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边,发现女尸的地方。

    一名警官拿着车内联络器,“嗯嗯”了几声后,脸上的表情更加兴奋。

    “毛利先生、舒先生,刚才从如家超市那里传来十分重要的情报。超市内的收银人员,记得一个细节。死者和关西腔的男人,曾在店内发生过争执,打破了店内的一瓶罐装饮料。在擦拭饮料的时候,关西腔男子拿出来的卫生纸上,写着‘大竹旅社’的名字。我们推断,那个关西腔的男子,很有可能就投宿在大竹旅社内……”

    毛利小五郎惊讶道:“他们发生了争吵吗?这么说来,那个男人就有杀人动机了……他投宿的旅社,确定没错吗?”

    警官点头道:“绝对不会有错的。超市的收银人员和男子一同清理饮料污渍,记得很清楚。而且,我的同僚也从店外的垃圾桶里找到了带有饮料污渍的卫生纸,确实是‘大竹旅社’店内供应的卫生纸没错?!?br />
    顿了顿,警官又开口道:“因为大竹旅社就在附近,所以我打算过去看一看。如果要是能找到目标人物的话,那就好说了?!?br />
    几个警察匆忙上了警车,警笛声响着,向着远处开去。

    毛利小五郎吸着鼻子,“阿嚏”一声,开口说道:“这一件案子,还真是很简单??!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重要关系人住的旅店。等那个关西腔的男人找到之后,或许直接就能破案了?!?br />
    舒允文笑了笑,说道:“是??!一切看上去都很顺利的样子?!?br />
    在凶手这件事情上,舒允文和毛利小五郎的看法,还是一致的。

    这位中年胖大婶是很有可能是北海道人,和那个关西腔的青年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有交集的。现在他们既然出现了交集,那就很可疑。更别说,两个人还发生过争吵了!

    舒允文又在胖大婶的身上扫了两眼,一个鉴识官忽然开口道:“最新的发现。死者在死前半个小时内,应该有发生过性~生~活?;褂?,死者的X~道内,应该可以采集到体液……”

    舒允文和毛利小五郎对视一眼,目光再度凝重起来。

    “是女干~杀吗?”

    这一类先X后杀的案子,可都是很恶劣的。

    不过,就这胖大婶的相貌和体型……要真是女干~杀案,那犯人的口味儿还是挺重的。

    鉴识人员摇头道:“死者的衣服,不像是他人帮忙穿上的,性~行~为应该是自愿进行……”

    “如果要是能采集到男性体液的话,应该算是一项很重要的证据吧?”

    舒允文、毛利大叔和鉴识人员说着的时候,一辆警车开了过来,然后停了下来。

    车子一停后,只见柯南立刻拉开车门,几步凑到了尸体跟前,简单的观察后,轻声嘀咕道:“这就是死者吗?她的年纪,应该在四十五岁左右,身高不到点一米五,体重偏重,从头部的伤口、脖子上的掐痕两手无皮屑、血液残留还有并无明显挣扎痕??梢耘卸?,死者应该是先遭钝器重击后昏倒,再被扼住脖子致死。判断凶手应该是一名男性……”

    舒允文满脑袋黑线地看着柯南。

    喂喂喂!你小子又得意过头了吧?在这么多人面前显摆推理功力,对你这小屁孩有一毛钱的好处吗?

    也就在这时……

    “砰”的一下,柯南眼冒金星,头顶大包,毛利大叔的铁拳威力下,柯南整个人都晕晕哒~

    “爸爸!你怎么又打柯南?他还只是个小孩子嘛!”小兰抱着柯南,揉着他的脑袋抱怨着。

    毛利大叔愤怒道:“小兰,给我看好这个小鬼!这里是命案现场,不是让这种小孩子玩推理游戏的地方!”顿了顿,毛利大叔又继续问道:“你们不是在桶山旅馆吗?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你们自己休息就行,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啊啊啊阿嚏~”

    毛利大叔说完,打了个喷嚏。

    “我们很担心爸爸你嘛!”小兰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害怕有鬼,“对了,爸爸,你是感冒了吗?”

    毛利大叔揉着鼻子,无奈道:“好像有一点……”

    舒允文在旁边笑着说道:“毛利大叔刚才有下水帮忙,很厉害的哦!”

