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周末过去,时间到了周一。

    下午五点半多,米花太阳广场饭店。

    白鸟沙罗的订婚宴将于七点开始,此时此刻已经有不少客人提前到来,白鸟家的人或在大厅、或在订婚宴会场内招待宾客,忙碌不已。

    饭店一楼大厅的休息区内,毛利大叔和大厅里的熟人说着话,柯南、小兰、园子他们则站在一旁,叽叽喳喳地聊着天。

    园子穿着一件高档礼服,但整个人却没有一点儿高压的气质,一只胳膊搭在小兰的肩膀上,两眼看着手腕上的手表,低声抱怨道:

    “??!~允文大人他们怎么这么慢?下午从学校离开的时候忘了和允文大人约好碰面时间,他们该不会准备在订婚宴开始前才到吧?”

    小兰眯眯眼一笑,然后开口道:“好啦!园子,不要抱怨了。允文同学他还得先去接数美学姐,所以耽搁了一点儿时间吧……”

    小兰话落,扭头扫了一眼周围,干笑道:“……话说起来,这真不愧是白鸟警官妹妹的订婚宴,看周围的人,好像有不少警官吧?那边和爸爸说话的人,是爸爸之前带过的属下加藤先生和饭岛女士,还有那边是佐藤警官、高木警官、千叶警官,唔……还有交通科的由美小姐也来了……”

    小兰“巴拉巴拉”地点了一堆人名,园子则撇嘴道:“真是的,订婚宴来了这么多警察,感觉气氛也是怪怪的……”

    “没办法,这些人都是白鸟警官的同事,估计是来捧场的吧……”

    小兰微笑地解释着,柯南则两手背在脑后,随口说道:“我看不见得哦!如果单纯是来参加订婚宴的话,就算是警察,神态、动作方面也应该会放松许多??墒悄憧纯粗芪?,有好多警察蜀黍看似在聊天,其实一直都在注意着四周,还有人在用无线电对讲机交流哦……”

    “???还真是!”小兰、园子目光在周围扫了扫,“……他们这是怎么回事嘛!”

    “估计是因为前天两位警察先后遇害的案子吧……”柯南撇了撇嘴,“……现在已经连续有两名警察遇害,今天又是警界相关人士的订婚宴,警方大概是担心犯人会在这里出手袭击警察,所以才做了这么多防备……”

    柯南解释完,扭头一看小兰、园子那愕然的表情,连忙挠头干笑道:“……我也只是猜的啦!~”

    “猜、猜的吗?”小兰眨了眨眼,园子则顺手朝着柯南的头上拍了一下:

    “人小鬼大的臭小鬼!刚才的样子,简直和新一那个讨厌的家伙一模一样!你以后长大了可不能学他,知道了没有?”

    “呃……呵呵呵……”

    我勒个去!园子你这简直是指着和尚骂贼秃啊有木有!

    柯南尴尬地挠着头,目光瞄了眼门口,却发现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一起走了进来,连忙开口转移话题道:“哇!小兰姐姐,你们看,允文哥哥他们来了!”

    “嗯?真的哎!”园子两眼一亮,然后立刻向着门口招手,大声地喊道:“允文大人,数美学姐,我们在这里!”

    酒店门口,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听到了园子的声音,一起扭头看了过去,也笑着招了招手,走了过来:“……小兰,园子,还有柯南,你们好??!不好意思,我们来迟了!”

    “哪里,现在离订婚宴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是我们来早了才对……”

    小兰微微一笑,几个人彼此客套了几句后,一起坐电梯前往订婚宴会场所在的楼层。

    举办订婚宴的地方是一个大宴会厅,舒允文等人在前台寄放了随身物品后一起走进了宴会厅内,只见里面已经有不少人,其中有一部分更是除灵事务所的客户。

    这些人看到了舒允文,立刻走上前来问候,舒允文和这些人客套了几句,把人打发走以后,忽然发现旁边某个小鬼头正瞪着一双死鱼眼、气哼哼地盯着他看个不停。

    舒允文被这个小鬼头的眼神儿盯的有些发毛,忍不住走到他的跟前:“喂,柯南,你一直盯着我干什么???”

    柯南傲娇地“哼”了一声,继续盯着舒允文,舒允文皱了皱眉头:“难道是因为前天我踩碎你的窃听器的事儿?真是的,你这人真小气!不就是一个窃听器嘛,回头我找博士帮你做一百个,行了吧?”

    妈蛋!你能不能别在咱跟前提“一百”这个量词?咱听了手抖!

    还有,谁特么在乎那个眼镜腿了?重点是抄校规!抄校规!抄校规!

    你个坑货知道不知道,我特么因为抄校规,少领了一次福利啊魂淡~!~

    柯南愤怒地看着舒允文,但是他气恼的真正理由却实在是说不出口,只能咬牙切齿道:“……你这个家伙……想要我原谅你很简单,只要你把你知道的关于那两位警察遇害的情报都告诉我就行了!”

    “把那件案子的情报告诉你?这可不行!”舒允文连连摇头,“……我可是答应了白鸟警官,绝对不告诉任何人的!”

    柯南闻言一愣,连忙说道:“喂!你别那么死板好不好?你要知道,现在已经有两位警察被杀了,接下来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人遇害。你现在把案情告诉我,你我二人联手,一定能更快地找出凶手,这样也就不会有别的人遇害了……”

    “唔……”舒允文听着柯南的话,不由得有些意动——话说,洗衣机这家伙的破案能力确实BUG,简直就和开了挂一样,要不要告诉他呢?

    舒允文正皱眉思索着,忽然间听到旁边传来了白鸟警官的声音:

    “允文大人您好,我刚才忙于招待宾客,这才知道您大驾光临,刚才未曾远迎,还请您多多关照!”

    “哈哈哈,白鸟警官你太客气了。今天是你妹妹的好日子,你忙你的就好,不用管我?!笔嬖饰目吞椎匦α诵?,柯南则一脸不开心——

    话说,他正和舒允文打听案情、眼瞅着舒允文就要说了,白鸟警官怎么冒出来了?

    万一这两人聊天的时候,白鸟警官强调一句“案情不要泄露”神马的,舒允文那家伙肯定一个字儿都不会告诉他了??!

    舒允文那家伙要是什么都不说,他连点儿线索都没有,还怎么破案?

    柯南一脸郁闷,两眼不开心地在周围扫啊扫,最后落到了一个站在墙角、端着托盘的服务生身上,不由得微微一愣——

    等等!那个服务生看起来好眼熟??!那个人难道是……

    越水侦探?

    她怎么会在这里?