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实医生的办公室里面。

    浅井成实给舒允文他们倒好了饮品,又彼此客套了几句后,毛利小五郎也提出了寻找委托人这个问题。

    “???您是说,有接到已经死去的麻生圭二先生的委托,对吗?”成实医生惊讶地问着。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

    好吧,如果不是他已经知道,寄出委托信的就是成实医生的话,说不定也要被骗过去了……

    毛利小五郎微笑着说道:“是的,没错。不过,我们刚才在公所里面已经问过了,麻生圭二先生既然已经死掉了,所以,我推理了一下,猜测那给我们寄来这封信的,很有可能是麻生圭二先生的朋友。而且,我们所收到的委托费,不是一笔小数目,他的那位朋友,应该还是一个很有钱的朋友。所以,我们想问一下,在您的印象里,有这样的人吗?”

    话落,柯南在一旁翻了翻白眼——喂喂喂!这个大叔,你说的这些,有哪一点是你推理出来的?

    舒允文也笑着凑趣儿说道:“委托人给我们的委托信,里面的内容太过模糊了一点。只有找到委托人,我们才能完成委托人让我们做的事情……”

    成实医生回答道:“其实,我是在东京出生的人,在这个岛上只待了三年多一点,关于岛上居民的情况,都是听病患说的,知道的情况并不算多……不过,我倒是有听一位病人说起过,那位麻生圭二与黑岩先生、川岛先生、龟山先生、西本先生好像是从小就认识的朋友……”

    “哦?”毛利大叔正色,“能请您说一下这四位先生的情况吗?”

    成实医生点头道:“当然没问题。黑岩辰次先生,他是月影岛的现任村长;川岛先生名叫英夫,是本岛上赫赫有名的大资产家、大富豪;西本健先生没有职业,至于龟山先生,则是我们月影岛的前任村长,在三年前就已经死掉了。对了,说起来的话,今天是龟山先生的三周年忌辰,一会儿还会在公民馆里举办追思法~会呢……”

    “嗯?龟山先生已经死了吗?”柯南属于“听到死人我比谁都机灵”的类型,“请问龟山先生的死因是什么?他是被人杀害的吗?”

    成实医生轻笑着摇了摇头:“怎么会?他只是病死!病死啦!龟山先生有心脏病,然后心脏病发作的时候没有人发现,最后死掉了?!背墒狄缴倭硕?,又继续说道:“不过,他死的时候,倒在公民馆里的钢琴上,那架钢琴还自己弹奏了一首音乐,为他送葬。听人说,那架钢琴的主人,似乎就是你们说的那位麻生圭二。从那以后,就有人说,麻生圭二的鬼魂,似乎一直附着在那架钢琴上……”

    “……鬼、鬼魂吗?”小兰很害怕。

    柯南小鬼撇了撇嘴:“小兰姐姐,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鬼啦!就算有鬼,那也只是在小说、电视剧里面才会出现的……”

    毛利大叔也无视掉了“有鬼”这个话题,转而说道:“这么说来,委托我们前来的,很有可能就是川岛英夫先生喽?这三个人里面,似乎只有他最符合特征……”

    柯南小鬼又否决了毛利大叔的话:“不,不是这样的哦,毛利叔叔。月影岛的现任村长,黑岩辰次先生,也有可能哦!他是村长嘛。对了,成实医生,那位西本健先生没有职业,他平时的生活,一定很贫苦吧?”

    “这倒不是?!背墒狄缴⊥?,“西本健先生虽然没有职业,但似乎很有钱的样子。听人说,三年前的时候,他每天喝酒、赌博、玩弄女性,这需要不小的开支……”

    “哦?”柯南得意地一笑,“这么说来,这位西本健先生,也有可能拿出一大笔钱来,雇佣我们来月影岛喽。这样一来,他们三个都很有可能……哎哟~”

    毛利大叔的手从柯南的头上挪开:“小鬼,不要给我装出一副大人的样子,问东问西的!”

    然后,毛利大叔又笑着看向成实医生:“真是不好意思,小孩子太添乱了。嗯,不过,这三个人,确实很有可能就是委托人。所以,成实医生,请问我们要怎样才能找到他们三个吗?”

    成实医生扫了一眼柯南,然后才笑着说道:“如果要找他们的话,那你们可以去公民馆??!我刚才说过了,公民馆今天会举办前任村长龟山先生的追思法~会,黑岩村长、川岛先生还有西本先生,他们都是龟山先生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应该都会去的吧。对了,其实,我也会去的哦,不过得在下班以后~我来这个岛上,第一个验尸的对象,就是龟山先生……”

    舒允文眯了眯眼。

    等成实医生去了公民馆以后,估计就是杀人案的开端了吧?