    横沟警官冒出来,显示了一下存在感:“毛利先生有帮忙吗?那真是太感谢您了……”

    “这种温度,下水?”小兰道,“难怪会感冒。爸爸,要不你先回旅馆洗个澡,吃点感冒药……”

    “怎么可能?在案子没有解决之前,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哪里有空管是不是感冒了?”毛利大叔直接拒绝。

    殿山老板这时候开口道:“毛利先生确实需要吃一点药。我们旅馆内有常用感冒药,不如我回去拿一下吧……”

    “那真是麻烦您了……”小兰连忙道谢,然后又说道,“要不然,让我陪您回去拿一趟吧?!?br />
    “好吧?!钡钌嚼习宕鹩α讼吕?,扭头对舒允文道,“允文大人,我先离开一下?!?br />
    “嗯?!笔嬖饰牡懔说阃?。

    小兰和殿山老板离开,横沟警官喊了一位警官,去旁边了解案情。至于柯南则揉了揉脑门,又凑到了尸体跟前,好奇地来回瞅了瞅,然后用力地吸了吸鼻子:“这位死掉的大婶,应该是卖鱼的吧?她的身上,有股淡淡的鱼腥味。另外,她的两手上,有几道淡淡的痕迹,应该是帮客人杀鱼的时候,不小心划伤的吧?”

    毛利大叔扭头:“你个小鬼,给我滚开点!”

    柯南翻了翻白眼,离毛利大叔远了一点,走到了舒允文身旁,抓了抓舒允文的裤子,问道:“喂,允文哥哥,你有什么发现没有?”

    舒允文撇了撇嘴,指了指旁边被鉴识官收起来的那张传单:“喏!你看看那个……”

    柯南看了一眼,立刻惊讶道:“那个传单……好像是我们买小吃的摊位印制的传单吧?那个老板说过,这传单只往外派发过几张?;褂?,那家小吃摊就在超市门口,那里的监控摄像,说不定拍到了什么……”

    柯南越说越兴奋,似乎已经看到自己顺着这些线索,成功破案的一刻……

    这时候,一辆警车内的联络器忽然响了起来,横沟警官走了过去,拿起联络器:“我是横沟?!?br />
    “横沟警官吗?我们现在在大竹旅社,找到了和死者有过接触的关西腔男子。这位关西腔男子在看到我们后想要逃走,被我们抓住后,已经认罪了……”

    横沟警官欣喜道:“什么?他已经认罪了?那太好了!”

    柯南“扑”的一声,一口淤血喷了出来。

    尼玛还让不让人推理破案了?我这儿才刚找到点苗头,你们就把案子破掉了,我的成就感啊啊啊啊~

    舒允文低头看看柯南,笑着说道:“江户川小盆友,现在凶手已经找到了,你高不高兴?”

    “高、高兴……”柯南强忍着内伤。

    横沟那边“嗯嗯”了两声,然后吩咐道:“你们先在大竹旅社那边等着,搜集一下凶手的随身物品,我这就赶过去……”

    挂掉了联络器后,横沟又说道:“凶手已经找到了。毛利先生,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凶手?”

    “??!那当然是要去看看的?!泵笫宓阃?。

    舒允文也开口道:“横沟警官,我是尸体的第一发现者,我也想去看看?!?br />
    横沟警官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就请上车吧!”

    横沟警官开车离开后,殿山老板旅馆的车子回来了,停在了旁边。小兰下车后,手里面拿着一个水壶,一个杯子:“哎?我爸爸呢?”

    “这件案子的凶手在大竹旅社被抓住了,毛利先生刚才跟着一起去了?!币晃痪偎档?。

    “啊……”小兰成了死鱼眼,“亏我还帮他带来了热水和感冒药……”

    ……

    大竹旅社前。

    一辆警车停了下来,然后舒允文、横沟警官、毛利小五郎、柯南等从警车上下来,进入了旅社内。

    在旅社老板的带领下,众人进了管理室里面,只见一个垂头丧气的年轻男子坐在椅子上,旁边两个警官……站在大约两米开外的地方。

    “横沟警官?”一位警官打了声招呼。

    横沟警官点了点头,问道:“他就是凶手吗?还有,你们两个看着凶手,为什么离得那么远?”

    “呵呵呵呵……”两个警官一同干笑,然后一个人汇报道,“横沟警官,这位嫌疑人的名字叫横江正史,今年二十四岁,是大阪一家公司的上班族。至于死者的名字还不清楚,不过嫌疑人说,她叫‘小百合’,两个人之间,是笔友关系?!?br />
    “笔友吗?”横沟警官看了一眼横江正史,“那他为什么要杀人?”

