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是星期一。

    上午,那个藏金币的废弃大楼内。

    “这张纸上说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吧?”高木打着哈欠,手里拿着那张“藏宝图”,低头看了看地面上的一层灰,向着身后的憨厚地一笑,“看样子,应该是没有人来过这里啊……”

    这地方,确实非常偏僻。难怪搜查一课的那些警官们放心让他这么一个菜鸟带队过来。

    一群警官在先拍了一些照片,然后很快找到挂在天花板上的那几个包裹。

    两位警官慢慢地把包裹放了下来,高木戴着手套,把系着包裹的绳子解开,看到里面一堆石头后,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是……石头?哎?金币呢?金币呢?这里面不是应该是枫叶金币的吗?”

    高木警官把那些石头都倒了出来,还呆萌地把包裹反过来看了一下,然后又把另外两个包裹打开,只见里面也是一堆鹅卵石。鹅卵石中,有一张白色的硬纸片,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高木把硬纸片拿了起来,看到了上面一行歪歪扭扭的字:

    “金币被我拿走了——偶尔缺钱想捞一笔的怪盗基德?!?br />
    怪盗基德?

    高木傻愣着,心中想着:

    果然,怪盗基德也开始偷金币了吗?

    ……

    江古田高中二年级B班。

    这时候正是课间活动时间。

    黑羽快斗正和中森青子说着话,忽然间觉得鼻子发痒,“阿嚏”一声,打了个喷嚏。

    中森青子立刻胳膊挡在跟前:“讨厌!快斗你是不是感冒了?可恶,可不要传染给我啦!”

    “笨蛋!我怎么会感冒?”黑羽快斗和中森青子斗嘴。

    “一定一定是感冒了!昨天晚上是不是露肚皮睡觉了?”

    “八嘎!怎么可能!”

    小泉红子稳稳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听着黑羽快斗和中森青子斗嘴的声音,桌子上的塔罗牌一张张地翻开。等最后一张也被翻开后,小泉红子好笑地看着塔罗牌的排列,嘴角忽然浮现出了笑意:

    “好有趣的样子。黑羽那个家伙……似乎被人诬陷了呢……”

    ……

    三天后的下午,放学后。

    帝丹高中的门口。

    舒允文提着包包,快速地走出了校园。

    校门口,一辆车的副驾驶车门打开,旁边站着一个态度恭敬的人,主动问候道:“允文大人您好?!?br />
    “安达秘书你好?!笔嬖饰牡懔说阃?,上车坐下。

    安达郎平帮舒允文关上车门,回到了驾驶座上,主动解释道:“允文大人您好。今天事务所这边事情稍微有点多,松下副社长在事务所陪客人,所以让我来接您……”

    “嗯,没什么的。事务所的事情更重要?!笔嬖饰奶?,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车子请开快一点,我今天晚上需要早点回家?!?br />
    “允文大人家里有什么事情吗?”车子动了起来,安达郎平顺便问了一句。

    舒允文翻了翻背包:“家里面没什么事情。不过,今天几个科目的老师都留了许多功课,我也得做功课??!”

    “……”安达郎平无语。

    他这才想到,舒允文貌似还是高中生来着。

    车子开到了克勤除灵事务所,舒允文先回社长室内换了一下衣服,才进了会客室。

    安达郎平跟了进去,给舒允文倒了一杯咖啡——接触时间久了,安达郎平也记住了舒允文的口味。相比橙汁、可乐、茶之类的,舒允文更喜欢咖啡,拿铁或者卡布奇诺,都能让舒允文说上一声“好”。

    会客室内,坐在跟前的,也算是熟人。

    冲野洋子、经纪人山岸荣一,还有那位没有在原著里出现过的事务所社长明智勋仁,就是这一次的客人。

    三个人在看到舒允文后,连忙一同起身,向着舒允文问好:“您好,允文大人。您亲自前来,还真是麻烦您了?!?br />
    “你们也好,事务所这边条件稍差,如果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笔嬖饰乃嬉獾氐懔说阃?,扭头问松下平三郎:“松下君,明智社长他们来这里,应该是为了签署合约的事情吧?你们谈的怎么样了?”

    松下平三郎立刻回答道:“允文大人,合约的范本,已经做出来了。只要您同意,我们现在就可以签署合约?!?br />
    “我不是都把这一切委托给你了嘛……”舒允文皱了皱眉头,他可不喜欢这一类繁琐的事情。

    两天前,他就说了,这件事情交给松下平三郎负责的。

    “哈伊!是我的错?!彼上缕饺闪Φ屯返狼?。

    坐在对面的冲野洋子连忙道:“允文大人,请不要怪松下副社长。是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当面请教一下允文大人,所以才……真是抱歉,是洋子任性了?!?br />
    舒允文撇了撇嘴,看看冲野洋子的样子。

    得!一位美女出面恳求,哪怕看出冲野洋子有点演戏的意思,他也懒得追究了。

    “冲野小姐,你是有什么事情想问我吗?”舒允文随手拿起了桌子上的那份合约,快速地扫了两眼,顺口问着——

    嗯,这合约上,冲野洋子的事务所愿意以每年一千四百万日元价格,委托克勤除灵事务所帮忙处理其名下所有艺人及其事务所内的灵异事件。当然,这只是咨询费用。如果要是遇到需要除灵大师出手的话,普通除灵大师一次二十五万日元,舒允文亲自出手,费用在一百万以上,基本上无上限的那种……

