旋即扭头看向已经一片乱七八糟的广播室内。

    刚才,里面那种情况,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说,真的是在闹鬼?!

    PS:我试试十二点以前能写出来不能。反正今晚尽量把月影岛的案子完结了吧……

    PS2:咳咳,诸位书友们,我不要打赏,真的不要,一毛钱也不要……别打赏了。再过两天,我估计要都市开新书,这本柯南同人的更新会非???,而且有可能会断更,没脸要小钱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