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小岛家的餐桌上。

    小岛元太脖子上系着白色餐巾,开心地嚷嚷着:“鳗鱼饭!鳗鱼饭!今天晚上吃鳗鱼饭!”

    舒允文抬头,丢给了元太一个白眼。

    这个小胖纸,就是个纯粹的小吃货,一听到吃的就兴奋。而在所有吃的里面,尤其能让这小胖子兴奋的,就是鳗鱼饭了。在小岛家住着的这段时间,小岛元太几乎每天都在嚷嚷着吃鳗鱼饭。一旦真的做了鳗鱼饭,这家伙至少能吃四碗——

    舒允文都吃不了那么多!

    不多时,小岛美惠把吃的端了上来,小岛元次也坐下后,说了声“开动啦”,然后所有人拿起筷子,一起吃了起来。小岛美惠吃饭的工夫,还不忘照顾小岛元太,顺便给舒允文夹菜,一副温柔的家庭主妇形象。

    饭吃到了一半,忽然间,却听门铃声响了起来。

    小岛美惠站起身来,打开了房门,十几秒钟后,小岛美惠开口道:“允文,是找你的哦!”

    舒允文搁下了筷子:“知道了,美惠姨,我这就出去?!?br />
    站起身来,舒允文快步走到了过道,在看到玄关前站着的两个人后,脸上挂上了一副微笑:“我还以为,你真的能坚持到我明天去事务所的时候?!?br />
    “啪嗒”一声,两人中,一个看上去颇为狼狈的人跪倒在了地上,结结巴巴地说道:“允、允文大人,我、我知道错了。请允文大人解除掉我身上的法术,千万不要把这样的法术用在我的家人身上?!?br />
    “拜托了!”说话的人,是松下平三郎。

    他现在的态度,与下午时相比,已经截然不同。

    这一天的倒霉遭遇,让他畏惧,也让他战栗。他实在是难以想象,比这更严重的“惩?!?,笼罩在他所有的家人、朋友身上时,会是怎样的状况。

    他,怕了。

    ……

    星期四。

    “小兰,下午的社团活动,你不参加吗?”鞋柜前,一个女生看到毛利兰提着书包、走出教学楼的时候,不禁大声地问道。

    小兰回头,笑眯眯地摇了摇头:“真是很抱歉。不过,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所以,抱歉了?!?br />
    园子从后面挤出脑袋来:“好啦!好啦!别管她啦!自从小兰家里面住进去一个小鬼后,小兰就开始往贤妻良母的方向转变。她这么早回去,肯定又是要给那个小鬼准备丰盛的晚餐……”然后,园子又朝小兰挥着手大声道:“小兰!虽然这几天新一不在,但你也不能对那个叫什么柯南的小鬼移情别恋呐!”

    小兰扭头,无奈道:“园子,你到底都在说些什么怪话??!好啦,不说了,我得赶紧回去了!”

    提着包包离开的时候,小兰脸上浮现过一抹担忧的神色。

    工藤新一已经失踪整整一个星期了,她心里面真的很担心。如果要是再没有消息的话,她也只有报警了。

    舒允文看着周围,微微笑了笑,紧接着,他又看到冢本数美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微微躬身:“允文桑,你好。请问,你今天放学后有空吗?学校附近有开一家咖啡店,听说味道还不错……”

    “是数美桑啊?!笔嬖饰奶挚戳丝词直?,然后才说道,“如果只是喝杯咖啡的话,还是可以的?!?br />
    这几天,冢本数美又约了舒允文两次。不过,因为舒允文这几天一直忙着事务所的事情,都拒绝了。

    冢本数美闻言,顿时开心地笑了起来:“谢谢允文桑?!?br />
    舒允文换好了鞋,两个人在一群学生窃窃私语中,离开了学校。

    咖啡店名叫大桐,确实就在学校的附近。进入店里以后,两个人在咖啡店内扫了两眼,店里居然坐满了一半,其中有不少都是穿着帝丹高中学生制服的学生。两个人要了最里面的位置,要了两杯蓝山和一份蛋糕,随意地聊了起来。

    至于他们聊天的内容,则是数美关心一下他的学业、身体什么的。

    正聊得开心,忽然间,却听舒允文的书包响了起来。

    舒允文道歉一声,然后才从书包里面摸出了一个大哥大,按下了接听键:“莫西莫西,我是舒允文?!?br />
    舒允文刚刚说完,紧接着便听到对面道:“允文大人,我是松下,很抱歉打扰您。不过,事务所这里有一项业务,可能需要您的帮助……”

    “需要我帮忙吗?”舒允文皱了皱眉头,“是有人死掉了吗?”

    事务所那边的事情,舒允文吩咐,在非节假日的时候,除非是有人死掉了,要不然,最好不要打扰他——嗯,毕竟,如果有人死掉的话,就有可能是谋杀,舒允文也有可能从中吸收灵魂,得到好处嘛!

