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早上,海面上雾气未消。

    一艘运输船的甲板上,小兰、柯南还有毛利大叔都靠在船边,看着早上波涌的浪潮:“啊啊啊阿嚏~~真是的,我堂堂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为什么要和这个骗人的除灵师一起行动……”

    小兰扭头丢给了毛利小五郎一个白眼:“爸爸!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嘛!舒桑也和我们一样,都是接到了来自月影岛的委托的。而且,委托他的人,也和委托爸爸的人一样,是那位叫做麻生圭二的先生哦!”

    柯南在一旁呵呵笑了笑,心里面却在琢磨着,那个叫麻生圭二的,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同时委托侦探还有……除灵师?

    “啊阿嚏~~”毛利小五郎又打了个喷嚏,伸手摸了摸鼻子,“对了,这么说的话,关于那个委托人,麻生圭二,那个高中生有什么内幕消息吗?”

    “这个……我怎么知道啦!”小兰摇头。

    毛利大叔问道:“你跟他不是朋友吗?他难道就没有说什么吗?”

    “没有……”

    小兰话落,忽然看向了船舱方向:“啊~舒桑,你也来欣赏早上的海景吗?”

    舒允文走出了船舱,微笑着先把所有人都问候了一遍,回答道:“说起来,我也想欣赏一下早上的美妙景色。只不过,今天早上的天气,好像什么都看不到??!”

    “今天早上的天气好像确实不太好?!毙±夹ψ呕卮?,然后又继续说道,“不过,天气预报有说,今天的天气,应该很不错的。所以,现在只是暂时的吧……”

    “或许吧?!笔嬖饰男α诵?,然后又向着毛利大叔说道,“说起来,这次能和毛利先生接受同一人的委托,真是让我安心不少呢~有赫赫有名的全国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相助,我这次的委托,一定会很轻松的?!?br />
    “啊……哈哈哈!舒桑真是太客气了,我其实也只是小有名气而已?!泵∥謇闪⒖痰靡馔?。

    小兰翻了翻白眼——爸爸,你的节操呢?貌似刚才还在背后说人家是骗人的除灵师来着。

    至于柯南,又“呵呵”了一声,心里面骂了一声马屁精,然后伸手扯了扯舒允文的衣服:“允文哥哥,允文哥哥,你也是接受了那位名叫麻生圭二的先生的委托,对吗?那你知道那个人的情况吗?”

    我知道麻生圭二早就死了,委托咱们是伪娘君,难道也要跟你说?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一句,脸上则带着笑容道:“??!你说那位麻生圭二先生的委托??!其实,说起来的话,我也不知道那位麻生圭二到底是谁的。只是在昨天的时候,事务所的松下君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有一封来自月影岛的委托信,上面说要让我去,连委托费也一起寄来了。所以,我才会……”

    “这样啊……”柯南点了点头,那就和毛利大叔这边一样喽,“那封委托信,可以给我看一下吗?”

    “当然可以?!笔嬖饰男ψ糯鹩ο吕?,然后从上衣内侧口袋里掏出了一封委托信,递给了柯南。

    柯南打开以后,一看上面也和毛利大叔的那封委托信一样,是从报纸上剪下了特定文字,粘在了纸上,拼起来的。

    “尊敬允文大人:鄙人麻生圭二,众人口目之恶灵,将取邪恶之人灵魂……”

    柯南拿着念了一半,毛利大叔已经劈手抢了过去,顺便赏给了柯南一拳头:“小鬼一边去,让我来看!”

    于是,柯南顶着大包去一旁画圈圈了。

    “……若有强大的除灵师,请您净化所有邪恶之灵。恶灵麻生圭二?!泵∥謇砂咽O碌哪谌菽钔?,然后挠了挠头,“哈哈?还真是一封很奇怪的委托信呐!”

    舒允文笑着点头道:“是啊~这封委托信确实很奇怪的。事务所的松下君他们,其实都劝我不要接受这个委托的?!?br />
    “???是吗?”毛利大叔问道,“那为什么……”

    “因为没办法啊,对方连委托费也一起寄来了,五百万日元的委托费,都找不到退的人……”舒允文随口回答着。

    在舒允文话音一落,毛利小五郎、小兰、柯南都难以置信外加惊愕地看向舒允文:“五、五百万日元?委托费居然有这么多?”

    “哈哈……”舒允文笑着挠了挠头,“顶级的除灵师,如果要是被委托处理恶灵的话,我们事务所的报价,确实是这样的?!?br />
    “呵呵呵……是这样吗?”毛利小五郎心里面不爽。

    妈蛋!为毛你一个骗子除灵师的委托费都有五百万日元,而老子赫赫有名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才只值五十万日元……尼玛,好自卑的说。

    毛利大叔心里面已经在想着,等看到麻生圭二的时候,一定要给他点儿颜色看看。不待这样歧视侦探的。

    柯南这时候说道:“毛利叔叔,允文哥哥的委托信你看完了吗?现在能给我看看了吧?”

