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君,路上如果遇到书店的话,请停一下,我要买一本书?!?br />
    放学后,舒允文又在校门口坐上了松下平三郎的车子。

    这几天事务所的事情不少,松下平三郎基本上每天都会来学校这里,请舒允文过去。

    “哈伊,允文大人?!彼上缕饺捎α艘簧?,然后问道,“允文大人要买什么书?是老师推荐的学校资料吗?”

    “哈?不是的。是美惠姨让我买的一本旅游散文吧?!笔嬖饰乃婵谒档?。

    从学校往事务所的路上,书店还是蛮多的。

    在一家书店前停了下来,舒允文让松下平三郎稍等,进入书店后,立刻问道:“你好,老板。请问,这里有《澳洲魅力之旅》这本书吗?应该是一本旅游图文散文类型的书……”

    老板是个中年大婶,愣了一下,查找了一下书店内的电脑:“这位先生,你说的是《澳洲魅力之旅》,对吧?作者是世井宣一。那本书在旅游类书籍哪里,您可以自己过去找一找?!?br />
    “啊……多谢,多谢,真是麻烦您了?!?br />
    舒允文道谢一声,走到了旅游类书籍的书架上,扫了一眼,便看到摆了一整排的《澳洲神秘之旅》。

    这本书的封面并不华丽,上面仅仅只有名字还有作者名字,似乎并不是一个很有名的作家。

    舒允文拿起了一本,翻开扉页看了看,确定无误后,拿起书向着柜台走去。不过,在走到推理小说书架附近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小家伙——

    “江户川小盆友?你怎么会在这里?”舒允文好奇地看着站在那里,看着推理小说的柯南。

    柯南一扭头,看到舒允文后,也有些惊讶:“允文哥哥?你这是……来买书吗?”

    舒允文道:“当然啦!元太的妈妈拜托我帮他买了本书……你呢?”

    柯南则有些激动地说道:“日本著名的推理小说作家,新名任太郎忽然宣布复出,不久之后,要在《文艺时代》上继续连载小说,侦探左文字系列复活,想一想也好激动??!不过,我的《侦探左文字》系列第六册,被毛利叔叔喝醉酒当垃圾扔掉了,今天再来买一本……”

    “这样啊……”舒允文嗯嗯了一声,不感兴趣。

    柯南则继续兴致勃勃地说道:“学校附近的几家书店我都逛过,那里都没有第六册了,在这里好不容易才找到……”

    舒允文和柯南又随意地聊了两句,然后才说道:“好了,江户川小盆友,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先走了。你要不要一起?我可以捎你去最近的地铁站哦?!?br />
    “不用了,我还要在这里再看一会?!笨履弦×艘⊥?,“我刚刚才发现,这里有几本没见过的推理小说,好像还可以的样子?!?br />
    “那随便你吧~”舒允文摇了摇头,走到柜台那里,结账走人。

    至于柯南,在看着舒允文离开后,小孩子的神情消失不见,转而变得凝重起来。

    舒允文在柯南的心里,已经越来越神秘了。

    情人节商业街的那个基佬杀人案,让柯南对舒允文刮目相看。那个案子,哪怕换作是他,也无法仅仅只看一眼监控,连车内调查都没做,就断定是杀人案,而且还能限定出,凶手是死者的恋人。

    不!

    哪怕是做过车内调查、死者周边调查后,他也仅仅会怀疑,这是一起杀人案,但凶手判断上,绝对没有舒允文这么精准。

    线索不够,哪怕是再牛掰的侦探,也无法得出结论。要是随便给出个结论,那就不叫推理,叫瞎猜了。

    “银行家山崎先生、云霄飞车、洋子小姐家的案子……他好像都不是在推理,而是事先就知道凶手是谁似的……”柯南心里面琢磨着,“……还有,现在还下落不明的一万五千个枫叶金币……”

    到底是不是这个家伙干的?

    总而言之,舒允文现在,在柯南的心中,有些神秘。

    ……

    上了车子,舒允文看到驾驶座上的松下平三郎盯着书店的窗户那里。

    “怎么了?松下君,你看到了朋友吗?”舒允文问道。

    松下平三郎连忙摇头道:“不、没有,只是那个人给我的感觉很熟悉而已。我记得,他应该是一个很不错的小说作家,和拿下‘直本赏’的今竹智是合作伙伴,两个人还曾经合用个一个笔名……”

    说话的时候,松下平三郎车子发动起来。

    “是作家啊~”舒允文点了点头,“想不起名字来,就不用想了。他又没有拿下直本赏?!?br />
    顿了顿,舒允文又道:“对了,你怎么会见过他的?”

