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3K世界酒店。

    一楼最右侧的客房内,柯南、服部平次、越水七槻他们聚在房内,一边搜查、一边思索着。

    服部平次按了两下客房内灯的开关,随口说道:“根据大泷警官他们调查,因为酒店的住宿区暂未开放,电梯开没有启用,所以凶手只能通过楼梯移动。这样一来,距离二楼被害者所处房间最远的理卡·巴雷,应该没有作案时间……”

    服部平次说着,越水七槻附和地点了点头,又开口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们也得考虑到,凶手利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法。就好比是当时位于三楼的麦克·诺德先生。假如他利用了钢丝之类的东西,远程控制拉开窗帘的话,也是有可能作案的!另外,假设雷·卡提司用了什么特殊手法开关灯的话,他也有作案的可能……”

    “我觉得那不可能哦!~”越水七槻话落,柯南也捏着下巴道,“我们现在所处的是枪声响起时雷·卡提司所负责的房间。从这个房间,想要跑到艾德·迈克所在的房间,至少需要八秒钟。再加上敲门开门的时间,需要十三秒钟。然而从这间房间的灯亮起再到艾德·迈克遇害,却仅仅只有两秒钟而已……除此之外,雷·卡提司的左腿还受过伤,根本跑不了那么快的?!?br />
    “……同理,麦克·诺德先生也一样?!?br />
    “嗯,这话倒是没错?!痹剿邩沧叩揭慌?,看了柯南一眼,然后微笑道,“柯南,你的脑子依旧那么灵光。不过,在我看来,假如办法得当的话,凶手还是有可能做到的。你说对吧,服部同学?”

    “嗯,没错……”

    服部平次正想点头答应,柯南忽然眉头一皱,然后道:“……我还是觉得不太可能……”

    听着柯南的话,服部平次眯了眯眼,一脸诧异地扭头看向柯南,然后拉起柯南的手,向着越水七槻歉意一笑道:“抱歉,越水侦探,我和这小鬼说几句话!”

    服部平次说着,在越水七槻诧异的眼神儿中,把柯南拖到了客房外,低声问道:“喂!工藤!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今天的你好奇怪??!”

    “奇怪?什么奇怪?”柯南的声音略显烦躁,服部平次则回答道:“你自己心里面清楚!今天的这件案子里,麦克·诺德、雷·卡提司的不在场证明明明都很模糊,你这家伙却视若无睹……我说,你是不是在这件案子里掺杂私心了?就像之前帝丹高中的灵异事件一样……”

    “那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犯这种错误?”柯南干笑着挠头,也就在这时候,客房内忽然传来“哗啦”一声轻响。

    柯南、服部平次一起扭头看去,只见越水七槻伸手拉开了衣柜,从里面取出了一柄拖把,一脸奇怪地说道:“奇怪了,客房里面怎么有把拖把?这可真是……”

    越水七槻说着话,表情慢慢地变化了起来,站在门口的柯南、服部平次先是一愣后,脸色同时大变,一起走到了越水七槻跟前,沉默了几秒钟后,服部平次凝重地说道:

    “我说柯南,有了这个东西,一切似乎都有可能了,对吧!”

    ……

    晚上八点半多,江古田。

    黑羽快斗家中。

    得到快斗的“许诺”,中森青子、桃井惠子一起开心地“巴拉巴拉”地聊着天,快斗则继续割着胶带。

    几秒钟后,快斗终于把胶带割开,一脸笑容地把纸箱打开一看,在看到箱子最上端的那些封面后,快斗笑容一僵,“啪”地把纸箱重新关上,嘴角一阵抽搐——

    我勒个去!这特么是个什么鬼情况?

    咱刚才在纸箱里看到的画面,怎么会是一堆没穿衣服的大姐姐们?

    难道我的眼睛太好,开发出透视异能了?

    快斗显然有点不相信自己刚才看到的画面,忍不住扭头看了看旁边的中森青子和桃井惠子——

    嗯,青子、惠子她们明明穿着衣服??!这么说来……

    妈蛋!是哪个神经病给老子寄了一堆18X的东西?这怕不是脑子有问题吧魂淡~!~

    快斗心中咆哮着,画风有点崩,与此同时,中森青子她们也注意到了快斗的情况,一起扭头看了过来:“??!快斗,箱子打开了吗?让我们看看箱子里有什么书……”

    书?

    快斗他刚才倒是注意到了,箱子里面好像真的有书,但那种书要是被青子她们看到的话,他怕不是要被……

    快斗想象了一下某个画面,心里面狠狠地哆嗦了一下,然后两手死死地按着纸箱,干笑着挠头道:“哈哈哈……这纸箱里其实什么都没有,我们就不必浪费时间了……那什么,我们的外卖送来以后还没吃,还是赶紧先吃晚饭吧……”

    快斗转移着中森青子、桃井惠子的注意力,青子她们则是眉头一皱,一脸狐疑:“什么?箱子是空的?那怎么可能?刚才我们抬箱子的时候,明明那么重!我说,你该不会是出尔反尔,不想借给我吧?”

    “那、那怎么可能?!”快斗说话结结巴巴。

    青子、惠子看着快斗的模样,越加怀疑起来,然后两个人一起走到了箱子前,看着已经划拉开的箱子,又扭头看看快斗,紧接着中森青子忽然伸手一指箱子道:“哇!这里有鱼鳞!”

    青子话一出口,快斗立刻“啊”地尖叫一声,往旁边躲去,中森青子、桃井惠子则轻易地打开了箱子,得意道:“快斗你还不舍得让我们看,我倒是要看看,这里面有什么宝……”

    中森青子说着话,也看清了纸箱里的东西,声音停了下来,嘴角抽搐,旁边的桃井惠子更是拿起一盒录像带念道:

    “……女同学到我家帮忙打扫房间,吃过我下了媚药的食物后,把我按在床上索要香艳报酬……”

    桃井惠子念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哆嗦了一下后,把录像带丢回了箱子里,惊惧地扭头看向快斗——

    话说,那盒录像带上的剧情,怎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难道说……

    “快斗??!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