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四点钟,东京铁塔附近的一条步行街。

    舒允文手里面拿着照片,左右来回看着街道上的那些招牌标志,头疼地挠着后脑勺。

    当初看《名侦探柯南》的时候,他只是匆匆看过一遍,记忆早就模糊了——要是早知道会穿越,而且还会穿越到柯南世界里的话,舒允文一定会把《名侦探柯南》认真地看上N遍,任何一个细微的情节都不会放过。

    嗯,最好还可以绑架了73大叔,让73大叔把后面的内容给剧透下神马的。

    尼玛,整整二十年、都七百多集了,黑暗组织的大BOSS还没有正式现身,这也是醉了。听说有的粉丝已经提前立好遗嘱,让子孙上坟的时候把73大叔烧一头过去。

    “允文大人,还是没发现吗?”松下平三郎在旁边问道。

    舒允文道:“没错,第二个帽子形状的图案倒是容易找,不过,这三个三角形的图案,周围简直太多了,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啥?!”

    舒允文说话的时候,抬手看了一下手表,有些无奈。

    这时候,只听松下平三郎腰间的拷机响了起来。

    松下平三郎连忙把拷机拿出来,看了一眼后,道:“允文大人,是山岸先生打来的电话,应该是想要问除灵的事情……”

    “除灵吗?”舒允文想了想,扭头吩咐道,“打电话联系一下山岸荣一,让他和冲野洋子赶到东京铁塔这边来。嗯……”舒允文说话的时候,目光在周围扫了两眼,道:“……就在这家梦萝咖啡厅吧?!?br />
    松下平三郎看了看旁边那间咖啡厅,点了点头,走到一旁的公用电话,给山岸荣一打了电话过去。

    打完电话后,舒允文和松下平三郎索性先进咖啡厅里面等着。

    大概四十分钟后,一行三个人走进咖啡厅内,当先的是山岸荣一,在山岸荣一的身后,则是经过伪装的冲野洋子还有一个中年人。

    山岸荣一在看到了舒允文二人后,连忙向着角落这里走了过来。

    “允文大人,松下副社长,真是打扰了?!鄙桨度僖晃屎蛄艘痪?,冲野洋子也紧随着鞠躬道:“允文大人,今天的事情,要麻烦您了?!?br />
    冲野洋子的精神状态,看上去很差,脸上化着厚厚的妆,依旧掩盖不去那一丝疲惫。

    舒允文微笑着说道:“洋子小姐不用这么客气的,这位是……”

    舒允文看向冲野洋子身旁的那个人。

    山岸荣一立刻介绍道:“允文大人,这是我们事务所的社长,明智勋仁?!?br />
    原来是根本没有在原著里出现过的龙套??!

    “明智社长你好?!笔嬖饰目吞琢艘痪?,伸手指了指对面,“三位,请坐下说话吧?!?br />
    三个人坐下以后,咖啡厅的服务生又送上来三杯咖啡,五个人随意地聊了几句,而后才听山岸荣一急匆匆地说道:“允文大人,现在时间已经、已经到了四点五十分了。您曾说过,除灵的最佳时间,就是现在……”

    舒允文扭头看了看窗外,只见天色已经开始变暗,微笑着说道:“时间确实到了,请稍等?!?br />
    话音落下,舒允文口中念动起了巫咒,几秒钟后,【鬼巫术·鬼眼】施展了出来,舒允文双眼上好似笼罩上了一层薄雾,眼前景象变幻,顿时在冲野洋子的头上,看到了那一团雾气似的灵魂。

    藤江明义在死前抓着的,是冲野洋子的一根头发。

    所以,在死之后,他因执念而盘踞在冲野洋子的头上,倒也正常。

    “洋子小姐,你有没有觉得,你的头上很重?”舒允文笑着调侃了一句。

    他这话,基本上是只有他自己才懂什么意思的黑色幽默。

    冲野洋子愣了一下,结结巴巴地开口道:“允文大人,我、我现在全身都觉得很重……”

    这是累的、困的吧?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口中再度念动起了巫咒,然后一个“摄”字,盘踞在冲野洋子头顶的那团雾气仿佛是不受控制似的,挣扎着飞入舒允文的手中,最后缩成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圆球。球体表面,藤江明义雾气汇聚而成的鬼脸不断嘶嚎着,似乎想要从中挣扎而出。

    鬼魂成球,被住在了手中,舒允文微笑着开口道:“好了,洋子小姐。这次除灵,因为是我之前有意提出的,所以费用上我可以做主,给个七五折,一共是一百五十万日元?!?br />
    “好、好了?”冲野洋子还没开口,山岸荣一已经抢先道,“允文大人,这么快可以吗?那可是一只很强大的恶灵……”

    舒允文一百五十万日元的报价,山岸荣一并没觉得有多贵。只要真的能把藤江明义的恶灵除掉,哪怕是价钱再翻上两倍,他也觉得无所谓。

    山岸荣一现在想起中午从镜子里面看到藤江明义的情况,还觉得心里面发毛。

    可是……这除灵的速度也太快了吧?这还没用掉半分钟好不好?

    舒允文随口道:“山岸先生,问题有没有解决,我比你更清楚的,请你不要质疑一位真正的除灵师,可以吗?”

    “???是……”山岸荣一连忙点头。

    顿了顿,舒允文又继续说道:“当然,如果你们要是不放心的话,我也可以让你们亲眼看看被抓住的这个灵魂。不过,这会消耗我的力量,所以需要额外支付五十万日元?!?br />
    山岸荣一一听这话,连犹豫都没犹豫,直接说道:“允文大人,我要亲眼看看,请您施法吧!”

