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文大人,您、您没事吧?”松下平三郎这时候从驾驶座上走了下来,急匆匆地跑到舒允文的身旁,毕恭毕敬地问候。

    冢本数美也从马路对面跑了回来,满脸的关心:“允文桑,你的身体怎么样?”

    “呃……我的身体没事?!笔嬖饰纳焓秩嗔巳嗷褂械闾鄣钠ü?。

    其实,对现在的他来说,身体上的疼痛算什么,这精神上简直老崩溃了。

    “你没事就好……”冢本数美安心了许多。

    美和子也立刻向冢本数美道谢道:“您好,这位女士。今天的事情,真是给您添麻烦了。不过,多亏了您的帮助,我们才能抓住这些犯人?!?br />
    “哼!不用谢?!币蛭嬖饰谋蛔驳沟脑倒?,冢本数美心里面还是很不爽,尤其对这些放任犯人逃走的警察,更是没什么好感。

    这时候,咖啡厅内,一些客人站起身来打算离开,佐藤和高木这两个家伙也没空理会舒允文,拦住了这些店内的客人,请他们留下各自的联系方式——他们在这里执法抓人,这些人都算是目击者,以后需要提供一定证言的。

    柯南这货也钻到了另外一张没人的咖啡桌下面,用手帕盖着手枪,抓了出来,对一位警察道:“警察伯伯,这里有刚才那个人的手枪哦……”

    那个警察立刻从柯南的手里面接过了那把手枪,正准备发货,但看到柯南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后,最后只能挤出一张笑脸来:“小朋友,这东西很危险的,你不可以乱碰的,知道吗?”

    柯南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对了,警察伯伯,那三个人,就是正在通缉中的意大利强大集团的在逃成员吗?”

    “嗯?”警察愣了一下,然后摆了摆手,“小朋友,这件事情不是你应该关心的哦!那边都是你的朋友吧?你应该和你的朋友一样,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

    警察的言外之意,就是在说——小鬼,你很烦??!快特么给我死边去~

    柯南丝毫没有被人厌恶的觉悟,而是继续说道:“他们应该就是强盗集团的成员,没错吧?今天电视的新闻节目,我有看哦!警方透露的消息,这个意大利强盗集团里,有一名日籍男子。也就是说,强盗集团内有一个日本人,剩下的,都是意大利人……”

    柯南正说着,舒允文、冢本数美、松下平三郎也发现了这里的情况,快步走了过来。

    舒允文伸手在柯南的头上揉了两下,然后扭头向着那位警察道:“真是不好意思,这个小家伙给你们添麻烦了?!?br />
    那个警察则鞠躬道:“您客气了。应该是我们给你们添麻烦了才对……”

    柯南这时候又开口道:“警察伯伯,如果说,这三个人就是意大利强盗集团成员的话,那这张纸,请你们也拿去。因为,这张纸上画着的,很有可能就是藏着那一万五千枚金币的藏宝图!”

    舒允文低头,目光中闪过一道惊讶。

    这家伙的观察力,还真是犀利??!仅仅只凭这些简单的线索,居然就推理出那张纸的真实“身份”。

    松下平三郎也颇为惊讶,不由得低头看了一眼柯南,心中想起舒允文中午说过的,那个叫柯南的小家伙不简单。现在看来,这个小家伙,还真的不简单??!

    冢本数美则皱了皱眉头,把柯南挡在身后:“警察先生,不好意思,真是给您添麻烦了。这个孩子今天下午玩了一下午的寻宝游戏,他手里面的纸就是他们的藏宝图,所以他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位警察点了点头:“没关系的?!?br />
    柯南又说道:“我可不是在恶作剧哦!如果警察伯伯不相信的话,可以把这张纸拿给那边的两个强盗犯看一下。他们现在已经被抓住了,只要稍微问一下,他们应该就会全都说出来的吧?”

