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米花高中二年B班。

    下课时间里,小兰和园子凑在一起,聊着天。

    “可恶??!小兰!你去埼玉县看天下第一夜祭,居然也不喊我一起,我们以后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啦?”园子一副被抛弃的样子。

    小兰呵呵笑着:“可是……之前园子你不是说过,你要去向茶道大师学习茶道吗?而且,你还说……”

    小兰记得,园子的原话似乎是说,茶道大师有个新收的弟子,又年轻,又帅气。所以,周末的时候,不管是什么事情,都不要打扰她。

    园子一听这话,顿时一脸颓然:“哎……可恶!可恶!可恶??!”

    然后,小兰和园子窃窃私语几句后,小兰才捂着嘴笑道:“哈哈哈……什么?你说的那个帅哥,在高中一毕业,就和女友结婚了吗?而且,那个帅哥周末的时候根本不去茶道大师家,教你茶道的,是一个六十多岁,很严厉的老先生?哈哈哈……”

    “小兰,你是在幸灾乐祸吗?”园子吐槽,“总而言之,家里面给我安排的这门功课,我一定要找机会翘掉才行。我铃木园子大小姐的美丽青春年华,怎么能浪费到这种事情上?”

    “呵呵呵……”小兰轻笑。

    园子这货忽然又凑到了小兰跟前,问道:“对了,小兰。你去埼玉县看天下第一夜祭,有没有遇到帅哥??!有没有人跟你搭讪?”

    “怎么可能会有嘛!”小兰连忙摇头,“我和爸爸还有柯南一起去的……”

    顿了顿,小兰又小声道:“对了,我们在埼玉县的时候,遇到了……”

    几秒钟后,园子这货扭头看向了坐在座位上的舒允文:“???你们去旅行,都能遇到那个大叔脸的家伙吗?这也太巧了一点吧?是不是这个家伙偷偷跟踪你?”

    园子的声音不小,被舒允文听到了。舒允文看了一眼园子,翻了翻白眼。

    这位千金大小姐,他懒得和她一般见识。

    “不会啦!他是和家人一起去的?!毙±妓档?,“还有,在埼玉县的时候,我们又遇到了命案,而且还是两起命案……”

    “两起命案?”园子惊讶,然后说道,“说起来,小兰,你最近运气好像很衰哎!走到什么地方,都会发生命案?;褂?,那边那个自称除灵师的大叔脸也是一样……”

    “铃木同学,说别人坏话的时候,请你小声一点,可以吗?”舒允文吐槽。

    铃木园子翻了翻白眼,但终究还是不说话了。

    小兰则连忙道歉道:“舒桑,真是抱歉,园子她不是故意的啦!”

    “嗯?!笔嬖饰牡懔说阃?。

    也就在这时候,舒允文课桌里的大哥大响了起来。

    愣了一下,舒允文拿出大哥大来:“莫西莫西,我是舒允文,请问……”

    “允文大人,我是松下,事务所这边有一项业务……”对面是松下平三郎。

    舒允文皱了皱眉头:“松下君,我记得我昨天跟你说过,今天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情的话,就不用给我打电话了。我今天还有别的事情……”

    松下平三郎那边连忙道:“允文大人,我知道的。只不过,他们似乎很着急。而且,这两个人都是米花综合病院的医生,其中一个人姓田中。田中医生说,他是您的主治医生……”

    田中医生??!

    舒允文头疼地摸了摸脑门。

    好吧,这下子,他还真没办法拒绝了。

    那位田中医生,要说起来的话,都算是这具身体的半个救命恩人了。现在人家都找去事务所求助,他要是不亲自过去一趟,确实说不过去。

    “那……好吧?!笔嬖饰拇鹩α讼吕?,“今天下午三点钟,你开车到学校门口等我。田中医生那边,你也和他打好招呼,到时候见?!?br />
    “哈伊,允文大人?!?br />
    挂掉了电话后,舒允文起身,揉了揉脑门,向着高三年级的教室走去。

