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3K世界酒店。

    酒店宴会厅外的走廊内,柯南垂头丧气地慢慢向前走着,回想着自己之前在会场内查到的线索:

    “……根据酒会的工作人员说,他们准备的用来签名的足球数量是十个,但是现在却多了一个被放掉气的气球,难道说,这一切真的是……”

    柯南神情不太好看,忽然间,只见前面的卫生间内走出来三个人,正是理卡·巴雷、麦克·诺德、雷·卡提司。

    看到这三个人,柯南连忙停了下来,紧接着却看到雷·卡提司忽然呻吟一声,伸手按住了自己的右腿膝盖。

    理卡·巴雷见状,关心地问道:“雷,你怎么了吗?”

    “没什么,就是旧伤发作,一下子就好了?!崩住たㄌ崴拘α诵?,重新站了起来,麦克·诺德则笑着说道:“没办法,我们这些运动员,哪个不是满身的伤???”

    “是??!”

    雷·卡提司、理卡·巴雷他们说着话,渐渐走远,柯南则犹如被雷劈了一样,神情呆滞:“怎么、怎么会这样?我记得雷他明明应该是……不!这不是真的!”

    柯南咬了咬牙,跑进了卫生间内,拉出了洗手台下的垃圾箱,仔细检查了起来,在看到一根球针时,神情再度变幻,整理着脑中的推理。

    柯南正思索着,外面的走廊内又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传来了毛利大叔的声音:“你们记得艾德·迈克死时的样子吗?他当时左手握着绷带……”

    “绷带?那不是皮带吗?”这是小兰的声音。

    “哈哈!小兰你不知道吗?我们有时候也会把皮带喊成绷带的。说起绷带,我总觉得在什么店里听到过……”

    “……”

    小兰、毛利大叔、和叶他们聊着天,从卫生间门前走过,柯南在呆了几秒钟后,颓然地坐在了地上,脸上露出了复杂且纠结的笑容:

    “原来如此,艾德·迈克临死前留下的死亡讯息,是这个意思啊……”

    “他,果然就是凶手!”

    ……

    酒店的宴会厅。

    舒允文直接使出【幻术】,和冢本数美避过了会场门口的条子叔叔,走进了宴会厅。

    宴会厅内,前来参加酒会的客人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讨论着刚刚发生的案子,舒允文、冢本数美目光一扫,发现了人群中凑在一起的萝莉哀、小兰、和叶、服部等人,一起走了过去,挥手打了声招呼。

    萝莉哀、服部平次他们看到了舒允文、冢本数美二人,都是微微一愣,然后服部平次点头道:“允文同学,数美学姐,你们已经回来了吗?这个真是抱歉,今天又发生了一点意外,所以我们没办法现在回去……”

    服部平次话落,舒允文呵呵一笑,摆了摆手撇嘴道:“没事,我已经习惯了!~”

    话说,咱哪次遇到你们这些个死神,不出点儿意外的?

    咱现在表示很淡定!嗯,淡定……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旁边的冢本数美又问道:“我听外面的人说,这里是发生命案了……那个凶手现在抓到了吗?”

    “这个……现在还没有?!狈科酱文恿四油?,越水七槻则开口道:“其实,我们已经基本上理清了一切,只不过柯南有些无法接受,现在仍在继续调查……”

    “柯南还在调查?”听着越水七槻的话,舒允文目光在周围一扫——

    话说,要不是越水妹砸提醒,他都没注意柯南不在这儿呢!

    至于凶手……

    舒允文目光落到了不远处一位满身阴气、鬼气,身旁还跟着一只新生鬼的外国人,奇怪道:“……凶手不就是那边那个……”

    舒允文话没说完,服部平次已经比出了“嘘”的手势,认真地说道:“允文同学,这一次揭露凶手的任务,就交给柯南好吗?这件案子的推理,让柯南他去说,或许会好一些……”

    “嗯?这是为什么?”舒允文有些奇怪。

    服部平次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问道:“允文同学,我打个比方吧!假如说,这里发生了一起凶案,你努力调查后发现,真凶是一个对你而言非常重要的人,那你是会选择自己揭晓真相、让他认罪,还是让别人说出这一切?”

    服部平次话落,舒允文微微一愣,然后“呃”了一声,眨了眨眼道:“那什么……他既然是我最重要的人,那我为什么一定要让他认罪?”

    话说,这些侦探的逻辑好奇怪??!

    这都是最重要的人了,正常操作难道不是应该帮他抹灭证据,争取脱罪嘛?

    咱为什么一定要让他认罪捏?

    听着舒允文的话,服部平次、越水七槻他们都是一愣,然后明白了舒允文的意思,紧接着越水七槻开口道:“允文同学,你是说帮他脱罪吗?可是这样的话,他可能会一辈子生活在罪孽的愧疚之中……”

    “这个啊……”舒允文思索了一下,又开口道,“这个简单,我能找人把他的这一段记忆封印起来??!我觉得小泉同学应该就阔以……”

    舒允文说完,越水七槻“呃”了一声,只觉得胸口憋得慌,然后无语地仰头望天——

    MMP!我特么跟你谈推理,你特么却和我谈法术,这到底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算了,我特么不劝了!死挂逼!

    越水七槻不再反驳,服部平次正准备说话,忽然间手机响了起来。

    服部平次愣了一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拿到了旁边接通,“嗯嗯”地点了点头后,又重新回到了舒允文他们跟前,干笑着挠头道:“不好意思,我有些事情先离开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好的?!?br />
    众人点了点头,看着服部平次走向雷·卡提司等人,舒允文也在脑中问道:“成实,服部他刚才跟谁通的电话?”

    “跟柯南?!背墒抵苯踊卮?,“柯南在电话里让服部把雷·卡提司请到一楼最右边的客房,还说他要亲自让雷·卡提司认罪自首……”

    “是吗?”舒允文眯了眯眼,成实则又继续说道:

    “对了,允文大人。您发现了吗?艾德·迈克的灵魂,似乎还保留有神智……”

    “废话!我当然发现了?!笔嬖饰牡懔说阃?,然后随口吩咐道,“成实,你过去把艾德·迈克的灵魂给我带过来,别让他跟着雷·卡提司乱跑了!”

    “好的,允文大人?!?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