    横江正史忽然说道:“接下来的事情,还是我自己来说吧!我和那个可恶的女人,‘小百合’是笔友关系。在三年前,我因为无聊,在杂志上刊登了自己的信息,想要找一个笔友,然后小百合就出现了。我发现,我们两个聊的很开,说了很多事情。她还给我发来了照片……嗯,一个很漂亮的年轻女人,她拿着别人的照片,却说是她的……”

    “嗯……”舒允文他们都静静地听着,横沟警官问道:“那你杀她的原因,是因为这次见面后,发现她欺骗了你吗?”

    “不,不是这样的?!焙峤芬⊥?,“上个月情人节的时候,我的女友向我催婚。我也想和女友结婚,迎接新的生活,不过,我的女友嫉妒心很强,所以我给小百合写信,希望结束笔友关系……这个女人收到信以后,就提出,在断绝来往以前,要见上一面。然后,我们就约好在天下第一夜祭的时候,在这里见面。今天下午六点半,我如约到了约定好的地方,当她和我打招呼的时候……”

    横江正史说到这里,很明显的停顿了一下。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

    好嘛!一个美女笔友,瞬间成了胖大婶,想必这家伙都有日了狗的冲动。

    这就好比舒允文上辈子的小伙伴们微信约~炮,一张张的美图看的心痒痒,结果一见面以后——哎呀妈呀!这东西是人啊……上辈子的新闻,好像还有小伙伴把女的一通好打……咳咳……

    横沟警官则追问道:“然后,你就杀了她吗?”

    “不,当然没有?!焙峤芬谰梢⊥?,“我虽然很失望,但也知道,交笔友,难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不过就是见了个从来没有见过面、但却聊的很开的朋友,我怎么会因为这个杀人?”

    横江正史停顿了一下,继续咬牙切齿道:“见过面以后,我本来就想离开了。不过,这个可恶的女人,却说她很寂寞,想和我XXOO。我不同意,她就威胁我,要把我以前和她通的信,寄给我的女友……哎……我很挣扎,最后还是屈服了,就在三岳山上随便找了一个树林子……”

    舒允文表情一囧。

    好嘛,大哥你口味真重,勇士??!

    至于毛利大叔,则一手托着下巴:“这么说来,你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才杀人的吗?”

    “不是的?!焙峤芳绦⊥?,“我和她在树林子里面,只想快点结束,也没上什么措施……完事以后,我让她当着我的面,把所有的信全都烧掉。她照做了。不过,在烧完了信以后,她却笑着告诉我说,她有艾~滋病……”

    “……”横沟警官看看横江正史放在桌子上的手,赶紧把自己的胳膊从桌子上挪开。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

    好嘛!他可以想象,这凶手当时听到这话的时候,估计都日了哮天犬了……

    见美女笔友变胖大婶也就算了,还被威逼XXOO。

    好吧,XXOO也没什么,就当撸了一管,可特么完事以后,却说有艾滋病……

    这胖大婶,感觉好像死了也活该啊~

    横江正史这时候表情狰狞起来:“……我当时听她说完以后,实在忍不住了,就拿起旁边的石头,砸晕了她,还觉得不解恨,就掐住了她的脖子。等我气消了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被我掐死了……后来,我把她塞进了她买的大号旅行袋里面,带到了河那里,丢下去了……”

    舒允文有些恍然。

    那个大号旅行袋,是那个胖大婶买的??!这样一来,也好解释,为什么旅行袋里面放着一张传单,横江正史却没有注意了——那本来就不是他的旅行袋嘛!传单,自然也不是他放进去的。

    横沟警官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杀她的地方,是在三岳山上吗?那为什么不在山上挖个坑,把她埋掉,反而要带回埼玉县的街道这里,丢进河里面?这样做,尸体不是更容易被发现吗?”

    横江正史还没有说话,柯南小家伙已经托着下巴说道:“那可能是因为,当时附近忽然有人的缘故吧?天下第一夜祭,是要在山上点燃文字,为了安全起见,三岳山上肯定会有民众巡山。他应该是打算挖坑埋尸体的时候,听到了什么声音,所以才带着尸体匆忙离开?!?br />
    “再然后,他或许想开车找另外一个地方埋尸体,结果却开到了河边,心想,反正第二天他就会离开,哪怕尸体在河里面被发现了,也不会有人怀疑到他的身上。毕竟,他和死者之间唯一的联系,他们之间的通信都已经被烧掉了嘛!再加上,警官伯伯如果要是推断出作案时间的话,自然会想到天下第一夜祭。这段时间外来旅客很多,死者身份都无法确认的话,嫌疑人肯定就更说不准了,这注定会成为一个无法破解的悬案……”

    柯南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感觉周围眼神不对,幡然醒悟,立刻挠头问毛利小五郎道:“毛利叔叔,你一定是这样推理的,对吧?”