    松下平三郎道:“三年前的时候,今竹智和他一起去事务所哪里拜见过克勤大人。他们当时似乎想要写一下关于除灵师的小说,不过却被克勤大人拒绝了……”

    两个人聊天的工夫,终于到了事务所这边。

    进了事务所,舒允文和遇到的人一一打过招呼后,才进了自己的社长室,换下了学生制服。

    会客室内,已经有客人在等待着。

    舒允文和松下见过了几个客人后,之后,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先鞠躬问候一声:“你们好,敝姓浅井,今天来这里,是想请教一下,我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见到我死去的父亲?”

    “浅井女士,对吧?”舒允文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都有些愣神,“请问你的父亲是在什么时候去世的?”

    这种女人,属于那种看到以后,就想和她“啪啪啪”的类型??!

    “家父已经死去有十二年了?!鼻尘?。

    舒允文顿时一翻白眼——十二年?你特么在逗我?

    要是死了十二个小时的话,他或许有把握找到眼前这个浅井她父亲的魂体。整整十二年,除非是成了灵鬼、恶灵、冤魂什么的,才有可能存活下来。不过,这可能性也不大。

    舒允文想了想,还是多问了一句:“您的父亲已经死去整整十二年了,这也意味着,他已经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当然,也有一种可能例外。请问,在你父亲死去的地方,是否有闹鬼的传说?”

    “闹鬼?”浅井愣了一下,“好像、好像还真有。家父是一个钢琴家,他死于火灾。他去世以后,就有人说,家父的灵魂一直附着在那架钢琴上面,有时候半夜时分,那架钢琴还会自己发出声音……”

    “???”舒允文愣了。

    这还真有灵异事件?

    不过,死于火灾,居然还能变成鬼,这可不是一般地厉害??!

    要知道,鬼巫术也有五行之说,火绝对克制鬼怪。死于火灾的人,一般来说连魂魄都逃不出来。如果要是能逃出来,而且还变成鬼的话,肯定是属于很强的那一类,百分百自带鬼火攻击,可直接伤人的。这种鬼,要是能抓来一只,他也算是具备最基础的战斗力了。

    鬼火伤人,可真的不是在说笑话!

    当然,以舒允文现在的实力,想要对付这种强大的鬼物,还是勉强了一些。

    不过,先问清楚地方,去勘察一下现场,也不错嘛!

    “请问那架钢琴现在在什么地方?”舒允文连忙问道。

    浅井犹豫了一下,回答道:“那架钢琴,在月影岛的公馆里面……”

    “月影岛?”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

    “抱歉,浅井女士,请问你的全名是……”

    “我的全名吗?”浅井微笑着回答道,“我叫诚实,我的全名叫浅井诚实?!?br />
    “……”

    舒允文无语了。

    果然,月影岛、钢琴家、浅井诚实。

    这特么就是《月光》杀人事件好不好?

    眼前这个浅井诚实,肯定就是案件的凶手,也就是那个十二年前死于火灾的钢琴家的亲生儿子。而就舒允文看过动漫的记忆,浅井诚实的老爹绝对没有变成鬼物什么的。那一切,都是有人在捣鬼。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这货是男的啊啊啊啊啊??!

    舒允文刚才还想和他“啪啪啪”来着。

    妈蛋!

    这几天到底怎么回事?怎么遇到的不是基佬,就是伪娘?

    舒允文心里面琢磨着,要不要找个大师看看,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

    噢,对哦。他自己就是大师……

    “允文大人,请问……”浅井诚实见舒允文出神,小心翼翼地开口。

    舒允文想了想,摇头道:“浅井……女士,依我看,那应该不是你父亲的鬼魂。这样吧,等我有空的时候,我会亲自去看看。不过,近期的话,我恐怕会很忙!”

