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长警官蹲在地上,两眼盯着那具藏在动物尸体中的人类尸体,旁边一个同组的下属问道:

    “弓长警官,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弓长警官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站起身来,声音沙哑地吩咐道:“马上联系目暮警官,让他派人过来调查!现在既然出了人命,那就不仅仅只是我们火灾调查系的事情了……”

    “好的,我马上和警视厅联系!”

    下属应了一声,快步跑开,弓长警官则挥了挥手,示意鉴识科的人继续勘察现场。

    警方一边拍照取证、一边清理着堆积在一起的动物尸体,忽然之间,一个制服快步走到了工厂警官身旁,低声道:“弓长警官,刚才在同僚发现尸体以前,外面人群里有一个高中女生十分肯定地说,这些动物尸体的下面有人的尸体……”

    “什么?”弓长警官闻言,两眼一亮,立刻吩咐道,“立刻请她过来协助调查!”

    “好的?!敝品斓阃酚ι?,没过多久便把君岛加奈带了过来。

    君岛加奈还是第一次见识这种场面。

    她低头看了眼地面上的死者尸体,鼻子里嗅着烟火味以及怪异的肉香味儿,向着弓长警官微微躬身道:“警官您好,我叫君岛加奈……”

    “君岛同学您好,我是警视厅的弓长?!惫ぞ倏吹骄杭幽文钦抛澳鄣牧?,脸上露出了笑容,微笑着问道,“……刚才我的下属告诉我,你在我们发现尸体以前,就知道这些动物尸体下有人的尸体,是真的吗?”

    “是、是真的?!本杭幽蔚阃?。

    弓长警官听到这个回答,声音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是不是之前曾经看到过犯人?如果你曾经见过犯人的话,还请你务必告诉我们你所看到的一切,帮我们抓到凶手!”

    “呃……抱歉,弓长警官您误会了?!本杭幽尉薪鞯毓砘卮?,“我根本没有见过犯人。我之所以知道这下面有尸体,那是因为我是一个灵媒,可以感应到灵魂……”

    君岛加奈话音落下,周围的条子叔叔们嘴角都是一阵抽搐:“灵、灵媒?!你不是高中生吗?”

    君岛加奈立刻回答道:“……我是高中生没错,不过我在上周的时候遇见了我的老师,他说我很有天赋,所以就收我为弟子,跟随他学习……”

    君岛加奈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了冢本数美之前说舒允文曾帮警方多次破案的事情,为了增强说服力,把舒允文也给搬了出来:“……对了,我的老师是克勤除灵事务所的社长舒允文,他曾多次帮警方破案……”

    “呃……舒允文?”弓长警官微微一愣——

    话说,这个名字好耳熟??!

    他和目暮闲聊的时候,似乎听目暮抱怨过,那个人好像是挺厉害的一个高中生,明明有着大好的前途,却老想着混社团、当老大……

    弓长警官正琢磨着,旁边的那一堆尸体也被警方搬了个差不多,露出了地面。

    两个警察盯着地面,忽然扭头大喊道:“弓长警官,这里跟前三起火灾现场一样,地面上都被人用工具划出了意义不明的符号……”

    “这里果然也有吗?”弓长警官连忙扭头看去,君岛加奈也顺着弓长警官等人的目光看了过去,在看到地面上的那些“符号”后微微一愣,想起了下午在神社看到过的内容,脸色发生了些许变化:

    “……那、那个是……”

    符文?!

    ……

    次日下午六点,克勤除灵事务所。

    舒允文的办公室内,舒允文拿着文件夹,和松下平三郎商量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最近要求上门除灵的人又多了吗?”

    “没错?!彼上缕饺傻懔说阃?,然后又低声道,“……因为您无暇理会那些小委托,所以我就把这些事情交给了远藤大师他们……当然,远藤大师他们虽然不能与您相提并论,但委托人的评价普遍还不错……”

    “呃……你是说远藤真吾吧?”舒允文随口一问——

    话说,他这个事务所里面,除了他以外,也就井下暮之郎、松下百合香这些来这儿“帮忙”的人还有一丢丢本事,其他诸如远藤真吾等等,都特么是职业忽悠大师!

    不过,这些人虽然只擅长忽悠,但不得不说能忽悠也是一门本事??!

    像是这其中的佼佼者远藤真吾,前段时间居然还在某个电视台混了个固定节目,听说下班以后经常和无知的女性厮混在一起,真是让人十分鄙(xian)夷(mu)!像是这种人,只能沉迷于肉欲之中,根本不懂什么叫崇高的爱情……

    舒允文心里面鄙视了一下远藤真吾,然后轻咳一声道:“……远藤他们既然做的不错,那就让他们继续吧……嗯,对了,你回头安排一下,从下周开始,给君岛安排一些上门除灵的任务……”

    话说,君岛加奈现在有了玛丽之首,能够感应到灵魂,也勉强可以让她开始“打工”了。

    松下平三郎闻言,不由得“啊咧”一声:“什么?君岛她下个月就要开始实习除灵了吗?这会不会太着急了一些?”

    在日本社会职场中,新人在刚刚入职后,只能从最底层的工作做起。

    像是除灵这行当,学徒想要独立工作,首先得跟随其他除灵大师学习很长一段时间,学会了足够的忽悠经验才行。现在君岛加奈直接被舒允文提拔为事务所的“除灵大师”,其实并不合规矩。

    听着松下平三郎的话,舒允文猜出了他的意思,直接摆了摆手:“什么着急不着急的?君岛是我的弟子,和远藤他们不一样,她现在已经掌握了一些能力,比其他人强多了!事务所里面要是谁有意见,那就让他来跟我谈!”

    “呃……好的,允文大人?!?br />
    松下平三郎连忙点头,也就在这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舒允文一声“请进”,房门“嘎吱”一声打开,紧接着便看到君岛加奈走了进来,躬身行礼道:

    “老师您好,松下先生您好,非常抱歉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