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越水七槻闻言一愣:“……那几个目击了枪击案全程的小孩,该不会就是你们那个少年侦探团吧?”

    “是??!”柯南点了点头,越水七槻忍不住吐槽道:“我说柯南,你这也太容易遇到案子了吧?”

    柯南听着越水七槻的话,一脸尬笑,越水七槻又摆了摆手,开口道:“算了,既然目击者是你,那你能不能给我详细说一下当时的情况?”

    “当然可以!”柯南闻言立刻点头,然后又看向越水七槻道,“越水姐姐,你一定掌握了不少线索吧?作为交换,能不能请你把你知道的线索,跟我说一下呢?”

    “嗯……没问题!”

    越水七槻点了点头,和柯南愉快地达成了一场交易,然后两个人各自说起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

    没过多久,两个人交流完了情报,柯南捏着下巴道:“……原来如此,前天那两位警察遇害的案子,可能是一年前仁野保案的后续吗?允文哥哥和白鸟警官前天晚上一起去找过小田切敏也,再加上奈良沢警官当时捂着胸口装警察手册的口袋,这该不会是……”

    柯南认真思索着,越水七槻开口道:“……是不是警界相关人士犯案,暂时还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应该是有人在针对警方痛下杀手,可惜因为警方保密的缘故,我一直查不出奈良沢治和芝阳一郎之间的关联……之前我也问过允文同学,可他就是不告诉我……”

    越水七槻说到这里,又低头看向柯南,奇怪地问道:“……话说起来,柯南,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一点线索都不知道,连案情都不是很清楚……你这两天有在查这个案子吗?”

    “呃……这个……”

    妈蛋!我倒是想查案来着,可是舒允文那个坑货,害我被小兰盯着抄校规外加关禁闭,哪里有时间查?

    柯南笑呵呵地挠头,然后转移话题道:“越水姐姐,允文哥哥也没把案情告诉你吗?那个家伙,简直太可恶了!越水姐姐,要不我们两个联手吧!凭我们两个的推理能力,就算没有他提供线索,也一定能抢在他前面找到凶手,把凶手绳之以法!”

    “……我倒是想看看,到时候允文哥哥会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柯南对舒允文怨念满满,越水七槻则“呃”了一声,扭头看向正在和白鸟说话的舒允文,幽幽地说道:

    “……比推理我倒是不怕他,重点我怕他开挂啊……”

    ……

    宴会厅的角落里。

    舒允文站在白鸟警官身旁,打开了【阴阳眼】,一边在宾客们的身上扫来扫去,一边让成实、明美查看在场宾客身上的物品,看看有没有手枪之类的东西。

    成实、明美接到命令,飞快地搜索了一些宾客,然后成实的声音传入舒允文脑中:“……允文大人,这里有好多人身上都带着枪,他们好像都是警察……”

    “呃……”舒允文闻言一愣,扭头看向白鸟道:“……白鸟警官,今天受邀来参加宴会的警察们,身上都带着枪吗?”

    白鸟闻言,立刻回答道:“……没错,他们身上都带着。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我们警方推断犯人有可能会混入订婚宴中,所以出于安全考量,今天的刑警基本上人人带枪……”

    “这可真是……”舒允文有点无语——

    他本来还在想,谁身上带枪谁就有嫌疑呢,结果居然是人人带枪……

    舒允文摇了摇头,索性让成实、明美搜索起宴会厅内外有没有异常,他则随意在人群中扫来扫去,然后忽然眉头一皱,伸手指着一个脖子后面有道疤、神情凶狠的矮小男人道:

    “白鸟警官,那边那个穿绿色西装的矮个男人是你们警方的人吗?”

    “嗯,没错?!卑啄竦懔说阃?,“那是三上警官,他也是搜查一课的刑警……”

    “那他最近有杀过人吗?”舒允文盯着三上——

    他刚才发现,这位三上警官的身上,似乎飘着淡淡的阴气、鬼气,而且还是亲手杀人以后才会留下来的那种……

    白鸟愣了一下,然后开口道:“杀过!四天以前,三上警官在追缉一位持枪抢匪时和抢匪发生枪战,射杀了那位抢匪……”

    “嗯……那就应该不是他了……”舒允文点了点头,目光又在人群中瞄了几眼,忽然发现柯南和一个服务生凑在一起,鬼鬼祟祟地在说着什么。

    舒允文见状有些好奇,脑中下令把成实喊了回来,然后问道:“成实,柯南他在和谁说话呢?”

    “唔……”成实飘过去一看,“……是越水侦探,他们两个正在讨论奈良沢警官他们被杀的案子呢!需要我盯着他们吗?”

    “什么?越水妹砸她也来了?还和柯南讨论案情?这可真是……”舒允文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无语地摇头道,“算了,别管他们,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舒允文说着话,目光又落到了一个正在和白鸟沙罗交谈的人身上,皱眉问道:

    “那个正在和你妹妹说话的男人是谁?也是警察吗?”

    那个男人的身上,也有阴气、鬼气,而且数量还不少。

    白鸟扭头过去一看,连忙回答道:“那是风户京介,他是米花药师野医院的心理医生,我经常去他那里做心理治疗……”

    “他是个心理医生?”舒允文闻言眯了眯眼,神情凝重了起来——

    这个人是个心理医生,那他身上哪儿来这么浓的阴气、鬼气?

    而且看情况,这些阴气、鬼气,也是亲手杀了人以后才沾上的……

    白鸟警官注意到了舒允文的表情变化,忍不住问道:“允文大人,难道他就是……”

    “还不清楚,不过他最近应该杀过人!”舒允文摇了摇头,随后扭头吩咐成实道:“成实,你去看看那家伙的身上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特别是枪!”

    “好的,允文大人?!背墒涤α艘簧?,飞快地飞到风户京介的身上扫了一遍,然后汇报道,“允文大人,他的身上没有枪,至于奇怪的东西,一次性的医用橡胶手套算不算?”

    “橡胶手套?”舒允文犹自一头雾水,明美忽然从宴会厅外飘了进来,向着舒允文比划道:

    “允文大人,我在宴会厅外放雨伞的架子里面发现了一把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