    那位警察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藏宝图”接了过去,递给那两个外国人看了看,用英语问了一下。

    那两个外国人虽然“哼”了一声,并没有回答,但警察们都不是笨蛋,只从神情判断,就猜出这张纸确实有一定关系,拿出一个证物袋,先把纸装了起来。

    “啊啊??!我们的藏宝图,被警察伯伯拿走了!”小岛元太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样子。

    光彦失望地说道:“我本来还想用宝藏里面的钱,买太空船去宇宙的……”

    步美道:“那个藏宝图画的宝藏,真的是被抢走的一万五千枚枫叶金币吗?步美好失望?!?br />
    柯南这货又在一旁狂翻白眼。

    这时候,佐藤美和子又走了过来,向着舒允文和冢本数美他们微微躬身:“几位抱歉,真是打扰了。请问,能不能留一下各位的姓名还有联系方式?我们可能需要几位做一下笔录,提供一些证词……”

    舒允文犹自还没有从之前那句“老人家”的打击中恢复,撇了撇嘴,但还是说道:“我叫舒允文,克勤除灵事务所社长。如果以后需要联系我的话,可以联系事务所,或者直接打电话给我。我的手机号码是……”

    冢本数美也自我介绍道:“我叫冢本数美,帝丹高中三年级学生……”

    小岛元太这货也凑过来道:“我叫小岛元太,帝丹小学一年B班的学生?!?br />
    光彦也说道:“我是圆谷光彦!”

    “我是吉田步美!”步美顺便抓了一下柯南,“他是江户川柯南。我们是……”

    “……少年侦探队!”

    “……”柯南郁闷地伸手捂脸——他的一世英名??!

    ……

    晚上八点钟。

    车上,回家的路上。

    松下平三郎车开的四平八稳,元太、光彦两个人坐在副驾驶上,舒允文、冢本数美、柯南、步美则坐在车后座上。冢本数美抱着步美,轻声说着下午的事情:“……孩子们都很活泼啦!喜欢到处跑来跑去的。尤其是江户川,他是最活跃的那个,一下午的时间,他带着我们在东京铁塔这里来回走了六趟呢!”

    好吧,这其实是冢本数美在吐槽柯南这货。

    这行为,在大人眼里面,就是两个字——捣蛋!

    “呵……”舒允文扭头,看看身旁的柯南,顺手一巴掌拍到了柯南的头上,“这个小鬼,就是有些活跃地过头了吧?真是一个调皮的小鬼!”

    打完以后,舒允文心里面有种倍儿爽的感觉。

    嗯,打名侦探的头,就是这么爽啦!

    柯南翻着死鱼眼,丢给舒允文一个白眼,又继续琢磨着刚才的事情。

    这次强盗团成员全部都被抓住了,但他总觉得,似乎还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就好像,还有什么人在背后关注着这一切似的。

    数美微微一笑:“允文桑,不要对小朋友使用暴力哦!不过,话说回来,江户川确实很厉害哦!他居然能猜出,警察抓住的这三个人,是正在通缉中的强盗犯。而且,还猜出他拿着的那张纸,就是藏匿那些金币位置的藏宝图……”

    “这可不是在猜测,而是正式的推理啦!”柯南一手托着下巴,似乎依旧在思索着别的什么,浑然已经忘掉自己现在是小屁孩的模样,嘴上说着,“那三个人的身份,还是很好推理的。一个日本人,还有两个金发的外国人,只要稍微联想一下电视里面插播的新闻,想到他们有可能是强盗犯,是自然而然的?!?br />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并不能证明,他们就是强盗犯。我之所以肯定他们是强盗犯,还有其他证据的。在解读那张藏宝图的时候,我也有关注周围情况。他们三个人,其实一直都在跟踪着我们。而我们只是普通的小朋友而已,能让他们一路跟踪的,很有可能是别的什么。比如说,我们手里面的那张看似玩笑的‘藏宝图’?!?br />
    “……下午的时候,我在书店里面有查到过,那个藏宝图上写着的‘oro’,在意大利语里面,是金钱、金子、财富的意思。意大利,金钱、金子、财富,三个戴着墨镜的外国人,所有的要素组合后,形成了证据证据,然后足以证明,那三个人,就是强盗犯。他们的目标,就是我们手里面那张标有‘oro’文字的纸……”

    “啊……”数美、元太、光彦、步美都一脸惊讶地看向柯南,就连前面开车的松下也扭头看了一眼。

    倒是舒允文,只是扫了这货一眼,没觉得有多奇怪的。

    不过,现在这家伙的状态,似乎有点儿得意过头了吧?这么有逻辑的推理,真的没问题吗?

