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岛加奈手里拿着紫色水晶骷髅头发呆中,舒允文顺着君岛加奈的目光瞄了一眼,隐约猜到了她发呆的原因——

    话说,小泉红子从裙子里面掏东西这招“秘技”确实很不科学,也很不纯洁。

    别的不说,舒允文他每次看到这一幕,总会遐想连篇、产生一些蜜汁幻想……

    不过,君岛妹砸这一直盯着小泉红子的裙子,貌似不太合适吧?

    舒允文想着这些,也偷瞄了一眼小泉红子的大腿……啊呸!是裙子,然后轻咳一声,收回目光同时转移话题道:

    “小泉同学,我也替小徒向你道谢。对了,这个‘玛丽之首’看上去很漂亮,而且感觉应该是一件初级道具,没错吧?”

    “嗯,确实是的?!毙∪熳拥懔说阃?,君岛加奈也终于反应过来,慌乱地收回目光,又低头看向手里的玛丽之首,两眼冒光道:

    “真是好漂亮的水晶……不过,小泉大人,我刚才看到,这件东西似乎是从您的衣服上拆下来的……这真的可以吗?”

    君岛加奈话落,小泉红子立刻微笑着说道:“没什么的,这件东西对我无用,戴在身上也就是当个装饰品……现在送给你,无非就是物尽其用罢了。而且,像是这类的小挂件我还有一些,回头我再换一个就可以了……”

    冢本数美闻言,从君岛加奈手中拿过玛丽之首,微微一笑:“……装饰品吗?话说起来,这件水晶制作的骷髅头确实很漂亮,这是真正的水晶吗?”

    小泉红子笑着回答道:“不是,这种水晶是人工制作的?!?br />
    “这是人工水晶?”冢本数美、萝莉哀、君岛加奈都是一脸惊讶,舒允文也有点发愣——

    话说,小泉红子这种白富美身上的挂件,居然是人工水晶?

    像是这种有完整传承的土豪妹砸,怎么可能会用这么Low的东西?

    这根本就不科学好伐?

    舒允文心里面琢磨着,然后忽然想到了西方的一种炼器手法,连忙从冢本数美手里拿走了玛丽之首,开着【阴阳眼】扫了一遍,嘴角抽搐了起来:

    “……我说,小泉同学,这个玛丽之首,该不会是用那种办法制作的吧?”

    小泉红子微微一愣,然后点了点头:“没错,没想到允文同学居然能看出来?!?br />
    “呵呵呵……”舒允文干笑两声,把玛丽之首递给了君岛加奈,“……我在家族的传承里面看到过类似的内容,不过那种制作道具的办法太过残忍,在十九世纪以后已经被划为禁忌手法了吧……”

    “是的?!毙∪熳游⑿Φ阃?,“……据我了解,这位玛丽是十八世纪的法国女巫,她当时为了修炼一种禁忌法术,需要大量死者,所以就制造了一种鼠疫变种病毒,造成了马赛大瘟疫,直接导致了十万人丧生……后来她被欧洲暗世界活捉,当时一位专精灵魂和变异的强大男巫花了一年时间,制作了这枚玛丽之首,以此警告所有不守规矩的人……”

    “呃……这人制造过马赛大瘟疫?”舒允文闻言一愣,然后皱眉道,“十万人啊……这个叫玛丽的,成了这样也是罪有应得……”

    舒允文、小泉红子说着话,冢本数美、萝莉哀、君岛加奈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然后君岛加奈干笑着问道:

    “老师,小泉大人,你们两位到底在说什么???”

    舒允文嘿嘿一笑,扭头看向君岛加奈道:“在说什么?当然是在说这个玛丽之首是怎么来的啊……”

    “呃……”冢本数美回想着舒允文和小泉红子的话,脸忽的有些发白,“……允文君,这个玛丽之首,该不会是……”

    舒允文点了点头,小泉红子则开口道:“这个玛丽之首,就是我之前说的那个女巫的头骨,所以以她的名字来命名。至于头骨会变成乒乓球大小的紫色水晶模样,是因为特殊手法制作的缘故……”

    小泉红子话落,君岛加奈一个哆嗦,手里的水晶骷髅头“当啷”一声掉在了桌子上,一脸惊惧地看着跟前的骷髅,结结巴巴地说道:“人、人死了还要把头骨炼制成这样?好、好残忍……”

    舒允文闻言,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两下——

    话说,妹砸,谁说这东西是人死以后炼制的?明明就是在人活着的时候就开始炼制了好伐?

    不过,君岛加奈那个“好残忍”的评价倒是真没错。

    这种利用秘药和法术,把活人的脑袋不断缩小的手法,确实超级残忍的……

    为了避免刺激到数美酱他们的小心脏,舒允文懒得纠正君岛加奈的话,而是直接下令道:“……君岛,你把那个水晶骷髅头拿起来收好!真是的,你们灵媒使用道具,多半与死者有关,像是玛丽之首这一类的东西,是很多灵媒求都求不到的宝贝,以后要随身带着!”

    “呃……好、好的?!本杭幽挝叛?,犹豫了一下,又重新把水晶骷髅头拿了起来。

    几个人又简单地说了几句后,舒允文才又问道:“对了,小泉同学,你今天和我约好在这里碰面,是有什么事情吗?”

    “唔……确实有一些事情?!毙∪熳游⑽⒁恍?,然后将桌子上的魔女装摊开道,“……自从我拿到蜘蛛妖的吐丝器后,虽然尝试着修补了几次,但破损位置的蜘蛛丝总是会很快裂开,所以我想请美莎小姐她帮忙看一下、能不能帮我修复……”

    “嗯……是这样??!”舒允文点了点头,脑中又浮现出了小泉红子当初被一炮弹炸成小泉黑子的画面,武田美莎则拿起魔女装看了一下,开口道:

    “……这个……这是蜘蛛丝的能量粘性与丝线衔接的问题,我的能力刚好可以帮忙修补……”

    小泉红子闻言,微微躬身道:“真的吗?美莎小姐,如果可以的话,还请您帮忙修复一下?!?br />
    “好的,请您放心,我会帮您修好的?!蔽涮锩郎懔说阃?,小泉红子又道谢一声后,才转而看向舒允文道:

    “……另外,允文同学,我还想请你看一下这个……”

    小泉红子说着话,又从自己的裙子里掏出了一件东西,摆在了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