    他说了下午有事,可没骗人。

    至于具体的事情……

    好吧,下午他要和冢本数美去见两个朋友,顺便品尝一些美食。

    那两个朋友,就是曾在旋转寿司店里面遇到过的相园修夫妻两个。

    自从上次在旋转寿司店和这夫妻两个结实后,冢本数美发现,相园修夫妻二人居住的地方,就在她家附近。而且,这对儿夫妻,是名副其实的老饕,很喜欢吃各地的美食。

    今天下午,就是相园修为了感谢之前旋转寿司店的事情,专程邀请舒允文和冢本数美两个去吃特色烧烤。现在舒允文说不定得耽搁一点时间,肯定得先和冢本数美打个招呼了。

    嗯,对了,一会儿也得往相园家打个电话才行。

    ……

    开往事务所的车上,松下平三郎道歉道:“冢本桑,真是很抱歉,耽误了您的时间?!?br />
    冢本数美和舒允文一起坐在车后座上,笑着摇了摇头:“松下副社长,您太客气了。事情我已经听允文君说过,田中医生可是允文君的救命恩人呢,如果拒绝的话,那才是很失礼的事情?!?br />
    没错,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冢本数美对舒允文的称呼,已经不再是“?!?,而是“君”了。

    这对两个人的关系来说,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突破。

    车子开到了事务所的楼下,三人进入事务所后,舒允文先主动和会客室内的田中医生打了个招呼,然后告罪一声,准备去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换一下衣服。

    不过,在等候的人群中扫了一眼后,舒允文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允文大人,您好?!鄙碜排?,十分漂亮的女人向着舒允文鞠躬行礼,“我是浅井诚实,曾经来拜访过的……”

    是伪娘君啊……

    舒允文先和浅井诚实保持了一定距离:“浅井医生,对吧?我还记得你的。你如果还是为了你父亲的灵魂而来的话,那我无能为力,抱歉?!?br />
    “不,允文大人,我知道,您一定是一位真正有本事的除灵师,所以,拜托您了!”浅井诚实鞠躬恳求。

    舒允文退后两步,摇头道:“抱歉,您父亲的灵魂,绝对已经消散了。我无能为力的?!?br />
    “是吗?”浅井诚实脸色不好看,“允文大人,那真是给您添麻烦了……”

    舒允文微笑道:“没事的?!?br />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舒允文换上了一身正装,重新进了会客室,和田中医生客气了两句后,才问道:“田中医生,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事情吗?”

    田中医生摇头道:“不,不是我,允文大人。这位是我的朋友小川医生,和我在同一家医院内任职。他的孩子,似乎遇到了很奇怪的事情?!?br />
    “小川医生,是吗?”舒允文微笑着点了点头,“可以跟我说一说,你儿子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吗?”

    小川医生“哈伊”一声,然后道:“允文大人,我的儿子叫勇太,今年五岁,还在上幼稚园。其实,奇怪的事情,应该是从去年开始的。大概是去年秋天的时候,勇太就喜欢在自己的房间里,拿着玩具自言自语,似乎在和别人玩似的。我一开始觉得没什么,不过,从今年元旦过后,这种情况变得越来越严重了。最近,勇太在房间里面和空气说话,似乎还在和什么东西玩……”

    舒允文眯了眯眼,微笑道:“这种情况,在小孩子身上,似乎很正常吧?嗯,小川医生,你自己就是一名医生,为什么不找医生看看呢?”

    像是小川医生说的这种情况,对小孩子来说,确实很常见。

    尤其是某些独生子女,因为只能自己玩,所以经常想象出一个朋友来,然后自己和自己对话、交流。

    旁边,田中医生说道:“允文大人,您知道的,我就是神经科的医生,曾帮勇太治疗过。不过,勇太的情况,确实很特殊?!?br />
    “哦?怎么个特殊法?”舒允文好奇地问道。

    小川医生这时候说道:“田中在给勇太检查过以后,认为勇太是因为没有人和他玩,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他建议我和妻子最好能多陪一下勇太。本来,在去年的时候,勇太就自己独自睡觉了,因为这件事情,我和妻子又开始陪他睡??墒?,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们去勇太的房间,却发现,勇太房间里,所有的玩具都被弄的乱七八糟!”

    舒允文两眼一亮,觉得有意思了,连忙问道:

    “以前也发生过这种事情吗?”

    小川医生道:“事实上,从去年秋天开始,勇太的房间里,就经常是乱糟糟的。不过,我和妻子都以为是勇太弄乱的……”

    “嗯……”舒允文眯了眯眼,“你一定还有什么没说的吧?”

