桶山旅馆,今竹智死掉的案发现场。

    “鉴识官,你那里有什么新发现吗?”横沟警官走到了一位鉴识官前。

    鉴识官摇了摇头:“没有?!比缓?,鉴识官又压低声音道:“刚才关于死者口腔内容物的检查,那确实是牙粉没错。现在,我很赞成那个小盆友的判断,作案的人,应该是死者的熟人。毕竟,如果是一般关系的话,怎么可能会在他的面前刷牙?”

    “嗯,我也是这样认为的?!焙峁稻倏戳耸谰灰谎?,然后又扭头看向之前提出这个观点的柯南。然后便看到……

    柯南着脑袋上顶着大包,被小兰抱在怀里。

    没错,柯南这货刚才又被毛利大叔打了一拳~狠狠的哟!

    “横沟警官!”

    这时候,门外一位警官忽然喊了一声。

    横沟警官一个激灵,紧接着问道:“怎么了?是不是照片冲洗出来了?”

    “呃……还没有?!蹦俏痪倌恿四油?,指了指身旁的一位旅馆员工,“是他说,刚才桶山旅馆的老板,殿山先生打来电话,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您……”

    “殿山老板吗?”横沟警官点了点头,走到了门口,问道,“请问,是什么事情?”

    那位旅馆员工结结巴巴地开口道:“是这样的。殿山老板刚才和一位除灵师一起开车出去了,然后,他们似乎在城内的河道里面,发现了一具尸体……”

    “嗯?!”

    房间内,毛利大叔、柯南、横沟警官还有一众警察脸色顿时变了。

    “具体位置是在什么地方?”横沟警官凝重地问道。

    杀人案,不管是在哪个国家,都是很重要的案子。

    哪个旅馆员工说了一下位置,然后横沟警官立刻扭头看向门口的一位警官:“你带上两个人,马上去那个地方看一看?;褂?,联络一下埼玉县局,让他们派其他的刑警过去……”

    “是,横沟警官!”那个被点名的警察立刻敬礼,找了两位熟悉的同事,还有一个鉴识官,一起跑了出去。

    横沟警官扭头看向毛利小五郎:“毛利先生,其他的案件,请您不要在意。我们还是先把这里的案件解决掉的好……”

    “啊……没错?!泵∥謇上肓讼?,伸手托着下巴,“不过,这边的案子,以我来看,十有八~九,应该就是一起抢劫杀人案了。犯人在进入房间后,表明了抢劫的意图,结果遭到了受害人的剧烈反抗,然后犯人为了防止招来其他人,所以干脆利落地开枪杀人,再从受害者的钱包中取走了所有现金……”

    毛利大叔说着说着,还自带肢体动作,表演了起来,那模样是何其逗比~

    柯南听着毛利大叔的分析,嘴里面“呵呵”了一声,然后一脸童真地说道:“毛利叔叔,既然这样的话,那找寻嫌疑人,就是警察叔叔们的事情了!毛利叔叔在这里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嘛!要不……毛利叔叔你可以跟着刚才的警官叔叔去看一下河道里的那具尸体嘛……”

    “啊~对??!喂!前面的警官,你们等一等~”毛利小五郎很容易就被柯南给骗了,立刻撒开脚丫子追了出去。横沟警官大声道:“毛利先生,请您等一等,喂!可恶……”

    看着毛利小五郎离开,柯南从小兰的怀中挣脱开来,又走到了尸体旁边,一脸沉思。

    他必须得尽快找到证据!

    这里的案子解决之后,他还要去河道那边看一看那具新发现的尸体。想一想一晚上要找出两个凶手,他就兴奋呐……

    ……

    “吱”的一声,警笛鸣声中一个急刹车,一辆车子停在了舒允文和殿山老板的跟前,然后三位警官从车上走了下来,急声问道:“殿山老板,这位先生,请问尸体……”

    “尸体!尸体在什么地方?”车后座上,毛利大叔也蹦了下来,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只要有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案子!”

    “……”舒允文一脸无语。

    这个脑子上面有个洞的大叔怎么也来了?

    一位警官连忙伸手扯了一下毛利小五郎:“毛利先生,请您克制一点?!?br />
    “啊~啊……真是对不起!”毛利小五郎鞠躬道歉。

    舒允文则微笑着向三个警官道:“警官先生,尸体,就在这河水里面?!?br />
    “河水……里面吗?”三个警察都站在了栏杆旁边,向着下面看去,然后只见——

    一片黑咕隆咚,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然后,三个警察也都反应过来。

    妈蛋!这是大半夜好不好?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到底长着一双怎样的眼睛,才能在这种灯光黑暗的地方,看清楚河水里面沉着一具尸体的?

