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允文“巴拉巴拉”地解释了一下所谓“传说生物”的来源,然后才断言道:

    “……就像我刚才说的,连人鱼这种生物都是人为创造的,吃了人鱼的肉又怎么可能会长生不老嘛!不过,人鱼的寿命确实比普通人要长,这倒是真的。据我所知,人鱼在无病无灾的前提下,平均寿命在一百五十岁。如果人鱼要是觉醒了他们的巫师天赋的话,寿命会更长,根据实力区分,活上六七百岁也有可能……”

    “……当然,就如今这个天地条件,能活六七百岁的人鱼基本上不存在了……”

    舒允文话音落下,君岛加奈、海老原寿美二人都是一脸懵逼,几秒钟后,海老原寿美才“啪”地拍了一下桌子,然后豁然站起身来:

    “见鬼!你这是开什么玩笑?我是虚心来这里像您请教的,您却给我说这些荒诞不羁的三流内容,有意思吗?”

    海老原寿美说完,提着自己的包包,转身走向门外:“……抱歉,耽误了您的时间,我先告辞了?!?br />
    海老原寿美离开了会客室,舒允文则无语地撇了撇嘴——

    话说,咱这说的明明都是实话好不好,这人居然不相信?

    嗯,果然是鱼唇的地球人??!

    舒允文懒得和海老原寿美一般见识,站在一旁的君岛加奈低声问道:“老师,您说的都是真的吗?这些……”

    君岛加奈瞄了一眼自己笔记本上记下来的内容,整个人的画风都有点崩坏:“……真的不是什么里的设定?”

    “当然不是!”舒允文扭头瞪了君岛加奈一眼,“……我犯得着骗你吗?那些传说生物现在虽然已经几近灭绝,但他们还是有一些血脉传下来的。别的不说,侏儒就是其中的代表。远古时代的初代侏儒,其实就是巫师以特殊手段限制了常人生长后形成的传说生物?!?br />
    “……侏儒的躯体、血脉和常人无异,所以是繁衍最广的血脉之一。我们很多人体内,其实都有远古侏儒的血脉,不觉醒的话和常人没什么区别,一旦觉醒,就会成为长不大的侏儒……”

    “是、是这样吗?”君岛加奈觉得自己的三观依旧还在崩坏中。

    “那是当然!”舒允文肯定地点头,“……还有,这些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以后要习以为?!?br />
    话说,咱这个徒弟的心理承受能力貌似有点差??!~

    嗯,以后得让她多锻炼一下!

    舒允文心里面正嘀咕着,忽然听到会客室的房门“咚咚”响了两声,紧接着便看到松下平三郎走了进来,躬身道:“允文大人,刚才那位海老原小姐走的时候好像很生气,她那是……”

    “没什么,不用管她?!笔嬖饰陌诹税谑?,松下平三郎连忙应了一声,然后又开口道:

    “允文大人,您五点钟不是要去蜘蛛仙神社吗?现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们是不是该出发了?”

    舒允文闻言一愣,抬手看了下手表:“嗯,这都四点四十了,确实该走了……对了,数美酱她现在在哪儿?”

    “她和灰原还在越水侦探的事务所里面,需要我去请她们上来吗?”

    在舒允文工作的时候,冢本数美、萝莉哀很少会在事务所里面待着,而是去楼下越水七槻那里喝茶聊天。如果越水七槻不在或者有客人的话,她们则会去附近的商城逛逛——

    嗯,萝莉哀的不少奇葩衣服,就是在这种时候买的……

    “不用了,一会儿我们下去喊她们一声就行?!笔嬖饰乃婵谒盗艘痪?,然后扭头看向君岛加奈道:

    “君岛,你也准备一下,一会儿跟我去见一个朋友?!?br />
    “啊……好的?!本杭幽瘟Φ阃反鹩ο吕?,然后又好奇地问道,“老师,您说的朋友是……”

    “和咱们一样的人,一个魔女?!?br />
    ……

    下午五点钟。

    杯户町,蜘蛛仙神社内。

    神社大殿后方的会客室内,罗伯特坐在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君岛加奈跟前,操着一口蹩脚的日语、挠头笑道:

    “允文大人,冢本小姐,你们好。真是不凑巧,昨天纱绘和绘未重感冒住院,美莎非常担心,就去医院照顾她们了。您中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美莎还在医院里面,我当时立刻通知了美莎,她说下午五点左右一定回来……”

    罗伯特话落,舒允文微微一笑道:“哪里,您客气了,这次本来就是我们突然要来,真是打扰了……”

    罗伯特闻言,立刻笑着说道:“……允文大人不必见外的。自从美莎来到东京以后,她也没有别的朋友,只是偶尔去找智也大人、达男大人、惠理子大人他们玩玩,我还担心她会太孤寂了呢!以后诸位愿意的话,请尽管来,住在这里也可以的……”

    罗伯特说着话,又忽而好奇地问道:“对了,允文大人您不是说,今天红子大人她也会过来吗?怎么没看到她?”

    “这个啊……我们是约好了在这里碰面,不是要一起过来。不过我们约的时间就是五点左右,她大概也快到了吧?”

    舒允文随意地和罗伯特客套着,冢本数美、萝莉哀也都静静地听着,时不时地还插嘴说上两句,唯有刚刚成为舒允文徒弟的君岛加奈有些懵逼——

    她虽然是舒允文的徒弟,但是至今为止,也只和成实、明美这两个不科学的存在接触过而已,舒允文的其他“朋友”,她根本一无所知啊……

    君岛加奈又云里雾里地听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捅了捅身旁的萝莉哀,问道:“小哀,允文大人他们在说什么?那位‘美莎’是什么人?”

    萝莉哀闻言,不由得“啊咧”一声,扭头看向君岛加奈道:“……那位除灵师没有告诉过你吗?美莎小姐名叫武田美莎,就是这个蜘蛛仙神社里的神明……”

    “神、神明?”君岛加奈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然后慌乱地扭头来回看了看,“……这里真的有神明吗?”

    “嗯,当然有?!甭芾虬б涣车?,“这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以后习惯就好了……”

    “呃……”君岛加奈听着萝莉哀的话,嘴角抽搐了两下,“……这个也能习惯吗?”

    萝莉哀想了想自己从当初的大惊小怪到现在的见怪不怪,端起桌子上的茶水轻饮一口,幽幽地说道:

    “是啊,真的能习惯的?!?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