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里面。

    舒允文看着手里面藤江明义的鬼魂,啧啧了两声:“还真是弱小的家伙??!”

    这个藤江明义的鬼魂,比舒允文想象的,还要弱了许多。

    就这种档次的鬼魂,哪怕不是舒允文这个专业人士出马,只要冲野洋子自己随便找个寺庙,听那些和尚念念经,这家伙也得化为灰灰的。难怪,在原著里面,冲野洋子在后续情节里面屁事都没有……

    松下平三郎发动起了车子,问道:“允文大人,我们现在去哪里?”

    舒允文扫了眼车窗外。

    天色已经抹黑,周围的店面里面、外面的装饰灯,招牌灯什么的,已经全部打开,在灯光的照射下,这条步行街像是白昼一样。远处,被一幢商业楼挡住半截的东京铁塔上,霓虹灯也亮了起来。

    这是东京夜色下的美景。

    当然,这景色到底又多漂亮,现在并不在舒允文的关心之中。

    “东京铁塔的灯亮了,现在就去东京铁塔。这次,肯定能找到?!?br />
    “哈伊!”

    ……

    车子很快开到了东京铁塔前,舒允文凭借自己模糊的记忆,找寻着明显的灯光图案,大概半个小时后,终于成功地找到了河堤附近。

    关于这个“都市寻宝”的案子,要说舒允文记忆最深的,就是那条“发光的鱼”。

    在河堤附近下了车,舒允文带着松下平三郎向着藏着金币的楼房走去。

    不过,在走了几步后,舒允文忽然恶作剧心起,问松下平三郎道:“松下君,车子上有塑料袋吗?”

    “有的?!彼上缕饺捎α艘簧?。

    “那就好?!笔嬖饰牡懔说阃?,伸手指了指河边地上的鹅卵石:“那就捡上一些鹅卵石,装进袋子里。注意了,一定要戴着手套,不要留下自己的指纹,知道了吗?还有,多拿几个袋子,分开装,免得袋子漏掉了?!?br />
    “???是的?!彼上缕饺捎行┓€?,搞不明白舒允文到底想做什么。

    松下平三郎从车子的后备箱里拿了塑料袋出来,蹲在一旁装起了鹅卵石。

    至于舒允文,则回到了车子里面,戴上了一双白色手套,从置物柜里拿出了一张白色的硬纸片,用力地擦了两下,然后拿着剪刀裁剪了一下,剪成了手掌大小的长方形模样;随后,舒允文又从置物柜里拿出一根看上去很新的钢笔,口中念动起了巫咒。

    约莫五秒钟后,舒允文口中最后一个音阶落下,一股奇异的力量从旁边藤江明义的魂体里滋生出来,雾气盘旋,缠绕着那根笔,轻轻地在纸上滑动着,似乎在写着什么东西。

    【鬼巫术·御灵】!

    这是一个鬼巫师的基本法术,并没有严格的境界限制,哪怕是入门级巫师也能使用。

    不过,不同的实力,施展出来的威力,却绝对不同。

    像是舒允文这种入门级的巫师,也就只能御使类似藤江明义这样弱小的初生鬼,控制时间也很短,能做的事情也只是移动一些小玩意什么的。除此之外,根本没什么用途。

    至于控制鬼魂去吓唬别人?没有初级巫师的能力,想都没想!

    而且,御灵法术还有严格的限制,被御使的灵体,必须得被鬼巫师擒住才行。另外,一个魂体,根据强弱判断,最多也只能使用三次。三次之后,定然会反噬己身。

    总而言之,这法术对现在的舒允文来说,只是一个鸡肋而已。

    钢笔正在纸片上写写画画,这时候,松下平三郎提着塑料袋,快步走了过来:“允文大人,您看这些……呃……呃……”

    松下平三郎话说到一半,顺着车内的灯光,看到钢笔居然在自己移动,顿时就像是被人卡住了脖子似的,仿佛连喘气也很困难了。

    这时候,舒允文想写的内容也终于写完,钢笔停了下来。

    舒允文把钢笔抓住,戴上了笔帽,在松下平三郎面前扬了扬:“松下君,这根钢笔我要了,没问题吧?”

    “呃……当然?!彼上缕饺赡救坏氐懔说阃?。

    “别太惊讶,松下君。如果你是在惊讶笔会自己移动的话,这并不算什么。你既然是事务所的副社长,以后肯定还会看到更加稀奇古怪的事情。所以,你淡定一点,可以吗?”舒允文说话的时候,把笔装了起来,又继续说道,“你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松下平三郎愣了一下,然后扬了扬手中的塑料袋:“允文大人,鹅卵石我已经装好了,您看这些够不够?”

    舒允文扫了一眼:“嗯……有点少,不过也差不多了。好了,松下君,现在请把准备好装金币的箱子拿上,然后另外拿几个塑料袋,绑在脚上,我们取金币去?!?br />
    “好的,允文大人?!?br />
    舒允文走在前面,脚下的塑料袋划过地面,带出一些声响,进入了那间大楼里,到了藏宝图上所标示的那个楼层。

    舒允文先站在窗前看了两眼,然后一步步地后退,走到了“鱼的眼睛”的位置,抬头看了看,然后向着拿着手灯找到机关位置的松下平三郎道:“松下君,金币就在我的头顶。现在,你把金币慢慢放下来?!?br />
    “哈伊!”松下平三郎点头应了一声,然后把那个简易的绳子机关打开,装着金币的几个大包裹也终于落到了地上。

    舒允文打开包裹,手电筒的照射下,看到了金光闪闪的金币后,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至于松下平三郎,也在一旁开心地笑着。

