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允文正无语地看着柯南,忽然间脑中传来了成实的声音道:

    “允文大人,就在刚才,风户京介按下了手机的拨号键!他应该是要引爆炸弹了……”

    “现在引爆炸弹?这么说来,他马上就要动手咯?”舒允文斜着眼瞄了一眼一个人站在角落的风户京介,柯南这时候又不满地说道:

    “喂!允文哥哥,你在看什么???我正跟你说话呢!你这家伙,是不是不相信我能胜过你?”

    我勒个去!洗衣机你还没完了是吧?

    舒允文“呃”了一声,然后又低头看向柯南,笑眯眯地说道:“哈哈哈……看你说的,你这么厉害,我当然相信你是有那个实力滴!~对了,柯南,咱们两个先打个赌怎么样,我打赌一会儿咱们会听到爆炸声,然后这层楼会停电,你信不信?”

    “爆炸?停电?”柯南重复了一下这两个词,稍稍懵逼了一下,正准备回话时,忽然听到宴会厅外传来“轰隆隆”的声响,紧接着大厅内的灯光全部熄灭,四周陷入了黑暗中。

    柯南见状一愣,大脑迅速思索着,隐约想明白了什么,连忙低声问舒允文道:

    “……喂!你这个家伙怎么会知道这些?你刚才一直在和白鸟警官交谈,难道说,这些都是警方……”

    舒允文没有回答,在黑暗中伸手摸到一颗头,又笑嘻嘻地说道:“你猜猜我为什么会知道???还有,柯南小盆友,咱们要不要再打个赌?我赌大概半分钟后就会来电,警方到时候一定可以抓到凶手……”

    舒允文话落,紧接着却听到的萝莉哀幽幽地声音:“……喂,除灵师,这是我的头……”

    “呃……抱歉抱歉!我说这手感怎么不一样……”舒允文连忙抬起手来,在旁边摸索了两下,又找到一颗狗头,伸手搓啊搓:“……柯南,你要不要跟我打赌???”

    舒允文说着话,柯南已经快要气的吐血——

    妈蛋!你个臭不要脸,谁特么要跟你打赌?

    现在这情况,明显就是你这家伙找出了凶手,而且还和警方联手、故意设套抓捕犯人好吧?

    还打赌?你都知道输赢了还赌个毛线??!

    柯南郁闷到想死,与此同时,舒允文的脑中又传来了成实的声音:

    “……允文大人,风户京介开始往宴会厅外走了!嗯?他好像在摘隐形眼镜?”

    ……

    宴会厅外的。

    在爆炸声后,警方拉掉了这层楼的总闸,整个楼层都陷入了一片漆黑。

    佐藤美和子慢悠悠地走在走廊上,一脸的认真和凝重,藏在头发中的耳机里传出目暮警官的声音:“佐藤!刚才目标已经从宴会厅里出来了,正向放伞的位置走去!”

    “……另外,目标刚才好像摘掉了隐形眼镜。如果我们的推断没错,他应该是戴着墨镜类的隐形眼镜,摘掉以后能在黑暗中看清周围的环境,所以接下来还请你务必小心一些,不要受伤了!”

    “好的,目暮警官?!弊籼倜篮妥拥蜕α艘簧?,耳机中紧接着传来了监控组的声音:

    “各小组注意!目标已经走到了放伞的位置,手上戴上了一双手套,并且把那把伞拿了出来……”

    “他拿起了手枪……佐藤警官小心,他距离你已经不到五米远,奇怪,他忽然撑开了伞,把拿着枪的手从透明雨伞顶端的那个洞伸了出去……”

    风户京介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控组的注视之下,与此同时,佐藤美和子也终于走到了预定埋伏抓捕的地方,停了下来。

    目暮警官见状,立刻下令道:“……各小组注意!立刻实施抓捕!”

    目暮警官下达了命令,与此同时,紧跟在佐藤美和子身后的风户京介脸上也是狞笑一声,扣下了手枪扳机,结果却只传来了“咔咔”两声轻响。

    风户京介见此情况,心中顿时觉得不妙,也就在这时候,佐藤美和子忽然转过身来,伸手抓住了风户京介从雨伞顶露出的那只手腕,冷声道:

    “……你在奇怪你的枪为什么没响吗?”

    佐藤美和子忽而一个用力,背部顶着雨伞,一个过肩摔把风户京介摔到了地上,眼中带着恨意:“……不好意思,我没有像奈良沢警官、芝警官一样中枪,真是让你失望了……你这个混蛋!”

    佐藤美和子话音落下,走廊两侧的房间门忽然打开,超过五位警察从房门里冲了出来,一堆黑洞洞的枪口同时指向了地面上的风户京介:

    “不许动!风户京介!我们现在以杀害医生仁野保,枪杀奈良沢治、芝阳一郎两位警官,持枪袭击佐藤美和子警官未遂等罪名逮捕你!现在把手摊开、躺在地上不准乱动!”

    “这、这怎么会……”手电筒的光线照射下,风户京介依旧一脸懵——

    他根本想不明白,他在什么地方露出了马脚……

    ……

    宴会厅内。

    在得知自己又败了一场后,柯南忧郁地不想说话,并且伸手拍开了舒允文的手,紧接着旁边传来了冢本数美的声音:“允文君,你在这里吗?”

    “嗯,在的,在的?!笔嬖饰牡懔说阃?,连忙站起身来,随后便感觉到一只温暖且非常有力的手抓住了他的胳膊,然后是数美的声音:“允文君,是你吧?”

    “没错,是我?!笔嬖饰乃呈滞熳×耸赖母觳?,紧接着又听数美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停电呢?”

    舒允文笑着说道:“放心吧,没事的,这只是警方在设套抓捕犯人而已……”

    “抓捕犯人?”数美声音有些惊讶,“什么犯人?”

    舒允文正准备回答,忽然间听到宴会厅外传来一阵嘈杂声,然后宴会厅内的灯光又亮了起来。

    舒允文见状,不由得微微一笑道:“……就是那个杀了仁野保、还把仁野保的心脏藏在手术室地板下的那个家伙,还有,前天那两位警察被害的案子,也是他干的?!?br />
    “当然,看样子,他现在应该已经被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