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实医生,请问死者的身份是……”毛利大叔又看了一眼沙滩上,终究还是扭头,看向了趴在钢琴上的尸体——拜柯南所赐,下午他们只在公民馆里面待了一会,就被赶出去了。这个死者,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

    “啊……是!”依旧在帮忙验尸的成实医生立刻回答道,“死掉的人叫做川岛英夫,是月影岛上的大资产家……”

    “哦?这么说来……”毛利大叔盯着川岛英夫死不瞑目的双眼,“……他就是你说过的,那位麻生圭二的朋友吗?嗯……被人按在海水中直接杀害,还真惨……不过,海滩上,为什么会没有脚???”

    舒允文也站在一旁看了看,至于小兰,则大声地喊道:“……是、是恶灵!一定是有恶灵在作祟!一定是恶灵在海水里面溺死了他,然后再把他给拖进来的,所以才没有脚??!”

    柯南转身,无语地看着小兰。

    拜托,这里已经很乱了,小兰童鞋你别跟着凑热闹捣乱成不成?

    “小兰姐姐,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恶灵嘛!这一定是凶手用了什么手法……”

    柯南的话还没说完,只听门口有人大吼道:“是、是诅咒!是这架钢琴上的诅咒!一定是麻生圭二还有龟山勇的鬼魂附着在钢琴上,然后、然后杀掉的川岛先生??!”

    说话的人,就是之前的那位秘书,平田和明。

    小兰畏惧地退后两步:“这部钢琴,真的是被诅咒的钢琴吗?”

    “嗯!肯定是!”平田和明畏惧地点头,“我们最好快点离开这里。要不然,我们、我们都会被诅咒杀掉的!”

    舒允文扭头翻了翻白眼——喂喂喂!毛利同学,你和这家伙一唱一和的,特么的在说相声??!

    毛利大叔翻了翻白眼,从钢琴上提出了一个录音机,按了一下,音乐声消失:“哪里有什么诅咒?那都是骗人的。钢琴声,都是从这个录音机里面放出来的。不过,你们这些人,确实应该马上离开门口那边,免得破坏掉了现??!”

    人群中,立刻有人出声质疑:“喂!那位长胡子的家伙,你是什么人,凭什么让我们离开?”

    舒允文微微一笑,指着毛利大叔介绍道:“这位是从东京来的,全国范围内都很有名气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

    毛利小五郎立刻轻咳两声,心中给舒允文点个赞——小伙子我看好你,这介绍是杠杠的~

    然后……

    群众甲:“毛利小五郎?他不是太空飞行员吗?什么时候成侦探了?”

    群众乙:“笨蛋!这肯定不是同一个人啦!说起侦探的话,我倒是知道明智小五郎……”

    群众丙:“明智小五郎?那是小说里的任务好不好?”

    毛利大叔脸一垮,有些丧气,正巧又听到小兰在嚷嚷着害怕,毛利大叔摆了摆手:“小兰,你要是觉得这里很危险的话,那不如去报警吧!”

    “是!可是……就我一个人去吗?”小兰表示“伦家很害怕”。

    “对,你一个人足够了?!泵笫寤肴徊辉谝?,“如果要是真的遇到恶鬼的话,你就用空手道来对付它……”

    “偶都桑!空手道怎么可能打得过鬼嘛!”小兰更害怕了。

    这时候,人群里面,有人主动出声道:“让一位美丽的小姐晚上独自一人行动,确实太危险了一些。不如,报警的事情,就让我们去做吧……”

    “不!不可以!报警的事情,只能我们去做哦!”这人话还没说完,盯着尸体的柯南立刻否决,认真地说道,“从下午天还没黑的时候开始,我、毛利叔叔、小兰姐姐还有允文哥哥就一直坐在公民馆的前门,没有离开过。琴房这边的沙滩上,也没有留下脚印,但海面上却飘着川岛先生的外套,琴房内部,门和窗户都是从内部上锁,也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也就是说,杀害川岛先生的凶手,很有可能就是今晚参加追思法~会的人……”

    毛利小五郎点头道:“……没错。如果你们身上要是留有什么很重要的证据,藉此带出去销毁的话……允文桑,可以拜托你,陪小兰一起去报警吗?”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笑着点头道:“好吧,没问题?!?br />
    说完,舒允文扭头扫了一眼成实医生,笑着看向小兰道:“毛利同学,我们走吧?!?br />
    “哈伊!舒桑,真是给您添麻烦了?!?br />
    舒允文和小兰一起走出了公民馆,在派出所找到警察再返回公民馆,已经过去了整整半个小时。

    小岛上只有一个条子,还真的是个条子伯伯,年纪不小。

    一通骚乱,老警察留下了所有人的信息后,时间也太晚了,所有参加追思法~会的人,都才被允许离开。晚上风浪太大,调查命案的警察一时半会儿也赶不来。因为尸体的缘故,老警察得留下来看护尸体、维护现场,舒允文他们也都往宾馆走去,浅井成实正好顺路,一起走了一段。

    等浅井成实离开后,柯南故意拉着舒允文,稍微落后了毛利大叔和小兰一段距离,然后才开口道:“允文哥哥,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舒允文摇头:“没有~话说,我只是一个除灵师,又不是侦探……”

    柯南翻了翻白眼:“少来了!我早就发现了,你因为就是靠敏锐的观察力,还有推理能力,做出一些在常人眼里很不可能的事情,让别人以为你是除灵师的,对不对?”