    舒允文心里面盘算着,等浅井诚实开始杀人的时候,他再去凑热闹吧。

    浅井诚实还想再说什么,这时候,却听会客室外响起了福田爱子的声音:“……真中先生,您不能进去!允文大人现在正在会见别的客人。您这样真的是太失礼了……”

    “滚开!”话音落下的同时,舒允文会客室的门也被人撞开,那位和舒允文有过一面之缘的真中老板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秘书,嘴上骂骂咧咧的,“八嘎!什么除灵事务所?都是骗子!骗子!现在,中世美术馆内闹鬼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我明明给你们付了钱,但却没能帮我解决问题!你们必须得退钱给我!”

    会客室外等候的人顿时起身,都惊讶地看着这一幕。

    至于福田爱子,则被真中老板推倒在了地上,一副很狼狈的样子。

    松下平三郎脸色发黑,挡在舒允文跟前:“真中老板,您这是在做什么?这是我们的事务所……”

    真中老板这么闹腾一通,对事务所的影响会很大的,好不好?

    至于舒允文,则冷漠地看着眼前的真中老板——这家伙,简直是在自己找死!

    “真中老板,随随便便在我们的事务所里面闹事,可是会被诅咒的?!笔嬖饰睦渖?。

    真中老板哈哈一笑,不相信:“是吗?我会被诅咒?那就让诅咒降临在我的身上??!你们这个该死的除灵事务所,如果不能解决中世美术馆的灵异事件,我一定会让你们倒闭!一定会!”

    这老狗是在花样作死??!

    舒允文微微一笑:“好吧。既然真中老板这么说了,那我保证,明天过后,中世美术馆的所有麻烦,都会解决。不过,真中老板,我也给你一个劝告,你现在向我道歉的话,我会原谅你今天的失礼。如果你不道歉的话,那你将被诅咒,从现在开始霉运连连,等到明天的这个时候,你会被人杀掉!”

    说话的时候,舒允文念动着巫咒,【鬼巫术·霉运随身】直接笼罩在了真中老板的身上。

    “哈哈?道歉?怎么可能!”真中老板毫不在意,“你说我不道歉,明天就会被人杀掉吗?那我倒是要看看,等我后天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会怎么说!”

    “哈哈哈哈……”

    说完以后,真中老板带着秘书,大笑着离开了。

    同时,在会客室外,那些本来在等候中的客人,瞬间走掉了大半!

    “八嘎呀路!”松下平三郎怒骂一声。

    舒允文微微一笑:“松下君,何必和一个死人一般见识?”

    “允文大人?”松下平三郎语气惊讶。

    舒允文道:“松下君,我说过的,他死定了?!被奥?,舒允文又扭头看向会客室内的浅井诚实:“浅井女士,真是抱歉,我接下来还要别的事情要做,所以……”

    “那……真是给您添麻烦了?!鼻尘鲜稻瞎?,也转身走了出去。

    发生了这事,浅井诚实也忽然觉得,委托这么一个除灵师,貌似不怎么靠谱的样子。

    可是,他真的很想念已经死去的父亲……

    等浅井诚实离开后,舒允文扭头对松下平三郎道:“松下君,你准备一下吧。明天下午,我们一起去中世美术馆看看吧?!?br />
    “哈伊!”

    ……

    晚上,小岛家。

    舒允文八点半才到家,小岛美惠立刻给他热了一下饭菜,端到了餐桌上。

    “美惠姨,这是您让我帮您买的书,《澳洲魅力之旅》?!笔嬖饰陌涯潜臼槟昧顺隼?。

    小岛美惠接过了书:“真是麻烦你了?!?br />
    “不麻烦的。倒是美惠姨,我每次都这么晚回来,您还给我留着饭菜,才是添麻烦了呢!”

    舒允文说话的时候,心里面又在琢磨着,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必须得找个机会,回自己家住——不能一直给小岛美惠添麻烦??!