    “当然、当然不是?!钡缁傲硗庖徊?,松下擦汗,“只是一项简单的业务而已。当然,如果您要是有别的事情的话……”

    舒允文抬手看了看手表,然后才说道:“算了,我过一会应该会有空。你说一下时间还有地点?!?br />
    “好的,允文大人?!彼上铝焖俚厮档?,“时间是今天晚上七点半,至于地点,在米花町四丁目的一家咖啡厅内?!?br />
    舒允文点了点头:“我现在在帝丹高中附近的大桐咖啡店,七点钟的时候,麻烦你来接我一趟?!?br />
    “明白了,允文大人?!?br />
    舒允文挂掉了电话,把大哥大收了起来,微笑着对冢本数美道:“不好意思,数美桑,我七点钟的时候,有点事情,所以……”

    “没什么,允文桑如果有事情的话,不用管我的?!壁1臼捞鹛鸬匾恍?,低头喝了一口咖啡,然后有点好奇地问道,“不过,允文桑有什么事情要忙,可以告诉我吗?”

    舒允文想了想,解释道:“数美??赡芤仓赖?。我的父亲,是一位除灵师。几天前,我继承了父亲的除灵事务所,成了新任社长。刚才,事务所的人说,有一项业务想找我帮忙……”

    冢本数美惊讶道:“允文桑以后要当除灵师吗?可是,我记得允文桑你曾说过,以后要当一个漫画家……而且,你之前似乎认为,除灵师,就是一个骗人的职业……”

    “呃……”舒允文愣了一下,“我有说过吗?不好意思,我的记忆……”

    他可不记得,自己的前身,还有这么高大上的记忆??!

    不过,要说漫画的话,因为自己穿到了漫画的世界里,他还真的对漫画起了一些兴趣,所以找了图书店找了一些漫画来看,发现这确实是一个被扭曲的世界,许多前世十分有名的漫画,居然都没有出现……

    要是他真有那个本事画漫画的话,说不定还真能发大财。

    “没事的?!壁1臼酪×艘⊥?,“慢慢来,允文桑总有一天会彻底康复的。到时候,保坂同学他也一定……”

    冢本数美说到了这里,语气停顿了一下,然后才又问道:“对了,允文桑,我还没有见过除灵师的工作哦!刚好,今天我们社会课老师布置了作业,要让我们观察某个职业,然后写一篇调查报告。除灵师这个职业,应该很少有同学想到过。如果我能写出来的话,一定会很优秀的。所以,允文桑,可不可以让我跟着你,看一下你是怎样工作的?我保证,我会一切听你的,绝对不会打扰到你的工作。拜托了!”

    冢本数美恳求着。

    “这个……”舒允文犹豫了一下,然后才点头道,“……好吧?!?br />
    不觉之中,时间已经快到七点钟,冬季的天色,已经着墨,夜色降临。

    大桐咖啡店外,一辆车子停了下来,松下平三郎从车内走出,进入店内后,目光一扫,直接锁定了坐在角落里的舒允文和冢本数美,快步走到了跟前,鞠躬道:“允文大人您好。这位同学好?!?br />
    舒允文点了点头,把桌子上没喝完的咖啡端起来,一饮而尽,对冢本数美道:“数美桑,我们走吧?!?br />
    “哈伊?!?br />
    三个人一同出了咖啡店,舒允文和冢本数美坐在车后座上,而松下平三郎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至于开车的,则是秘书安达郎平。

    舒允文又问起了到底是什么事情,这时候,松下平三郎才开口道:“是一位演艺界的艺人,池泽友子女士。她希望能够下咒,诅咒她的竞争对手。允文大人,自从克勤大人去世之后,事务所虽然依旧在经营着,但却大不如前。如果这次我们能帮池泽友子女士一次的话,事务所的名声,也能再度传出来……”

    下咒害人?

    舒允文皱了皱眉头。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low了,为了点小钱,就帮人下咒害人的?

    “松下君,我虽然拥有这种能力,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能够随意使用这种能力,你明白吗?”舒允文的语气严肃起来。

    “这一切,都是为了事务所。所以,允文大人,拜托了!”松下平三郎再度恳求,“从两个月前,事务所就在苦苦支撑。如果我们依旧没有什么转变的话,下个月,我们就得裁员。自从克勤大人死后,事务所内除了正常离职外,我一直都坚持着没有裁员一个人??饲诔槭挛袼?,代表着克勤大人??!”

    “这一次,还请允文大人务必帮忙。而且,池泽友子女士应该也只是想让她的对手倒霉一下而已,我们所做的一切,并不违反任何法律?!?br />
    冢本数美这时候一脸惊讶的样子:“允文桑,你们在说的,是现在很有名的演艺界艺人,池泽友子吗?她、她怎么会……”

    舒允文扭头对冢本数美笑了笑:“数美桑,今天你听到的一切,都不可以告诉别人哦!”话落,舒允文才又对松下平三郎道:“松下君,这种事情,我只会同意这一次。以后,如果要是再有类似的事情,必须得提前一个星期通知我,否则的话,我绝对不会出手,你明白吗?”

    “是,允文大人!”松下平三郎表情喜悦,“多谢允文大人!真是麻烦您了!”

