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明二的那位朋友,岩田大二郎的住所,是一间西式的大庄园别墅。

    别墅有着不小的院子,鹅卵石走道、绿色草坪、花丛、树木、池塘、雕像等等等等。总而言之,这座别墅,在日本来说,绝对算得上是彻彻底底的豪宅。

    现在还只是下午,晚上宴会的时间还没到。

    山崎明二带着舒允文去了岩田大二郎的卧室,见了一下这件别墅的主人。

    岩田大二郎是一个六十岁出头的老人家,身材偏瘦,坐着轮椅,一条腿上打着石膏。

    根据山崎明二的解释,岩田大二郎的腿部因为一场意外受伤,后来恢复的不太好,所以依旧坐着轮椅。而且,山崎明二还说,岩田大二郎的这间别墅里面,最近总能听到“叮咚”乱响的声音,仆人们也调查过,但却没有任何发现,所以这让岩田有些害怕。

    这也是山崎明二这位好朋友,为什么要给岩田大二郎求“灵符”的主要原因。

    和山崎明二不同,岩田大二郎对所谓的“除灵师”,并不信任,仅仅只是客套了两句以后,就说还有事情,让山崎明二还有舒允文一切随意。

    两个人出了岩田的卧室后,山崎明二立刻向着舒允文道歉:“舒桑,真是非常抱歉,岩田他有些太失礼了,请您务必不要生气?!?br />
    舒允文无所谓的摇了摇头,然后才说道:“请您不要在意,山崎桑。另外,如果您有空闲的话,还请您陪我一起在房间里面转转,或许会有什么发现也不一定?!?br />
    “当然可以?!鄙狡榇鹩ο吕?。

    “真是麻烦您了?!笔嬖饰牡佬?,同时心里面还特么吐槽,日本人在礼节方面,还真是有够繁琐的。

    嘀咕着的时候,舒允文的嘴中念动着巫咒,几秒钟后,一个巫术使了出来,两眼上似乎蒙上了一层朦胧的薄雾似的,在周围来回打量着。

    鬼巫术,鬼眼!

    这个巫术,和霉运随身一样,都属于入门级的玩意儿,算是巫师伎俩。其主要能力,就是能够看得到鬼、灵魂之类的。

    在鬼巫术中,“鬼眼”对巫师来说,算是最没用的术法之一。

    因为,鬼巫师只要入门以后,成为初级巫师,自然可以拥有阴阳眼,想开就开,想关就关,根本不需要“鬼眼”。当然,对普通人来说,“鬼眼”这就相当于是开了短时间的阴阳眼,效用非凡。

    舒允文现在修炼鬼巫术没多长时间,身体实际上和个普通人差不了多少,没开阴阳眼,所以也只能自己往自己身上施个“鬼眼”,方便观察。

    山崎明二领路,两个人在别墅里面转悠了一圈,倒是发现了一只快要消散的野猫魂魄,至于其他的,根本没什么发现。

    那个快要消散的野猫魂魄,根本没什么威胁,有个正常人朝它吹口气都能吹死它,当然不可能在别墅内闹事。所以,舒允文思来想去,觉得这一次应该不是什么鬼怪作祟,而是人为因素才对。至于为什么查不出来……那就和他舒允文无关了。

    休息室内,山崎明二态度比之前恭敬了一些:“舒桑,请问您有什么发现吗?”

    舒允文现在的眼睛上还附着着一层薄雾,也让山崎明二觉得舒允文一下子神秘了许多。

    “没有?!笔嬖饰囊⊥?,“这件别墅里面的怪事,应该和‘怪东西’没有关系,可能是谁不小心,才会弄出什么声音吧……”

    “是这样啊……”山崎明二失望。

    舒允文一看山崎明二这样子,不由得翻了翻白眼——这货脑子有病??!难道没鬼不比有鬼强?万一这别墅里面真有什么厉害点的冤魂、恶灵什么的,舒允文现在也不见得能对付得了……

    简单的谈话后,山崎明二告辞离开,舒允文在房间内休息到了晚上,宴会也终于开始了。

    宴会上,舒允文简单地吃过一些东西后,然后便有一些人走了过来攀谈。

    “您好,克勤大人,真是没想到,您今晚居然会出现在这里?!闭馐且晃黄恋闹心昱?,态度十分恭敬。

    舒允文一听这话,就知道这是又把舒允文错认成了他的便宜老爹,舒克勤了。

    “不好意思,这位女士。我叫舒允文,家父舒克勤,不过他已经死了?!?br />
    “是这样吗?”中年女人很失望、也很惊讶,“可是你的脸……”

