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飞车的乘坐处。

    游乐场内的警卫、工作人员已经赶来,把周围封锁起来。

    舒允文、冢本数美、小瞳等等乘坐了这次云霄飞车的人,都被拦了下来,暂时不准离开。

    舒允文、冢本数美一人一瓶水,不断地喝水、吐掉,然后冢本数美还拿出了两片口香糖,递给了舒允文一片:“怎、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太、太恐怖了?!?br />
    “呵……都要怪工藤新一那个家伙……”舒允文顺手就把黑锅扣在了他的头上。

    冢本数美惊讶道:“这、这和工藤学弟有什么关系吗?”

    舒允文随口道:“难道你没有看最近的报纸吗?如果你要是认真看过的话,就会发现,只要有这个家伙出现的地方,就一定会有案件发生!”

    “……”冢本数美不说话了。

    这算什么逻辑?

    舒允文也不再说话,而是打量着手里面那个只有自己看得见的圆球,念头一动,圆球里面,那个叫岸田的男人灵魂被“审判”巫术笼罩,化为一股股精纯的力量,从舒允文的鼻腔进入,吸收掉了。

    冢本数美看舒允文的姿势有些古怪,问道:“允文桑,你、你怎么了吗?”

    “没,没什么?!笔嬖饰囊×艘⊥?,“只是在想些什么而已?!?br />
    然后,舒允文开始缓缓地炼化起这一股进入身体里面的力量。

    这个岸田,生前应该不是个什么好人。舒允文从岸田的灵魂上汲取到的能量,是昨晚山崎明二灵魂能量的两倍。这个灵魂,收的简直太值了。

    过了一会儿,警视厅搜查一课的警察终于到了。

    目暮警官带队,刚下令侦查现场,然后舒允文就凑了过去,主动问候道:“目暮警部,您好??!”

    “是、是你?舒同学?”目暮警官惊讶,“你也被卷入这场意外了吗?”

    “嗯……”舒允文犹豫了一下,然后笑着挠了挠头,“对??!我的运气似乎并不怎么好?!?br />
    话落的时候,舒允文让数美留在原地,然后快步地走到了凶手,也就是那个叫“小瞳”的女人跟前,微笑着开口道:“您好,这位女士,我可以跟您单独谈一谈吗?”

    依旧在抹着眼泪的小瞳开口道:“???这位先生,我跟您似乎并不认识……”

    舒允文微笑着说道:“我要和您谈的,是关于那位死者的,在云霄飞车上的时候,我有一些奇怪的发现……”

    小瞳的身体很明显地僵了一下,然后才同意下来,开口道:“好、好的,这位先生?!?br />
    “小瞳……”小瞳身旁,那个叫“礼子”的女人抹着眼泪。

    小瞳微微躬身:“礼子,我过去一下,马上就回来?!?br />
    小瞳跟着舒允文走到了一旁,舒允文直截了当地开口,压低了声音问道:“小瞳女士,请问您为什么要杀掉岸田先生,仅仅只是因为感情问题吗?”

    “不、不,我没有……”小瞳吓了一跳,一副非常紧张的样子,连忙摇头辩驳着。

    舒允文微笑着说道:“小瞳桑,我既然跟您谈,就是掌握着确切的证据……”

    “不!我、我并不想杀他的,可是,我、我不能失去他!我的一切,几乎都给了他。后来,我们分手以后,他甚至还拿着我的不~雅~照,让我给他钱花用。直到现在,我还不得不从打工的公司挪用公款给他用……”小瞳哭出声来。

    拿照片威胁,还让女人偷钱给他用?现在可以肯定了,这死掉的家伙,绝对是个人渣!

    舒允文扭头看看四周,因为小瞳的哭声,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这里,就连目暮警官都看了出来,冢本数美更是向着这里走了过来,似乎想要问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摇了摇头,舒允文又开口道:“小瞳桑,看样子,我们似乎不能继续谈下去了。当然,如果你说的都是事实的话,我会帮你掩盖过去?!?br />
    “允文桑,这里有发生什么吗?”冢本数美已经走到了身后不远处,询问着。

    舒允文微笑着转身:“不,当然没有。我只是安慰了一下小瞳桑而已。只不过,小瞳桑似乎有些太过悲伤了?!?br />
    “是这样吗?”冢本数美目光好奇,在小瞳和冢本数美之间来回扫了两眼。

    又重新回到小兰、元太他们身边后,舒允文看了一眼还在继续哭泣的小瞳,把衣服兜里面的摄影机抓的更紧了一些。

    说起来的话,这个叫小瞳的杀人凶手,其实也就是一个可怜人罢了。岸田反正就是个人渣,死了也就死了。死掉的,也仅仅只是一个人渣而已,犯不着让小瞳这个可怜女人也赔进去……

    这次的案件,要是追求真相的工藤新一在的话,肯定会彻底揭露出来;不过,如果是他舒允文的话,他可没有那种执着于追求真相的心理。帮着犯人瞒过去,貌似也没什么。

    目暮警官他们在现场搜证,过了一会,目暮警官走到了舒允文身旁,询问道:“允文桑,您当时所坐的位置,就在受害者的前排,没错吧?请问,你有什么发现吗?关于凶手……”

    “这个……”舒允文挠头,不要意思地笑着,“抱歉,目暮警官,您为什么会问我这些?”

    目暮警官说道:“因为,允文桑也是一位很厉害的侦探,不是吗?而且,你之前似乎还坐在受害者的前面。当然,就我的意见来看,这或许会是一场意外?!?br />
    “意外?”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才笑着说道,“没错,或许真的是意……”

    舒允文的话还没说完,忽然间,却见一位站在爱子身旁的警官大声开口道:“目、目暮警官!我们从这位女士的手提包里面发现了沾血的刀子!有可能是凶器!”

    听到这话,舒允文的耳边就像是响起了惊雷似的,猛然间想到了什么,看向了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的小瞳。不过,这一次,他却从小瞳的两眼中,看到了恨意还有……杀意!

    这个叫小瞳的,想要置那个叫爱子的女人于死地!

    一瞬间,舒允文恍然间醒悟,心里面暗骂一声——

    妈蛋!差点就被这个女人骗过去了!

    如果仅仅只是因为被威胁,所以不得不反击杀人的话,那她直接杀了岸田就算完事了,为毛要故意在爱子的手提包里放一把带血的刀,诬陷爱子?

    所谓的被照片威胁什么的,十有八~九是这个女人摆出来的烟雾弹!她的本意,就是要杀了岸田,而且还要诬陷爱子入罪!

    舒允文心里面还在琢磨着,只听小瞳这时候忽然开口道:“???爱子桑,我还以为你和岸田先生的感情很好呢……”

    小瞳那表情,一脸的惊讶,如果不是舒允文提前知道小瞳是凶手,真的要被骗过去了!

    特么的,又是一个演技派!

    不过,现在听着小瞳说出这专门诬陷的话来,舒允文也彻底没了帮小瞳掩盖罪行的意思。

    这种女人,要是不让她进监狱里面待一辈子的话,恐怕舒允文自己都会被她当成报复对象。

    想着想着,舒允文的表情冷漠起来。

    帮着她掩盖过去?还是算了吧!

    这种女人,根本不值得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