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小孩的鬼魂,看上去并不浓郁,反倒是显得有些稀薄。按照舒允文的估算,这个鬼魂,最多也就半年时间,就会变得模糊起来,最后肯定会自己消散掉。不过,看勇太和小孩鬼魂的亲密情况,以后鬼魂或许会吸收勇太身上的生气,以便活的更久。

    当然,这样一来,勇太可就倒了霉了。

    这段时间,他仅仅只是和这个小孩的鬼魂住在一起,就让他身体变得虚弱起来,很容易生病。一旦生气被吸走的话,那可就不是头晕发热、感冒拉肚之类的小毛病了——

    那绝对是会要人命的重??!

    舒允文又看了两眼,在看到小孩鬼魂的时候,又发现,那鬼魂的腹部位置,好像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鬼魂当然不会受伤,如果要是死后的魂体上,带着伤口的话,那就说明,那伤口,绝对是在死前留下的,而且还给这个小孩带来了很大的痛苦。

    “允文大人?”小川医生见舒允文盯着勇太身旁看个不停,小心翼翼地喊了舒允文一声。

    舒允文回神,微笑着说道:“小川医生,这就是勇太吗?还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嗯,看他好像玩的很开心的样子,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了?!?br />
    “啊……好的?!毙〈ㄒ缴阃?,知道舒允文这是要故意离开,连忙在前面领路,“允文桑,请这边来?!?br />
    舒允文把勇太的房间门关上,走到了客厅里面。

    这一次,小川夫人再说要准备茶水什么的,舒允文并没有拒绝。

    趁着小川夫人准备茶水的时候,舒允文看向小川医生,道:“小川医生,勇太的房间,我已经看过了。你们的感觉没错,现在勇太的房间里面,确实有一只鬼魂……”

    “啪”的一声,小川医生立刻跪在舒允文跟前,额头碰到了地面:“允文大人,请您务必要救一下勇太,他才五岁,还只是一个孩子……”

    “老公!”听到动静的小川夫人走了出来,一看小川医生的样子,立刻也跪在了舒允文跟前,额头贴着地面。

    松下平三郎一脸正色,而冢本数美则稍微有些担心外加好奇地看向舒允文。

    房间里面有鬼?允文君这是在骗人吗?如果一会要是行骗失败的话,小川家会不会报警啊……

    舒允文微笑着说道:“小川医生,您这是干什么,请不必多礼。我既然接下了您的委托,就一定会帮您解决,请放心?!?br />
    松下平三郎也在一旁道:“小川医生,我们事务所的允文大人,是一位真正的除灵师。允文大人既然说没问题,那就绝对没事的?!?br />
    “是……”小川医生再度道谢,“允文大人,那就拜托您了?!?br />
    其实,说起来,小川医生之所以会找去克勤除灵事务所,那也是有原因的。

    之前美术馆的那个案子,真中老板的事情,在米花町内,可是传播很广的。真中老板被杀身亡,在那前一天,克勤除灵事务所内,舒允文给他下的诅咒,说他第二天会被人杀掉……

    总而言之,因为这件事情,米花町内很多人都认为,舒允文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

    小川医生也是因为如此,才找好友田中医生帮忙,约到了舒允文。

    “想要彻底解决勇太的问题,其实还是挺简单的。第一步,我会把那个鬼魂带走,处理掉;第二步,勇太这段时间和这只鬼魂经常接触,体虚气弱,身上沾染着一些不好的东西,我需要施展术法,把那些东西驱除掉,再然后,他需要随身佩戴桃木符,避免再沾染到这一类的东西……”舒允文简单地说了一下步骤。

    所谓带走鬼魂,就是一个“摄”字诀,把鬼魂抓走。这种普通鬼魂,抓起来又不费事。至于第二步的驱除邪气,就是一个【鬼巫术·驱邪】——这确实是必须的。勇太和这只鬼魂接触的时间太长了,如果不施展这个术法,恢复起来会很慢。第三步,就是属于安慰治疗了……

    小川医生则直接点头道:“允文大人,一切都按您说的来!您有什么要求,我们都会满足您的?!?br />
    舒允文微微一笑,道:“小川医生客气了,您支付报酬,我帮您解决问题,本来就是应该的?!倍倭硕?,舒允文又说道:“不过,费用的问题,我需要提前说明一下。因为这一次是真正的除灵,不是安慰式除灵,所以收费会相对昂贵一些。当然,这次遇到的鬼魂,也只是普通鬼魂而已,原价四百万日元,不过看在您是田中先生朋友的面子上,只收两百万日元;至于帮勇太驱除邪气的法术,作价五十万日元,我也给您五折优惠。最后的桃木符,这个属于事务所明码标价的,三十万日元,也能五折优惠。这样算下来的话,一共是两百四十万日元,您能接受吗?”