    车子没过多久,便开到了约定好的咖啡厅前。

    进了咖啡厅后,时间到了七点半的时候,一个戴着帽子、大墨镜的女人急匆匆地走了进来,问过服务生后,走到了舒允文跟前。

    “您好,松下社长……”那个女人走到了众人跟前才摘下了墨镜。

    松下平三郎连忙站起身来:“池泽桑你好。另外,我现在已经不是事务所的社长了,这位是允文大人,是原社长克勤大人的儿子,也是我们现在的社长。他是一位非常强大的除灵师,能够帮您解决一些问题……”

    池泽友子扭头看了看还穿着校服的舒允文,点了点头:“您好,允文大人?!?br />
    舒允文没有站起身来,坐着微微躬了躬身:“你好,池泽友子女士?!?br />
    一群人彼此客套了几句后,舒允文紧接着开口道:“池泽桑,我的时间很紧,所以,我们单刀直入、有话直说吧。你是想要让我诅咒一下你的竞争对手,没错吧?”

    “没错?!背卦笥炎右桓币а狼谐莸难?,“那个女人,总是各方面都要比我更强一些。更可恶的是,她还抢走了本来属于我的电视剧女主角,冲野洋子这个女人,简直、简直不可原谅!”

    “嗯……嗯?”

    舒允文在听到池泽友子说出来的那个名字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家伙刚才说的……是冲野洋子?

    整个名侦探柯南世界里最大的明星?也是毛利小五郎的崇拜偶像的冲野洋子?

    还有,仔细一琢磨,池泽友子这个名字,好像也挺熟悉的??!这么说起来,在冲野洋子刚刚出现的那一集,似乎有个仇视冲野洋子的女演员,就叫这么个名字来着……

    舒允文身旁,冢本数美满脸地惊讶,看着表情显得有些狰狞的池泽友子,似乎不敢相信,这就是她心目中所崇拜的偶像。

    舒允文愣了几秒钟后,才点了点头,开口道:“这么说来,你想让我诅咒的目标,就是冲野洋子?”

    “没错。请允文大人务必帮我!”池泽友子鞠躬。

    舒允文微微笑了笑,然后才又开口道:“既然你这么讨厌冲野洋子,那我给你一个机会。我可以帮你,让冲野洋子中诅咒死掉,而你只需要支付双倍酬劳就可以……”

    “允文?!壁1臼牢叛?,吓了一跳,目光难以置信地看向舒允文。

    至于松下还有安达,也都惊讶地看向舒允文:“允文大人……”

    舒允文一手抬起来,示意其他人噤声,静待着池泽友子的回答。

    池泽友子愣了好一会,才结结巴巴地说道:“不,我、我只是想让她倒霉而已,根本没想过要她死掉的。星期六晚上,在日卖电视台有个直播节目,冲野洋子她会参加。只要她到时候能出丑,我就很满足了?!?br />
    池泽友子虽然很讨厌冲野洋子,但还到不了想要冲野洋子去死的地步。她只是一个普通小演员而已,她和冲野洋子之间,严格意义上说起来的话,也只是事业上的纠纷,到不了这种程度。

    舒允文脸上也浮现出了微笑。

    他之所以说,有能力诅咒死冲野洋子,其实也只是想要试探一下而已,根本没有把冲野洋子真的弄死的想法。事实上,如果池泽友子答应他的提议,要弄死冲野洋子的话,舒允文反倒是会拒绝池泽友子这位客户。

    “好吧,既然这样,那……池泽友子女士,请您准备好钱,星期六的时候,你一定能够看到冲野洋子她……”

    舒允文的话还没说完,却见过道里一个穿着制服的女警走了过来,把手里面的证件在池泽友子跟前一亮:“请问是池泽友子女士,没错吧?我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刑警高木,我们有一件案子,需要您到现场,协助调查?!?br />
    “刑、刑警?”池泽友子脸上表情惊惶,“你、你为什么会来找我?我、我什么都没有做……”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

    她这副表情,反而更容易被人怀疑吧?

    舒允文站起身来,主动打招呼道:“原来是长警官,我是舒允文,我们在警视厅见过的?!?br />
    长警官,也就是高木长介。

    舒允文因为参与过两起命案的缘故,所以需要去警视厅做笔录。而负责给舒允文做笔录的,就是这位高木长介。

    高木长介扭头,一双眯缝眼在舒允文的脸上扫了两眼,然后才说道:“原来是你,长着一张大叔脸的高中生?你怎么会和池泽友子在一起?嗯……下午的时候,你们也一直在一起吗?”

    “不,我们七点的时候,才到的这里?!笔嬖饰囊×艘⊥?,然后忽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长警官,是发生什么严重的案件了吗?比如说……有人死掉了?”

    舒允文想到了那个冲野洋子前男友自杀的案子。

    不会这么巧吧?

    高木长介眯缝眼严肃地盯着舒允文,沉默了一会才说道:“你们和池泽友子待在一起,那也算得上是案件的关系人。如果有时间的话,不如和我一起去现场一趟,怎么样?”

    舒允文起身,微笑道:“当然没问题,我有时间?!?br />
    这可是新一变柯南以后,破的第一个杀人案??!

    舒允文当然得去凑凑热闹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