    舒允文只能解释道:“我因为修炼除灵功法的缘故,所以看上去有些苍老,以后会恢复的?!?br />
    打发走了一个,然后又有人凑上前来,态度依旧恭敬:“克勤大人您好,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您。有人传言,您已经死了……”

    “家父确实已经死了。我叫舒允文,请多多关照?!笔嬖饰挠纸馐土艘槐?,“我的脸之所以看上去会这么苍老,是因为修炼家传除灵功法的缘故,以后会恢复的?!?br />
    “是吗?那真是失礼了?!?br />
    一会工夫,舒允文打发走了六个人,每个人在离开前,都给舒允文留下了一张名片。这些,应该都是舒克勤留下来的人脉的一部分。

    “舒桑,刚才那些人,都是您父亲的朋友吗?”山崎明二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钻了出来。

    舒允文点了点头:“原来是山崎先生,他们都把我错认成了我的父亲?!?br />
    “这也难怪?!鄙狡槊鞫⑿ψ潘档?,“毕竟,舒桑现在的样子,确实很像克勤大人?!?br />
    山崎明二和舒允文聊了几句后,忽然抬手看了看手表:“很抱歉,舒桑,我现在有些其他事情,所以,失礼了?!?br />
    “山崎先生太客气了,您请随意?!?br />
    山崎明二离开后,舒允文继续在宴会厅内待了一会,然后走出了宴会厅,让佣人准备了一间房间,吩咐不要打扰,等山崎明二离开的时候再喊他——嗯,他还有一些老师布置的功课得写。

    苦逼的学生生活。

    刚刚把作业写完,同时,舒允文也听到房间外面传来了警车鸣笛的声音。

    从窗户口向外看了看,舒允文看到别墅外的警车上走下来一些人,匆忙走进了别墅内。

    舒允文愣了一下,打开房门,向着房间外过道里的一个佣人摆了摆手:“你好,请问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从窗户这里看到有警车……”

    “???您好,这位客人?!庇度肆ν溲?,“是、是发生事件了,有一位客人,似乎被人杀掉了?!?br />
    “死了人了?”舒允文一听这话,顿时两眼发亮,“快点带我去看看?!?br />
    死人这事,对他来说,根本就是送福利??!而且,貌似还是被杀掉的。

    佣人摇头拒绝:“不、不可以的。警察吩咐,在他们之前,任何人都不准靠近现场?!?br />
    好吧,这确实是条子叔叔最常见的要求。

    为了?;は殖』褂斜;ぶぞ萋?!

    “呵……”无奈地摇了摇头,舒允文口中再度念动起了巫咒,使出了“鬼眼”,自己在别墅里面找寻了起来。

    大概两分钟后,舒允文成功地找到了死人的房间,而周围已经有警察把周围封锁了起来。

    在不远处,坐在轮椅上的岩田大二郎一副伤心欲绝外加愤怒的表情:“目暮警官,请您一定要抓住凶手,为我的好朋友山崎报仇!”

    山崎?

    舒允文愣了一下,问旁边一个围观党:“你好,请问一下,被杀的人是谁,您知道吗?”

    “??!听说是八菱银行的总经理,山崎明二先生……”

    被杀的,还真是山崎明二?

    “让一让!让一让!让我进去!让我进去!”这时候,外面传来一个人的声音,几秒钟后,只见一身蓝色衣服的青年挤到了附近,在扭头看到舒允文的时候,惊讶了一下,“舒桑?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工藤同学?呃……”

    舒允文微笑地说着,忽然间愣了一下,然后想到了什么似的——

    等等!这场景不太对??!

    死神工藤新一,万年陪衬目暮警官,坐在轮椅上断腿的岩田大二郎老爷,还有被杀的人山崎明二,是八菱银行的总经理……

    卧槽?这怎么感觉像是名侦探柯南开场时的那个案子?

    凶手,似乎就是……

    舒允文的目光扭转,落在了坐在轮椅上,依旧一副悲痛欲绝模样的岩田大二郎。

    嗯……

    这货的演技不错??!

    PS:山崎的身份揭晓。

    没错,这货就是开场被杀男,连张遗容照都没有的那个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