    舒允文开这个价格,是因为确实很轻松的缘故。

    如果这儿有只恶鬼的话,这个价钱翻上十倍,也得看舒允文的心情。要是更厉害的恶灵、怨灵之类的,以舒允文现在的实力,绝对是有多远、躲多远。鬼巫师哪怕再怎么克制鬼物,那也是在基础入门以后。舒允文现在连入门都不算,可不能自己作死啊~

    “可以的!”小川医生连忙点头。

    对他来说,哪怕舒允文开价再高,他也会答应的。

    舒允文笑道:“这样的话,那就没问题了。时间紧急,我现在就要开始,可以吗?”

    “当然,越快越好!”

    小川医生话落,舒允文站起身来:“那就开始吧?!?br />
    一行人又重新走到了勇太的门前,停了下来。舒允文开口道:“小川医生,现在,请你让勇太先离开一下他的房间,可以吗?”

    “没问题?!毙〈ㄒ缴鹩ο吕?,然后小川夫人敲了敲门,开口道,“勇太,可以出来一下吗?妈妈要帮客人准备东西,忙不过来,你能帮忙洗几个水果吗?”

    “好?!?br />
    房间里面,勇太应了一声,出门以后,好奇地看了舒允文他们一眼,然后跟着小川夫人离开了。

    看着勇太离开,众人一同进入了房间里面,舒允文目光一扫,便看到地面上,那个小孩的鬼魂趴在一个掌上游戏机上,开心地玩着。那个游戏机明明没有人动,但按钮却不断起起伏伏的,给人一种很惊悚的感觉。

    “咕咚”一声,众人都吞咽了一口口水,惊恐地看向舒允文。

    至于冢本数美,更是深受抓住了舒允文的手——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挑战她的神经承受极限了。

    麻麻,你不是告诉过我,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有鬼的嘛~

    “允文君……”冢本数美小声地说着。

    “嘘……”舒允文让冢本数美别说话,不过那个趴在地上的小孩鬼魂已经感觉到了动静,赶紧离开了掌上游戏机,按钮也终于不再动了。

    舒允文盯着那个小孩鬼魂,口中忽然念动起了巫咒,等候巫咒念完,舒允文口中念了一个“摄”字,然后便看到那小孩鬼魂猛然间向着舒允文的手中飞来,最后变成了一团灵魂球。

    不过,这还不算完,舒允文手中出现了灵魂球的同时,地上那个掌上游戏机也像是被一股力量拖拽似的,从地上飞起,飞快地窜到了舒允文的手中。

    卧槽?这小孩的鬼魂,居然还有寄居体?他一直都寄生在这个掌上游戏机上?

    这么说来……他之前估算这个鬼魂只能再存在半年,也不靠谱了。既然有寄居体,在寄居体没有彻底损坏之前,它一直都能活着;不过,一旦寄居体被破坏掉的话,它要么直接魂飞魄散,要么会瞬间变成厉鬼,以另一种形态继续存活。

    当然,对鬼巫师来说,要想收拾这一类拥有寄居体的鬼魂,那直接拍死就行……

    舒允文心中还在琢磨着,而这一幕落在其他人眼中,就很流弊了。

    他们看不到小孩的鬼魂,所以在他们眼中,舒允文嘴里面念叨了一通谁也听不懂的,然后地上那个掌上游戏机就飞到舒允文手里面了。

    隔空摄物??!这在普通人眼中,绝对是十分高大上的。

    这根本就不是科学了,好不好?

    “允文大人?”小川医生小心翼翼地开口。

    舒允文回神:“哦!没事了,那个鬼魂已经被我抓住了?!?br />
    “已经抓住了吗?那真是太好了?!毙〈ㄒ缴成闲老?,但神情上还是有些担忧。

    舒允文知道小川医生还是有些疑虑,微笑着开口道:“小川医生,如果你愿意付二十五万日元的话,我会在你的身上使用一个术法,这样一来,你能在一个小时内看到鬼魂……”

    “我愿意?!毙〈ㄒ缴苯哟鹩ο吕?。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又扭头看向田中医生:“田中医生,你想不想看看?因为您之前对我的照顾,所以对您可以免费的哦~”

    “真、真的吗?”田中医生犹豫了一下,也点头道,“我也想看看?!?br />
    “数美,你呢?你想看看吗?”舒允文又问冢本数美。

    冢本数美点头道:“我也想?!?br />
    她对舒允文的心意,她自己心中最清楚了。在舒允文昏迷以前,她还以为对这个男人已经足够了解了。现在看来,这个让她中意的男人身上,还是带着诱人的神秘感……

    “那就好。松下君,这次也带你一个吧?!笔嬖饰目戳搜鬯上缕饺?,松下平三郎立刻道谢一声。

    紧接着,舒允文口中再度念动起了巫咒,一道又一道的【鬼巫术·鬼眼】施展在了周围其他人身上,而他们眼前的景象,也开始变幻着,都看到了舒允文手中的那颗灵魂球。

    “这就是那个鬼魂?!笔嬖饰闹噶酥甘掷锩娴牧榛昵?,继续说道,“这个鬼魂,是一个小孩子,看上去和勇太差不多大。而且,这只鬼魂,居然寄生到了这个掌上游戏机上……小川医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说的勇太开始出现奇怪的举动,应该就是在这个掌上游戏机出现以后的吧?”

