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厅内。

    服部平次和雷·卡提司聊了几句后,顺利地把雷·卡提司带出了宴会厅,紧接着,旁边走过来一位制服警察,以询问案情为由,把小兰、毛利大叔、和叶他们带去了一旁。

    与此同时,成实也拖着艾德·迈克的灵魂,回到了舒允文的跟前。

    之前的时候,艾德·迈克显然没有注意到成实、明美,现在被成实押到舒允文跟前后,可谓是怕得要命,哆哆嗦嗦地观察着成实、明美他们,同时还小心翼翼地看着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以及找理由留下来的越水七槻。

    “允文大人,我把他带回来了?!?br />
    成实向着舒允文汇报一声,舒允文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扭头看向浮在空中的艾德·迈克,直接问道:

    “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说说吧,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儿?”

    舒允文话音落下,艾德·迈克动作明显一僵,然后结结巴巴地问道:“你、您看到我?”

    “废话!”听着成实的转述,舒允文直接点了点头,艾德·迈克则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大声地咆哮道:“这位先生,杀我的人是雷·卡提司那个混蛋!请您马上把这件事情告诉警方,让警方把他抓起来……”

    “凶手的事情你放心?!笔嬖饰哪灾懈∠殖隽丝履系纳碛?,“……刚才有人喊走了雷·卡提司,其实就是想让他认罪。倒是你,雷·卡提司为什么非得要杀了你?”

    “我也不知道!”艾德·迈克说到这里,表情微微变了变,“……或许、或许他是在记恨我报道他吸毒的事情,所以才……”

    舒允文和艾德·迈克交谈着,旁边的越水七槻见状,惊讶地问道:“允文同学,你该不会是在和那位死者交谈吧?”

    “没错!~”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随后一挥,一道【鬼眼】落在了越水七槻的身上,“没想到这家伙还留有神智?!?br />
    “是、是吗?”越水七槻看着艾德·迈克的魂体,然后忽然道,“雷·卡提司杀他的动机、手法,我之前已经推理了个差不多了,问不问也没什么。不过,我现在倒是有一个疑惑想要解开……艾德·迈克先生,田中律子女士您还记得吧?请问……”

    “……她真的是自杀吗?!”

    ……

    3K世界酒店,楼梯上。

    雷·卡提司手掏着兜,沿着楼梯向上走着,很快走到了走廊上,看到了他之前待过的一楼最右侧的那间客房内的景象后,不由得脸色一变,额头上渗出了汗珠,快步跑到了房门前,惊愕地问道:

    “OMG!这是谁干的?”

    雷·卡提司话落,紧接着只听二楼忽然传来了一个小孩的声音:“雷,看你的样子,看到客房内的情况很惊讶?不过这也难怪,毕竟你之前就是这么布置,制造了自己的不在场证明的,对吧?”

    “什、什么?”雷·卡提司依旧一脸惊愕。

    二楼的楼梯口,柯南手里捧着一个足球,继续说着自己的推理:“这个手法说起来,其实真的很简单。其实,只要先将客房的大门按下反锁后完全打开,再将洗手间的气窗完全抽掉,取出里面的拖把,然后利用拖把当支撑,把拖把卡在气窗和开关之间,就可以把气窗腾空、摆在随时可以砸下开启房内照明的位置,准备工作就完成了……”

    柯南说到这里,把手里的足球摆在地上:“……接下来,你只需要站在二楼,把早就准备好的足球从楼上往下踢……”

    柯南说着话,抬脚踢了一下足球,紧接着只见足球砸到了楼梯拐角的墙上,然后就这么一路滚下了楼梯,撞倒了支撑着气窗的拖把,气窗也适时地砸到了房间开关上,本来漆黑一片的屋内,亮起了灯光。

    雷·卡提司看着这一幕,脸色一变再变,柯南则两手掏着兜,沿着楼梯往下走:

    “……至于落地窗的窗帘,你只需要事先拉开,我们就会以为,那是你亲自走到客房内将灯打开的……”

    柯南说着话,人也走到了楼梯拐角,一手托着楼梯扶手,认真的神情中难掩悲伤:

    “我说的没错吧……雷!”

    ……

    大阪府警察本部,某间审讯室外。

    高木涉、佐藤美和子看着跟前的警察,惊讶地问道:“你说什么?!你们大阪这边之前收到情报,这里有毒贩要和小仓千造进行毒品交易?这是真的吗?”

    “是??!”那位警察点了点头,苦笑着说道,“这条信息是某个线人传来的,不过是真是假还无法判断。我们这边本来想深入调查一下的,结果那位线人却只传来了那个毒贩的外号‘瘦子’以及小仓千造的名字还有交易时间,除此之外,不管地点、毒品类型、交易方式都没有说,所以一直没有进展……”

    “呃……连信息是真是假都不清楚吗?”高木、佐藤对视一眼,然后佐藤追问道,“……那位线人说的交易时间是在……”

    “大概在晚上八点半左右,大概就是你们抓到这家伙的时间?!蹦俏痪熘噶酥干笱妒依锏男〔智г?,紧接着又问道,“话说起来,你们在那里发现过什么可疑的人吗?”

    “这……不知道唉!”高木干笑着挠头,“那里的摊位那么多,人也那么多,我们当时只顾着盯紧了小仓千造,根本没注意其他人?!?br />
    “是吗?”那位警察一脸无奈。

    佐藤美和子也眯眯眼笑着:“是??!这家伙就是因为在东京暴露,所以才潜逃回大阪老家的。按常理来说,他回到大阪以后应该很低调才对,谁会想到他还会和人进行毒品交易?”

    “嗯,这倒也是?!蹦俏痪熘辶酥迕纪?,然后捏着下巴道,“话说起来,你们在抓捕小仓千造的时候,有在他身上发现毒品吗?”

    “没有!”高木立刻肯定地摇了摇头,“我们可以肯定,小仓千造的身上,并没有任何毒品!”

    “是吗?”那位警察一脸狐疑,“难道说……”

    “……那条情报是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