    “这位是……舒先生对吧?”一位警官开口,“这下面,真的有尸体吗?”

    毛利小五郎凑在栏杆前看了一眼,然后也一脸不信任:“允文桑,你该不会是因为警官把你赶出了案发现场,所以心怀怨恨,想要捉弄警官吧?”

    “怎么可能!”舒允文白了毛利大叔一眼,然后对两位警官说道,“这下面肯定有尸体,死者应该是一个中年女性,有点偏丑,就在水底下沉着。如果警官不相信的话,可以亲自下去看看?!?br />
    那个死者的长相还有大致年龄,是舒允文通过灵魂球看出来。

    “可是……”警官犹豫。

    “警官先生如果要是不方便的话,毛利大叔身为全国鼎鼎大名的名侦探,肯定不介意下去看一下的。而且,我们这些人里面,就毛利大叔穿着浴衣,也最方便的哦!”舒允文捧了毛利小五郎一下,然后捎带着就把毛利小五郎给吭进去了——

    谁让毛利大叔真的穿着一件桶山浴场的浴衣捏?

    “???我吗?”毛利小五郎指着自己,又看看河水……

    尼玛!这是很脏的河水,而且晚上河水很冷的,好不好?

    就算是名侦探,也没有必要这么做吧?

    然后……

    毛利大叔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脱掉了浴衣,穿着一条内裤跳进了河水里面。

    大概五六秒钟以后,毛利大叔从河水中浮了出来,认真地看着两位警官,点了点头:“水里,水里真的又一具尸体……”

    三个警官对视一眼,立刻把毛利大叔拉出了水面,先帮毛利大叔裹上了浴衣:“谢谢毛利先生了。接下来,我们先在这里等着,等其他同僚到了现场以后,再打捞尸体,免得破坏掉现场。不过,在这之前……舒先生,我能问您几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笔嬖饰牡懔说阃?。

    警察问了几个问题后,然后忽然问道:“对了,舒先生,在晚上,从水面向下看,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东西才对。请问,您是怎样发现水底下的尸体的?”

    “这个啊……”舒允文微微一笑,“那是因为,我是一个除灵师??!身为除灵师,自然有一些很奇特的能力的……至于具体是什么,请原谅我不能告诉你们……”

    “这样啊……”警察们不再多问。

    倒是舒允文身旁的殿山老板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有特殊的能力,能够发现尸体?

    一说这,他又想起舒允文之前让他停车、那个溺死了一个小孩的地方……

    这位舒先生……不,应该说是舒大人,可能是一位真正有本事的人??!

    “殿山老板,请问,我能问您几个问题吗?”警官又把目光投向了殿山老板。

    殿山老板回神,“哈伊”一声:“当然可以!”

    警官问过殿山老板问题后,舒允文才又微笑着对警察道:“警官先生,我现在还想继续往前面走走,可以吗?”

    “啊……这个嘛……”三个警察的神情有些犹豫。

    舒允文笑着说道:“如果你们有需要的话,可以派人跟着我,我不会介意的?!?br />
    “那真是给您添麻烦了?!本倜撬闪丝谄?,然后一个人主动道,“舒先生,不如我们坐警车过去吧?!?br />
    “也好?!?br />
    舒允文、殿山老板还有一位警官一同上了警车,又向前开出一段距离,舒允文终于又在车窗外看到河面上飘着的一层阴气、鬼气。

    让警官把车停了下来,舒允文下车后,从栏杆向下望去,又看到了一个新生鬼。

    这总不可能又是其他新生鬼吧?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再度念动巫咒,把水里面的那个新生鬼抓在了手中,又看了看灵魂球上的那张脸——嗯,这次终于没错了,就是今竹智的灵魂没错。

    妈蛋!这沿途找个新生鬼,真特么不容易??!这么点路,都能搞错两次。

    刚想把灵魂球收起来,舒允文忽然又有点儿好奇,这让今竹智的灵魂产生执念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想了想,舒允文口中再度念动起了巫咒。

    【鬼巫术·御灵】!

    巫术施展出来,只见舒允文手中灵魂球幻化成雾气,钻入水中,约莫十几秒钟后,水面上产生些许波动,然后一个东西缓缓地飞起,悬浮在了舒允文跟前水面上空。

    那是……一副墨镜?

    让今竹智的灵魂产生执念的,居然会是一副墨镜?

