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仙神社的厨房内。

    在武田美莎的主导下,冢本数美、萝莉哀、君岛加奈、明美各自忙碌着,准备着晚饭。

    君岛加奈站在洗碗池前,和踩着凳子的萝莉哀一起清洗着蔬菜,目光则不时地瞄着旁边飘在空中厨具,又觉得自己的三观开始“重塑”,忍不住低声问萝莉哀道:“灰原,平时你和老师在家,是谁给你们做饭???”

    “是我姐姐或者成实先生?!甭芾虬婵诨卮?。

    “呃……”君岛加奈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忍不住吐槽道,“我说,灰原,你看到这种厨具在空中飘的画面,难道不会惊讶、害怕吗?”

    萝莉哀扭头看了君岛加奈一眼,低头洗着土豆:“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嘛,这种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

    “……除灵师的身边,有不少他的‘同类’,你以后也会慢慢习惯的……”

    “唔……”君岛加奈愣了一下,然后嘴角抽搐了两下——

    好吧,她也知道得尽快适应、习惯,但是臣妾真的无法一下子做到??!

    这还不到一周的时间,她先是拜师除灵师,然后见了鬼、见了神、见了能飞天的魔女……

    她普普通通活了十六年的都市风,现在莫名其妙地改成了魔幻设定,这真的是她所在的世界吗?

    君岛加奈心里面吐槽着,然后瞄了一眼冢本数美,眼神飘飘——

    话说起来,她的这个师母也不正常??!

    普通女生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力气?数美她之前手捏合金饭盒的事情,她现在想起来还胃疼。

    对了,还有灰原哀!

    这个小家伙虽然看上去是个小学生,但行为、语言、思维方式等等各方面都不像是一个小孩儿,反而像是个大人。

    君岛加奈低头看了一眼灰原哀,然后忽然想到了舒允文下午在事务所说过的各种“传说生物”,脑洞忽然炸了——

    难道说,灰原她觉醒了传说中的侏儒血脉,一辈子长不大吗?

    好可怜啊……

    ……

    晚上十点半。

    西福山车站外的街道上,君岛加奈背着包包,嘴里面哼唱着不知名的歌曲,快步地往家走去。

    因为武田美莎盛情挽留的缘故,舒允文他们在蜘蛛仙神社待到了十点,才离开那里。

    在那之后,君岛加奈让舒允文他们把她送到了杯户车站,坐电车回到了西福山。

    为了快点到家,君岛加奈走起了小路,然后忽然想到了舒允文告诉她要利用玛丽之首、锻炼感应能力的事情,不由得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玛丽之首,有些颤抖的抓住——

    话说,虽然这个玛丽之首真的很漂亮,但是一想到这东西完全是靠人头做的,君岛加奈心里面还是有些打颤……

    手里面捏着玛丽之首,君岛加奈微微眯着眼睛,一边继续往前面走着,一边尽力地感应着四周,忽然间脑中隐约感应到了一个微弱的“波动”。

    君岛加奈愣了一下,然后停下了脚步,脑中仔细感应着:“……这是灵魂的波动,地点位于左前方一百五十米左右,与成实大人他们身上传来的波动相似,但是太微弱了!果然,在使用玛丽之首后,我的感应能力增强了许多,不仅能感觉到原先感觉不到的弱小灵魂,感应范围也提升了足足一百米……”

    君岛加奈思索着,然后抬起头来,看向传来灵魂波动的方向,却发现那个位置似乎聚了不少人,空中还正冒着黑烟。

    君岛加奈见状一愣,犹豫了一下,快步向着那个位置走去,没过多久走到了人群后方,向着旁边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女生问道:“你好,打扰了!请问一下,这里怎么了吗?”

    “……这里刚才着火了,消防人员好不容易才扑灭的?!蹦歉雠⒖袒卮?。

    “着火?”君岛加奈一脸惊讶,然后连忙紧张地问道,“……该不会有人在火里面被……”

    “没有啦!被烧掉的只是一个废弃仓库,平时没有人在这里的?!迸⑽⒁恍?,然后皱眉道,“……不过,我刚才听前面的人说,在火还没灭的时候,他们从倒塌的火堆中看到了许多动物的尸体,这说不定是最近那个连续纵火犯做的……”

    “连续纵火犯吗?”君岛加奈眨了眨眼,然后手中又捏着玛丽之首,感应了起来。

    几秒钟后,君岛加奈豁然抬起头来,惊愕地看向人群前方,呼吸急促了起来:“不对!我感觉到的不是猫狗,那个灵魂虽然很虚弱,可能马上就会消散,但绝对是人类,而且就在里面……”

    君岛加奈想着这些,在旁边女生惊讶的目光中,飞快地挤入人群中,往前面挤去。

    没过多久,君岛加奈挤到了人群最前面,看了眼写着“立入禁止”的横条,然后两眼看向前方塌成一片的仓库废墟,手握玛丽之首感应着,最后目光落到了一堆烧焦的猫狗尸体上,瞳孔一缩——

    那个灵魂,就飘在那堆尸体的上方!

    君岛加奈看了一眼还在拍照取证中的警方,忍不住提醒维护秩序的制服道:“警察先生,那堆动物尸体的下面,可能有人的尸体……”

    那位制服听到君岛加奈的话微微一愣,然后“哈”了一声,笑着摆手道:“……同学,你在说什么??!你要是在这里能看到人的尸体,那里调查的警察肯定早就发现了……嗯,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你还是赶快早点回去休息吧……”

    “可、可是……”君岛加奈皱眉眨眼,“……我真的感觉到了??!请你们务必让人检查一下……”

    君岛加奈正说着话,与此同时,那堆焦黑的尸体前,鉴识人员拍完照后,两位制服警察走上前去,把最上方一具流浪狗的尸体搬了起来,低头一看,只见两具动物尸体的缝隙中,居然有一只人的手。

    那两位警察见状吓了一跳,连忙大声道:“报告弓长警官!我们这里有新的发现!”

    “什么?!”旁边正和下属商量案情的弓长警官闻言,连忙走到了那一堆尸体前,看到那只人的手后瞳孔一缩,神情凝重地咬了咬牙:

    “……第四起纵火案……受害者……终于还是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