    “是吗?”毛利大叔笑着点头,“真是多谢您告诉我们这些?!?br />
    几个人又聊了一会,毛利大叔站起身来,提出告辞。

    一行人走出月影岛诊疗所后,柯南扭头看向舒允文,心中好奇:“允文哥哥,你刚才好像都没问什么话啊……”

    舒允文还在寻思着要帮成实的事,听到柯南的问话后回神,然后白眼一翻:“该问的你们都已经问过了,我还有什么好问的?”

    “嗯……不管那么多了。既然到了月影岛,那我们也应该趁机品尝一下月影岛上的美食……”

    毛利大叔化身吃货,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柯南打断道:“毛利叔叔,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先去公民馆看看哦!那三个人,说不定现在就在公民馆里面。嗯……如果我们要是能找到委托人的话,或许委托人会请我们吃月影岛最有特色的美味……”

    “呃……”毛利大叔托着下巴,“小鬼,你说的也很有道理??!”

    月影岛真正的美食,当然还是要月影岛上的人才能找到。

    而且,最重要的是……找到委托人的话,肯定是委托人请客,不用他毛利小五郎花钱~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去公民馆看看吧?!?br />
    ……

    公民馆外。

    平田和明向着舒允文、毛利小五郎他们鞠躬:“总而言之,在追思法~会结束以前,请你们在门口这里等候,不要到处乱跑……等追思法~会结束以后村长他们会见你们的。拜托了!”

    平田和明说完以后,就要转身进去。

    舒允文连忙道:“平田秘书,我是除灵师哎!这里有追思法~会,你却让我一个除灵师待在外面……”

    平田和明转身:“舒桑,请您不要给我们添麻烦好吗?我们已经请了寺庙里的僧侣了?!?br />
    等平田和明进了公民馆以后,毛利大叔才嘀咕道:“真是一个没礼貌的家伙!这种人,也能当村长的秘书吗?真是的……”

    舒允文则扭头无奈地看向柯南:“江户川小盆友,你觉得很有意思吗?都是因为你在里面捣乱,乱弹那架钢琴,我们才会被赶出来的!”

    没错,舒允文他们本来进了公民馆里面,正等着见面的,结果柯南小鬼头到处乱跑,还跑进了放着一家钢琴的房间里面,乱弹琴,然后……他们就被赶出来啦~

    嗯,一群不太友好的家伙。

    柯南倒是对此不太在意:“那位平田先生,好像很紧张那架钢琴。而且,那架钢琴也不像是很久没人弹过的样子。它的音色,还是很准的,如果没人调音的话,是不会这样的哦~!”

    “是、是幽灵!一定是幽灵!是那位麻生先生的幽灵在帮它调音!”小兰一副很惊恐的样子。

    舒允文无语地翻了翻白眼——

    喂喂喂!你要不要入戏那么快?我这个除灵师还没吭声呢……

    而且,刚才在看到那架钢琴的时候,舒允文也开了鬼眼,扫了两眼。

    他可以确定,那架钢琴上,绝对不存在什么幽灵,连一丢丢阴气都没有。

    “可恶……天已经开始变黑了?!泵∥謇商挚戳丝词直?,“早知道的话,还不如去吃点东西,我们也不至于像是现在这样,在公民馆的门口傻等着。小鬼,都是因为你啦!”

    毛利大叔也代表人民,炮轰了一下柯南小盆友。

    柯南呵呵笑了笑,看了一眼旁边害怕的小兰,忽然起了捉弄的心思:“小兰姐姐,你说天黑了,会不会有鬼跑出来???”

    “啊啊啊啊~讨厌啦~”小兰抓狂地喊了两声,然后推了柯南一把。

    “哎哟~”然后,只见柯南一个狗吃屎,趴在了地上,一脸的无奈。

    小兰连忙把柯南扶了起来:“柯南,你没事吧?真是的,谁让你吓我……”

    “哈哈……毛利同学,你放心吧。要是真的有鬼跑出来的话,我会把它抓起来的?!笔嬖饰乃祷暗氖焙?,脸上带着笑容,好笑地看着柯南——小鬼,自作自受了吧?让你吓唬小兰。

    “那就拜托舒桑了!”小兰童鞋立刻表示,俺相信你。

    “对了,刚才成实医生穿黑色衣服的样子,好像也很漂亮哎!”毛利大叔的脑子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兰本来在给柯南拍衣服,一听这话立刻瞪向毛利大叔:“爸爸!你也给我适可而止好不好?”

