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允文正乱想着,几个条子叔叔已经检查了一下风户京介,发现风户京介还活着后,不由得扭头看向冢本数美道:

    “……这位同学,你下手是不是有点……”

    那位条子叔叔话还没说完,舒允文已经皱眉道:“喂!这位警官,你这是在向我的女朋友问罪吗?拜托你搞清楚,这家伙是一个凶残的杀人犯,而且刚才还试图袭击我,面对这么凶残的犯人,我们反击再怎么厉害,也应该算是正常防卫吧?”

    “呃……”那位条子被舒允文怼得说不出话来,白鸟则开口道:“好了,犯人刚才试图袭击允文同学、趁机逃走,我们都看到了,这件事情就不必多说了……”

    “白鸟警官说的没错?!弊籼倜篮妥涌戳搜鄯缁Ь┙?,也点了点头——

    身为一个警官,她虽然恨死了这个杀掉她两位关系亲密的同僚的凶手,但她还是克制着自己,没有对风户京介动手。

    现如今,在看到风户京介被冢本数美一拳打晕、面目全非后,她是真的很爽啊……

    美和子话落,小兰、园子她们也都“嗯嗯”地点头,目暮警官则无语地捂着脑门儿道:“好了,都别说了。风户京介这个样子,恐怕暂时无法询问了。高木警官,麻烦你马上喊救护车,把风户京介送医!白鸟警官,也请你把允文同学他们都带回宴会厅内,顺便安抚一下宴会厅内的客人们,让他们不要担心……”

    “好的,目暮警官?!卑啄袢稳傻懔说阃?,带着舒允文、冢本数美他们重新回宴会厅。

    几个人走在过道里,柯南、越水七槻又是一脸郁闷——

    话说,他们两个本来还想跟着条子叔叔、了解一下案情、顺便问风户京介几个问题呢!

    结果他们跟过去以后,连一句台词都没来得及说,风户京介就被数美给怼晕了……

    妈蛋!咱不带你这么玩的啊魂淡~!~

    柯南、越水七槻越想越郁闷,忍不住扭头看向舒允文、冢本数美,只见舒允文正拿着一张手帕,小心翼翼地擦着冢本数美那只沾满鲜血的手:

    “啊咧?数美酱,你无名指关节这里好像稍微有点肿啊……这是怎么了?”

    “唔……大概是刚才不小心砸到他的门牙上了吧?”冢本数美微微一笑,“……这只是小问题而已,回去抹点药酒,明天就好了……”

    “那就好……”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说道,“今天谢谢数美酱啦,做为感谢,我明天请你看电影吧?”

    “好的?!笔牢⑿ψ糯鹩?。

    两个人旁边,柯南、越水七槻看到这一幕,都是一脑门儿黑线——

    MMP!你们这俩货搞毛线??!这么血腥的话题都能被你们秀出恩爱来?

    你们是不秀恩爱就会死星人嘛?!

    柯南、越水七槻怨念加重,然后柯南重重地咳嗽了几声,扭头看向小兰,笑眯眯地卖萌吐槽道:

    “……小兰姐姐,毛利叔叔经常说,学生就应该以学业为重,不能因为其他的事情而分心,这是什么意思???”

    小兰听着柯南的话,奇怪地眨了眨眼:“嗯?这个……”

    爸爸有说过这样的话吗?

    小兰正奇怪着,舒允文已经明白柯南的意思,斜着眼看了过去,眼珠子一转,故作惊讶道:“???柯南你刚才老是咳嗽,这是感冒了吗?既然感冒了,那你明天就留在家里面好好养病,不要再去医院调查仁野保了……”

    舒允文话落,柯南瞬间委屈成球,差点没有哭出声来——

    妈蛋!你案子都破了,还提什么明天调查仁野保的事儿?

    你这是在故意嘲讽我吗?

    舒允文你给我滚!马不停蹄的滚!

    ……

    周四上午,课间休息时间。

    舒允文照例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地看着报纸——

    这段时间,舒允文晚上连修炼的时间都少了,大部分时间都在提取、熔炼肖布鲁假面中的阴气、鬼气,到现在也不过完成了四十张面具而已?;八灯鹄?,炼化这些面具真的太耗费精力了,舒允文现在打哈欠次数也越来越多……

    嗯,都快比上某只特别擅长打哈欠的萝莉了!~

    舒允文瞄着报纸上的内容,忽然“啊咧”一声,惊讶地说道:“……苏芳红子她因公司偷税漏税、并且贪污慈善捐款等罪名被逮捕?嗯?她还涉嫌二十年前的一起交通肇事案,并且涉嫌肇事逃逸后杀害他人、替她顶罪?”

    我勒个去!

    这位苏芳红子不就是肖布鲁假面的原主人吗?

    他记得园子似乎说过,这家伙还是一个什么慈善家来着,人怎么这么渣?

    偷税漏税也就算了,贪污慈善捐款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还有最后的交通肇事逃逸以及故意杀人顶罪……这绝对是生儿子没**的事儿??!

    舒允文眯了眯眼,然后扭头看向正和小兰叽叽喳喳的园子道:

    “园子,苏芳红子被抓的案子,你知道吗?”

    “苏芳女士?肖布鲁假面的主人吗?”园子微微一愣,然后开口道,“……不知道哎!不过,苏芳女士这个人真的很讨厌的!在肖布鲁假面失窃后,保险公司明明已经按最高额度赔偿,我们家也给了她一笔补偿,她却一直到我们铃木家还有铃木财团的总部闹腾,说什么要么把肖布鲁假面找回来还给她,要么再给她一百亿日元,反正和我爸爸、妈妈他们闹得很不愉快……”

    “……她去你们家闹腾过?”舒允文一脸惊讶。

    “是啊,闹腾了好几次,最近一次就是在前天晚上!”园子点了点头,回忆道,“……她当时还扬言要住在我们家不走,把我妈妈气个够呛,倒是我父亲脾气挺好,同意了再给她一百亿日元,等她离开以后,我老爸还专门吩咐西野秘书帮苏芳红子找个好地方养老……”

    园子说着话,凑到了舒允文身旁,拿过舒允文手里的报纸扫了两眼,顿时惊讶道:“哇!她居然这么坏?!哼!这种人被逮捕了正好,我们家许诺的一百亿日元也不用给她了……”

    园子话落,扭头看向舒允文,忽然觉得舒允文的表情有些古怪,不由得奇怪地问道:

    “允文大人,你怎么了吗?”

    “呃……没、没什么……”舒允文看着园子干笑了两声,嘴角抽搐了两下——

    好吧,园子你果然是一个智商不高、萌蠢萌蠢的高中女生??!

    你老爸脾气好?你特么这是在逗我吧?

    他前天晚上才让西野真人帮苏芳红子找地方养老,苏芳红子昨天就被逮捕、成功找到了养老的“好地方”,今天事情就见了报……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苏芳红子这辈子怕是都要待在监狱里面养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