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野洋子的房间内。

    一些警官依旧在进行着现场勘查,舒允文进入房间后,好奇地在周围扫了两眼。

    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红着眼睛,低着头;毛利小五郎则像是一只猴子似的,上蹿下跳的,好不活跃,小兰站在旁边,轻声安慰着冲野洋子。舒允文又扫了几眼,果然在沙发后面看到了柯南、元太、步美、光彦他们四个小家伙。

    目暮警官在门口位置,有些头疼地看着舒允文、冢本数美等人,问高木长介道:“长警官,我记得,我只是让你去把那位池泽友子女士带来现场的吧?可是……你怎么会带来这么多多余的家伙?”

    说到“多余”这两个字的时候,目暮警官的目光着重在舒允文的身上停留了一下。

    对于这一类经常出现在案发现场的侦探,目暮警官的内心,其实很复杂。一方面,因为这些侦探敏锐的观察力,在侦探的帮助下,警方能够尽快破案,逮捕罪犯;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讲,这些侦探能快速侦破案件,而警方却做不到,反倒从另外一方面说明了警察的无能,这让目暮警官心里面很不爽。

    高木长介解释道:“目暮警官,在我们找到池泽友子女士的时候,这些人都和池泽友子女士在一起,所以,我觉得他们也算是关系人,就一起带来了。另外,那个长着一张大叔脸的高中生的家伙,似乎很笃定我们这里发生了凶杀案。我觉得,他或许知道些什么……”

    “舒允文舒桑吗?”顿时,目暮警官看向舒允文的表情凝重了起来。

    这边,舒允文已经微笑着凑了过去,和毛利小五郎和毛利兰打了声招呼,然后,舒允文转而凑到了柯南他们那些人的跟前,先在元太的脑袋上拍了一下:“元太,你放学不回家,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妈妈知道你在这里吗?”

    元太连忙把书包挡在身前:“允文哥哥,我们只是在找柯南玩的时候,凑巧遇到了案件而已。而且,刚才警官伯伯已经给家里面打过电话了……”

    “嗯,好吧。你准备一下,一会一起回家?!?br />
    舒允文和元太招呼了一声,然后才又低头看向正托着下巴思考的柯南,笑眯眯地问道:“江户川小朋友,你有没有什么发现???”

    柯南这时候正在思索中,微微颔首:“现在已经有了一些头绪,不过,却还不能认定凶手是谁??梢钥隙ǖ氖?,冲野洋子小姐还有他的经纪人山岸荣一,肯定都知道些什么?;褂?,那位池泽友子在现场留下了耳环,也很可疑……”

    “是这样吗?”舒允文微笑着摸了摸柯南的头。

    而柯南这时候也终于回过神来,连忙手忙脚乱地掩饰道:“哈哈!我是在玩推理游戏哦!凶手就是你!哈哈哈哈……”

    嗯,变小以后试图掩饰什么的柯南,给人的感觉,简直就是个逗比??!

    舒允文又摸了摸柯南的头,笑眯眯地开口道:“那你慢慢玩哦!如果要是有什么发现的话,一定要记得告诉我,知道了没有?”

    “知、知道啦!”柯南咧嘴笑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挠着头。

    柯南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忽然间,却见一个拳头砸到了柯南的头上,把柯南打的满头冒星星:“你这个小鬼!不要在这里给别人添麻烦,知道了没有?”

    柯南险些泪奔。

    踏马的,我明明很老实地躲在沙发后面好不好?

    舒允文地注意力从柯南这里移开,扭头一看,目暮警官已经在盘问着池泽友子,而且基本上已经断定,池泽友子肯定偷偷摸摸地进过冲野洋子的房间,被列为重大嫌疑。

    冢本数美这是第二次见到凶案现场,似乎还有些畏惧,在瞄了几眼后,和舒允文告罪一声,跑去和小兰凑一块了。

    舒允文口中念动着巫咒,一道“鬼巫术·鬼眼”使了出来,顿时眼前的景象一变,一团烟雾状的东西稳稳地贴在木质地板上,似乎被什么东西所吸引似的。就在它的跟前,一个鉴识官也在调查着什么,脸几乎就要和那团烟雾,几乎就要和烟雾凑到一起了!

    舒允文见状,微微眯了眯眼。

    鬼这玩意,尤其是新生鬼,如果要是不小心接触到的话,危害其实也是有一些的。如果是长时间接触的话,身上沾染了鬼气和阴气,说不定还会生病,晚上做噩梦,基本上是可以肯定的!

    “那位蹲在地板上的警官……”舒允文开口喊叫了一声,顿时,那个警察忽然间扭头,看向舒允文,惊愕道:“原来是允文桑?请问有什么事吗?”