    现在,这些金币被他们找到了,那就成他们的了!这下子,不仅事务所的资金?;玫搅私饩?,而且他也肯定能从中分润一些好处……

    “松下君,把箱子打开?!?br />
    松下平三郎连忙把准备好的皮箱打开,几个包裹里的金币“叮叮当当”地,全都被倒进了皮箱里面。金币倒光,舒允文关上了皮箱,然后恶作剧地把塑料袋里的鹅卵石都装进了包裹里面,把之前准备的白色卡片塞进了一个包裹里,捆绑好之后,让松下平三郎重新吊到了空中。

    松下平三郎把包裹吊好,才问道:“允文大人,我们这么做,是要……”

    “啊……我只是觉得好玩而已。你想想,等警察抓到那些强盗犯,知道金币藏在这里的话……”舒允文脸上挂着笑容,一副很期待警方找到“宝藏”的样子。

    旁边,松下平三郎脑门儿上挂着大大的汗珠——为了恶作剧准备这么多,你也是够了??!

    两个人按照原路撤退,舒允文微笑着说道:“对了,松下君,我们在这里留下的痕迹,还是稍微多了点儿。想不想看看,我是怎么样抹掉我们来过这里的痕迹的?”

    “您说的是……脚???”

    克勤除灵事务所,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也不算是什么干净的行业。

    事务所内,有几位“大师”,就很擅长往客户的房间里面装窃听器什么的,借此来了解更多的情况,方便他们装神弄鬼。这一点,对事务所内高层来说,差不多是半公开的,也没有人阻止,基本上对此事,都是默认态度。

    除灵师这行当,毕竟是糊弄人的行业,要是不能搞到点儿“客户资料”,还怎么挣钱?

    也正因为这样,松下平三郎知道了一些警方办案的证据获取方式。像是脚印,一枚清晰的脚印,警察可以藉此推断出犯罪嫌疑人的身高、体重、性别,甚至于……年龄!

    他们两个都戴着手套,不可能留下指纹,那剩下的,只能是脚印了!

    这里的地面,他刚才已经看过了。这里较为偏僻,应该有一段时间没人来过,所以地面上蒙有一层灰尘。也因为灰尘存在的缘故,他们的脚印都很清晰,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嗯……没错?!笔嬖饰牡懔说阃?,然后口中念动着巫咒。

    【鬼巫术·鬼眼】!

    【鬼巫术·御灵】!

    连续两道法术,鬼眼落在了松下平三郎的身上,而御灵,则还是藤江明义的鬼魂。

    在松下平三郎的眼中,藤江明义的鬼魂,忽然从那乒乓球模样的雾气圆球中涌了出来,然后就从他们跟前开始,缓缓地清理起他们留下的脚印。

    魂体的奇特力量,周围的灰尘被聚了一些过来,然后又轻轻落下,覆盖到了他们两个的脚印上。

    从大楼的门口开始,大约三分钟后,那一团雾气又飞回了舒允文的手中,继续困在圆球里面。至于他们两个留下来的脚印,已经全部都被清除掉了,在那层与周围并为差别的灰尘掩盖下,就像是根本没有人来过一样。

    松下平三郎目瞪口呆,舒允文则伸手推了推松下平三郎:“好了,松下君,我们回车上去吧?!?br />
    两个人回到了车上,装着金币的箱子被放到了后备箱里,舒允文坐在副驾驶上,把所有用过的塑料袋、手套、剪刀什么的都装再一个袋子里,然后拿着藤江明义的鬼魂:“松下君,想不想知道,除灵师是怎么对付灵魂的?”

    话落,舒允文没等松下平三郎说什么口中巫咒再度念了起来。

    【鬼巫术·审判】!

    巫术使出,一瞬之间,藤江明义的灵魂球直接被打碎,化成了一团灵魂能力。

    在松下平三郎震惊的目光中,舒允文的鼻子吸气,将藤江明义的这股灵魂力量吸进体内,但几秒之后,忽然又张大了嘴巴,把这股灵魂力量吐了出去:“……自杀者的灵魂力量,果然不好吃??!”

    那一股灵魂力量飘出了窗外,最终不再凝聚,缓缓散去。

    顿了顿,舒允文又看向松下平三郎:“松下君,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你都会保密的,对吧?”

    “嗯!”松下平三郎狂点头。

    刚才,舒允文居然把藤江明义的鬼魂给……吃掉了?

    “那就好……”舒允文微微笑了笑,“今天松下君劳累了一整天,真是辛苦你了。不过,今天的‘收益’,你能拿一成。当然,不该说的事情,千万不要乱说,知道了吗?”

    “知、知道了?!彼上缕饺闪τι?。

    舒允文满意地点了点头,舒服地靠在车座椅上:“好了,开车吧。去附近,找有公共电话的地方?!?br />
    “哈伊!”松下平三郎颤抖着开车。

    他现在,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应该是舒允文在警告他吧?

    如果他要是敢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或许也会被舒允文弄死,然后抓住灵魂,这样对待。

    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神身旁的舒允文,松下心中的畏惧感,更加厉害了。

    其实,松下平三郎想的倒也没错。

    舒允文故意这么做,确实是在警告他!

    他可不想日后哪天松下平三郎忽然想通,自己跑去警察局投案自首,还把他给拖累出来。

    现在给这家伙一些警告,再给他一些好处封口,省着以后麻烦。

    要不然,舒允文才不会傻兮兮地吞噬藤江明义这个自杀男的灵魂。

    自杀者的灵魂,前世的时候,舒允文就在医院里面吞噬过。吞了以后,力量倒是会增强,不会模样却会变老,真的不是舒允文的“菜”??!

    他这么做,只是想吓唬一下松下平三郎。

    仅此而已!

    PS:日本人在忠诚上来说,其实还是不错的……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