    这份合约,可以说是十分优渥了。

    冲野洋子开口道:“允文大人,其实,我还是想要知道一下,藤江明义的恶灵,他现在怎么样了?我也问过松下副社长,不过,松下副社长似乎并不知道的样子……”

    一旁,松下平三郎的鼻翼动了动。他不是不知道,而是根本不敢说,好不好……

    舒允文皱了皱眉头,旋即开口道:“冲野小姐,我已经跟你说过两遍了。藤江明义他自杀也就罢了,还想诬陷你入罪,想要毁掉你。他根本不值得你这么关心的?!?br />
    “……允文大人,拜托了!”冲野洋子直接起身,九十度鞠躬。

    从本质上而言,冲野洋子还是一个很善良的女人。

    藤江明义自杀后还试图诬陷她,死后还对她不断骚扰,但那毕竟是她交往过的对象,有着曾经美好的回忆。她想知道藤江明义的情况。

    “……”舒允文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口道,“……好吧,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他的恶灵,已经被我送走了,完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br />
    旁边,松下平三郎大大地翻了个白眼。

    什么送走了?是被你一口吃掉了才对吧?

    嗯……这种说法也有点问题。应该说,藤江明义被舒允文吃掉后,觉得不合胃口,又全吐了出来……

    当然,这件事情,打死松下平三郎,都不敢对其他人说。

    冲野洋子又问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是专业的除灵师,这种灵魂,我们都有一种消除的办法。当然,你要是想知道更详细的,很抱歉,无可奉告。那是属于我们除灵师的秘密了?!笔嬖饰幕袄锩娴囊馑?,是告诉冲野洋子,接下来,她要是继续问的话,他也不会回答了。

    无可奉告嘛!

    “谢谢您了,允文大人?!背逡把笞铀淙皇?,但终于不再问了。

    “刷刷”两笔,舒允文在合约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交给了明智勋仁:“明智社长,合作愉快?!?br />
    明智勋仁连忙点头:“以后要请您多多照顾了,允文大人。对了,允文大人,我的朋友真中先生,最近被一些事情困扰着。他现在正在外面等候,希望您能帮他解决?!?br />
    “嗯,我知道了?!笔嬖饰挠ι?。

    合约签署后,冲野洋子、山岸荣一都先行出去,明智勋仁留了下来。

    外面的客人,就是明智勋仁的那位叫真中的朋友。真中进门,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一个年老秃顶,眉毛浓长,脸上满是灰色的胡须,是一家名叫“中世”的美术馆馆长姓落合;另外一个则要年轻许多,看上去大概三十岁出头的样子,是那家美术馆的员工,叫洼田。

    这三个人,真中给人的感觉傲慢且无礼,落合馆长谦恭但话不多,洼田则是个很谄媚的家伙。

    客套了几句后,舒允文抬手看了看手表,不想继续耽搁时间,单刀直入地问道:“真中老板,您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真中老板脸色僵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明智勋仁,见明智勋仁给他使了个眼色后,才又继续说道:“是这样的,允文大人。我前段时间买下了中世博物馆,想要把它改建成一家饭店。不过,最近这几天,博物馆内半夜的时候,经?;嵯炱鹌婀值南焐?,我们查过了监控录像,发现是一具中世纪的铠甲,每当半夜的时候,都会在美术馆内走动……”

    “呃……”舒允文在眼前这几个家伙身上又看了两眼,有些无语。

    一家叫中世的美术馆,会行走的铠甲、真中老板、落合馆长,还有一个叫洼田的家伙……

    妈蛋!

    这特么好像就是哪个杀人案里提到的人好不好?一个被害者,一个凶手,还有一个被诬陷为凶手的家伙。不过,他记得,那个案子里面,真中老板似乎是个很讨人厌的家伙,死了也活该的那种。现在,在他跟前,这个真中老板虽然态度傲慢了一些,但好像不那么讨厌啊……

    舒允文还正遐思天外呢,跟前的真中老板的声音传来:“……虽然说,我对那个该死的美术馆内到底会发生什么并不感兴趣,也对美术馆里的那些破铜烂铁没有任何兴趣,甚至于,从另外一方面来说,美术馆内有这样的传闻,还能减少一部分的客人,更方便我以后关掉那里……”

    “但,这样的传闻,毕竟会对我以后的饭店生意有所影响。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请你一定帮忙去美术馆那里看一下。要是真的有什么不好的东西,请你务必帮忙,把它除掉!”

    “只要你能让这些负面消息全部消失,我会付给你一大笔钱。拜托了!”

    说话的时候,真中老板虽然看上去是在恳求,一口一个“请”的,但却有着一种“你特么必须得帮我解决”的架势,就好像舒允文上辈子欠他的一样。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

    好吧,不得不说,眼前的真中老板,在舒允文的眼里面,一下子变得可恶了起来。

    老子是什么人,也是你能随意指挥的?

    这种货色,活该被杀??!

    PS:修改了一下。

    下午得出去,发的太急了,没来得及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