    舒允文心中惊讶,不过又想到,这应该是什么证物,收回了【鬼巫术·御灵】,然后便看到那副墨镜又从空中掉了下去,掉进了水中。

    “嗯?刚才水里面有什么声音?”警官刚才凑巧拿着警车内的联络器,和县局联络,并没有看到这一幕。

    至于殿山老板,则一脸尊敬和虔诚地看向舒允文:“舒大人……”

    这算个什么称呼?

    “殿山老板,喊我允文就好?!笔嬖饰娜米约壕×靠瓷先ズ蜕频?。

    “允文大人……”殿山老板改了称呼。

    好吧,这称呼改的……大人这两个字,好像就没变过哎~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扭头对那位警官说道:“警官先生,如果有可能的话,请您找一队鉴识人员还有打捞人员过来一趟,可以吗?”

    警官愣了一下,然后结结巴巴地说道:“舒先生,您该不会又发现尸体了吧……”

    他们埼玉县,应该没有这么多命案吧?

    舒允文笑了笑:“怎么可能?我只是在这里发现了一些和桶山旅馆内命案相关的东西而已。如果没错的话,这里应该有那个‘抢劫犯’抢劫杀人时的所有相关东西哦!像是手枪、衣服什么的?!?br />
    “哦,还好没有发现尸体……”

    警官松了口气。

    要是再发现一具尸体,他们埼玉县直接改名叫命案县得了,一天三起命案。

    等等!

    刚才这位除灵师说什么?

    他说,他在这里发现了……

    “县局!县局!请立刻再派出一部分警员、鉴识人员、打捞人员,河道这里疑似发现了桶山旅馆杀人案中的相关物品,需要打捞!”

    警官和埼玉县局汇报过以后,舒允文忽然问道:“对了,警官先生,这里这条街道,好像人很少??!”

    警官愣了一下,解释道:“这里是原先的旧街道。三年前的时候,埼玉县开发了新的街区,这边来的人也就少了……”

    “难怪了……”舒允文点头。

    “难怪?难怪什么?”警察好奇。

    舒允文道:“难怪这里有人丢凶器,还有人丢尸体的……”

    “……”

    警官无语,脑袋上挂着黑线。

    你特么这是在黑我们埼玉县的,对不对?

    “允文大人,这里平时还是有一些车辆行人的。今天之所以人很少,应该是因为有祭典的缘故吧……”殿山老板给出了一个解释。

    “这样??!”舒允文点头。

    舒允文和殿山老板、警察聊着,大概才两三分钟后,两辆警车开了过来,毛利大叔从其中一辆警车的窗口中探头出来:“听说这里发现了和今竹智案件相关的东西,是吗?”

    “毛利大叔??!”舒允文打了声招呼,“毛利大叔,你刚刚下过冰冷的河水,不赶紧回旅馆内泡个澡,难道不怕感冒吗?”

    “哈哈哈!我的身体,怎么可能会感冒……啊啊啊啊啾~”毛利大叔摸了摸鼻子——

    他的鼻子怎么堵住了?这不科学。

    警车上,埼玉县局的打捞人员已经开始下水,打捞起来。

    舒允文还有些好奇,这些人为什么过来的这么快的,问了一句才明白过来。

    合则县局那边一共派出了五个打捞人员,赶到了那具发现女尸的地方后,接到县局的命令,就派了两个人过来,先打捞这边的证物。

    这边的东西确实不多,在专门的打捞人员打捞下,很快把可疑的东西都打捞了出来。

    手枪、手套、那副墨镜、一个行李包。

    两个鉴识人员在把行李包外面的水给清理干净后,拉开了拉锁,看到里面的衣服帽子、围巾后,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有了这么多决定性的证物,相信上面一定会沾有凶手的指纹、毛发等等,只要稍微鉴定一下,就能锁定凶手了!

    殿山老板则立刻大声道:“没错!这些东西,和那个杀人的家伙身上的一模一样!”

    毛利大叔也在一旁手舞足蹈:“哈哈哈!今竹智被杀的案子,差不多算是告破了!那个抢劫杀人犯一定是杀了人以后,觉得害怕,才把东西丢在了这里,自己逃之夭夭了!接下来,只要取得证据,那个杀人犯也有前科的话,只要发布通缉令就可以了!”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杀人犯就是世井宣一好不好?

    懒得理会毛利大叔,舒允文笑着和警察说道:“警官先生,这里发现证物的事情,难道不应该向横沟警官汇报一下吗?”

    “??!对!”

    发现了决定性证据,确实应该和横沟警官说一声的。

    拿起了警车内联络器,警官正准备联络旅馆内的同僚,忽然又扭头看向舒允文:“舒先生,请问,您到底是靠什么,才能发现河里的这些东西的?”