    四个人聊着,从公民馆里面已经隐约传来了诵经声。

    不知过了多久,小兰抬头看向空中:“今天晚上的月亮,好像很漂亮??!”

    毛利大叔也一样抬头:“是??!这么美丽的月亮,在米花町可并不常见啊……这里的空气质量,确实很不错的样子……说起来,那个钢琴房后面就连着海。如果要是在那个房间里面向外看的话,晚上的风景,也一定很棒??上Я?,都怪这小鬼……”

    毛利大叔又饱含怨念地看向柯南。

    “……呵呵呵呵……”柯南傻笑一声,立刻转移话题道,“不知道,这追思法~会要多久才会结束?!?br />
    “应该快了吧?”舒允文笑了笑,扭头向着身后扫了两眼,在看到身后公民馆内情况的时候,脸色变了变。

    公民馆的另外一侧,一股阴气、鬼气缓缓滋生,向着周围散逸而去。

    这种景象也意味着,有人死掉了。

    浅井成实,终于动手了。

    舒允文站起身来,估算了一下方向,向着阴气滋生的方向走了过去。毛利大叔、柯南、小兰都有些好奇,柯南更是开口问道:“允文哥哥,你去那边做什么?”

    舒允文摆了摆手,随口道:“我去树林里面溜达一下,不用管我?!?br />
    毛利大叔瞅了舒允文的方向一眼,两条环在脑后:“古怪的家伙?!?br />
    柯南眯了眯眼,忽然站起身来,快步地向着舒允文的方向追去:“小兰姐姐,毛利叔叔,我也去看看,你们不用管我?!?br />
    “柯南!不要到处乱跑啦!真是的……”小兰看看柯南跑走的方向,想要追上去,但看了看墨色的树林,心中畏惧,有种毛毛的感觉。

    毛利大叔乜了远处一眼,随口道:“好啦,小兰,不用管那个小鬼。有舒桑照顾他,会没事的?!?br />
    “可是……”小兰犹豫,想了想,终究还是放弃跟上去了。

    树林中。

    舒允文看了看身后跟来的小鬼,有点无奈:“江户川小盆友,你怎么跟来了?”

    “哦?难道不可以吗?”柯南好奇地问着,“允文哥哥你有什么事情必须得一个人吗?”

    老子是发现浅井成实杀人,去处理证据和痕迹的好不好?你这小鬼跟着,很碍手碍脚的!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嘴上却说道:“切!随便你啦。你想跟着,那就跟着吧?!?br />
    柯南应了一声,然后忽然问道:“对了,允文哥哥。关于那个平田秘书,你有没有觉得他有些很奇怪?”

    “奇怪?有吗?”舒允文问。

    柯南点了点头:“当然有了!他一开始的时候,对我们的态度还算不错。不过,在看到那架钢琴后,他整个人似乎都失态了。总觉得,他好像在隐瞒着什么……”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舒允文才慢悠悠地溜达到了灵魂位置的不远处。

    柯南好奇地看了看周围:“这里……应该是公民馆那个放钢琴房间的后面吧?”

    “应该就是吧!奇怪了,怎么就溜达到这儿了呢?”舒允文远远地看着,透过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到一只漂浮在海面上的新生鬼,还有地面沙滩上的一些奇怪的痕迹,应该是脚印。

    浅井成实那个家伙,该不会在海里把人溺死了吧?

    舒允文口中念动着巫咒,然后一个“摄”字,新生鬼已经被舒允文抓在手中,变成了灵魂球。

    舒允文低头看了看,只见在灵魂球表面,一张狰狞的脸庞不断尝试着,似乎想要挣脱而出。

    这张脸,舒允文没见过。不过,想来应该是成实的目标之一。而且,这只新生鬼,应该已经丧失了神智,只是最常见的新生鬼而已。

    “从这里,可以进入琴房吗?”柯南好奇地说着,就想向前面走去。

    舒允文连忙伸手把柯南抓?。骸敖Тㄐ∨栌?,不要到处乱跑。前面就是海边,万一你要是被海水卷走,死掉的话,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的?!?br />
    “呵呵呵……”柯南傻笑,心里面狂翻白眼,啊呸!你才会死!

    至于舒允文,又仔细看了看远处的痕迹后,确定应该是脚印后,眯了眯眼,口中再度念动起了巫咒。

    【鬼巫术·御灵】!