    拜托,你现在只是一只正太哎!

    顿了顿,还是步美开口道:“柯南,你有没有发现……”

    “发现?发现什么?是说藏宝图标示的正确藏宝地点吗?”柯南自顾自地说道,“如果要说那张藏宝图的正确解读方式的话,我在咖啡厅内、看到东京铁塔的时候,已经解开了。那些图案,其实就是在标明霓虹灯啦!地点是从夜晚的东京铁塔下开始,然后按照藏宝图上标示出来的霓虹灯图案,最后在藏宝图上标着写有‘oro’的位置,就能找到藏金币的地方啦?!?br />
    “……本来,我也想把这点告诉警察的。不过,他们既然已经抓住了所有强盗犯,还拿到了至关重要的藏宝图,应该很快就能问出藏金币的地方。所以,我也没必要多说啦!”

    好嘛!柯南这话说完,其他人更惊讶了。

    元太也说道:“不、不是啦!柯南,步美其实是想说……”

    “想说什么?”柯南这货依旧一手托着下巴,一副沉思者的模样,“噢!你们是想说,那个强盗犯首脑为什么会用这种图案来标明藏金币的地方,而不是用其他方式吗?”

    “这其实也很好解释啦!新闻里面有说过,那个强盗集团首脑,是一个意大利人,在作案之后,为了独吞金币,才逃到日本来的。也就是说,他对日本根本一无所知,不管是环境、文字、习惯、人文什么的。刚刚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他想要把金币藏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还不能让他的同伴发现,不管是用文字、地图什么的来标示,都不能让他放心。然后,他在发现了霓虹灯会组成的特殊图案后,就用这种霓虹灯的图案,画出了这么一副只有自己才明白什么意思的藏宝图?!?br />
    “我推测,他应该是想等到安定下来以后,再按这张藏宝图把金币找出来,然后销账的吧……”

    舒允文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一翻白眼,伸手在柯南的脑袋上又给了一巴掌:“小鬼!他们是想说,你怎么好像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你这样很臭屁的,知道不?”

    “????????!哈哈哈~”柯南这货终于反应过来,看看周围一群人都用看外星人的目光盯着他,连忙挥着手辩解道,“我、我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嘛!我、我刚才只是在模仿毛利叔叔啦!你们看我模仿的是不是很像?”

    “是这样吗?原来是在模仿毛利侦探?”光彦一下子就信了。

    步美也拍了拍胸口:“吓死步美了。我还以为柯南是什么妖怪呐?!?br />
    元太这货:“毛利侦探是谁?”

    光彦伸手捂脸:“毛利侦探就是小兰姐姐的父亲,那天在冲野洋子的房间里,毛利侦探的精彩推理,你忘记了吗?”

    几个小孩轻易地柯南糊弄了过去,冢本数美还有些奇怪,但也没有怀疑一个小正太,这件事情就算是过去了。

    开车把所有人都送回家以后,松下平三郎最后把舒允文和元太送到了家门口。

    元太先回屋子里去了,松下平三郎轻声对舒允文道:“允文大人,那个叫柯南的小家伙……”

    “别管他,他的事情跟你无关?!笔嬖饰闹辶酥迕?,吩咐道,“那些金币,具体如何处理,就交给你了。这件事情,不要把我牵连进去,你知道吗?”

    “哈伊!”松下平三郎应了一声。

    舒允文转身,随意地摆了摆手,也进了屋子里面。

    PS:每次到了柯南卖萌的季节,都觉得好有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