    不过,这时候,小川医生整个人却像是魔怔了似的:“和勇太差不多大的小孩……那是……那是智也,是荻野智也,荻野先生家的孩子。居然是他……”

    舒允文愣了一下:“小川医生,你认识这个鬼魂?”

    小川医生道:“如果、如果是和这个掌上游戏机一起的话,那就应该没错了。这个鬼魂,应该是我在两年前的一个病人,荻野智也。他是因为盲肠炎发作,结果最后没能救回来,死在了手术台上。他在手术之前,一直都紧紧地抓着这个掌上游戏机……”顿了顿,小川医生忽然又跪在了舒允文的跟前:“允文大人,请问我能再耽搁您一点时间吗?荻野先生,也就是这个鬼魂的父亲,一直很想念他的孩子,为此甚至……如果可以的话,请让荻野先生和智也的鬼魂见上一面……”

    “可是,我一会还有……”

    舒允文皱眉,冢本数美却打断道:“没关系的,允文君。比起一会的事情,能让智也的父亲赶来,再见他一面,要更重要的?!?br />
    “那……好吧?!笔嬖饰牡阃?。

    “真是多谢您了,允文大人?!毙〈ㄒ缴俣鹊佬?,然后匆忙离开,打电话去了。

    倒是冢本数美,有些好奇地问道:“允文君,人的灵魂,就是这样子的吗?”

    舒允文哑然一笑:“当然不是?!?br />
    想了想,舒允文看了看在灵魂球中转来转去的荻野智也的鬼魂,心想这小东西反正和掌上游戏机一体,只要他拿着掌上游戏机,它就跑不掉,索性解开了“摄”字诀,灵魂球膨胀起来,瞬间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这就是……鬼魂吗?”冢本数美问道。

    舒允文点头,解释道:“一般来说,新生的鬼魂,都是不成形体的,只是一团灵魂能量而已。不过,时间长了的话,鬼魂一般会根据自己的记忆,幻化出灵体来,也就是这种形态了?!笔嬖饰闹噶酥篙兑爸且驳墓砘辏骸罢飧鲂〖一?,估计对掌上游戏机有着特殊的偏爱,而且对自己死前的记忆最清楚,所以才会成了这个样子……”

    舒允文解释了几句后,才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摸出了手机:“咱们还是先往相园家打个电话吧~一再失约,这还真是……”

    “没事啦!相园修夫妻很好说话的,只要跟他们解释一下,他们不会在意啦?!壁1臼捞鹛鹨恍?,然后伸手摸向了荻野智也的鬼魂。

    手整个穿了过去,好像眼前并没什么东西似的。

    舒允文打完了电话,小川医生也打完电话,赶了回来,告诉舒允文,荻野智也的父亲就在附近,大概十五分钟后就可以赶来。

    十五分钟眨眼间便已经过去。

    门外铃声响起,小川医生立刻赶过去开了门,然后便看到一个胖胖的男人冲了进来,大声问道:“智也?智也他真的还在吗?他在哪里?他在哪里?我要见他……”

    小川医生道:“荻野先生,请您克制一点,允文大人还在这里。至于荻野智也,他现在就在我儿子的房间里面……”

    “在哪里?在哪里?”荻野先生已经冲进了勇太的房间里面,却并没有看到他的宝贝儿子。

    舒允文微笑着开口道:“您好,荻野先生,我叫舒允文,是一个除灵师……”

    “您、您就是允文大人?请您帮我,只要能让我再看到智也,您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陛兑跋壬蛳驴仪?。

    舒允文点了点头,口中念动着巫咒,然后一个【鬼巫术·鬼眼】,用在了荻野先生的身上:“好了,现在,你可以看到了?!?br />
    荻野先生抬头,再看室内,只见荻野智也的鬼魂就凑在他跟前,脸上似乎很高兴,小手一下又一下的想要碰一下荻野先生,但却都是直接穿过,根本无用。

    在看到荻野先生看向他后,荻野智也开心地笑着,嘴巴轻轻张合着,并没有发出声音,但只凭唇语,在场的人却都能看得出来,那是“爸爸”这个词。

    “……智也……”

    荻野先生流着眼泪,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抱着荻野智也的鬼魂,似乎想要藉此感受那久违的温暖。

    “……智也,对不起……呜呜呜呜……对不起……”

    一双雾气凝聚的小手,小心翼翼地环绕住了荻野先生的脖子,小脸稳稳当当地枕在了荻野先生的肩膀上,脸上依旧是开心的笑容。张合的嘴唇,发不出任何声音,但所说的话,依旧如初。

    “……偶都?!?br />
    偶都桑。

    PS:嗯,自以为写了个感人情节,也不知道大家有感觉没有……

    另外,再求一下推荐票票,只求这个星期能拿双榜第一,往后就随意啦~

    PS2:明天开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