    舒允文微微一笑:

    “我不是说了嘛!我,是一个除灵师?!?br />
    ……

    桶山旅馆内。

    横沟警官看着手里面的一叠照片:“这就是所有照片吗?干的不错!嗯……”

    横沟警官认真地看着,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柯南凑在横沟警官身旁:“横沟警官,可以让我看一下吗?”

    横沟警官扭头,挥了挥手:“小孩子给我走开!走开!”

    柯南着急的跳脚,然后忽然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

    “柯南,你真的想看吗?那就偷偷地看哦!不要打扰到了警官先生?!毙±枷蜃趴履闲∩底?。

    柯南感动的泪奔。

    兰尼酱~么么哒~

    然后,柯南在横沟警官的身后偷窥着那些照片,但看来看去,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可恶!他好像真的从祭典一开始,就在祭典现场?!焙峁稻儆行┠油?。

    世井宣一在旁边得意地笑着:“怎么样?警官先生,现在你们应该可以认定我无罪了吧?”

    横沟警官没有回答,扭头看向旁边的警官问道:“现在几点了?”

    “现在时间……晚上十一点了?!本碧挚戳丝词直砘卮?。

    “十一点??!可恶……”横沟警官嘀咕着。

    柯南看了那个看时间的警员一眼,然后依旧认真地盯着照片。

    已经十一点了!

    看时间……手表……手腕?

    手腕?

    柯南想着自己看过几遍的照片,像是抓住了什么关键,抢过了横沟警官手里面的照片:“借我看一下!”

    “喂!小鬼!不可以这么胡闹!”横沟警官怒了。

    小兰也生气地说道:“柯南,不可以这么做哦!这么做的,都是坏孩子!”

    柯南找到了那张世井宣一和小岛美惠比着剪刀手、以“一”字为背景的照片,看到了世井宣一手腕上的那一道白痕,然后又看到了另外一张“天”字燃烧时,世井宣一比着剪刀手的照片,手腕上却是同一种颜色……

    一次性照相机!

    照片作证!

    哪怕再热也不脱掉的外套!

    所有的一切,都在柯南的推理中串联了起来。

    现在,柯南可以肯定,凶手就是世井宣一!而决定性的证据,就在照片里面!

    “啊呀呀~好奇怪??!警官叔叔,你看着照片里面……”

    柯南话还没说完,外面忽然闯进来一个警察,大声道:“横沟警官,刚才在河道那边传来消息,县局的打捞人员从河里面打捞出了疑似凶手丢弃的手枪、行李包、眼镜等物品,鉴识人员正在采集相关证据……”

    “???”柯南顿时哑然。

    至于世井宣一,整个人都呆住了。

    “找到了凶手丢弃的物品吗?那真是太好了!”横沟警官欣喜地说着,然后忽然扭头看向了世井宣一,“抱歉,世井宣一先生。请问,能让我们再采集一下您的指纹还有DNA样本吗?当然,我们这么做,只是想要证明您的无辜。毕竟,如果真的像是旅馆中的目击者看到的一样,我们一定能采集到凶手的DNA样本……”

    “哈哈……”世井宣一无奈一笑,“真是没想到,我丢掉的东西,居然这么快就被你们找到了。我本来还想在事后处理掉的……”

    “哦?这么说来,你是认罪了?”横沟警官的声音变高。

    世井宣一点头:“那个行李包里的东西,一定沾满了我的痕迹,我根本无法脱罪……没错,杀掉我朋友今竹智的人,就是我!”

    扑~

    柯南在一旁有吐血的冲动。

    尼玛~有没有搞错?

    他明明好不容易找到了间接证据,能够逼迫世井宣一认罪的,怎么警察这么快就找到了决定性证据,而且世井宣一认罪还这么果决?

    妈蛋!我这艰难的推理……

    为毛到了最后一刻,那成就感没了?没了?没了?!

    柯南忍着吐血的冲动,还是决定把自己的发现告诉警察:“横沟警官,这些照片……”

    “啊……”横沟警官笑着拍了拍柯南的脑袋,“小朋友,真是不好意思,刚才跟你说话的声音太大了一点。现在没关系了,这些照片你想看就拿去看吧,随便看,没事的……”

    “……”

    柯南看看手里的照片,心里眼泪止不住的流。

    老子不是小孩,不需要你这么哄啊啊啊啊啊~

    PS:嗯,天下第一夜祭杀人案告破~~其实,我最喜欢这么坑柯南君了……

    当然,这里还有个自己的案子,也得解决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