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客室内,舒允文好奇地向着小泉红子掏出来的东西望去,只见那东西是一个长约二十厘米的圆柱体,圆柱体的周围却泛起阵阵雾气,将其笼罩其中,不过只要仔细看的话,隐约能看到雾气里应该是个卷轴。

    “嗯?这个东西是……”

    看着这个卷轴的样子,舒允文微微一愣,想起了自己在家族传承里看到过的类似物品,伸手把卷轴住在手里,尝试着想要摊开,紧接着便看到雾气中一道道墨绿色符文凭空出现,把舒允文的手弹开,卷轴又掉回了桌子上。

    冢本数美、萝莉哀、君岛加奈见状都是一脸惊讶:“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是被符文‘锁’住的卷轴,而且看样子,应该是华夏的邪魔派巫师留下来的……”

    所谓符文锁,就是一种暗世界内用以“保密”的特殊方式,其本质就是利用符文,形成抗压、迷幻、破坏等力量,?;ぬ囟ㄎ锲凡换岜煌馊说玫?。

    符文锁属于任何种类符文都能使用的通用技能,但是想要使用符文锁,却至少得有中级以上的实力才行,而想要解开符文锁,必须得精通特定符文,如果有人想要暴力破坏,十有**会毁掉内里物品。

    至于小泉红子拿出来的卷轴上的符文锁符文,是华夏邪派巫师内通用的蚩尤符文,舒允文好歹也是有完整传承的鬼巫师,自然认得这种符文。

    事实上,舒允文的先祖甚至还研究出了一套专门破解蚩尤符文的办法,破解的成功率在九成以上。

    舒允文想着这些,微笑着重新拿起了卷轴,抬头看向小泉红子道:“小泉同学,你应该是想问我能不能把这个符文‘锁’给解开吧?”

    小泉红子闻言,点头道:“没错。上周末的时候,快斗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到了一份地图,自己跑去找宝石。我有些不太放心,所以就跟着去看了看,然后发现那其实是一个两百年前死去的巫师的藏身之所?!?br />
    “……快斗离开以后,我在那个地方逛了逛,发现最近曾经有人去过,我又仔细找了找,然后就发现了这个卷轴……”

    快斗这家伙又去找宝石了?他倒是真闲不下来!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嘴上则说道:“……原来如此……这上面的是蚩尤符文,我有把握能解开,但也有可能毁掉这卷轴,小泉同学要试一下吗?”

    “嗯……当然!”小泉红子点了点头,“我有些好奇卷轴里的内容,但是对蚩尤符文也只是有所耳闻,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所以就拜托允文同学了?!?br />
    “好吧,那我就试一试?!笔嬖饰奈⑽⒁恍?,然后两手又抓在了卷轴上面,手中运转巫力,一个个的墨绿色符文再度出现在了雾气之中。

    舒允文按照家族传承内的秘法,感应着符文中的能量,然后在巫力的引导下,只见这些墨绿色符文忽而向着卷轴正上方聚拢,最后从上往下地排成一排。紧接着,这些墨绿色的符文又隐入雾气中,雾气则“砰”的一声炸开,露出了里面的黄色卷轴。

    舒允文身旁,冢本数美、萝莉哀他们看着这一幕,都是满脸惊讶:“好、好厉害!”

    “这只是类似破解密码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笔嬖饰男α税诹税谑?,然后把卷轴递给了小泉红子道:“小泉同学,卷轴给你?!?br />
    “谢谢?!毙∪熳拥佬灰簧?,接过卷轴后一看,皱眉道:

    “允文同学,这上面似乎都是汉字,嗯……《火神祭术法》……这是什么东西?”

    “什么?你说《火神祭术法》?”听到小泉红子的话,舒允文微微一愣,从她手里讨过卷轴,放在桌子上瞄了两眼,然后笑着说道,“果然是火神祭术法……”

    冢本数美、君岛加奈她们都好奇地问道:“允文君,这到底是什么?法术吗?”

    舒允文微微一笑,回答道:“这个也可以算是法术的一种吧……不过这个是邪术,按照上面的方法进行火祭以后,可以直接拥有操控火焰的能力……”

    “直接拥有操控火焰的能力?那么厉害?”君岛加奈惊叹,舒允文则撇嘴道:

    “厉害什么??!利用这种火祭得到的控火能力最多也就是初级力量,每一次使用以后,都得进行一场火祭,并且损耗少量生命力,算是最垃圾的邪术之一。而且,要使用《火神祭术法》,还得拥有一块火神石才行……”

    “火神石?那是什么?”君岛加奈又问道。

    舒允文还没回答,小泉红子已经开口道:“允文同学说的,应该就是火焰魔石吧?”

    “没错?!笔嬖饰牡懔说阃?,“……火神石就是火焰魔石,这是一种只有在活火山内才能找到的特殊物品,在几百年前都很少见,现在这个末法时代,这种火神石更是已经绝迹了。有了火神石还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得寻找火祭目标、在目标上雕刻符文、送上新鲜的血肉祭品,反正很麻烦的……”

    “……还有,就算是火祭成功了,这股力量也都藏在火神石里面,一旦火神石不在身旁,那他依旧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舒允文说着,又扭头看向成实道:“话说起来,这种火神石对成实倒是挺有用的,能净化鬼体、提升一些实力……”

    舒允文简单地介绍了一下《火神祭术法》,小泉红子微笑着说道:“……这种祭术,感觉像是我们西方的恶魔祭术……”

    “其实本质上就是一回事儿,只是东西方暗世界的文化有些差异,所以有些不同罢了……”舒允文说着话,把手里的《火神祭术法》卷了起来,递给小泉红子道,“好了,小泉同学,这东西你收好吧?!?br />
    “嗯?允文同学不想要吗?”小泉红子愣了一下,“这是你们东方的术法,或许对你有用……”

    “没必要!”舒允文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自己就有完整的传承,这种邪术我的祖上也研究过,对我没用的?!?br />
    “那好吧?!毙∪熳邮掌鹆司碇?,微笑着说道,“……刚好我最近正在研究火系魔法,正好可以带回去参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