    “……怎么可能?”舒允文无语。

    你个小屁孩,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来的?

    柯南根本没有理会舒允文的回答,而是继续说道:“钢琴房内当时的情况,门窗原先都是上锁的,川岛先生的尸体趴在钢琴上,地上有海水混合少量沙子的拖拽痕迹,川岛先生全身湿透、有海水的味道,身上一些部位也都带着沙子,可以肯定,凶手应该就在今晚公民馆内的那些人里面。不过,我现在还是搞不明白,凶手到底是怎样做到,在后门外的海水中溺死死者,但却不在沙滩上留下脚印等任何痕迹的……”

    舒允文随口误导柯南道:“有没有可能是在沙滩上放了一块大木板?”

    柯南狂翻白眼:“这怎么可能?就算是在沙滩上放了一块大木板,也是会留下木板压在沙滩上的痕迹的,好不好?沙滩上可是一点痕迹都没有的!另外,如果你是死者的话,有个人带你去海边,结果沙滩上却摆着一块木板让你走过去,正常人都不会走过去的吧?而且,你倒是说说,那么大的一块木板,他用完了以后,要藏在什么地方?室内肯定不可能,室外的话,一搜就会被发现……他一定用了别的什么方法……”

    “噢~”舒允文应了一声,又随口说道,“那死亡现场会不会在室内?”

    柯南瞪了舒允文一眼:“笨蛋!这比沙滩上放木板还不靠谱!首先,死者应该是被溺死的,想要溺死死者,必须得有盛海水的容器、海水,还有绝对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你也知道的,当时公民馆内在举办追思法~会,参加的人进进出出的,万一要是听到什么动静的话,岂不是直接就被发现了?而且,钢琴房内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案发现场真的要是在公民馆内,又不是钢琴房的话,肯定得把尸体拖到钢琴房里面,你觉得有可能吗?好吧,假设案发现场就在钢琴房内,那盛水的容器呢?凶手要怎么搬出去?只要被人看到,那就很不妙了好不好?”

    柯南说罢,又无奈地说道:“该死……你根本就是在糊弄我的,对不对?”

    “呵呵呵……”舒允文轻笑两声。

    妈蛋!天可怜见,他这可是绞尽脑汁才想到的,好不好?谁知道在柯南小盆友的眼里面全都是漏洞。

    “算了,看样子,你也应该没什么发现才对?!笨履习诹税谑?,然后才又继续凝重地说道,“允文哥哥,你还记得两封委托信上的内容吗?现在再想想,那其实,应该就是凶手的杀人预告。如果我的推理没错的话,寄给我们两封委托信的人,肯定就是凶手!”

    “……还有,委托信上的内容。毛利叔叔的那封委托信上写到的,‘将会有影子开始消失’,也就是说,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可能还有后续;你的委托信上,‘净化所有邪恶之灵’,‘所有’两个字,也意味着,邪恶之灵不仅只有一个,而是有好几个。凶手,可能还会继续杀人……”

    柯南话落,舒允文扭头看了看这个臭屁的小屁孩——妈蛋,你这有点儿过头了吧?

    舒允文眯了眯眼,立刻大声地向着前面的毛利大叔喊叫道:“毛利先生,凶手有可能还会继续杀人哦!”

    “???什、什么?”也在思考案情的毛利大叔立刻扭头,“允文桑,你有发现什么吗?”

    舒允文笑着说道:“其实,是我们的委托信啦……”

    舒允文把柯南的分析重复了一遍,然后毛利大叔托着下巴思索道:“这么说来的话,好像还真的很有道理。允文桑,你的观察力还真是很敏锐啦!比起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也只差一点点而已~”

    舒允文笑了笑:“毛利先生太太客气了,我哪里比得上您。其实,这一切,都是柯南刚才偷偷告诉我的哦~”

    “柯、柯南?”毛利大叔和小兰目光看向柯南,都很惊讶。

    柯南呵呵干笑着,毛利大叔则说道:“……这个小鬼,倒是偶尔也能发现一些重要线索的。嗯,这么说起来的话,之前和案件有所联系的事情,似乎还都是发生在那架钢琴的旁边……不行,看样子,今天晚上,我们最好去那架钢琴房内守着,免得再发生事情……”

    “???要去那个钢琴房吗?”小兰害怕。

    舒允文微笑道:“毛利同学,你不用怕的。那里死者的灵魂,已经被我处理掉了?!笔嬖饰乃祷暗氖焙?,还摸了摸兜里川岛英夫的灵魂球。

    “是吗?呵呵呵呵……”小兰还是有点儿害怕。

    装神弄鬼的家伙!

