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穿越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九七九章 还有比做手术栽到仇人手里更悲催的事情嘛?~

第九七九章 还有比做手术栽到仇人手里更悲催的事情嘛?~



    宴会厅内一角。

    舒允文和白鸟任三郎站在一起,眉头蹙起:“……这么说来,你们警方现在还没什么线索吗?”

    “是??!”白鸟点了点头,“……我们搜查一课虽然调动了不少人手,但是案子毕竟已经过去一年,再想调查起来很困难,仅仅只是整理仁野保的人际关系,就耗费了大量警力。到现在为止,我们唯一的进展就是完全排除了小田切部长以及敏也的嫌疑而已……”

    “唔,是吗?”舒允文捏着下巴,扭头看了眼不远处的小田切敏也——

    之前他刚刚进入宴会厅的时候,小田切敏也也专门上前问候过……

    “你之前不是说过,你们警方还有一个重点怀疑对象吗?你们找到他了没有?”舒允文又问道。

    白鸟摇头道:“……还没有。从前天开始,友成真就失去了踪迹,一直都没有找到。不过,有目击者称,在奈良沢警官、芝警官的命案发生时,他都曾在现场出现过,所以他现在的嫌疑可以说是最重的了……您看,这就是友成真的照片……”

    白鸟说着话,递给了舒允文一张照片。

    舒允文接过照片看了看,然后沉吟一声,又忽然问道:“对了,那位人渣矢部真道呢?你们有没有从他嘴里面问出什么线索?”

    “呃……这个……”白鸟警官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才回答道,“……矢部先生他现在还在昏迷中,所以没能为我们警方提供任何线索……”

    “他还在昏迷中?”舒允文闻言一愣,“……他的伤有那么重嘛?”

    话说,前天在米花饭店的露天餐厅,矢部真道虽然看上去很惨,但根本没有受到什么致命伤……

    难道说,这家伙去了医院以后,又有了新的“奇遇”?

    舒允文正奇怪着,白鸟警官干笑着说道:“……他的伤其实并不算太重,只不过,他的运气,实在是不怎么好……”

    “运气不好?什么意思?”舒允文追问。

    白鸟警官表情古怪地回答道:“……您应该还记得,委托越水侦探调查矢部真道的那位稻田先生吧?”

    “当然记得!”舒允文点头——话说,被矢部真道打流产的那个女人,就是那位委托人的妹妹??!

    “……那位稻田先生,是一位外科医生……”

    白鸟幽幽地说着,舒允文听了这句话,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然后一脑门儿黑线:

    “呃……你别告诉我,帮矢部真道做手术的人,正好是那位稻田先生……”

    白鸟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还真的就是他!矢部真道他上了手术台,差点下不来,后来还是我听护士偷偷说稻田医生的妹妹被人打流产,忽然觉得不对,才救回了矢部真道的一条命……”

    “唔,这可真是……报应??!”

    话说,还有比做手术栽到仇人手里更悲催的事情吗?

    矢部真道他现在只是昏迷不醒,那都算好运气了!

    舒允文颇为感慨,然后又扭头问白鸟道:“对了,那位稻田先生现在怎么样了?”

    “他现在暂时被我们警方拘留,不过他不承认自己是在报复,坚持说那只是一起医疗事故……”白鸟警官轻声说着,舒允文立刻点头道:

    “没错没错!这事就不能承认,回头要是打官司的话,我帮他找个好律师,一定帮他脱罪……嗯?小兰她妈妃律师也来了?妃律师可是律师界内的大拿了,要不就找她帮忙怎么样?”

    “呃……”白鸟警官嘴角一阵抽搐,无语地看向舒允文——

    话说,舒允文你当着我这个条子的面儿说这种违法乱纪的话,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白鸟警官轻咳两声,然后打断舒允文道:“允文大人,关于稻田先生的事情,咱们稍后再说吧……现在虽然距离订婚宴正式开始还有一个小时,但是门口负责登记名册的人告诉我,宾客已经全都到了,所以我想请您帮忙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可疑的人吗?”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抬手看了下手表,“……好吧,那我就帮你看看,不过我可事先声明了,我也不一定能看得出来……”

    要是凶手昨天、今天在太阳下晒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话,身上的阴气、鬼气很可能已经全都消散了,所以舒允文对此也没有多少把握。

    “不管怎么样,都拜托您了!”

    白鸟警官向着舒允文微微躬身,目光森冷:“……今天是我妹妹的订婚宴,我们白鸟家绝对不允许有人在这时候捣乱!”

    ……

    订婚宴的宴会厅内。

    越水七槻穿着服务生的制服,故意在鼻子上贴了块大纱布,遮住了一部分脸,手里面还端着一托盘的酒水饮料,在客人之间游走,目光时不时地看向正在角落里聊天的舒允文和白鸟警官——

    前天晚上,舒允文虽然拒绝告诉她任何案情,但她还是靠着自己的渠道,查到了一些线索,猜到这是有人在故意杀害警察!

    她今天之所以会到这里,也是因为这次的订婚宴警察很多,那位凶手很有可能会混进来……

    越水七槻正在人群中穿梭,忽然之间,越水七槻觉得有人拽了下她的衣服角,紧接着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喂,越水姐姐,你怎么在这里,而且还穿着这副样子?难道说……你是偷偷混进来的嘛?”

    “呃……”越水七槻听到这个分外熟悉的声音,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连忙低头看向柯南,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柯南你个小鬼头……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这很简单??!”柯南笑眯眯地回答,“这间宴会厅所有的服务生里,只有你故意用那么大的一块纱布挡住了一部分脸,不熟悉的人大概会认为你不小心受了伤,但是熟悉的人只要认真看几眼,应该就能认出你的吧……”

    “呃……好吧?!痹剿邩踩鲜?,柯南则期待地开口问道:

    “……越水姐姐,你今天来这里做什么?是在调查什么吗?你要调查的事情,该不会就是两位警察连续遇害的案子吧?”

    “嗯?你也知道这个案子吗?”越水七槻微微一愣,然后又笑着自己回答道,“……我差点忘了,你个小鬼头也超级喜欢推理,知道这个案子倒也正?!?br />
    越水七槻说着,语气停顿了一下:“喂!柯南,你该不会也想查这个案子吧?”

    “嗯嗯!”柯南认真地点头,“我确实很想查这个案子,毕竟,我可是第一起案件的目击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