    “嗯……拿去!拿去!可恶的小鬼?!泵笫灏研哦丝履?。

    舒允文这时候微笑着说道:“对了,毛利先生,您收到的委托信,可以给我看看吗?”

    “当然没问题?!泵笫逵α艘簧?,拿出了委托信,递给了舒允文。

    舒允文接了过去,打开一看。

    “下一个月圆之夜,在月影岛上,将会再次有影子开始消失,请您前往调查原因,麻生圭二……”

    舒允文念了一遍,伸手捏着下巴,摇了摇头。

    两封委托信,一个给侦探,一个给除灵师,这要是分析一下的话,其实可以说是成实那个家伙心里面两种念头的挣扎吧。

    写给舒允文的那封委托信,浅井成实把自己比喻做了“恶灵”,直接说了要杀掉“邪恶之人”,这是他邪恶的一面;而给毛利大叔的那封委托信,虽然也写明了“会有影子开始消失”,但却请侦探来调查原因,这是他善良、不想杀人的一面。

    不过,想想也是。

    自己全家被杀,好不容易调查出了凶手,想要报仇,但又被心中善念桎梏,善恶之间,本来就是这样的。

    “允文哥哥,允文哥哥?”柯南伸手扯了扯舒允文的衣服,打断了舒允文的思索,“你这封委托信里的恶灵、邪恶之人都指的什么,你知道吗?”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我怎么会知道?我又没去过月影岛……”

    好吧,其实,舒允文也只记得,这个案子里面,浅井诚实有杀人来着,但具体的杀人手法、杀了几个人,他都记不太清楚了……

    “哦……”

    柯南捏着下巴,又把舒允文手里,毛利大叔的那封委托信拿了过去,来回看了看,越看越觉得奇怪。

    这感觉……怎么像是什么预告信??!比如说……

    杀人预告!

    ……

    下午,月影岛的公所外面。

    “可恶!这到底是什么人的恶作剧???这麻生圭二明明就是一个死人,一个死人怎么可能会寄委托信给我们嘛!”毛利大叔有些郁闷地看着手里面的委托信,直接揉成了一团,丢到了不远处。

    “喂!爸爸!怎么可以这样做嘛!”

    小兰抱怨一声,柯南则跑过去,把委托信又捡了起来,对毛利大叔道:“毛利叔叔,我觉得,这应该不是什么恶作剧哦!毕竟,委托人可是连委托费也一起寄到侦探事务所的。更不用说,允文哥哥那里的委托费,更是有整整五百万日元之多。哪怕真的是有人要恶作剧,也不可能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吧?”

    “嗯……说、说的也是?!泵笫逋凶畔掳?。

    舒允文也在一旁道:“还有,毛利先生。那位麻生圭二虽然已经死了,但这封信,很有可能是麻生圭二先生的亲人、朋友之类的寄来的哦。另外,刚才那位公所的人似乎有说,麻生圭二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吧?死在自己家里面,先杀掉了妻子、小孩,然后一把火烧掉了自己家……或许,有人觉得这件事情很古怪,所以才会委托我们过来的吧?!?br />
    柯南这家伙又把舒允文的那封信拿了过去,微笑着说道:“其实,我们还是有办法能找到委托人的。这两封信上,都盖着月影岛的邮戳,那就应该是月影岛的人。另外,他给毛利叔叔和允文哥哥的委托费,都全部付清,毛利叔叔的五十万日元,再加上允文哥哥的五百万日元,一共五百五十万日元。能轻易拿出这笔钱的,一定是岛上很有钱的人吧?”

    “对哦!”小兰拍了一下手,“寄委托信的人,和那位死掉的麻生圭二应该是好朋友,还能一下子拿出五百五十万日元的人,一定很容易就能问出来的??履?,你真的好聪明哦!”

    柯南挠头:“哈哈哈~哪里啦!我说的这些,毛利叔叔一定早就想到了,只是不想说而已?!?br />
    “是这样吗?”小兰乜着眼,看向毛利大叔。

    毛利小五郎连忙道:“当、当然!身为全国都有名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我当然早就想到了,只是不屑说而已?!?br />
    舒允文在旁边呵呵笑了笑。

    柯南,你推理这么牛,就不怕露馅嘛~

    舒允文扭头看了看周围,在看到公所不远处的建筑物后,愣了一下,起身向着那里走了过去。

    毛利大叔、柯南、小兰见状,奇怪地问道:“舒桑,你要去什么地方吗?”

    舒允文微微一笑:“听了江户川小盆友说的话,我也觉得很有道理。不过,这里你们人生地不熟的,贸然打听消息,恐怕不太合适吧?”