    舒允文愣了一下——哎哟我去!这不是登米嘛!他所在的世界,可和漫画里面不一样,前两次命案的时候,舒允文可都在现场看到了登米。

    而且,他现在看到的算是什么情况?

    登米的身上,居然会夹杂着不少的阴气还有鬼气。

    虽然都很弱,但正常人在这情况下,应该早就噩梦连连了吧?

    舒允文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没、没什么。嗯……如果登米刑事回去以后,晚上会接连做噩梦的话,还请联系一下克勤除灵事务所,我会帮你解决这个问题的。松下君,请拿一张名片交给登米刑事?!?br />
    “是,允文大人?!彼上铝τα艘簧?,然后从衣服兜里拿出了一张名片,弯腰递给了登米。

    登米愣了一下,想了想,还是接了过去,向着舒允文和松下平三郎道谢:“多谢了?!?br />
    目暮警官这时候一脑袋黑线地从旁边走了过来:“允文桑,请问你有什么发现吗?”

    说话的时候,目暮警官还瞪着舒允文。

    你特么来现场就来现场,还从这里的警察身上拉生意算是怎么回事?小样儿你不要太找抽??!

    舒允文仿佛没有看到目暮警官的神情似的,微笑着开口道:“不好意思,目暮警官,我这里并没有什么发现?!?br />
    目暮警官转身走开,舒允文又在周围扫了两眼,然后才忽然问松下平三郎道:“松下君,你心里面,是不是一直不相信有鬼怪的存在?”

    “不,当然不是……”松下平三郎连忙否认。

    “你想看看吗?”舒允文微笑扭头,问道。

    松下平三郎浑身一颤,然后结结巴巴地问道:“可、可以吗?不会太麻烦吗?”

    舒允文随口道:“不麻烦的,只是一个小法术而已。用我们这一类的人话来说,这就是所谓的开阴阳眼,很简单的?!?br />
    松下平三郎犹豫了一下,才咬牙道:“当然,如果可以的话……”

    他也想见识见识,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怪!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想确认一下,舒允文到底有没有那种奇特的能力。如果没有的话……他可不是那种愿意屈尊于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手下的那种人!

    舒允文手一挥,一个简单的“鬼巫术·鬼眼”,便施展在了松下平三郎的身上。

    瞬息之间,松下平三郎只觉得眼前景象变幻,与之前的时候,已经有了些许不同,而最吸引他注目的,就是那个在登米刑事前的雾气团。虽然只是隐约可见,但他分明能够感觉得到,那个雾气团的表面,似乎时不时地会凝聚出一张人脸来……

    “啊……”松下平三郎低声叫喊了一声。

    周围,几个人的目光看了过来,目暮警官更是凝重地问道:“松下先生,请问,您有什么发现吗?”

    “没、没有?!彼上缕饺闪σ⊥?。

    等其他人的目光都移开后,舒允文才低声道:“松下君,你用不着大惊小怪的。那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新生鬼而已,对人根本没什么威胁……”

    松下平三郎点了点头,然后忽然问道:“那位登米刑事的身上,怎么好像也沾着一些……”

    “噢,你说那个啊?!笔嬖饰乃嬉獾厮档?,“那是他不小心沾到了一些鬼气和阴气,晚上睡觉的时候,肯定会做噩梦,运气不好的话,还会大病一场……”

    等等——刚才舒允文好像说,新生鬼对人根本没什么威胁来着?怎么现在做恶梦、大病一场都出来了?

    你特么在逗我?

    舒允文微笑着说道:“松下君,你放宽心。登米刑事身上之所以那么多鬼气和阴气,主要要是因为他经常出现在这一类案发现场的缘故,普通人的话,根本没这条件的?!?br />
    说话的工夫,一位警官正巧从那只新生鬼的身上穿过,然后只见那雾气一下子消散了许多。

    同时,舒允文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惊讶神色:“奇怪,它居然一动都没动?”

    说话的时候,舒允文已经不管松下平三郎,直接走到了登米刑事跟前,认真地盯着地板看了看,然后终于发现了地板上的东西——

    那是一根头发。

    舒允文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心里面嘀咕着:“难怪这玩意儿一动也不动,原来是有执念,在守候着什么东西??!对了,这个头发似乎是……”

    舒允文又想起了一些剧情。

    这根头发,似乎就是冲野洋子的。自杀男在死以前,紧紧地抓在手里面,想要诬陷冲野洋子来着。

    看样子,他的执念,应该就在这根头发上……

    像是这种有执念的鬼,其实很可怕的。这一类的新生鬼,如果要是没人管,而且最后侥幸存活下来的话,很有可能变成强大的恶鬼、恶灵什么,到时候可就不好对付了。

    不过,从名侦探柯南能演七百多集,冲野洋子还经常出来跑龙套这点可以看得出来,这个自杀男,最后也应该没有真的变成恶鬼。要是变成恶鬼的话,冲野洋子应该早就被弄死了。

    “可惜了,这家伙是自杀的。要是被人杀掉的话……啧啧……这对我来说,又是一顿美味了?!?br />
    舒允文心里面琢磨着,正想随手把自杀男的魂体打散,忽然间,舒允文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扭头看向了眼圈红红的冲野洋子。

