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在熊熊烈火中持续燃烧着,透过火焰扭曲的光线,可以看到驾驶座上的人影。

    冢本数美满脸地惊讶:“什么?允文桑?你是说……这是案件,不是意外?可是,这怎么看都像是……”

    舒允文微微笑了笑:“这绝对是案件,没有错的?!?br />
    话落,舒允文在街道两侧看了看,径自走到了附近的一家书店前:“您好,老板,真是打扰您了。请问,您的店门口是否装有监控摄像头?如果有的话,能不能给我看一下。拜托了!”

    那家书店的老板愣了一下,摇头道:“抱歉,我这里没有装。不过,旁边的超市应该有装?!?br />
    “我知道了。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br />
    舒允文又和冢本数美走到了旁边的小超市里面。

    因为外面的事情,超市里面的客人都在店外围观。舒允文走进店内,向着收银台的人打了声招呼:“您好,我听说你们这里店外装有监控摄像头,可以借我看一下吗?”

    “呃……”收银台里面,一个女生探头出来,笑着打招呼道,“数美,舒桑,你们两个今天在约会吗?”

    舒允文一看,这才发现,这个穿着员工制服的,居然是冢本数美的朋友,松岛香兰。

    至于冢本数美,脸则“腾”的一下红了,但却没有否认。她只知道松岛香兰放学以后有时候会打工,但却不知道松岛香兰的打工地点。

    舒允文和冢本数美问候了两句,松岛香兰一听舒允文要看监控摄像头,也没有问原因,直接说道:“这个得问一下店长的。不过,应该没有问题啦~”

    店长也凑在门外看热闹,被松岛香兰叫回来以后,一听只是要看一下监控,犹豫了一下,也就同意了。

    超市的监控设备在内部工作室。

    舒允文调出了几分钟前的监控,看过一遍后,果然看到了那辆车子爆炸的一幕。

    车子从店前开过的瞬间,驾驶座上的人,似乎是准备抽烟,但打火机刚刚点着,整辆车子从内部开始引爆,火焰瞬间将车子吞噬。然后,燃烧中的车子先前撞到了其他车子后,车子内又是几次爆炸。

    打火机,火星,车子忽然爆炸。

    由此推断的话,自然而然能够想到,车子上放着什么可燃性的气体或者液体、固体,这家伙打火机点烟,结果引爆了车子,就此完蛋。

    像是这种案子,因为爆炸的缘故,所有的痕迹都有可能会被毁掉,最终认定,很有可能就成了意外事故。事实上,如果不是舒允文有着能够看破灵魂的能力,他也会认定只是一场意外,而不是杀人案!

    把监控又看过一遍后,舒允文扭头问冢本数美道:“数美桑,你身上有带纸和笔吗?”

    “有的?!壁1臼烙α艘簧?,然后从自己的包包里面掏出了一个便笺本还有一根原子笔。

    舒允文接了过去,又问店长道:“店长,请问能不能借用一下你们这里的厕所?”

    “当然可以?!钡瓿ぶ噶艘幌路较?,“厕所就在过道前面拐角,不分男女?!?br />
    “谢谢您了?!?br />
    舒允文道谢一声,走进了厕所以后,把那个死者的灵魂球拿了出来,扫了一眼后,看着在灵魂球表面挣扎着的“人脸”,问道:“你应该没有丧失神智吧?”

    灵魂球内,死者的灵魂立刻点了点头。

    人在死后,灵魂各不相同。

    有的人,会直接丧失神智,就好比藤江明义一样;有的还会短时间内保留神智,就像是今天的这个家伙还有山崎明二一样;还有的,则会滋生凶厉之气,向凶灵、恶灵等等一类转换。

    当然,会成为凶灵、恶灵的,毕竟只是少数而已。一般情况下而言,丧失神智的最多,保留神智的也有一点点。

    像是这一类保留着神智的家伙,舒允文还能从他们嘴里面套出一些有用的话来。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一个鬼巫师,你把我当除灵师就可以了。你先告诉我,杀掉你的凶手是谁吧。是你的朋友?”

    灵魂摇头。

    “亲人?”

    继续摇头。

    “同事?”

    依旧摇头。

    “恋人?”

    灵魂立刻开始点头。

    然后,舒允文在那张纸上写下了“凶手:恋人”的字眼,心想这样一来,凶手基本上已经算是完全锁定了——毕竟,亲人、同事、朋友都会有很多,但“恋人”,一般只有一个才对。

    “下一个问题,你的恋人为什么要杀你?是谁劈腿了吗?”

    灵魂点头。

    “你劈腿了?”

    灵魂继续点头。

    舒允文写下了“动机判断”,心里面撇了撇嘴——劈腿男??!

    “劈腿的原因是什么?你变心了?家里面反对?”

    “……”

    再然后,舒允文一点点地问着,顺手写着,十几分钟后,写满了三张便笺纸,也终于把一切都还原了出来。

    大致情况就是,劈腿男和他现在的恋人相连好几年,但是却遭到了家里人的反对,最后迫于压力,决定和家里面介绍的相亲对象结婚。今天是情人节,他去恋人家,和他的恋人告别。在去的路上,顺便买了三个装满氢气的罐子,用来给气球打气。在恋人家,他们两个大吵一架,而他的恋人或许无法容忍他和其他人结婚,把氢气罐子的封口打开,结果就发生了这事……

    至于证据的话,劈腿男倒是也提供了一条有用的线索。

    他在离开的时候,看见了他的恋人拿着钳子,从车上匆忙下来。因此,他猜测,那些氢气罐子的封口,应该就是用钳子打开的。那些氢气罐子可能因为爆炸损坏严重,但钳子既然与氢气罐子有过摩擦,那痕迹鉴定、金属成分鉴定,只要有一点对比一致,都足以定罪了。

    把所有的内容都搞清楚后,舒允文才又说道:“很好。你既然保留有神智,而且像是没做过什么坏事的样子,我给你个机会,可以让你写下几句话?!?br />
    劈腿男赶紧点头。

    舒允文口中念动起了巫咒,然后一个【鬼巫术·御灵】使了出来,劈腿男的灵魂球中,一股力量飞荡而出,握住了那根原子笔,在便笺上慢慢地滑动着。

    等劈腿男写完以后,舒允文看了看那张便笺上歪歪扭扭的字迹:

    “爸爸、妈妈,请原谅我,你们要保重身体。

    恋子抱歉,我不能和你结婚了,真的对不起。

    青木君,我不怪你,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因为我一直爱着你?!?br />
    嗯,先问候父母,然后那个叫“恋子”的,应该就是父母给他介绍的结婚对象吧?最后的那个“青木君”,肯定就是他的恋人了。

    嗯?等等!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了进来?!

    再看一遍,舒允文看到“君”这个字眼的时候,猛然间抬头,满脸惊愕地问道:“你是男的?”

    灵魂球内,劈腿男点头。

    舒允文又问道:“你的恋人,这个什么‘青木君’也是男的?”

    劈腿男再度点头。

    哎哟我了个草~

    舒允文整个人都不好了。

    尼玛!

    抓个被杀的灵魂,还是个基佬,你特么在逗我?

    PS:最后只是个梗,没有嘲笑基佬的意思。各位看书的基佬,别拍砖啊~

    PS2:话说,后天就是情人节了。身为一只单身汪,我要下诅咒……天下有情人都成基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