    “啊~啊……对!我就是这么想的,没错。啊哈哈哈……阿嚏~”毛利大叔暂且放过了柯南小鬼。

    横沟警官扭头道:“横江正史先生,接下来,请您跟我们去局里面,接受一下调查吧?!?br />
    “哎……是?!焙峤返阃?。

    ……

    次日上午。

    从埼玉县开往东京的列车上。

    舒允文、小岛一家、柯南、毛利大叔、小兰坐在车窗的一侧。

    车窗外,横沟警官、殿山老板他们站在窗外,向舒允文他们表示着感谢。

    列车到点出发,毛利小五郎吸了吸鼻子:“可恶!我好像真的感冒了?!?br />
    小兰在一旁吐槽道:“谁让你昨晚回去以后,也不去好好泡一下温泉,冲洗了一下就睡了?;罡?!”

    “哎,小兰,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的父亲?!泵∥謇梢桓薄拔业媒逃恪钡募苁?。

    小兰斜着眼:“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父女两个吵吵着,柯南则好奇地看着舒允文:“喂,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昨天晚上,从水面根本无法看到水底,你是怎样发现藏在水底的凶器,还有尸体的?”

    舒允文笑了笑:“我不是说了吗?我是一个除灵师~既然是除灵师,我当然能看到一些你们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br />
    “骗谁呢?”柯南一脸不屑,“你们这些,都是骗人的勾当!你肯定发现了什么线索,但却不告诉我!”

    哎哟?你个小屁孩,怎么就不相信呢?

    舒允文正准备反驳两句,柯南却又大度地摆了摆手:“不过,你现在说不说也没什么关系,反正犯人都已经找到了……嗯,当然,我其实也能猜出一点来。你当时在河边的时候,殿山老板开车,车窗一直开着,其实,你是在观察栏杆的,对吧?那里的栏杆,因为天下第一夜祭的缘故,在前两天才刚刚重新刷过油漆,只要注意观察刮痕的话,有新的刮痕,就显得十分可疑。你的推理能力也不错,猜测出凶手应该是把凶器、行凶的物品丢进河里,也很正?!?br />
    柯南给出了一个解释。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小鬼,你胡扯的吧?世井宣一丢凶器的地方,栏杆上根本就没有刮痕的好不好?还有,我能从河面一看看出下面是女尸,你能行吗?”

    “不行,不过,你肯定还发现了什么线索……”柯南继续琢磨着,心里面郁闷。

    可恶!他怎么会败给这个家伙?昨天的两起案子,他虽然都有所发现,但最终破案的,好像都是这个装神弄鬼的除灵师……他堂堂名侦探,怎么能败给一个糊弄人的骗子嘛!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懒得理这个无神无鬼论者了。

    这时候,毛利大叔和小兰终于吵完,小兰以晚饭威胁,终于大获全胜,高兴地扭头道:“对了,昨天的那个被杀的大婶,真的有那种病吗?”

    柯南直接摇头道:“应该是假的吧?那个大婶的职业已经确定,在家里面经营着一家鱼店。这一类的店面,经营者都需要定期做健康检查的。大婶如果真的有艾~滋病的话,鱼店不可能现在还开着。她应该只是在吓唬那个男人而已……”

    “只是在吓唬他吗?”

    舒允文笑了笑,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世井宣一被带走的事情。

    舒允文很好奇那个被今竹智的鬼魂附着的墨镜,问了一下世井宣一,才知道,那个墨镜,是两个人很久之前,以今井共数为笔名,发表第一篇作品后,今竹智送给他的礼物。今竹智当时的说法,那象征着他们永恒的友谊。

    或许,在今竹智的心里,依旧一直把世井宣一当做自己最好的朋友,从来都没有变过。

    哪怕,他已经死在了世井宣一的枪下。

    当然,具体真相如何,已不可考,毕竟,今竹智已经死了。

    PS:这个案子,本来还想再往复杂的写一下的,像是横江正史只是把人打晕就跑了,凶手其实另有其人之类的,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吧……写太复杂了,也不好……

    PS2:我不知道大家怎么想的,不过,我觉得,在今竹智的心里面,世井宣一,至少还是他一个很重要的朋友。要不然的话,他不可能会同意一起旅行庆祝。

    PS3:这个案子彻底完结,另外,求点推荐票票~反正也是免费的,不如给我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