    ……

    次日下午。

    中世美术馆前,松下平三郎停好了车子,和舒允文一起进入了美术馆内。

    落合馆长事先得知了消息,在美术馆内等候着,看到舒允文和松下平三郎后,连忙走了上来,问候道:“允文大人您好,松下副社长您好?!?br />
    “落合馆长您好?!笔嬖饰囊参屎蛞簧?,“我们进去再说吧?!?br />
    三个人进去以后,落合馆长带着舒允文和松下平三郎在大厅逛了逛,介绍了一下墙上的美术品,最后才感叹道:“这些美术品,都像是我的孩子一样……”

    “确实,都很漂亮?!彼上缕饺筛锌簧?。

    落合馆长忽然开口道:“对了,允文大人,松下君,我听说,昨天的时候,真中老板跑去你们事务所那边……真是太失礼了……”

    舒允文微微一笑,摇头道:“没什么的。总是会有一些愚笨的家伙,自以为是……”

    “……自以为是什么?”舒允文话没说完,却听身后传来了一个小孩的声音。

    扭头一看——

    “江户川小盆友,是你??!毛利同学你好,毛利名侦探您好?!?br />
    是的,这忽然冒出来的,正是柯南、小兰还有毛利小五郎。

    “??!是舒同学?真是没想到,您今天也会来美术馆?!毙±剂ξ屎?,“你也喜欢美术展吗?”

    舒允文微笑道:“毛利同学误会了,我可不是来看美术展的。我今天来这里,是来工作的……”

    “是因为那个会在半夜走来走去的铠甲吗?”小兰一脸既兴奋、又害怕的表情。

    舒允文道:“是的,没错……”

    小鬼柯南立刻开口道:“允文哥哥,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铠甲自己走来走去吗?”说话的时候,柯南心里面自己先吐槽了——骗人的吧?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你说呢?”

    “我觉得,应该不可能吧?”柯南回答,“你身旁这位老爷爷,应该是美术馆的工作人员吧?他或许知道些什么哦!”

    “江户川小盆友,这位是美术馆的馆长落合。他还真知道一些情况……那具会走动的铠甲,他算是最早的目击者之一哦~”舒允文随口说着。

    “???是吗?”柯南童音卖萌,“那当时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可不可以告诉我?”

    正说着话,这时候,却见真中老板从美术馆外走了进来,身旁还跟着两个人。

    真中老板在看到舒允文和松下平三郎后,脸上表情变了变,然后走了过来,语气与昨天相比,有了一些变化:“允、允文大人您好,松下副社长您好?!?br />
    “嗯,真中老板你好?!笔嬖饰睦淠氐懔说阃?,然后扭头道,“落合馆长。接下来,还要麻烦您带我们到处走一走了。我今天必须得解决美术馆这里的恶灵才行。要不然的话,真中老板可是会让我的事务所倒闭的!”

    “哈伊!”落合馆长应了一声,“不过,我接下来可能会有一些事情,不如让饭岛先生带你们到处走走吧?!?br />
    “没问题?!笔嬖饰牡阃反鹩ο吕?。

    “允文大人……”真中老板开口,周围众人的目光看向了真中老板。

    舒允文扭头:“真中老板,您有什么要指教的吗?”

    真中老板犹豫了一下,道歉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而是开口道:“允文大人,美术馆内的麻烦,拜托您了?!?br />
    从昨天离开克勤除灵事务所后,他根本就没有顺当过,连喝水都能被呛一下。这诡异的种种,让本来不相信有鬼的真中老板害怕了,不过又抹不开脸面向舒允文道歉,结果只能拖着。上午的时候,他终于Hold不住了,自己跑去找了另外一个著名的除灵师,花了两百万买了张护身符,结果虽然依旧在不断倒霉,但心里面终于觉得舒服了许多。

    至于舒允文说他会被人杀掉的恶毒诅咒?那位大师已经说了,再过一会,他会过来,帮他解掉那个该死的诅咒……

    舒允文嗤笑一声,跟在那位叫饭岛的员工身后,走向其他展厅。

    见舒允文走出一段距离后,真中老板骂了句“八嘎”,向着旁边走了没几步,结果几个踉跄,撞倒了墙壁周围的防护栏,两手抓在了墙上的一副油画上,顿时抓了个大洞出来。

    “啊~”小兰、柯南、毛利小五郎都是一脸惊讶。

    周围的游客也都投去了惊讶的目光。

    那个叫洼田的人立刻过去扶起了真中老板,结果却被真中老板一把甩开:“该死!洼田对吧?用不着你来假装好心!你快点把钱给我凑起来,要不然的话……”

    话落,真中老板又说道:“设计师,先跟我去办公室一趟吧?!?br />
    “哈伊!”