    柯南丢给舒允文一个白眼,然后向着小兰说道:“小兰姐姐,你不用害怕。我会?;つ愕??!?br />
    “啊,谢谢你了,柯南?!?br />
    ……

    公民馆,钢琴房内。

    毛利大叔一脸头疼地看着地上盖了一块布的尸体:“真是的……这位警察老伯,到底有没有常识??!居然这样随意移动尸体,还拿走了那张证据乐谱……这简直就是在破坏现场嘛!”

    他已经可以想到,明天调查命案的警察来了以后,会是何其的郁闷了。

    他毛利小五郎明明把命案现场维护的很好,结果却遇到一个捣乱的警察老伯……不过,貌似现在郁闷也没用了,反正都已经乱掉了。

    毛利大叔又仔细看了看尸体的情况,看到川岛英夫的上衣衬衣后,有点奇怪:“哎?他的衣服上,怎么会破了个洞??!嗯……可能是谁不小心弄破的吧。这种有钱人,当然不会穿衣服上带洞的衣服……”

    柯南小鬼拿着那张乐谱,看着上面那段奇怪的曲谱,皱着眉头思索着。

    刚才小兰说了,这应该是《月光》的乐谱。不过,貌似小兰刚才弹奏的时候,出现了一段奇怪的音乐。在柯南的推理中,死者川岛先生,肯定不会留下这么一张乐谱,这乐谱,肯定就是凶手留下来的,而且,一定是在给别人传递着什么讯息。具体的讯息,应该就在这段奇怪的曲谱里面……

    旁边,舒允文、小兰和成实医生把买来的夜宵摊开,打招呼道:“大家,可以过来吃东西喽~”

    毛利大叔和柯南都坐了过来,吃起了饭团、盒装菜。

    几个人边说边聊,柯南又好奇地问起了前任村长、龟山勇死亡时的情况。成实医生照实说了,然后伸手指了指窗边:“……要说当时打开的窗户的话,我记得,就是这扇窗户吧……”

    舒允文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窗户那边,顿时看到一道黑影闪过。

    毛利大叔、柯南同时站起身来:“什么人?!”

    说话的工夫,窗外传来了奔跑声,毛利大叔和柯南两个人已经推开窗户,一前一后地追了上去。

    舒允文眯了眯眼,看了一眼成实医生,也快步走到了窗边,口中快速地念动着巫咒,然后一道巫术向着最前面奔跑的那个家伙飞了过去。

    【鬼巫术·霉运随身】!

    这是舒允文现在能对他人产生影响的术法。

    外面漆黑一片,就算是追出去,也不见得人追上人……但,只要这个法术用了出来,等到明天的时候,只要看一看谁的身上有巫术气息,那就能确定今晚的人是谁了。

    舒允文还正想着,忽然间,却听远处传来“哎哟”一声。

    小兰连忙在窗户边大声问道:“爸爸!你没事吧?”

    “鬼鬼祟祟的家伙,这下子被我抓到了吧?哈哈哈……”毛利大叔得意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然后回头吼叫道,“小兰放心,我没事的!这个逃走的家伙不小心绊倒了,现在已经被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擒获了!”

    舒允文表情一囧——

    被擒获了?

    原著里面有这情节吗?他怎么不记得?

    等等,该不会是因为,他刚才施展了【霉运随身】,所以这家伙才倒霉地摔倒,然后才会被抓住的吧……

    “抓、抓到了吗?爸爸你小心一点?!毙±加淘チ艘幌?,也从窗户口跳了下去。

    舒允文想了想,回头道:“我也去看看,你们在里面等着?!比缓筇龃巴?。

    不远处的沙滩上,毛利大叔把摔倒在沙滩上的人按倒,扣住了他的双手,然后“嘿嘿”笑着:“来吧!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吧!这种时候还在钢琴房外面偷窥,你一定就是杀害川岛英夫先生的人,我说的没错吧?杀人凶手先生!”

    柯南打开了手表上的灯,刺眼的光线照到了被抓住的人的脸上。

    这个人立刻惊恐地大叫道:“不!不是我!我不是凶手!我没有杀人!”

    “这个声音是……”小兰、舒允文都听着声音很耳熟。

    柯南看着这张脸,表情肃穆。

    “平田和明秘书……”

    凶手,是这个人吗?

    PS:月影岛的案子,写起来真的很费脑子……估计还得费好几天脑子,蛋疼……

    PS2:先弄个假凶手出来,误导一下柯南君……哎,我这么做,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