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允文话落,旁边的小兰、园子她们都惊讶地“啊”了一声,冢本数美更是开口问道:

    “是那个杀警察的犯人吗?他也在这里?允文君你刚才和白鸟警官在一起,难道就是在说这件事情吗?”

    “是??!”舒允文点了点头,紧接着只听小兰喊了一声“柯南”,然后向着宴会厅的门口跑去。

    舒允文等人连忙扭头看去,只见柯南以及装成服务生的越水妹砸都已经跑到了门口,不过却被守着门口的白鸟警官带着人给拦了下来。

    舒允文想了想,和冢本数美快步走了过去,凑巧听到白鸟警官说着“外面危险,暂时禁止出入”之类的话。

    听着白鸟的话,柯南、越水七槻都是一脸焦急和无奈,旁边的舒允文则轻咳一声道:“白鸟警官,你好??!”

    “允文大人,您好?!卑啄窬倭ο蜃攀嬖饰奈⑽⒐?,然后伸手指了指门外道,“……允文大人,我们警方的抓捕应该已经结束了,您想去外面看看吗?”

    白鸟话落,舒允文“呃”了一声,柯南、越水七槻嘴角都是一个劲儿地抽搐——

    我勒个去!这是个什么鬼情况?

    我们两个想出去看看,你拦着我们死活不让我们出去,舒允文这家伙到了这儿就问了句好,你特么居然主动问这家伙要不要出去看看?

    妈蛋!白鸟你个死条子够了??!区别对待也没你这样的好伐?!

    柯南、越水七槻气血翻滚中,不过还是一起扭头看向舒允文,使着眼色示意舒允文带他们出去看看。

    舒允文瞄了眼身旁的两个侦探,然后轻咳一声道:“……好吧,那我就出去看看吧……”

    白鸟闻言点了点头,挥手让手下把门打开,然后走在前面为舒允文他们带路,柯南、越水七槻也趁机混到了舒允文身旁,然后越水七槻有些懵懵地问柯南道:

    “……喂,柯南,这该不会又是允文同学他……”

    柯南一脸悲愤地“嗯”了一声,越水七槻一脸忧郁地仰头望天——

    好吧,舒允文你这家伙又特么开挂了对不对?你到底还能不能让人愉快地玩耍了?

    在白鸟警官的带领下,舒允文等人很快走到了警方抓捕风户京介的地方。

    风户京介已经被戴上手铐,在两位条子叔叔的看守下,一脸颓然地坐在地毯上,接受着目暮警官、高木涉等人的简单问询。

    看到舒允文等人后,目暮警官微微一愣,然后亲热地和舒允文打招呼道:“哈哈哈……允文老弟,今天真是要多谢你了。如果不是你发现那把藏在雨伞里的手枪、并且告诉白鸟老弟的话,今晚佐藤就危险了……”

    “呵呵呵……哪里,您客气了?!笔嬖饰男γ忻械睾湍磕嚎吞鬃?,心里面翻着白眼——

    MMP!目暮这死条子真特么不要脸!~

    咱现在帮上你忙了,就叫咱“允文老弟”,你以为咱不记得你之前污蔑咱混社团的事儿啦?

    舒允文心中鄙视着目暮警官,佐藤美和子也向着舒允文道谢道:“允文同学,真是多谢了。你对我的恩情,说是救命之恩也不为过……”

    众人简单客套了几句,浑身上下显得很狼狈的风户京介抬起头来,一双眸子怨毒地看着舒允文道:“就是你破坏了我的计划吗?我记住你了……”

    我勒个去!这家伙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有,这人的眼神儿……好像想吃了咱???你杀人还有理了吧?

    舒允文不爽地皱了皱眉头,然后扭头看向白鸟道:“白鸟警官,我记得你是学法律的吧?能不能请教一下,像是风户先生这种情况,一般都会怎样量刑?”

    白鸟任三郎闻言一愣,紧接着回答道:“……根据日本刑法第199条规定,风户医生先后杀害了仁野保、奈良沢治、芝阳一郎三人,犯有三起故意杀人罪,其罪行完全属于主观主动犯案,并且其中还有两位公职人员,杀人数较多、性质特别严重,故不适用任何减刑条例,依法当判处死刑!”

    “……除此之外,风户京介还有主观上杀害佐藤警官的意愿,损坏、侮辱尸体罪等等!他这辈子最好的结果,也是在监狱里面住到死……”

    白鸟警官话落,风户京介的表情发生了变化,舒允文则笑眯眯地说道:“风户先生,你听到了吧?对了,杀了人是会有报应的,那些被你杀掉的人,都会找你报仇的……”

    舒允文说着话,直接施展出了【幻术】,影响起了风户京介。

    一瞬之间,风户京介只觉得四周的景象变幻,周围所有人都消失不见,脖子开口、心脏被挖的仁野保,胸腹中枪的奈良沢治、芝阳一郎都面目狰狞地向他冲了过去。

    风户京介“看”到了这一幕幻象,吓得豁然站起身来,一瞬间的力气居然挣脱开了几位警察的控制,一脸惊恐地向着舒允文的位置冲来,口中颤抖地吼叫着:“鬼……鬼……有鬼……”

    周围的人见状,都是大惊失色,舒允文也是一脸懵逼——

    我勒个去!这特么什么鬼情况?

    咱只是想吓吓他而已,他怎么就朝着咱冲过来了?

    舒允文脑中来不及多想,正想躲开时,只见舒允文跟前突兀地出现一只拳头,“Duang”地一下砸到了风户京介的脸上,把风户京介砸的倒飞了出去,摔到地板上一动也不动了。

    舒允文看着这一幕,沿着那只不大的拳头往回看,然后看见了自家女友,数美酱则飞快地收回拳头,拳头上的血“吧嗒吧嗒”地往下滴,低声道:

    “……我看见他想撞允文君,所以就忍不住出手了……”

    “呃……谢谢你,数美酱!~”舒允文先向着自家女友道谢一声,然后又扭头看了看被数美一拳砸到血肉模糊、一动不动的风户京介,不由得嘴角抽搐了两下——

    妈蛋!这家伙的鼻子呢?怎么找不到了?该不会全碎了吧?

    还有,这一动不动的……难道已经GG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