    嗯,这个可爱的美少女,要是能发展成下一个客户的话,貌似也是美美哒~

    想到这里,舒允文又扭头看向松下平三郎:“松下君,请拿一张名片给冲野洋子女士?!?br />
    松下平三郎愣了一下,然后才应了一声,匆忙又从衣服兜里的名片盒子里摸出了一张名片来,递给了冲野洋子:“冲野桑,请手下?!?br />
    “???啊……”冲野洋子迷糊地把名片拿了过去,看看名片上的内容:克勤除灵事务所……

    谁能告诉她,这是个什么鬼?

    舒允文这时候微笑着上前,解释道:“冲野洋子小姐,我是克勤除灵事务所的社长,舒允文。这两天,您可能会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不过,您不必害怕。需要的时间,请联系我们事务所,我会帮您解决困扰的?!?br />
    “啊……谢谢?!背逡把笞拥佬灰簧?,脸上的表情很迷茫。

    这时候,目暮警官又黑着脸凑了过来,瞪着眼问道:“允文桑真的没有什么发现吗?”

    在问话的时候,目暮警官心里面还在咆哮着。喂喂喂!你这个混蛋,不要太得寸进尺好不好?刚才给我们警务人员发名片,现在又特么给冲野洋子发名片——这不是你家事务所,好不好?

    舒允文一脸的不好意思,伸手挠头道:“不好意思,目暮警官,我还没有什么发现。我又不是什么名侦探,像是这种事情,你不是应该去问那边的毛利侦探大叔吗?”

    目暮警官伸手一拍脑门,直接无视了舒允文提到的毛利小五郎:“是这样吗?不过,允文桑曾经帮我们解决过两起杀人案,所以,我觉得允文桑也很擅长推理……”

    目暮警官的话还没说完,这时候,却听舒允文书包里的大哥大又响了起来。

    舒允文向目暮警官做个抱歉的收拾,然后手忙脚乱地拿出了大哥大,接通以后,才问候了一声,听到对面说话的人后,立刻紧接着开口道:“是美惠姨吗?真是不好意思,今天事务所这里有点事情,而且我的运气不太好,似乎又被卷入了案件里面。对了,我在这里还看到了元太……哈伊!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回去的,麻烦美惠姨了?!?br />
    挂掉了电话以后,舒允文一心只想着赶快解决案件,立刻对还在跟前的目暮警官道:“报告警官,我有一些发现。这个人,似乎应该是自杀吧?”

    目暮警官的脸顿时更黑了,心中一个小人正提领着舒允文,左右开弓地往舒允文脸上扇着:“允文桑,你刚才还说,根本没任何发现的!”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又不好意思地挠头:“???我刚才又说过吗?会不会是警官大人听错了?”

    目暮警官嘴角抽抽了两下,懒得在这个问题上纠结,然后又认真地问道:“那,允文桑,你说这个人是自杀,那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舒允文对这个案子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也只记得是自杀而已,更详细的,却说不出来,“这个……我也只能猜出来是自杀。至于证据什么的,我感觉毛利侦探应该比我更专业吧?”

    “猜、猜的?”目暮警官有一种当场吊打舒允文的冲动,“允文桑,拜托你认真一点好不好?!这里是杀人案,不是游戏!”

    这时候,毛利小五郎也跟过来凑热闹道:“舒桑,自杀什么的,怎么可能?正常人,怎么可能刺自己的背部?其实,真正的凶手,我已经了然于胸了。没错,真正的凶手,就是山岸!你这个家伙!”

    毛利小五郎的手刚刚指向了山岸荣一,忽然间,只见一个烟灰缸从背后飞了过来,打在了毛利小五郎的后脑勺上。紧接着,只见毛利小五郎“哼哼”着倒下,正好坐在了沙发上,头微微垂下。

    舒允文见状,愣了一下。

    烟灰缸打中后脑勺?还有这模样……就是沉睡的小五郎?

    另外,话说起来,毛利小五郎每次倒下的时候,都能“哼哼”两声才倒下,而且地方不是靠墙、就是沙发、凳子、椅子什么的。

    这货是不是开挂了?

    舒允文心里面正乱七八糟地琢磨着,毛利小五郎坐着的地方发出了声音:

    “目暮警官,请容我收回之前的话。杀害死者的真正凶手,确实如同允文桑所说一样,是他自己!转而言之,死者……”

    “……是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