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发现了手枪?”

    舒允文抬头看向明美,惊讶地问着,白鸟任三郎也听到了舒允文的声音,急声问道:“允文大人,您刚才说的是发现手枪了吗?”

    舒允文向着白鸟摆了摆手,示意白鸟噤声,宫野明美则飘在舒允文跟前,两手比划着:

    “没错,允文大人,我刚才搜索宴会厅外时,在寄物台旁边放雨伞的架子里发现了一把手枪。那把手枪被放在一把透明雨伞里面,雨伞的顶端也不知道为什么开了一个洞……”

    “……另外,我刚才还发现,这层楼的总闸上被人安了炸弹,炸弹上还绑了一个行动电话,所以应该是电话拨号就可以引爆的那种……”

    明美很快把她所探知的情况说了一遍,舒允文眯了眯眼,又扭头看向成实,脑中问道:“成实,风户京介的身上有带行动电话吗?”

    “有带!”成实立刻点了点头,旁边的白鸟任三郎又低声问道:

    “……允文大人,您说的手枪……”

    舒允文瞄了风户京介一眼,然后低声说道:“……白鸟警官,咱们两个出去一下吧……”

    “嗯,好的?!?br />
    白鸟任三郎点了点头,然后陪在舒允文身旁,一起走出了宴会厅,径自走走到了寄物台旁的雨伞架前。

    舒允文指了指雨伞架,示意白鸟警官把雨伞架里的那把雨伞拿出来。

    白鸟警官微微一愣,线从衣服里面掏出一副手套戴上,然后才抓着雨伞柄,慢悠悠地把雨伞拔了出来,紧接着便看到了透明雨伞里的那把手枪。

    白鸟警官见状,瞳孔不由得一缩:“……这、这是……九毫米口径的手枪,和前天的两起命案一致……”

    雨伞架旁边,寄物台内的两个女服务生也看到了雨伞里的东西,都是惊讶地“啊”了一声,一起捂住了嘴巴,白鸟反应过来,立刻扭头看向那两个女服务生,伸手从怀里掏出了自己的警察手册,递到了前台,冷声道:

    “两位小姐你们好,我是警察,现在正在调查案件中,请你们保持冷静、不要大声说话并且对你们看到的一切保密,可以吗?”

    “唔……好的?!绷礁雠裆阃?,白鸟任三郎则又扭头看向舒允文道:

    “允文大人,真是多谢您了……还有,那个可恶的家伙,该不会就是……我的医生吧?”

    “十有**!”舒允文点了点头,“……据我观察,他最近应该杀过人,而且还不止一个。嗯……他不是你的心理医生吗?你对他的了解有多少?”

    “说实话,我也是从去年开始才去他那里接受心理治疗的,关于他的一切,我其实也不太清楚……”白鸟任三郎低声回答,“我这就让人去查一下……”

    白鸟任三郎说着话,又把手里的雨伞放了回去,舒允文则奇怪地问道:“白鸟警官,这些东西你不带走吗?对了,你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先把风户京介给抓起来?”

    舒允文话落,白鸟任三郎苦笑一声道:“……允文大人,我们现在没有任何证据!我之前跟您说过的,在前天的两起命案里面,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从他把手枪放到宴会厅外而不是随身携带这点来看,我推断那家伙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身上也应该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没有证据就抓捕他的话,我们警视厅最多只能让他协助48个小时……”

    好吧!警方查案就是这么麻烦,必须得有线索和证据,没证据抓了人也得放了……

    舒允文撇了撇嘴,然后扭头看向成实,成实也摆了摆手:“允文大人,您刚才已经让我看过了,他的身上确实没什么可疑的东西……”

    成实话落,舒允文眯了眯眼,又瞄了一眼旁边的雨伞,随后看向白鸟警官道:“……没有证据??!话说起来,你不把这些重要的‘证物’带走,该不会是想要制造出一些证据吧……”

    白鸟警官沉默了几秒钟后,微微点头,一脸凝重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等他暴露以后再动手!”

    “那好吧,这件事情我就管了,你们警方看着处理吧!~”舒允文微微一笑,摆了摆手,白鸟警官则郑重地点头道:

    “好的,允文大人,我们一定不会让他逃掉的!”

    ……

    宴会厅内。

    柯南、越水七槻依旧凑在一起,讨论着案情。

    柯南目光时不时地扫过门口,皱眉道:“允文哥哥、白鸟警官他们两个刚才一起出去也不知道做什么去了,难道是有什么发现吗?”

    “有可能哦!~”越水妹砸点了点头,“白鸟警官似乎在偷偷地委托允文同学查案,这事儿好像连目暮警官他们也不知道……嗯,要不柯南你一会儿去问一下允文同学怎么样?”

    越水七槻笑眯眯地提议,柯南立刻干笑摇头道:“这个……我觉得允文哥哥他不见得会告诉我哎……再说了,咱们两个刚才不是商量好了嘛,这次绝对不和允文哥哥问线索,全凭自己查案……”

    “嗯,那好吧!”

    越水七槻无奈地点头,也就在这时候,舒允文独自一人回到了宴会厅内,目光一扫后,看到了和妃英理站在一起的冢本数美、灰原、小兰、园子她们,立刻走了过去。

    几个人凑成的小圈子里面,数美、小兰她们正围着妃英理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舒允文走到数美旁边,伸手一拍数美的肩膀,微笑着说道:

    “数美酱,小兰、园子,你们这是在说什么???”

    几个女生扭头看向舒允文,园子则嘻嘻笑着说道:“允文大人您和白鸟警官谈完事情了吗?我们正在问英理阿姨,小兰她爸爸当初是怎样像她求婚的……对了,允文大人你也可以认真学习一下,以后向数美学姐求婚的时候,说不定能用得到哦!~”

    “啊……园子!”数美羞红了脸,怒视园子,舒允文也有那么点儿小尴尬,妃英理则笑着说道:

    “要说他求婚时说的话,其实很普通啦,就是一些‘我比地球上任何一个人都爱你’、‘会一辈子对你好’之类的……”

    妃英理说着自己以前的八卦,宴会厅内,一些搜查一课的刑警却在彼此交头接耳着,不着痕迹地把风户京介包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