    随着巫术结束,舒允文手中,那团灵魂球忽然腾空而起,一团阴气、鬼气向着不远处的沙滩飞去,奇特的力量作用下,那些沙子上的脚印一个个被填平着,仿佛根本没有人从上面走过似的。

    看到脚印开始消失后,舒允文不再继续停留,拉着柯南的手,掉头就走:“好啦,小鬼头。我溜达够了,回去啦!”

    “哦……好!”柯南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发现异状,点了点头,跟在舒允文的身后,走出了树林。

    重新走回公民馆门前,小兰立刻把柯南抱了过去:“真是的,柯南,你又乱跑,太不听话了!舒桑,真对不起,柯南给您添麻烦了?!?br />
    “噢,没事的?!笔嬖饰乃嬉獾匾×艘⊥?,同时,远处那个新生鬼快速地飞回了舒允文手中,又变成了灵魂球的样子。

    毛利大叔叼着烟,深深地吸了一口道:“那树林子里面,有什么好看的吗?”

    舒允文笑着回答:“当然没有了。我说过的,我只是去溜……”

    “嗯?”话没说完,忽然间,只听一阵钢琴声从公民馆内传来。

    柯南小鬼头听了几秒钟,然后脸色大变,推开公民馆的大门,快步地冲了进去。

    毛利大叔神情凝重,也站起身来:“小兰,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首曲子应该是……”

    “……《月光》,对吧?”舒允文接过话头,看向公民馆内,柯南快步奔跑的身影,立刻跟了上去。

    毛利大叔和小兰见状,也都一起冲进了公民馆。

    公民馆内,柯南循着声音,找到了钢琴房门口,用力地推开了门。

    入目所见,空旷的房间内,门口正对位置的钢琴上,一个浑身上下湿透了的人坐在椅子上,头部趴在键盘上,脸朝着窗户那边。钢琴旁,优美而又轻灵的音乐声响起,仿佛来自天堂,但却又仿佛来自地狱。

    毛利大叔这时候也冲到了钢琴房门前,看到房间内的情况后,立刻冲入房间里面,伸手按在了死者的脖子上,几秒钟后,闭着眼睛无奈摇了摇头:“太迟了,他已经死了?!?br />
    柯南也走进了房间里面,先看了看浑身湿透的尸体,有沿着地上的水渍,走到了沙滩后门的位置。

    “尸体,应该就是从这里搬进来的。地上的水渍,应该是海水,地面的痕迹里,还有一些沙子,死者的脚部,也沾着沙子。初步判断,应该是有人把死者叫了出去,然后按在水里面溺死,又从后门拖进了钢琴房……”

    柯南心中推理着,同时想到了之前和舒允文从树林那边,看到沙滩那边情况的事情。

    “从时间推断,我和舒允文在树林里的时候,死者已经被杀掉了,而且已经被拖进了房间里面??啥?!倒是是谁做的?到底是谁?!”

    柯南心中还在思索着,至于舒允文,脸上带着笑容,透过后门的窗户看向外面的沙滩。

    海边水波涌动,沙滩上,地面平整,没有一点痕迹。

    柯南走到了舒允文跟前,用力地跳到了后门窗户的位置,看向外面,整个人都呆住了。

    地面上……怎么可能会没有痕迹?

    “可恶!”毛利大叔嘴里面嚷嚷着,扭头看到了人群中的成实医生,“成实医生,能麻烦您帮忙验尸吗?”

    “???是!”演技高超的成实医生应了一声,走了进来,看了一会儿后,断言道,“死者应该是被溺死的。不过,在没有解剖前,还不能肯定……”

    “溺死……还有地上的痕?!泵∥謇梢沧叩搅撕竺盼恢?,“是在海水里面被溺死,然后再被拖到这个房间里的吗?好恶劣的犯人,真是可恶的家伙……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一定要把你给抓起来!”

    柯南凝重地说道:“毛利叔叔,我的推断,和你一样。只不过,你难道没觉得外面的沙滩上,少了些什么吗?”

    毛利大叔愣了一下:“有少什么吗?”

    “外面的沙滩上,没有脚印和拖拽的痕迹?!笨履峡诘?。

    毛利大叔瞪着外面,然后拧开了房门,看着沙滩:“真、真的没有?这怎么可能?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能不留下脚???!”

    柯南也站在门前的木梯上,看向下面平整的沙滩,还有一条略微明显的水渍拖痕:“……如果我们的推理没错的话,那就意味着,沙滩上缺少了能佐证我们推理的最关键一环。也就是说,这是……”

    “……不可能犯罪!”

    PS:第一个人死掉啦~~啦啦啦~~

    PS2:花样坑柯南,我表示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