    “???舒桑在这里有朋友吗?”小兰问道。

    毛利大叔和柯南也一脸好奇。

    舒允文笑了笑:“我想起来,之前事务所似乎有一个客户,就是月影岛的。他是一位医生,我们或许可以找她问一下?!?br />
    “她?是一位女医生吗?”毛利大叔更期待了。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那特么是个伪娘君啊~虽然舒允文知道浅井成实是男的,不过在尘埃落定之前,还是假装那货是女的比较好一些。

    “呵呵……我看前面就是月影岛的诊疗所,她或许就在里面?!笔嬖饰乃档?,“如果有个熟人的话,打听起事情来,不是要更轻松一些吗?”

    “说的也是?!泵笫宓阃?。

    四个人溜达进了月影岛诊疗所内,门口前台的护士立刻开口:“诸位,你们好,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舒允文微笑着说道:“您好,我找浅井成实一声,请问她在吗?”

    “浅井医生今天有上班……”护士翻了一下本子,“请问你们有预约吗?”

    “没有……”

    “没有预约的话,可能得稍微等一会儿……”

    护士话还没说完,舒允文扭头一扫,在看到过道里的人之后,立刻摆了摆手,招呼道:“浅井成实医生?”

    被喊到名字的人转过头来:“允文大人?”

    舒允文笑着点了点头:“没错,是我?!?br />
    “允文大人,请稍等片刻?!鼻尘墒祷奥?,摆平了跟前那个小正太后,快步走了过来,“真是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允文大人?!?br />
    “哈哈……我接到了一个委托,所以过来一趟?!笔嬖饰纳焓种噶酥干砼缘拿∥謇?、小兰、柯南,一一介绍道,“这位是毛利小五郎,全国赫赫有名的名侦探,这位是他的女儿毛利兰,至于这个小鬼,叫江户川柯南……”

    “??!是毛利侦探?我有拜读过有关于您的报道?!鼻尘墒狄涣吵绨?,根本看不出有伪装的。

    毛利小五郎笑着挠头道:“能有您这样的大美女粉丝,真是荣幸之至啊……”

    几个人客套了几句,浅井成实又说道:“在这里说话不太方便,请诸位跟我来?!彼低?,浅井成实看向门口的护士,“美子,我今天还有几个预约的病人?”

    “没有了。藤原先生本来要来的,不过后来又取消预约了?!?br />
    “那就好?!鼻尘墒敌ψ抛?,向舒允文他们说道,“做为一名医生,其实最期待的,就是病人越少越好……”

    众人走到了浅井诚实的办公室外,舒允文忽然开口道:“啊……真是不好意思,浅井医生。厕所在什么地方,能告诉我吗?我想去一趟厕所……”

    “厕所的话,就在前面左转……”浅井成实指了一下方向。

    舒允文道:“真是不好意思,您能带我去一趟吗?”

    “当然可以?!鼻尘墒迪却蚩俗约喊旃业拿?,“毛利先生,毛利小姐,还有柯南小朋友,请你们先在我的办公室里面等一下……”

    “好的,没问题?!泵笫逅堑阃?,走进了办公室里面。

    柯南小鬼在办公室里面扫了两眼,奇怪道:“浅井医生,你办公室里面不是有卫生间吗?”

    浅井成实笑着说道:“卫生间的马桶坏掉了,已经找人来修了……”

    毛利大叔顺手给了柯南一拳头:“问题很多的小鬼?!?br />
    浅井成实领着舒允文走到了卫生间门口,舒允文在洗手池洗了一下手:“我收到了一封奇怪的委托信。如果要是真的有恶灵要取走邪恶之人灵魂的话,身为除灵师,五百万日元,我可以帮这个恶灵,抹灭掉一些不必要的痕?!还堋?br />
    “……那个恶灵的名字,是不是叫做麻生圭二?!?br />
    浅井成实低着头,好一会儿后才抬起头来,脸上带着轻松和决绝的笑容:“允文大人,谢谢您。既然如此,恶灵就把一切都拜托给您了……”

    “嘎吱”一声,水声停止,舒允文甩了甩手。

    “没什么的。如果是邪恶之人的灵魂,有恶灵帮忙收走,我也是欢迎的?!?br />
    舒允文转身,拿起毛巾擦了下手:“走吧。毛利侦探带着一个很招人厌的小鬼。时间太长的话,小鬼会生疑的?!?br />
    话落,舒允文眯了眯眼。

    这次,他就是要阻止这位名侦探查明真相。

    洗衣机,鬼巫师对名侦探,看看谁更厉害吧!

    PS:嗯嗯,这是开端,明天杀人……案件即将开启~

    PS2:求点推荐票票,我要稳住推荐排行第一,我要当第一,第一,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