    小川医生犹豫了一下,说道:“两天前,我偷偷在勇太的房间里装了监控摄像。昨天晚上回家以后,我和妻子一起看了监控录像,结果发现,每当勇太房间里面没人的时候,那些玩具……都在自己动……”

    “是吗?”

    舒允文更加兴奋了。

    有这证据,基本上可以认定,勇太的房间里面,绝对有什么东西。

    不过,从勇太能和那个东西玩到一起来判断,应该不是恶灵什么的,十有**是个灵鬼。

    灵鬼这东西,只要不是长时间接触,对普通人来说,是无害的。而对舒允文这种鬼巫师来说,灵鬼,那简直就是天赐的宝物。要是能有一只灵鬼的话,舒允文平时的修炼,也不用担心会巫力浑浊,大叔脸越来越厉害等等……

    最重要的是,舒允文家里那个巫器《天?!?,终于能用到了。

    “小川医生,如果方便的话,我现在能去您家里面看看吗?”舒允文问道。

    小川连忙点头道:“当然可以!”

    ……

    “那位小川医生家里面,真的有鬼吗?”冢本数美抬手看了看手表。

    现在已经三点半了。

    他们和相园修夫妻两个约好的时间,就在四点半。不过,现在看样子,似乎会失约一会。

    舒允文微笑着说道:“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很有可能是真的哦!不过,应该不是恶鬼、恶灵,所以不用担心的?!?br />
    冢本数美笑着说道:“啊~如果要是真的有恶鬼的话,我也好想看看呢……”

    舒允文道:“如果你想看的话,随时都可以的?!?br />
    “哈哈?是吗?”冢本数美并不相信。

    实际上,在冢本数美心中,她也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存在。

    小川医生家就在米花町内,大约二十分钟后,便已经到了。

    进了小川医生家后,小川夫人立刻问候一声,紧接着正要准备茶水、糕点,舒允文摇了摇头:“小川夫人,不用麻烦了。我一会还有其他事情,所以不用这么麻烦的。小川医生,勇太的房间在哪里?我们先去看看,可以吗?”

    “当然可以。允文大人,请跟我来?!毙〈ㄒ缴筒坏寐砩辖饩稣飧鑫侍饽?。

    小川医生在前面领路,把舒允文他们带到了一个房间门前,然后轻轻敲了敲门:“勇太,你在里面吗?我是爸爸,我可以进去吗?”

    “爸爸?你进来吧!”里面传来了小孩子的声音。

    舒允文等人进入房间后,只见房间里面一团乱七八糟的,玩偶、零食,洒了一地。

    在地板上,一个戴着帽子的小男孩手里面捧着一个游戏机,努力玩着,嘴里面似乎在说着什么。

    看到乱七八糟的房间,小川夫妻两个的脸色都不好看。不过,小川医生还是紧接着勉强说道:“勇太,告诉过你,不要把房间弄乱的?!?br />
    勇太嘿嘿笑了笑:“对不起啦!爸爸……啊啊啊阿嚏~”

    舒允文看着勇太,问道:“勇太有感冒吗?”

    “嗯,不过,应该只是风寒而已?!毙〈ㄒ缴档?。

    舒允文认真地说道:“那他的身体,这段时间一定都不怎么好吧?”

    小川一声听出了“这段时间”的意思,脸色难看:“没错。三天拉肚子,两天感冒的。不过,小孩子嘛……”

    舒允文笑了笑,口中忽然念动起了巫咒。

    【鬼巫术·鬼眼】!

    巫术使出,舒允文眼前景色变幻,紧接着,便看到,在勇太的身旁,一个体格和勇太差不多大小的鬼魂,就飘荡在勇太身旁,时不时地抬头,好奇地看向门口这边。

    舒允文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只鬼魂,是一个小孩。

    而且,这小孩的鬼魂,也不是什么灵鬼,只是一只普通鬼物而已!

    PS:这章过度一下。

    嗯……相信聪明的读者,已经猜出这是柯南里哪一集里的人物了。

    没错,就是那一集。

    在写美术馆的案子之前,我就想把这个写出来的。不过想了想,那时候写出来,有点太早了,还是得缓一下才行。这时候写出来,才够味嘛~

    嗯嗯~~另外,再求点推荐票票,我要当双榜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