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允文想着这些,又无语地瞄了一眼园子,园子则继续盯着报纸,忽然“啊”了一声:

    “最近发生在东京都内的三起纵火案已经确定为同一人所为、并案调查,不过警方暂无线索吗?真是的,警方未免太无能了吧?”

    “纵火案?”舒允文微微一愣,然后从园子手中拿过报纸瞄了两眼:

    “……这纵火案还没破掉吗?”

    “是??!”园子“嗯嗯”地点头,“……那个犯人已经先后在池袋、浅草桥、田端这三个地方放过火,每一次放火时间都是在晚上天黑以后,选择的目标也都是木质建筑,等消防车赶到的时候,被点燃的建筑物都烧成灰烬了……”

    “……不过,好在他挑选放火的地方都没什么人住,没有出过人命……”

    园子话落,会泽荣介忽然从旁边凑过头来,开口道:“你们在说最近的那个连续纵火犯吧?那个家伙很凶残的,虽然现在还没有闹出过人命,但闹出人命也是迟早的事……”

    园子“啊咧”一声,扭头看向会泽荣介,撇嘴道:“会泽,你这都是听谁说的,好像你很清楚似的……我说,这该不会是你自己瞎猜的吧?”

    “什么瞎猜的?”会泽荣介立刻反驳,“……我这都是听我的朋友说的!他家就在浅草桥附近,是最先发现第三起火灾的几个人之一!他在发现那里着火以后,就一直留在那里围观,等火灭了以后,看到消防人员找到了许多被烧焦的猫、狗等动物的尸体!”

    “……后来,他还偷听了赶到现场的那位警察的话。警察先生所,这些动物都是被杀害以后、留在现场焚烧的,而且在前两起案子里面,也有动物的尸体……”

    会泽荣介话一说完,周围好奇听热闹的女生们都是惊呼一声:“什么?杀掉猫狗、并且烧掉他们的尸体吗?那个犯人怎么能这么做?”

    “好可恶!他这到底把生命当成了什么?”

    “难怪会泽会说那个人很凶残……”

    “……”

    一区那女生叽叽喳喳着,舒允文也皱了皱眉头——

    话说,如果真的如同会泽荣介所说,这个纵火犯,根本就是一个漠视生命的变态嘛!

    他现在既然能毫无意义地杀害猫狗,以后说不定真的会演变到杀人的地步……

    舒允文心里面琢磨着,园子这货忽然挥舞着拳头,认真地说道:“允文大人,面对这种凶残的犯人,我们怎么能袖手旁观?今天下午放学以后,我们一起去抓那个犯人吧!赌上我名侦探园子的名声!”

    园子话落,舒允文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一脑门儿黑线——

    我勒个去!园子这二货是洗衣机附体了,还是被柯南麻醉了几次脑子瓦特了?你算哪门子的名侦探?

    还抓犯人?你别被犯人抓走就好了……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两句,然后轻咳一声道:“园子,抓纵火犯是警察的事,咱们就不要添乱了!另外,我下午放学以后,还有别的事情……”

    “别的事情?”园子闻言微微一愣,然后又嘿嘿笑道,“……是要陪数美学姐去约会吗?”

    “呃,不是?!笔嬖饰囊×艘⊥?,“……我有一个朋友有点事,今天约我去蜘蛛仙神社见个面,我想顺便带我徒弟去见见世面……”

    “蜘蛛仙神社?”园子惊讶,“您是要带您的弟子去见蜘蛛仙大人吗?我也想去……”

    “对了对了!我似乎还没见过允文大人的弟子。听数美学姐说,她是一个温柔漂亮可爱的高一女生,好想见见她啊……”

    舒允文闻言撇了撇嘴:“不行的,武田小姐不喜欢太多人……你要是想见我徒弟的话,回头我找个时间介绍你们认识……”

    “唔……好吧!~”园子点了点头。

    ……

    下午四点半,克勤除灵事务所内。

    会客室内,舒允文随意地坐在沙发上,君岛加奈恭恭敬敬地站在旁边,一起会见着凑巧来事务所的客人。

    这位客人是一位女性,名叫海老原寿美,好像来自什么人鱼岛,见到舒允文以后就絮絮叨叨地说了起来,似乎是想问什么永生不死的事儿。

    舒允文听着她说了一大堆,然后忍不住笑着打断道:“抱歉,海老原小姐,据我所知,永生不死什么的,是根本不可能的,只要是人,都会死,只不过有的人死的早一些,有的人死的迟一些罢了……”

    “真、真的吗?可是、可是我们岛上的长寿婆已经一百三十多岁了,据说她吃了人鱼的肉,所以才会长生不老……对了对了!我们人鱼岛上还曾经发现过人鱼的骸骨,那很可能就是长寿婆吃了人鱼以后留下来的……”海老原寿美立刻开口辩解,然后一脸不信任地看向舒允文:

    “……我说,允文大人,您该不会也不相信人鱼的存在吧?”

    舒允文闻言,撇了撇嘴,解释道:“……海老原小姐,人鱼是真实存在的,这一点我可以肯定。不过,吃了人鱼就会长生不死,那纯粹是胡扯,无稽之谈……”

    舒允文话落,海老原寿美还没开口,君岛加奈已经忍不住问道:“老师,人鱼真的存在吗?那些不是神话传说吗?”

    舒允文听着君岛加奈的问题,笑着回答道:“……你刚才也说了神话传说,你知道神话传说是怎么来的吗?所谓的神话传说,其实就是古时候我们这一类人的事迹经过一些‘艺术加工’后形成的。至于我们现在说的‘美人鱼’,也没你想的那么神秘,无非就是一些喜欢乱做实验的巫师、萨满、修士实验后的产物罢了……”

    “呃……人鱼是实验产物?”君岛加奈目瞪口呆。

    “是??!”舒允文点了点头,“不仅仅是美人鱼,还有传说中的狼人、狗头人、双头怪什么的,都是如此。只不过,这种不同物种之间的‘人体实验’排斥性很强,大部分实验体都失败了,后来有一些巫师、修士就用自己的身体做实验,硬生生地扛过过身体排斥,还可以繁衍后代……”

    “……再往后,普通人逐渐掌握工具、渐渐变强,这一类‘生物’遭到了普通人的捕杀,越来越少了……”

    PS:有点卡,今天就这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