    多付五十万日元,就能亲眼看到恶灵被抓住,买个真正心安,也值了。

    旁边,那位没有在原著里出现过的明智勋仁也紧随其后:“允文大人,我也想亲眼看看?!?br />
    “两个人,每个人都需要五十万日元哦!”舒允文解释了一句,然后又扭头看向冲野洋子道,“洋子小姐,你不想要亲眼看看吗?”

    “我……”冲野洋子一咬嘴唇,“我也要看看!”

    “三个人,每个人都是五十万日元,一共一百五十万日元?!笔嬖饰奈⑽⑿ψ?,然后口中再度念动起了巫咒,接连三个【鬼巫术·鬼眼】使出,等“鬼眼”在冲野洋子三人身上起作用后,舒允文才把手摊开,里面那个乒乓球大小、雾气凝聚而成的球体呈现在三人面前:

    “你们应该都看到了吧?这就是藤江明义的灵魂?!?br />
    三人看着舒允文手里面的东西,都有点难以置信——这就是藤江明义的恶灵?看着不像是??!

    心中正疑惑的时候,猛然间,只见“乒乓球”表面波动了一下,一团雾气从球体中冲出,在他们面前汇聚成了一张脸,神情恐怖,好似在狰狞地嘶吼着,而那张脸,是藤江明义的脸!

    “啊~~”

    一瞬之间,冲野洋子三个人都惊恐地叫喊出声来。

    咖啡厅内,其他客人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Х忍诘姆裆部觳阶吡斯?,问道:“怎么了吗?几位客人?”

    舒允文连忙道:“没有什么事情。我只是给他们讲了一个鬼故事而已,谁知道他们都被吓到了?!?br />
    “是吗?呵呵……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请喊我?!狈裆成瞎易诺奈⑿?,又走开了。

    周围,其他的客人也都轻笑起来。

    冲野洋子三人却一时半会的平复不下来。

    舒允文确实是在给他们讲“鬼故事”。不过,那个“鬼”,现在就在他们跟前??!

    伸手一抓,舒允文把藤江明义的灵魂又抓在了手中,微笑道:“好了,你们也都看到了,这只鬼,确实是被我抓到了。所以,洋子小姐,回去以后,你可以安心地睡觉了。我可以保证,藤江明义绝对不会再给你造成类似的麻烦了?!?br />
    亲眼看过被抓住的“恶灵”后,山岸荣一的态度再度发生了变化,更加恭敬了:“允文大人,多谢您的帮助,您救了我们的命。洋子酱,快点向允文大人道谢?!?br />
    冲野洋子也连忙道谢。

    舒允文随意地摆了摆手:“不用感谢我的,你们可是付过钱的?!?br />
    顿了顿,舒允文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很抱歉,我现在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所以,必须得离开了。松下君,收钱?!?br />
    松下平三郎愣了一下,看向了冲野洋子三人。

    冲野洋子愣了一下,那位没有在原著里出现过的明智勋仁社长连忙掏出自己的支票本,“刷刷刷”地签下了一张支票,递给了松下平三郎:“洋子是我们事务所的艺人,这次解决样子的麻烦,其实也是在解决公司的麻烦。所以,这三百万日元,就从公司这里走账吧?!?br />
    松下平三郎接过支票看了看,递给了舒允文。

    舒允文没有收,起身道:“既然费用也结算了,那我就告辞了。对了,几位如果要是不着急的话,最好可以在这里待够一个小时再离开。你们身上开启着‘鬼眼’,持续时间大概是一个小时左右。这一个小时内,你们还能够看到其他的灵魂。就这么离开的话,要是遇到了其他的灵魂,会吓到你们的?!?br />
    “哈伊!”冲野洋子三人连忙点头答应。

    紧接着,没有在原著里出现过的明智勋仁起身道:“请稍等,允文大人。是这样的,我对您的能力非常钦佩。所以,我们事务所想要与克勤除灵事务所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委托您帮忙处理这一类的事情。请问您有没有时间谈谈此事?”

    这是有业务??!

    舒允文抬手看了看手表,然后微笑道:“很抱歉,我现在确实有要紧的事情,必须得离开了。如果您明天有空,可以联系我们事务所,松下君可以全权负责此事。松下君,一切拜托你了,明天毕竟是星期一,我得去学校?!?br />
    “好的,允文大人?!泵髦茄什桓仪苛?。

    冲野洋子此时忽然开口道:“允文大人,请问,您会怎么处理他?”

    那个“他”,自然就是藤江明义的灵魂了。

    舒允文微微一笑:“如何处理他,是我们除灵师的事情,与洋子小姐无关。另外,洋子小姐,就如同我之前在你公寓里面说过的那样,他在你的公寓里自杀,而且还想把你诬陷成凶手,把你也毁掉。在我看来,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值得同情的?!?br />
    冲野洋子神情一暗,不再多说。

    看着舒允文和松下平三郎匆忙走出咖啡厅后,没有在原著里出现过的明智勋仁才有些好奇地问道:“允文大人还得去学校?他是一名教师吗?”

    “呃……不,允文大人,是一名高二学生?!碧±妓灯鸸嬖饰纳矸莸某逡把笞踊卮?。

    “纳尼?”

    没有在原著里出现过的明智勋仁懵逼了。

    刚才那是一张比他还大几岁的大叔脸好不好?

    长着都快五十岁了,却只是一名高二学生?

    洋子酱,你特么在逗我?

    PS:明智勋仁拿砖头朝天上砸:

    “作者!你特么不提那句‘没有在原著里出现过’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