    真中老板身后,一个高个子的西装男应了一声,紧随身后。

    落合馆长从头到尾,都一言未发,只是低着头,就好像是一个雕像一般。

    舒允文身旁,饭岛也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怎么了吗?”舒允文问道。

    饭岛说道:“没什么,只是落合馆长的反应有些奇怪。落合馆长最讨厌别人粗暴对待这些艺术品了。真中老板破坏了一副油画,要是换作平时的话,落合馆长肯定会和真中老板吵起来的……”

    “这样啊……”舒允文微微一笑。

    这恐怕是因为,在落合馆长的心中,真中老板,已经是个死人了吧?

    ……

    “允文大人,这里是大地展厅……”

    “这里是天空展厅……”

    “这里是花之展厅……”

    饭岛给舒允文一一介绍着。

    舒允文微笑地听着,时而抬手看看手表,看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五点后,才说道:“饭岛先生,请问,之前发生过铠甲走动的展厅,我们去过了吗?”

    “您是说,地狱展厅吗?”饭岛连忙回答,“刚才我们经过了那里。只不过,那里挂着禁止进入的牌子……”

    “我们再去看看吧?!笔嬖饰牡?,“时间不早了,我也得赶紧把问题解决掉,也好回家?!?br />
    “好的?!?br />
    饭岛应了一声,然后领着舒允文和松下平三郎又向着地狱展厅走去。

    走到地狱展厅前时,原本挂着“立入禁止”的牌子不见了,三人才刚刚走到入口前,紧接着,便听到展厅内传来了尖叫声:“啊啊啊啊??!死人啦!”

    尖叫的人听起来,应该是小兰??囱?,在这之前,柯南、小兰、毛利小五郎已经先舒允文一步,进了展厅了。

    舒允文快步走了进去,向着三人走去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墙壁上那血腥的一幕。

    真中老板浑身鲜血,被一把长剑钉在了墙上,简直不是一般地残忍??!

    那个落合馆长,明明都一大把年纪了,看样子也不是什么简单货色。

    “报警!小兰!你马上出去,让人报警!”毛利小五郎大声地说着。

    “知道了,爸爸!”

    小兰答应一声,正准备出去打电话,舒允文已经拿出了大哥大:“毛利同学,用不着啦!我有拿手提电话,让我报警就可以了?!?br />
    “舒同学?你、你怎么会来这里?”小兰惊讶。

    舒允文扫了一眼毛利小五郎身旁,盯着尸体发呆的柯南:“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是来这里除灵的。这间展厅,貌似就是那具会移动的铠甲出现的地方哦!”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兰又尖叫了起来。

    柯南在旁边觉得有点吵,皱了皱眉:“白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铠甲会自己移动嘛!都是骗人的!”

    毛利小五郎也说道:“没错,铠甲里面,绝对有人?!?br />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懒得理这两个无神无鬼论的侦探,想了想,还是先在自己身上使了一个【鬼巫术·鬼眼】,顿时眼前景象变幻,很轻易地在真中老板的身旁,找到了真中老板的灵魂。

    “摄!”

    手一动,真中老板飘来飘去的灵魂,顿时就被舒允文给收了起来,在手里面变成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东西。

    舒允文又看了两眼,顿时惊讶了——

    这真中老板的灵魂,居然正从普通灵魂,向着恶灵快速转化着!

    按照这速度,顶多再过一天时间,真中老板就会成为一个恶灵了!

    “转化恶灵,怎么这么简单了?按照正常情况,普通灵魂想要变成恶灵,没个几年时间,怎么可能?”舒允文心里面琢磨着,本能地觉得周围肯定有什么古怪。

    扭头,观察四周。

    几乎在瞬间,舒允文两眼落在了一张油画上,再也移动不开了。

    油画上,前面是一个身上浴血的铠甲骑士,后面,则是一个被杀掉的恶魔!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油画上,一股奇特的气息悬浮着,在舒允文的眼中,一道道鬼力来回盘旋,在骑士与恶魔的身周形成了奇特的气场——

    这,不是一副普通的油画,而是……

    一件巫器!

    PS:这章节操满满的,七千多字啊啊啊啊。你们好意思不收藏、不推荐?嗯嗯?

    PS2:这是本书在柯南世界里的第一个真正灵异。当然,也算不上啦~毕竟只是一个巫器而已。

    PS3:往后两个案子的伏笔已经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